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公卿 by 林家成

时间: 2017-11-10 02:07:09

【媚公卿 by 林家成】小说在线阅读

媚公卿 by 林家成


   《媚公卿》作者:林家成【完结+番外】

  【文案】

  她执意要嫁给他,最终自焚而死。

  重生后,在这个讲究门第风骨的魏晋时代,她起于卑暗,胸怀机谋……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一章何必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阁楼中,纱窗后,烛泪点点,人影相依。

  陈容呆呆地站在榕树下,一动不动地望着那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她的唇,已在不知不觉中抿得死紧。

  灯火通明中,笑语声不断传来。那笑声是如此欢快,如此烂漫,仿佛人世间从无痛苦,也仿佛春花从来灿烂。

  一个柔细的声音突兀的从她的背后传来,“是你?郎君不是将你休弃了吗?你怎地还在这里?是了,是了,在你的苦苦泣求中,郎君答应了留你几宿。”

  恶毒的语言中,一阵馨香传来,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到了陈容的身侧。她顺着陈容的目光望去,在对上阁楼中那双双依偎的身影时,她的嘴角狠狠一抽。

  不过,那眼中所有的妒恨,在看到呆若木鸡的陈容时,又转为快意。柔细的哧笑声再次响起,“噫,那不是你族姐么?你千方百计地把她挤掉,逼得郎君娶你为妻时,定没有想到,不是你的终究不会属于你,你的族姐有一天还是回来了,还是拿走了属于她的东西吧?”

  娇小的美人啧啧连声,她哧笑道:“百般算计,却落了个休弃的下场,陈氏阿容,我要是你,干脆一把火烧了自身算了!”

  娇小美人的话一句接一句,咄咄逼人,极尽恶毒。可不管她怎么嘲讽挖苦,眼前这个与她敌对多年的老对手,却一直没有吭声。这一刻,一直泼辣阴毒的陈容,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只是痴痴呆呆地望着纱窗后相依相偎的人影,一动不动,面如死灰。

  娇小的美人见她不吭声,格格笑道:“是了,听闻郎君自娶你过门后,却一直没有近过你的。啧啧啧,枉陈氏阿容素有才貌双全的名声,却一直到被休弃,郎君都对你不屑一顾!”

  这一句话,如一把剑一样,血淋淋地上刺进了陈容的心脏!

  呼地一声,一直呆呆傻傻的陈容突然转过身来。

  她直愣愣的目光中,含着让人惊惧的阴沉,娇小的美人在对上她的目光那一瞬间,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出几步!

  陈容向娇小的美人逼出一步。

  娇小的美人一惊,她一边后退,一边急急叫道:“你,你要做什么?”

  陈容面对着惊慌失色的美人,冷冷一笑,不知不觉中,她已逼得这个美人靠上了一根榕树干。

  就在那娇小的美人吓得尖叫时,只见寒光一闪,““叮——”地一声,一柄短剑从她的发鬓穿过,重重地插入树干里,直入三分!

  “啊——”

  娇小的美人惊声尖叫起来。

  “闭嘴!”

  陈容沉沉一喝,这一喝,极冷,煞气十足。娇小的美人一凛,果真应声闭紧了双唇。

  陈容盯着她,月光下,她双眼黑亮黑亮,幽深如狼!

  她盯着她,冷冷地说道:“本来,我这一剑是想杀了你的。不过想一想,你卢美人极善作伪,平素又颇得他的看重。留着你,还是能给我那姐姐添点心头刺。”

  陈容说到这里,嗖地一声把短剑抽回。剑刚入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个护卫大声问道:“何人在此?”“可有刺客?”

  “无事。”两个女人同时回出一句。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众护卫这时也看清了两女,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向后退去:陈氏与卢美人向来不和,两人只要在一起,便会非常热闹,他们已经习惯了。

  护卫们一退,陈容长袖一甩,转身离去。

  卢美人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什么,突然感觉到寒意刺骨。她打了一个哆嗦,这一刻,竟是在想着:像陈氏这般骄傲的人,居然痴恋上郎君那样无情的男人,也是可怜。

  想到这里,卢美人一声长叹,她意兴全无的向自己的院落走去。

  卢美人才踏入院落,突然听得东厢院喧嚣声大作。她猛地回过头去,却见东边浓烟滚滚,火光隐隐。

  “走水啦,走水啦——”

  一阵阵急喝奔跑声中,卢美人心脏猛地一跳,她连外裳也顾不得披上,便急急向东厢房跑去——那是陈容所在的院落,以那女人刚烈狠辣的性格,说不定真听了她的话,举火**了。

  卢美人急急跑去时,正好看到主殿方向,她的郎君与郎君新娶的夫人也在向东厢房跑去。

  三人同时来到了东厢。

  刚刚跨入院门,突然的,一阵疯狂的大笑声传来,那笑声声嘶力竭中,含着无边的痛和恨,以及悔。

  卢美人急冲几步,猛一抬头,便脸白如雪!

