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BY月黑风高(2)[高质言情]

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BY月黑风高(2)
·     刘意徵捏了捏依旧握紧的手心,侧过头亲了亲乔一鱼的头顶··     “呜……都怪你,昨晚做的那么狠,你都不怕你肾亏吗”·     男人哼了一声,语气中似乎带了点自豪,“我肾亏不肾亏你不知道”·     “唔……”乔一鱼自动的闭上嘴,这个问题他还真知道,男人就是一匹狼,见过狼肾亏的吗·     “唔……你……干什么呜……”·     摩天轮里的空间不小,足可以容纳下两个人,乔一鱼被男人压在身下,身子渐渐地滑落在地上,只能依靠着门板的力量支撑自己,男人坏心的将手伸进乔一鱼的衣服里,手指对着那还未消肿的乳尖不停的揉搓,乔一鱼呼吸渐渐加重,他紧紧的搂住男人,身子骨开始打颤,敏感的身体习惯了男人的触碰,很快给了最原始的反应,身下的*器高高的翘起,后*开始酥麻瘙痒,两只耳朵变成可爱的粉色,男人喉间上下滑动,发出低沉的笑声,他亲了亲乔一鱼微闭的眼睛,舌尖舔了舔他鼻尖可爱的汗珠,“别怕,没人看见。”
    “嗯……好麻……别玩了呜啊……”乔一鱼挺起胸膛,想要摆脱男人的掌控,可身体却不自觉的向男人靠拢,男人的双手用力的搂住他的腰部,一个旋转,乔一鱼就跨坐在了男人身上,乔一鱼睁开眼,也不知道是特殊的坏境还是别的原因,他看着男人依旧俊朗的面容,只觉得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2)】·     “跳的好快·”男人嘴角噙着笑,夹住乔一鱼乳尖的手指松开,温热的掌心贴住同样温热的胸膛,“1,2,3,4……”·     乔一鱼不敢置信,男人竟然无聊的数起了他的心跳,低沉又缠绵的嗓音传入他的耳中,敲打着他的耳膜,乔一鱼的脸开始发热,“别数了……”·     “35,36……”·     “别数了”乔一鱼双手捂住男人的嘴巴,可男人声音像是能穿过手心,震得他心底发麻。
    “你……呜……”·     乔一鱼松开手,微微低头,温热的双唇堵住那发声口,他眨眨眼睛,使坏的伸出粉嫩的舌尖,撬开男人的唇舌,轻轻地探了进去,就在男人的舌尖将要与他纠缠时,他又迅速的将舌尖缩回,如此几次,乔一鱼嘴角勾起,忍不住发笑,可还没笑出声,后脑勺就被男人固定住,湿滑的舌头快速的窜入他的口中,每一颗牙齿都被细细地舔过,口腔里充满了男人的味道,乔一鱼闭着眼睛,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忘情地交换着彼此的口中的津液。
    男人解开乔一鱼腰间的皮带,双手拖住他的屁股,将下身的衣物尽数褪下,接着又拉过乔一鱼的手,轻覆在自己的鼓起的欲望上,“解开·”·     “嗯……”乔一鱼虚软的靠在男人的颈项边,双手微微用力,皮带被拉开,修长的手指挑下男人的裤头,挑出炙热的*物……“好烫……呜……想要……”乔一鱼晃着脑袋,双手抚摸着坚硬巨大的龟*,他不满足的撇撇嘴,带着男人的手摸上自己的紧闭的后*,“里面好痒,想要你……”·     男人的眸子越发的亮,他舔了舔乔一鱼嘴角的水渍,手指绕着密实的褶皱开始打转,“唔……快进去……”乔一鱼眯着眼,看着男人,催促道。
    “别急,这里没有润滑的,要好好扩张一下·”·     “呜……啊……进来了……手指呜……恩啊……”乔一鱼双腿打颤,昨晚做的太过猛烈让他多少有些不适应,不仅是酥麻还有些疼痛。
    “小乖,乖点,帮你扩张·”·     “嗯……啊……”乔一鱼眼眶发红,他低下头,不停地亲吻着男人的脸颊,男人将手指增加到两根,慢慢的戳弄着乔一鱼体内的软肉,直到后*溢出湿滑的液体。
    “可以了……进来吧……”乔一鱼忍得难受,高涨的*器往外冒着透明的液体,男人低下头,看了眼在发抖的*器,使坏的用手拨弄了拨,乔一鱼身子一颤,差点就直接射了出来。
    “你……”乔一鱼重重的咬了口刘意徵的颈边,报复性的咬出了血迹·男人闷哼一声,也不恼怒,只是轻笑·乔一鱼咬过之后又慢慢的舔弄,开始抚慰。
    男人见自己的手心都被乔一鱼后*- yín -液打湿,将插在他身体里的手指抽出,“自己坐上来·”·     “唔……”乔一鱼也不扭捏,直接掰开自己的屁股,露出中间湿漉漉的花朵,对着男人高高挺起的*物,一点点的坐了下去,“啊……啊……好大呜……进……进不去呜……”·     乔一鱼眼角含泪,他求饶的看向刘意徵,男人亲了亲他的眼睛,扶住乔一鱼的腰部,让他舒服一下,“小乖,你自己来,我怕等会伤到你。”
    “呜……”乔一鱼瞥了他一眼,两腿分的更开,他低下头,眼睛发红,看着自己的*器一点点的往外吐露着透明的液体,感受着身后的肉*一点点的被撑开,刘意徵也不好受,总算将龟*挤了进去,可柱身还留了大半在外面。
    “嗯啊……我不行了……阿徵……呜……棒棒我……”乔一鱼低泣的求饶,他自己完全没有了力气,手脚发软,身子不停的打颤。
    男人心疼的吻了吻乔一鱼的嘴角,按住乔一鱼的手,下身猛地用力,炙热的*器狠狠地捅开了紧闭的肉*,撕裂的疼痛感在身体最深处炸开,乔一鱼死咬住嘴唇,闭上眼仰起漂亮的脖子,男人又亲了亲他咬得发红的嘴唇,下身缓慢的开始挺动……“啊……”无助的呻吟溢出嘴边,“呜……啊……太大了呜……要撑坏了啊……”··     “小乖,你里面好紧嗯,绞着我的*棒不肯松开。”
    “呜……”乔一鱼羞赧的想要发送身体,可是后*却不自主的夹紧,像是不舍得男人的*器离开,“恩啊……我……呜……阿徵……你快点呜……啊……太深了嗯……”·     “你的小嘴咬的真紧,是不是想让我一辈子在里面”·     乔一鱼身子一颤,他微微地睁开眼,看着男人汗湿的脸庞,一辈子能有多长,他的大半辈子都和这个男人纠缠在一起了,要一辈子都在一起吗·     “小乖,答应我,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
男人温柔的舔舐着乔一鱼的颈项,腰部不停的律动,*器次次都插入到乔一鱼身体最深处,每次都让乔一鱼身子一颤··     “呜……重一点呜……动了……你快点啊……”乔一鱼慌张的搂住男人的脖子,停顿了半个小时的摩天轮开始转动起来,“恩啊……快点……呜好深……啊……”·     男人揉捏着乔一鱼的臀瓣,*器插在中间,每次*插都带出- yín -靡的水液,打湿了两人的交接处,封闭的空间里都是- yín -靡的味道,乔一鱼低声的哭泣,他难耐的晃动着腰部,胡乱的亲吻着男人的脸颊,越来越近的游乐场里的声音让乔一鱼不由的紧张起来,后*越夹越紧,男人被夹得额头冒汗,他用力的拍了下乔一鱼的屁股,想让他放松,可乔一鱼胡乱的摇着头,没一会儿,大腿开始不停地抽搐,小腹用力的一挺,身子痉挛起来,高涨的*器喷出一道道白色的*液,痉挛的后*一阵紧缩,男人闷哼一声,将*器送到乔一鱼身体最里面,接着一股股滚烫的*液尽数喷射在温热肠道内,乔一鱼身子一颤一颤的发抖,他无力的闭着眼,嘴里还在不停的呢喃,男人搂住乔一鱼不停的喘息,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裹住乔一鱼的身子。
【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3)】·     乔一鱼迷迷糊糊地靠在男人身上,身后依旧含着男人的*器,他伸出双臂,搂住男人的脖子,将发烫的脸贴上男人的颈边,男人拍了拍他的背,摩天轮停下的时候,游乐场已经空无一人,刘意徵抱着乔一鱼钻进停在一旁的轿车里。
    乔一鱼睁开眼,实在没什么力气,很快又睡了过去··     “去客栈·”男人吩咐着司机,爱怜地亲了亲乔一鱼的额头,触到的肌肤滚烫无比,男人心中一惊,伸出手摸了摸乔一鱼的额头,烫的吓人。
    ·  · 第15章   沉溺·     乔一鱼一连烧了几天,迷迷糊糊之间有人温柔的摸着他的额头,冰凉贴着他的肌肤微微发颤·再醒来已经两天后,乔一鱼靠在床边,看着萧颜和燕旭,眯了眯眼,说道:“怎么了这是”·     萧颜揉揉眼睛,怒嗔道:“你这是要吓死我们,突然高烧,好在刘老板找了医生来。”
    听到刘老板这三个字时乔一鱼明显的怔了一会儿,他握了握发软的手指,脸色还有些苍白,将唇色突显的格外红艳,“那你替我好好谢谢刘老板。”
    萧颜盯着乔一鱼看了好一会儿,最后选择了缄默不语·倒是燕旭,一直拉着乔一鱼说对不起,那天在游乐场自己不过是去帮一个小孩买了张票,回来的时候乔一鱼就不见了,也怪他被小孩拉走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告诉乔一鱼,后来游乐园就闭馆了,他又没有乔一鱼的手机号,最后只能独自一人回了客栈。
    大概是因为内疚,燕旭好吃好喝的供着乔一鱼,不仅亲自下厨做些补品,还帮着看店,一个星期后乔一鱼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气色,和燕旭的关系也是突飞猛进,如果说之前还是只顾客和老板的关系,那现在绝对是要好的朋友关系。
    “燕旭,过来端菜”乔一鱼扯着嗓子叫正在大厅的燕旭,胸前还挂着可爱的围裙,这围裙是燕旭买的,之前的那条燕旭嫌弃太过死板,所以自作主张的买了带着印花熊图案的回来。
    “来了来了,好想啊……”燕旭吸着鼻子轻嗅,“炖汤了”·     “嗯,过来尝尝。”
乔一鱼笑着招呼他,拿起勺子盛了一点,凑到燕旭的嘴边,燕旭咧嘴吹了吹,尝了一口后立刻咂嘴道:“好喝,比你做的菜还好·”·     乔一鱼笑笑,他这汤可是专门学过的,能不好吗·     两人笑闹着端着菜和汤,刚一转身,就看见靠在门边的刘意徵,乔一鱼和燕旭都愣在原地,倒是燕旭先反应过来,他冲刘意徵笑笑,却没说话。
燕旭冲刘意徵微微一笑,跟在乔一鱼身后走出厨房··     “刘老板,过来吃饭啦·”萧颜摆了四双碗筷,冲刘意徵招招手··     刘意徵沉默了一会儿,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刘老板……”萧颜站起身朝院子里张望,只看见了刘意徵匆匆离去的背影··     乔一鱼如常的吃着饭,和燕旭说着话,那双多余的碗筷依旧摆在桌上。
    吃过晚饭萧颜便回了学校,乔一鱼将碗筷推给燕旭清洗,自己便回了房间,他站在玻璃窗前,看着胡同口停着的那辆熟悉的轿车,也不知道那人吃了晚饭没有,消失一个星期音讯全无,也许自己这对于刘意徵来说真的不过是一个旅馆罢了。
    乔一鱼难得没有用道具抚慰自己,裹着被子缩在床上进入梦乡··     “乔老板乔老板不好了出事了”·     “唔……”乔一鱼揉揉惺忪的睡眼,披着外套下了床,“怎么了啊,大早上的,有客人闹事”·     “不是不是……刘老板和燕旭打起来了”·     “什么”乔一鱼惊地叫出了声,“在哪”·     “就在胡同口,燕旭去买菜,结果……”没等萧颜往下说,乔一鱼飞奔出去,连衣服都没换。
    等他喘息着跑到胡同口的时候,刘意徵正将燕旭压在身下左一拳右一拳,乔一鱼气的发抖,“刘意徵你给我住手”·     乔一鱼这一叫,刘意徵和燕旭都停了手。
    “一鱼……我……”刘意徵想要去拉乔一鱼的手,却被乔一鱼直接挥开·乔一鱼拉起躺在地上的燕旭,扶着他站起身,萧颜也担心的立在一边,见燕旭站了起来立刻过去搭了把手。
·     刘意徵站在原地,额前的发丝凌乱的耷拉着,他看着乔一鱼渐渐走远,看都没看他一眼·周围的人渐渐散去,刘意徵靠在车边,垂着头,双手还微微发抖。
    “老板, 要不要去医院您刚刚……”·     刘意徵摆摆手,什么话都没说··     “嘶……”·     “怎么了太疼了吗要不直接去医院吧”乔一鱼担心放下手中的消炎水,他看着燕旭脸上乌青,心里不是滋味。
    “没事,都是皮外伤,擦点药就能好·”燕旭笑笑,示意乔一鱼不用担心··     “也不知道那刘老板发了什么疯,好好地打你做什么,真是有病”萧颜明显为燕旭愤愤不平。
    乔一鱼没说话,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燕旭睁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乔一鱼,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他侧过脸,嘴唇轻碰到乔一鱼温柔的侧脸··     “……”·     萧颜只顾着生气,根本没看见燕旭的动作。