  “劈劈啪啪”声中,东边的阁楼已经倒塌大半,只剩下最西侧的那面墙还杵在那里,却也是摇摇晃晃,滚滚的浓烟飘满了整个院落。火焰翻滚中,那个一袭罗衣,披散着长发仰天长笑的女人,可不正是陈容?

  她,她当真**了!

  卢美人脸色灰败,她向后踉跄退出一步!这时刻,一种难以形容的怜悯和悲伤席卷着她!

  突然的,她听得身侧传来郎君地命令声,“救人,救人——”

  急喝几句后,她听得郎君向左右问道:“怎地起了火?”

  “是夫人,不,是陈氏喝退我们,自己点的火。”

  郎君明显惊住了,他急急转头看向火海中的陈容,冷漠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陈容,你这是何苦?”

  直逼入半空,红通通的火焰照耀下,郎君那俊美威严的脸上,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愕。

  火海中的陈容没有回答,她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郎君,疯狂地笑着。她仰着头,展开双臂,笑声嘶哑,似是长歌也似是大哭。随着一股火焰腾地一声缠上她的身,她那含着痛楚的笑声更响亮更疯狂了。

  见状,郎君皱起了眉头,他手一挥,冷冷喝道:“既然她想死,便成全她吧。”说到这里,他长袖一甩,毫不在意地转身离去,竟是把那渐渐被烈焰吞噬的女人丢在背后。

  卢美人错愕地望着郎君绝情的背影,这一刻,一种刻骨的寒意侵袭着她。她急急转身看向陈容,看到的,是更加用力大笑的她。可是笑着笑着,卢美人清楚地看到,两行泪水如珍珠般从陈容的脸上滑落,滴入火中,化为灰烬!她更清楚地看到,泪流满面的陈容那疯狂的大笑声,渐渐转为哧笑,嘲讽痛楚的笑声中,卢美人听到陈容一声又一声地嘶叫道:“何必!何必!何必……”

  笑声越来越小,渐渐转为虚无。

  “啊——”

  尖叫声撕破了夜空,被塌中,陈容腾地坐直,手抚着胸,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喘息了一阵后,她走下床塌,就着牛油灯看向几案上的铜镜。

  铜镜中的小少女,长得精致秀美,此时此刻,那脸上冷汗淋漓,瞪大的双眼中还残留着惊恐疯狂。

  她慢慢举起衣袖,拭去了脸上的汗水。

  隔间传来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一个温柔关切的声音从门坎后传来,“阿容,又做噩梦了?”

  陈容背转过身,她吸了一口气,回道:“现已无事。”

  门坎后伸出一个妇人的头来,她朝着陈容的背影细细地瞅了瞅,低声劝慰道:“南方有我族人,阿容尽管宽心。”

  “我知道,退下罢。”

  听着那脚步声慢慢退远,陈容再次伸袖拭去汗水,转身走到几案前,对着铜镜中的自己跪坐下。

  铜镜中,那个美丽青涩的少女,正睁着一双黑不见底的眼睛回望着她。

  陈容的嘴角慢慢扬起,露出一口细白牙齿,她轻轻说道:“过去了,以后也不会再出现,是么?”

  镜中人,对她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望着这样的微笑,陈容显得很满意,她站了起来,从几上拿起牛角梳,慢慢地梳理着凌乱的长发。

  铜镜中的她,有一张属于十四五岁,还没有长开的,青涩中透着明艳的脸。

  她,回到从前了。

  所有的疯狂,所有的痴恋,所有的执迷不悟,所有的恨和痛楚,竟在一觉醒来后,变成了记忆!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后来经历的一切,身体却还是十五稚龄时!

  她还是她,一切都没有变。变的只有时间,苍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来到一切都没有发生时。

  这一年,她与所有的平城人,因为就要临近的战火,仓促迁向南方,回归本族,然后遇到那个命中的魔障!