乔一鱼将药水放在医药箱,什么话也没说便上了楼··     “那个……”燕旭跟着他进了房间,关上门,“我是弯的,你也是吧”·     乔一鱼低着头,嘴角勾了勾,却没说话。
    “这几天的相处,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那个……要不我们试一试”·【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4)】·     大概是第一次主动的告白,燕旭的脸色有些泛红,和脸上的乌青混在一起,倒是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今天他根本没想打你·”·     乔一鱼这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让燕旭愣在了原地,乔一鱼没有理会燕旭的反应,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刚好看到胡同口的车辆,也刚好看到靠在车上的那个人,乔一鱼的双眸暗了暗,双唇抿成一条线,看起来有些不高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打架,但如果他想打,你根本还不了手,我之所以顾着你,并不是我对你有朋友之外的好感,我是不想给他希望,也不想给自己希望。”
    乔一鱼说完后房间安静了好一会儿,燕旭什么都还没有表示,就被三振出局,其实他早就该明白,只要刘意徵在,乔一鱼的眼睛就会发亮,特别的好看,尽管他掩饰的特别好,但燕旭还是能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这是乔一鱼和他在一起所没有了,尽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温柔的笑,可那温柔的笑还不如刘意徵在时冷着的脸。
    “没有希望要靠什么活下去”·     “大概……”乔一鱼歪着头想了想,“大概是靠失望活着吧。”
    燕旭不太明白乔一鱼的意思,不过可以看出乔一鱼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这一点萧颜也能看出来,只不过这个故事乔一鱼埋得太深,任凭他们怎么挖掘都看不见,能看见的大概只有刘意徵吧。
    乔一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手里拿着药水和棉签就除了门,他看着窄小的胡同,路的那一头就是刘意徵·他叹了口气,握紧了拳头,走向尽头。
    “来,擦一下·”乔一鱼镇定自若的打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刘意徵猛地抬起头,看见身边多出来的一个人,他使劲的眨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乔一鱼无奈的瞥了他一眼,“傻了吗等会发炎我可不管”·     乔一鱼见刘意徵依旧发愣,只能亲自给刘意徵擦药,刘意徵有些不敢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乔一鱼,当擦到眼角破损的肌肤时,刘意徵依然睁着眼,“把眼睛闭上,等会药水进去会疼。”
    刘意徵终于拉起了乔一鱼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他笑了笑,凑上前在乔一鱼的嘴角吻了一下,很快又离开,只留下一丝灼热,“不疼,一点也不疼,这里很高兴。”
    乔一鱼沉默着,手心下是剧烈的心跳,一下一下,震的他心底发麻,他想要抽回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乔一鱼最后叹了口气,无奈的任由刘意徵按住自己的手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意徵终于放开了他手,乔一鱼缩回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刘意徵坏笑的将乔一鱼圈在怀里,双唇凑到乔一鱼嘴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乔一鱼的脸上,乔一鱼眨眨眼,任由刘意徵含住自己的双唇。
    也许沉溺才是最好的选择,那为什么要反抗呢有希望才会有失望··     ·  · 第16章  想着男人自*·     “舒服吗”刘意徵抬起头,又轻嘬了两下被自己咬的肿大的乳尖。
    “唔……舒服,再吸一吸呜……”乔一鱼睁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刘意徵朝他勾了勾唇角,接着湿润的双唇便贴着肌肤,一点点的往下滑动,“呜……啊……不要嗯……”仿佛意识到刘意徵要做什么,乔一鱼抗拒的夹紧双腿,却被刘意徵大力的压制,双腿赤条条的分开,露出中间高高翘起的*器,黑色的杂毛包裹着囊袋,圆润的龟*上的小孔张开,正往外欢快的冒着透明的- yín -液,刘意徵低着头,湿滑的舌头绕着龟*轻轻地舔了一下,惹得乔一鱼身子一颤,接着乔一鱼就感觉到*器被温热的口腔包裹住,舌头绕着柱身一圈圈的舔舐,龟*抵住温热的口腔壁,乔一鱼失神的睁着眼睛,身子不停的颤抖,“阿徵……呜……不行啊……那里呜……”··     刘意徵含住龟*,舌尖抵住张开的小孔,将透明的- yín -液全都堵在里面,“呜……阿徵……让我……呜……让我射……不行了……啊……”·     刘意徵放开乔一鱼的双腿,粗糙的手掌摩挲着赤裸的肌肤,温热的指腹移动到紧闭的*口,乔一鱼身子一颤,敏感的后*很快泌出湿滑的肠液,指腹绕着密实的褶皱打转,直到手上沾满了- yín -液,才将一根手指送入他的体内,火热的肠道紧紧的缠缚上手指,手指模拟着*插的动作,一下下地戳弄乔一鱼身体中的软肉,可偏偏每次都躲过那最敏感的一点。