  不过,现在不是魔障了。陈容对着铜镜一笑,她伸手抚着自己的脸,低低地说道:“以前是你执迷不悟,做尽蠢事。既然苍天令你重新来过,那么新的棋局,当由你来执子围杀,陈容,你说是么?”

  镜中的人,再次回给她一个极灿烂极灿烂的笑容!

  第二章小人

  更新时间2011-2-2811:30:39字数:2205

  纱窗外,星空高远,清冷如许,疏疏淡淡的几颗星挂在浩瀚长空上,显得十分寂寥。

  陈容把目光从铜镜上移开,便盯上了夜空,直是目不转睛地盯了许久,她才身子向后一倚,闭起双眼,静等时间流逝。

  这几晚,每次从噩梦般的往事中惊醒,她总是这样呆坐到天明。不是为了怀念,也不是因为恨太强烈,而是因为,她喜欢这样宁静地坐着,可以仰望天空,可以一遍又一遍地体会着再世为人的惊喜!

  慢慢的,一道薄雾浮现在天地间,慢慢的,一个两个的人语声,在清新的晨空中响起。

  那声音,开始只有一个两个,渐渐的越来越多,渐渐的,那声音转为嘈杂。

  脚步声响,昨晚那个温柔关切的中年女声传来,“阿容,起塌了么?”

  陈容站了起来,道:“起了。”

  中年女声连忙说道:“上前,为阿容洗漱。”

  “吱呀”声响,一个端着水盆的婢女走入房内,中年妇人也来到陈容身后,为她梳理起长发来。

  中年妇人生得一张圆圆脸,眼睛很小,弯弯的眉眼间,透着一股宁和慈祥。她小心地看了陈容一眼,说道:“仆人都在准备,随时可以上路了。”

  陈容‘恩’了一声,中年妇人见她脸色平和,心下一松,又说道:“阿容,这地方已非善地,必须南迁了。我们陈家比起各大家族还是好的,毕竟我们在南方各地都有支族。”

  陈容‘恩’了一声。

  中年妇人见她应得轻快,神情也不似前两天那般恍惚,心中大喜,又说道:“阿容你明白了?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做噩梦了。”

  陈容点了点头。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阿容,行装已备,何时起程?”

  听着这男子熟悉的声音,陈容突然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那中年男子怔了怔,回答道:“辛丑日。”

  辛丑日?陈容腾地站了起来,辛丑日!是了,三天后的半夜,她迎来了平生第一次劫难。

  在中年妇人的诧异中,她又慢慢坐下,“你是吴叔?”

  门外那中年男子更诧异了,他大声应道:“是啊,我是吴叔。阿容,你怎么了?”说着说着,他径直推开房门,一张瘦削中略显苍白,下颌稀稀疏疏地留着几根鼠须的脸出现在陈容面前。

  在陈容梳洗的当口,他一个男子这么大咧咧地推门而入,实在是失礼。

  陈容向中年男子抬头看去。再世为人,她方能从这张看起来斯文和善的脸上,看到那隐藏的狠毒!

  眼前这个人,本是她父亲周游时救回来的一个士人。一直以来,他被父亲当作朋友,恭而敬之地养在府中,还要求她与府中仆役都以‘叔’字相称!

  可就是这个人,竟勾结盗贼,在她准备南迁的前一天晚上破门而入,把她的家财抢劫一空后逃之夭夭。

  若不是父亲在书房中还秘密备有一些黄金,上一世的她根本到不了南方,早沦为乞丐了!

  陈容盯着吴叔,慢腾腾地说道:“下午起程!”

  “什么?下午起程?阿容,为什么不多等几日?”

  陈容暗中冷笑一声,她沉着脸,喝道:“我说了,下午便起程。”

  她毕竟年纪还小,平素没有积威,那中年男子看向陈容的身后,叫道:“平妪,你跟阿容说说罢,南迁是何等大事,怎能说走就走?”说到这里,他想起一事,声音一提,大声说道:“何况,阿容你连做了几夜噩梦了,既然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多休息两日?”

  圆脸慈祥的妇人连忙上前,对着陈容说道:“女郎,吴叔此言有理……”她刚一开口,陈容便打断了的话,喝道:“我说了,下午起程!”