    “呜啊……给我吧……让我射……阿徵……”乔一鱼胡乱的抓着身下的床单,腹部微微抽搐,刘意徵将舌尖移开,将龟*含在嘴里,用力一吸,“啊……阿徵呜……呜……我……啊……”乔一鱼颤抖的身体,想要推开刘意徵,可男人纹丝不动,双唇含住龟*,任由乳白色的*液射在他的口中,乔一鱼抖动着大腿,后*痉挛的吸附住刘意徵的手指,紧致的肠肉不停的蠕动,像是在饥渴的邀请着男人的进入。
    “呜……”乔一鱼睁开湿漉漉的眼睛,长密的睫毛被泪水沾湿,双唇呈现出诱人的红色,赤裸的肌肤上布满男人留下的痕迹,男人将他的双腿抬起,露出肉红色的后*,男人将硕大的龟*抵住密实的褶皱,“呜……阿徵……”乔一鱼难堪的别过头,双腿被紧紧的压制住,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红透的屁眼。
    “看着,一鱼,看着我怎么艹你·”刘意徵戳了戳乔一鱼的屁眼,乔一鱼鬼使神差的抬起头,紫红色的*器狰狞的吓人,乌黑的毛发拥簇着*器,映衬着他粉嫩的肌肤,显得格外- yín -靡,“啊……啊……阿徵……呜……太大了呜……”乔一鱼瞪大眼睛,下意识的张开嘴,露出粘腻的舌头,硕大的龟*挤开紧闭的肉*,蠕动的肠肉被挤开,紧紧的包裹住龟*,乔一鱼的*器抖了两下,滴落两滴透明的液体,男人抬起乔一鱼的右腿,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接着像是为了方便乔一鱼观赏,男人故意任由*器缓慢的插入,没插入一点就再抽出,接着再插入,乔一鱼红着眼眶,看着狰狞的*器上满是湿滑的液体,水润发亮,“阿徵……呜……别这样……快点进来……啊……”·【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5)】·     “小骚货,这样CAO你爽吗自己看着自己被插是不是特别的兴奋,你看看你的小*棒,已经往外冒水了,真- yín -荡啊……”·     “呜……阿徵……快进来,快点进来……后面好痒,想要你……”乔一鱼双手主动的抱住自己的双腿,屁股抬高,将*器又含进去一分。
    刘意徵狠狠地拍了下乔一鱼的屁股,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想要我什么小乖不说出来我自己知道”·     “呜……”乔一鱼娇嗔的低吟一声,他缩了缩肉*,引得男人喉间发出闷哼,乔一鱼勾着唇,舔了舔湿漉漉的嘴角,“想要你的*棒,CAO我,狠狠地艹我……把我CAO坏呜……啊……”·     “小骚货”刘意徵低骂一声,狠狠地将*器全部插入,直直地顶住乔一鱼最敏感的软肉,乔一鱼一阵轻颤,肠肉紧紧包裹住粗长的*器,“不……太深了呜……塞满了啊……慢点呜……慢点……”·     “慢点刚刚不是让我快吗现在又要慢小乖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刘意徵笑着摸了摸乔一鱼胸前的两颗肿胀。
    “呜……太大了……好涨……啊……阿徵慢点艹……呜太大了……”·     “小骚货,慢点艹能满足你吗”刘意徵将乔一鱼的双腿放下,抱起赤裸地乔一鱼,粗长的*器在乔一鱼身体里打了个转,接着便直挺挺地将*器整个含入身体里,“呜……吃不下了呜啊……好难受……呜……”·     “乖,这样才能CAO的你舒服”·     刘意徵托起乔一鱼的屁股,腰部大力的挺动,*器在炙热的肉*里进进出出,溅出- yín -靡的水渍,浓密的耻毛磨蹭着乔一鱼赤裸的肌肤,微痛的爽麻感让乔一鱼浑身颤抖,坐立式让*棒更容易进入到他身体最深处,乔一鱼紧紧地搂住刘意徵的后背,双腿缠绕住腰身,后*一张一合吞吐着男人的*器。
    “啊……啊……被插得好舒服啊……阿徵……插得我好舒服……呜……后面要被插坏了啊……轻点呜……”·     刘意徵喘着粗气,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健硕的腰身用力的挺动,囊袋紧紧拍打着两人身体相接处,粉嫩的肌肤被拍打成诱人的红色,房间里充斥着肉体的撞击声。
    “CAO的你这么爽小骚货,屁眼发送点,想把老公的*棒咬断吗”·     “呜……”乔一鱼爽的蜷缩起脚趾,“阿徵……*棒CAO的屁眼好舒服,呜……要化掉了……啊啊……太快了……呜……慢点慢点啊啊……”·     男人听着乔一鱼的- yín -声浪语好不激动,*器狠狠的*插着乔一鱼的肉*,整根没入再抽出,次次都将- yín -靡的水液带出,打湿两人的下体,还有被插的通红的肠肉,紧紧的咬住*棒,一点也不肯松开,密实的褶皱被CAO开,紧闭的肉*被CAO成一个小洞,- yín -靡的水液不停的想要溢出,却次次被*棒堵住,乔一鱼无意识的晃动着身体,任由男人摆弄成最- yín -荡的姿势,他仰起泛红的脖子,爽的连口中的津液也顺着嘴角滑出。
·     “不行了啊……太满了啊……要被CAO坏了呜……好麻好烫呜啊……受不了了呜啊啊……”高高翘起的*器抵住男人的腹部,随着男人的挺动而上下摩擦,乔一鱼紧紧地贴住男人的胸膛,两颗乳豆磨蹭着男人的肌肤,“不行……呜呜呜……啊……太大了……插得受不了了……呜啊……要去了啊啊……”·     男人眯了眯眼,紧紧的桎梏住想要逃开的乔一鱼,*器再次深深地插入,抽出,每次都狠命的顶到最敏感的一点,乔一鱼双腿不自觉的松开,痉挛着抬高腿,脚趾酥麻的蜷缩在一起,腰部虚软的只能靠在男人怀里,小腹一阵阵抽搐,*器抵住男人的腹部,噗哧噗哧的射出一股股*液,痉挛的后*死命的咬住男人的*棒,男人低吼一声,一把将乔一鱼推到在床上,抬起乔一鱼的一条腿狠命地*插起来。
    “不啊……啊……不行啊……吃不下了呜啊……不不啊……”乔一鱼双眼翻白,双手无意识的胡乱挥动,刚刚高潮过的身体哪里承受的住这般地CAO弄,就连两颗红肿的乳粒都兴奋的往外冒着奶水。
紫红色的*棒接连*插了数十下,每一次的插入都惹得乔一鱼缠斗不停,乔一鱼下意识的缩紧后*,男人喉间上下滑动,用力按住乔一鱼的腰部,*器死死地插入到肉*最深处,“不啊……啊……进来了呜啊……好烫啊啊……不呜……”·     乔一鱼全身汗湿地摊在床上,*器再次喷薄而出,后*处的按**滑落处湿软的肉*,被插得合不拢的肉*溢出一道道乳白色的液体,乔一鱼红着眼趴在床上喘息,他已经到了要靠想着刘意徵自*的地步。
乔一鱼胡乱的将按**踢到一边,拉过薄被盖在赤裸的身上,后*还残留着被插入的感觉,腿间湿滑黏腻,乔一鱼微微喘息,身子还时不时的痉挛一下··     男人自从那天和他在车里湿吻了一次,就消失了,足足一个月都没有出现。
他想过要打电话询问,却又拉不下脸,和柳秋见面的时候旁敲侧击的问过一次,却只知道男人是去办事,至于具体办什么事他全然不知··     乔一鱼叹了口气,果然理了男人就不行,居然消失了一个月明明那次在车里他都主动了,难道男人还不明白其实说到底,他心里还是放不下刘意徵,明明说好不谈感情,可他还是在意,尽管这种在意微不足道,可终究让他心里不舒服,他还是想独有男人一个,人肉按**也好,老公也罢,都只能是他一个人,这样的心情,好像从没有改变过。
【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6)】·     ……而且他的身体,根本没法让其他的男人触碰,上次不过是燕旭的一个亲吻,就让他恶心,更别提和别的男人上床了。
    乔一鱼翻了个身,赤条条的躺在床上,他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心脏隐隐发疼,果然还是爱着男人吗·     ·  · 第17章  按**play·     接到商徽电话的时候乔一鱼正在做晚餐,萧颜买了她最爱的鱼,香喷喷的糖醋鱼还未起锅,商徽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喂”·     “市医院7层303。”
    “什么”乔一鱼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会儿问道··     “意徵在市医院7层303。”
    “喂你说什么”乔一鱼还想再追问电话已经被挂断,他看着来电的号码,心里一慌,拿着钱包便往外跑。
    “乔哥”萧颜被乔一鱼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在他身后问道:“您去哪儿还回来吗”·     乔一鱼来不及回答,便消失在了胡同里,拦了一辆车,报了地址,司机师傅大概看出了乔一鱼心中的着急,加大马力,可还是近一个小时才到了医院。
    “青哥,这边”柳秋挺着大肚子,一脸的担忧,乔一鱼朝他奔去,背脊挺得笔直,他深呼吸两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地问道:“人呢在哪”·     柳秋没说话,他抬头看了看沉着脸的商徽,商徽的手臂缠着纱布挂在胸前,面容看起来十分憔悴,“还在里面抢救。”
    “怎么回事”乔一鱼沉下声问道,按照他对刘意徵和商徽的了解,在本市能动他们的几乎没有,全国数起来都没有几个,能让他们受伤进医院的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商徽看着乔一鱼欲言又止,看来刘意徵并没有告诉乔一鱼,可这次似乎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意徵想要将势力洗白,但他的势力盘根错节,根本没那么容易,我劝过他,可他不听,他这次做的比较急,事情才会发展成这样,不过还好那些反对势力已经被清除,只是意徵他……”·     乔一鱼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他看着手术中那三个刺眼的大字,刘意徵混了这么多年的黑道,一朝想要洗白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而且他和商徽两人一白一黑,明明做的很好,为什么想要上岸乔一鱼不敢往深了想,因为结果他没法承受。
    “谁是病人家属”·     “我,我是·”乔一鱼着急的冲了上去,拉住医生的袖口闻到,“病人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     “基本已经脱离危险,只是……”··     “只是什么”·     “病人的双腿伤的比较重,以后很可能站不起来。”
    乔一鱼无意识的松开了手,他晃了晃身子,刘意徵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允许自己一辈子待在轮椅上·     “病人已经醒了,家属可以探望了。”
    听到护士的声音,商徽率先走进病房,乔一鱼恍惚地跟在他身后,眼眶有些发红,走进医院的时候他就在想,他所有的坚持似乎都已经奔溃,现在心里脑海里,装的满满的都是男人的身影,心脏撕裂一般地疼痛,仿佛要死去一半,乔一鱼捂住胸口,抬眼便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苍白的脸毫无颜色,深陷的眼窝呈现乌青色,干裂的嘴唇周围是坚硬的胡渣,商徽和柳秋站在一边,正看向他。
·     乔一鱼颤巍巍的走到刘意徵病床前,他伸出手,轻贴住男人的面颊,男人的眼珠转了转,缓慢地睁开了眼,刘意徵看着红着眼眶的乔一鱼,心脏一疼,他扯了扯嘴角,开口安慰,“我没事,别担心。”
    乔一鱼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安安静静的看着刘意徵,商徽和柳秋默默地退出房间,将时间都留给他们两人··     “怎么好好地哭了”刘意徵嗓子沙哑,心疼的想要伸手去抹掉乔一鱼眼角的泪,可手臂也受了伤,根本无法动弹。
    “我原谅你了,快点好起来·”乔一鱼心里难过,他终究无法承受男人离开他的事实··     男人眯了眯眼,眉眼弯弯笑了出来,“过来。”
    乔一鱼听话的将脸凑近男人的嘴边,被男人轻轻地吻住,干裂的嘴唇触碰上柔嫩的肌肤,“就算你一辈子不原谅,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乔一鱼无奈的撇嘴,反正这段时间他已经领教过了,什么原谅不原谅不过是他给自己找的借口。
    “快点好起来·”·     刘意徵点点头,叹息一声,“以后你得照顾我这个残疾人了·”·     “什么残疾不残疾的,不要乱说,一定会复原的。”
    “是,一定会复原·”·     乔一鱼掩实了盖在刘意徵身上的薄被,眼神暗了暗,他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再说话,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一直走下去,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和刘意徵再分开。
    刘意徵是在一个月后出院的,坐在轮椅上被推进了住的大别墅,原本是要会乔一鱼的客栈,可乔一鱼觉得自己那地方太小,刘意徵又受伤了,怕伸展不开,所以干脆回了刘意徵住的地方。
    “终于回家了·”乔一鱼将购物袋放在客厅的橱窗上,捏了捏胳膊·刘意徵看着他发笑,任由管家将他推进房间,接着便吩咐厨房做晚餐。
    乔一鱼回到房间的时候,刘意徵正坐在轮椅上发呆,见他进来后愣了一会儿,乔一鱼走近他身边,低头交换一个吻··     “要不要洗澡”·     刘意徵挑眉看了会儿乔一鱼,喉间发出低沉的笑声,乔一鱼被他笑的耳尖发红,瞪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将刘意徵推进浴室。
    说是洗澡,其实不过是擦拭身子而已,刘意徵的腿还不能进水,只能乔一鱼帮着擦身子··【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7)】·     刘意徵看着赤裸着身子跪在地上,正埋首在自己腿间的乔一鱼,他伸手摸了摸乔一鱼泛红的耳尖,将*器又往乔一鱼嘴里送了送,引得乔一鱼发出一声难耐的低吟。
    “好吃吗”·     “呜……”乔一鱼抬眼看着隐忍的男人,鼻息间全是男人的味道,巨大的*器塞在他的嘴里,喉间含住硕大的龟*,努力的张开嘴,不让牙齿碰到狰狞的*棒。
    刘意徵将轮椅往后一拉,*器从乔一鱼的口中弹出,带出一波津液,乔一鱼微微喘息,嘴唇鲜红湿润,他迷蒙着双眼,可怜兮兮的望向男人,“阿徵……”·     “好吃吗”·     “呜……好吃,阿徵给我吃吧。”
双手抚摸上刘意徵的大腿,缓慢地移动到狰狞的*器处,五指把玩住茂密耻毛间的囊袋,男人喉间上下滚动,发出一声闷哼,乔一鱼笑了笑,低下头,重新将*器含入口中。
    “阿徵的*棒……好喜欢……”乔一鱼的双颊粉红,屁股摇晃着像是发情的母兽,渴求着雄性的进入,刘意徵拍拍他光滑的背脊,示意他将*器吐出,乔一鱼轻嘬两下,不情不愿地吐出了*器。
    “去把抽屉里的东西拿来·”·     乔一鱼颤巍巍的站直了身子,打开抽屉只见一根黑色的按**,他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将按**取出,递给刘意徵。
    “趴着,屁股翘起来·”男人甩给乔一鱼一张柔软的垫子,示意他放在地上··     “呜……”乔一鱼跪趴在垫子上,屁股高高翘起,正好到刘意徵手边的位置。
男人揉捏了两下白嫩的屁股,接着打开按**的开关,黑色的按**快速的转动起来·乔一鱼下意识的蠕动着后*,男人低笑一声,掰开乔一鱼的屁股,按**抵住乔一鱼粉嫩的屁眼儿,接着*棒长驱直入,男人像是用尽全力一般,直接将乔一鱼的肠道捅开,进入到他身体最深处。
    “呜啊……阿徵……不行……太深了呜……”乔一鱼红着眼眶,双手紧紧的揪住羊毛垫子,剧烈转动的按**在男人的手中,每每都被男人捅进他身体最深处。
    “啊啊……阿徵……太快了呜啊……”·     男人眯了眯眼睛,按下按**的一个开关··     “不啊……不行……进来了呜……啊啊……不要舔……啊啊……好爽呜啊……”乔一鱼颤抖着双腿,挺起的*器在按**的*插下很快便射了出来。
    男人将手上的按**又往里送了送,那人造的工具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原本黑色的柱身在乔一鱼身体里自动打开,露出中间的粉红舌头,那湿滑的舌尖似乎知道该怎么做,含住乔一鱼最敏感的软肉,吸附着舔弄。
    “呜啊……不行……阿徵……不能再进来了……呜呜呜……放开……”乔一鱼被巨大的快感吓住,按**的舌头仿佛要将他的肠道舔破一般,绕着他的肠肉不停的吮吸,“啊啊啊……又被吸住了呜……好爽……啊……”·     男人见乔一鱼兴奋的颤抖,又按下按**上的一个开关,只见乔一鱼立刻瞪大眼睛,身子不停的痉挛,双手虚软的摊在地上,嘴巴无意识的张开,口中的津液滴落在地毯上。
·     “不……太爽了呜……肚子要被撑坏了……啊……太多了都灌进肚子里了……啊啊……”乔一鱼爽的直翻白眼,只觉得自己的肚子似乎正慢慢隆起,*器一抖一抖的射出金黄色的液体,将白色的地毯打湿成金黄色。
    男人勾起嘴角,将*棒抽出,扔在地上,还在蠕动的*棒不停的往外喷着水液,依旧发出滋啦的声音,男人扶住自己的*棒,塞在乔一鱼的身体里,将那些水液尽数堵在他腹中。
    “呜啊……不行了……会坏掉的……啊啊……啊……”·     男人扶住乔一鱼的屁股,重重地*插了数百下,终于将*液射进了乔一鱼鼓胀的小腹里。
    ·  · 第18章  嗯,这就是结局~·     刘意徵的双腿恢复的很快,只是站久了便会疼痛,时常需要坐着,乔一鱼心软,看不得刘意徵难受,便关了客栈跟着刘意徵伺候,刘意徵倒是因祸得福,终于得到了乔一鱼的原谅。
    “呜……阿徵……”乔一鱼羞赧的抱着自己的腿,双腿分开,露出中间粉嫩的肉*,刘意徵坐在轮椅上,手上拿着一个相机,闪光灯正对着那粉嫩的洞穴闪个不停。
    “别拍了……啊……想要你·”乔一鱼眼中似有泪光闪烁,他可怜兮兮的看着刘意徵,双唇故意微微张开,露出中间湿漉漉的舌尖,舔舐着唇瓣。
    刘意徵吞咽着口水,将相机一扔,直接朝乔一鱼扑了过去,“小妖精看我不干死你”·     “呜……你慢点……别弄得腿疼。”
    听到乔一鱼的叫声,刘意徵顺势躺在床上,扶着乔一鱼手臂,拉过他的手覆盖在自己凸起的腿间,“担心我那就自己来·”·     “色狼”乔一鱼娇嗔一声,却心甘情愿的爬了起来,他两腿跨坐在刘意徵腿间,一手扶住刘意徵的胸口,一手将自己的屁股掰开。
刘意徵舒服的靠在床头,扶着自己的*器,对准上方的粉嫩肉洞··     “嗯啊……”乔一鱼嘤咛一声,他不过是一个没站稳,那根巨大的*棒便撑开了*口将龟*送了进去。
    “好热呜……太大了……”·【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8)】·     “不大能满足你这个饥渴的妖精吗”刘意徵故意停了停腰,*器又进去一分,引得乔一鱼低声哭泣,“别……太深了……呜……”·     乔一鱼双手撑着刘意徵滚烫的胸膛,屁股将炙热的*棒全都吞了进去,只露出小半截在外面,但也已经足够他承受的。
    “自己动,乖·”刘意徵扶着乔一鱼的手臂,诱惑道··     乔一鱼拿刘意徵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将自己的双腿张的更开,*器就着湿润的肠壁顺利的进入,刘意徵眯着眼,眼里满是欲望的看着深爱的男人忍着情欲的折磨,挪动自己的身体,粉色的肉洞紧紧地包裹着狰狞的*棒,上下吞吐。
    这场情事完全是乔一鱼主动,最后折腾的刘意徵将*液射在他体内时已经累的虚脱·刘意徵伸手将大灯关掉,只着一盏昏黄的小灯,他抱着汗湿的乔一鱼,尽管觉得粘腻,可两人却都不想动。
乔一鱼闭着眼趴在刘意徵身上,后*被*棒插得还未合上,里面似乎还残留着男人的*液·刘意徵将他搂在怀里,亲了亲他汗湿的额头,“睡吧·”·     乔一鱼睫毛微微动了动,却始终没张开眼,只轻轻地嘤咛了一声,便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冬日的暖阳无私地将光芒分享给每个人,刘意徵按下床头的开关,阳光便透过玻璃窗照在地上··     “阿青……”刘意徵摸着还在熟睡的乔一鱼的脸,心里有些难受,他付出了那么多,痴缠也好哀怨也罢,最终这个人在他怀里,前十年他对不起秦青,后半辈子都要对乔一鱼好,这是他该做的。
就算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一个美梦,他也不愿意醒来··     乔一鱼嘤咛一声,睫毛微微颤动,漂亮的眸子睁开,他看向一脸痴情的刘意徵微微一怔,凑上去在他嘴角轻轻吻了吻,“要起床吗”·     “别动。”
刘意徵抱着乔一鱼,粗糙的掌心摩挲着乔一鱼白嫩的肌肤,拿惯枪的手上有一快厚重的老茧,磨得乔一鱼皮肤红了一块,乔一鱼眯了眯眼,抬起头问道:“怎么了”·     “阿青……”··     一声阿青叫的乔一鱼一愣,大约是很久没人这么叫他,他倒是有些不习惯,“嗯,我在呢。”
    “别再离开我·”刘意徵将乔一鱼往怀里带了带,低下头亲吻乔一鱼脸上深深地疤痕,湿滑的舌尖舔着凸起的疤痕,弄得乔一鱼不停的躲闪,嘴角弯曲,发出咯咯的笑,“别闹啊,痒。”
    刘意徵不理他,舔了好一会,才将他放开,“要不要回去演戏”·     乔一鱼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淡淡地摇了摇头,“我已经消失了近十年,没有回去的必要了,再说……我的脸,还是算了。”
    “要不要将脸上的疤痕去掉你那么喜欢演戏,是我不好,不该那么对你·”刘意徵说的时候嗓音有些低哑,仔细听的话话中还带着些许哽咽,若是世上有后悔药,又怎么会到现在地步。
    乔一鱼听到刘意徵的话不自觉的笑了,回道:“还是不要了,留着疤让你记着,你以前是怎么对不起我的·”·     刘意徵一怔,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他低下头双唇贴住乔一鱼的额头,安静的不说话。
乔一鱼也没说话,静静地躺在刘意徵怀里,躺的快睡着的时候他恍惚感觉到脸上有湿漉漉的水珠,他想睁开眼,却被人用力抱紧,捂住了眼睛··     乔一鱼平时起的很早,有时候会在花园里散散步,有时候也会趁刘意徵没有起床时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就是做的机会比较少,那个霸道的男人美其名是不想让他太辛苦。
    “这鱼粥不错·”刘意徵将白瓷碗递给管家,示意再来一碗··     乔一鱼笑的眉眼弯弯,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沾的鱼粥,调笑道:“上次谁说让我别起太早的”·     刘意徵挑眉看着他,“我是怕你晚上太累。”
    “……”乔一鱼彻底的哑然,果然还是说不过这个色狼··     刘意徵瞧着乔一鱼粉红的耳尖只觉得赏心悦目,他弯了弯嘴角,凑着配好的小菜又喝了一碗鱼粥,乔一鱼就坐在他身边低头看着手机,“对了,今天姜医生会过来,等会儿你别发脾气了,让姜医生给你好好看看。”
    刘意徵没说话,自己的腿自己最清楚,复查来复查去最后的结果依旧不会变··     “阿徵……”乔一鱼见刘意徵没说话,靠在他身上撒娇,“姜医生很有名的,你让他给你看看吧。”
    刘意徵很少见乔一鱼用这种语气说话,自然是很享受,索性点头答应··     “怎么样姜医生,有没有恢复的可能”乔一鱼将姜医生拉到一边,显得有些着急。
    “要想恢复成和原来的一样是基本无可能了,但是不影响行走,但最好是拄着拐杖·”姜医生将诊断的结果如实的告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能走太久,如果可以一天慢走1小时最佳。”
    乔一鱼感激地点点头,其实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最起码刘意徵这个人还在··     送走了姜医生,刘意徵又坐在花园里发呆,乔一鱼走近他身边他都没有发现。
    “中午想吃什么让厨房做·”·     刘意徵回过神来,看着乔一鱼,“阿……”他原本想叫阿青,可最后还是改了口,说:“一鱼,你又没有想过要一个孩子”·     乔一鱼一时没反应过来刘意徵说的话,顿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孩子你想要”·     刘意徵摇摇头,叹了口气,“我怕万一哪一天我除了意外,你一个人。”
    乔一鱼笑笑,“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有什么好怕的·”·     刘意徵没说话,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他向乔一鱼招招手,乔一鱼凑到他身边,温柔的靠在他腿上。
【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29)】·     冬天似乎快要过去,原本被冰霜覆盖的花园里悄悄长出了嫩芽,乔一鱼看着花园的喷泉,被阳光照耀的透明发亮,也许是时候该请园丁来给花园翻翻土,让那些拼命想要活下去的嫩芽有一个新的家。
    ·  · 第19章 番外,大虐心脏不好的别进·     1·     我是秦青,我爱了一个人十年,爱的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同他死在一起,可我终究舍不得。
于是我逃了,逃出了他囚禁我的地方··     我是乔飞,我救了一个人,救他的时候他已经快死了,我认得他,他是影帝秦青··     我是刘意徵,我的宠物逃跑了,我在满世界找他,如果你看到他,请告诉我消息,必有重谢。
    2·     我是秦青,我逃出来了,可已经是行将朽木·有一个人救了我,我认得他,他是乔家的大公子,乔飞·我见过他一面,在很多年前的一个酒会上,他人挺不错的,家里有钱又有权,那时候还想要同我在一起,不过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我是乔飞,秦青被我安排在家里,他出了车祸,是我的车撞了他,我救了他,可他宁死也不去医院,我只有安排医生到家里给他治疗,可医生诊断后告诉我,秦青他,已经不想活了。
    我是刘意徵,我找不到我的宠物,没人看见过他,他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又或者说从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     3·     我是秦青,乔飞给我最好我治疗,可我的内心已经腐烂,没有一颗完整的心要如何活下去乔飞待我很不错,我和他相处的也很愉快,所以我决定在死之前,告诉他我的事,所有事。
    我是乔飞,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听人讲了一个故事,故事就是那个人的一生,所有的事他都说的明明白白,我很乐意听,他也很乐意讲,只是他讲的时候我看见他眼角的闪烁的泪,摇摇欲坠。
    我是刘意徵,已经三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的音讯··     4·     我是秦青,我终于讲完了我的故事,就像又走了一遍我的人生路,我想再见阿徵一面,可我知道,那已经不是我心里的阿徵。
    我是乔飞,我很同情我救的那个人,他有点傻,却又深情,可我没有体会过那么深爱一个人的滋味··     我是刘意徵,我有点后悔,可世上没有后悔药,老天也不会给我机会。
    5·     我是秦青,我从乔飞的管家哪里知道乔飞有心脏病,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医生说他活不过30岁,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好人总会有好报。
    我是乔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秦青的心脏是最适合我的那一颗,很多年前我看见他站在刘意徵身边我就知道,他的心脏不可能给我,可老天有时候总是爱开玩笑,在我快要死的时候,他被安排到我身边。
    我是刘意徵,我还在找他··     6·     我是秦青,我和乔飞谈了一个条件,我希望他能代替我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     我是乔飞,我答应了秦青的条件,不仅因为我想要他的心脏,更因为我想玩一个游戏,一个秦青不知道的游戏。
·     我是刘意徵,尽管已经失望很多次,我却相信,秦青会回到我身边,谁也不能将他从我身边夺去··     7·     我是秦青,我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的这样早,我幻想过有一个深爱的人,我们会有一个温暖的家,会有幸福的生活。
可我错了,到我死我才明白,我深爱的人并不一定会爱我,我的爱不会打动那个人的铁石心肠,可我终究无法改变,我依然爱他的事实·希望一鱼可以用我的心脏,代替我,好好活下去,好好感受我没有感受过的世界。
我的一生都在黑暗里度过,我曾以为那个人会是我黑暗生命里的光明,只可惜那光明转瞬即逝,我终究没能逃出来··     我是乔飞,秦青走了,他终究没能得到他最爱的人,我曾想让他见他爱人最后一面,可是他却再要见到那人之前临阵脱逃,他没有那个勇气,他害怕,他颤抖,他最终带着对那个人美好的感情而永远的沉睡。
所以他没有看到我为那个谈妥的条件加了些游戏剧情,我也没有告诉他我为这个剧情铺好的路,我将他的尸体火化,埋在一座很漂亮的山顶·我换上了秦青的心脏,再花了两年半的时间改变我的一切,完成了剧情的前奏,因为从明天开始,我将是乔一鱼,也是秦青。
    我是刘意徵,我进了一家客栈,那个客栈的老板叫乔一鱼,但我仿佛能感觉到,他是秦青,又不是秦青,可我爱他,因为我爱秦青··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 月黑风高(30)】
(本页完)

--免责声明-- 【情投意合(狗血高\H文)BY月黑风高(2)[高质言情]】由本站蜘蛛自动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 或者 原作者及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