  吴叔正在反驳,对上她黑不见底的双眼时,不知为什么,竟激淋淋地打了一个寒颤,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哑在了咽中。

  陈容收回目光,命令道:“带上房门。”

  吴叔一愣,方才醒悟她说的是自己,他愕愕地关上房门,心中一阵不安:阿容这是怎么了?变化这么大?

  吴叔一走,陈容便来到了书房。书房中,摆满了厚厚的竹简和帛书。以前,家财被吴叔勾结盗贼抢劫一空后,走投无路的她想起了父亲曾经说过:若出现意外,可至书房一观。她在书房中一阵疯狂地哭叫打闹后,无意中发现这些竹简帛书中藏有大量的金叶子。便是这些金叶子,使她绝处逢生。

  外面,“叮叮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那是仆役奴婢们在忙着收拾。现在各处院落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马上便要转到书房了。

  那些人语声,喧嚣声,粗野匹夫们地叫嚷声,可真是动听啊。以前的她,怎么没有发现呢?

  陈容慢腾腾地在塌几上跪坐下,信手打开一卷帛书,耳中却在专注地倾听着那充满生机的种种声音。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大叫声从门外传来,“阿容可在书房?孙老来了。”

  是吴叔的声音!

  陈容脸孔一沉:他还是不死心啊,竟然连孙老也搬来了!

  吴叔地大叫声再次传来,“平妪,阿容可在书房?孙老知道她身体不好后,前来探望了。你快快告知阿容,令她出迎。”

  陈容站了起来,在平妪回答前她清脆地应道:“来了。”说罢,她推开了书房门。

  苑门处,站着一个须发苍白的老人,他便是孙老,她的父亲在离去之前,嘱咐过孙老,要他照看管教陈容的。在这个老人面前,她没有说话权!

  陈容瞟了脸带得意的吴叔一眼,敛襟一礼,“见过孙老。”

  孙老点了点头,他走到陈容面前,朝她上下打量着,“听说你夜夜做噩梦,可请过医和巫?”

  陈容摇了摇头,答道:“无。”

  孙老皱起了眉头,吴叔见状,马上在一侧说道:“老丈你快劝劝阿容,她这种情况,却说什么过了中午便要动身。此去南方,路途何等遥远?若是出现一二不妥,岂不是悔之莫及?”

  孙老点了点头,他目光瞟向站在陈容身后的平妪,说道:“平妪,把你家女郎请入房中,三日后再起程。”

  “是!”

  孙老又转向左右的奴婢们叮嘱道:“此事不可儿戏。你们看好阿容,要是她再耍倔强性子,就锁了她!”

  “是!”

  “还不去把巫和医都请来?”

  “是!”

【媚公卿 by 林家成】(本页完)

《媚公卿 by 林家成》上一篇

越姬 by 林家成--预览
  【全文精校】《越姬》作者:林家成【完结+番外】

  内容简介:

  这是春秋,这里有最原始最浪漫的人性,也有最激烈最血腥的争斗。在这里,美貌位卑者,无论男女都是礼品。在这里,才学剑术可令王侯低头。

  这是乱世,这里有最灿烂的,罂粟般的风华,也有罂粟般的血和毒。一切,只取决你够不够强大!

  她来到这里,成了被未婚夫劫杀的越女。为了摆脱身为礼物的命运,她绞尽脑汁,准备凭借智慧和剑术求取从容人生。

  慎入!《越姬》一不小心已被我写得春意绵绵,春光荡漾,春暖花开了,哎。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一卷歌姬车队

  来到春秋,她又瘦又小,胯下无骑,身后无侍,惶惶如雨中鸡!为了有一容身之所,她混入了歌姬车队,开始领略这个最原始,也最浪漫灿烂的时代的风采。

  第一卷歌姬车队第一章被未婚夫劫杀

  “公主!公主!”

  急促而紧张地叫声不断地传来,重重地撞击着卫洛的耳膜。

  卫洛拧起眉头,暗暗想道:这是谁家的电视?把声音开得这么大!她拧起眉头,不耐烦地翻转身,想远离那声音。

  刚一动,她便发现自己浑身僵硬根本是动弹不得,脑中更如针刺般疼痛。

  我这是怎么啦?卫洛费力地睁开了双眼。

  瞬时,一张陌生的放大的胡子拉杂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卫洛的双眼睁得老大,一声惊叫哽在咽喉中,差点脱口而出。

  之所以差一点,那是因为卫洛从小便性子沉稳,她生生的把惊恐吞到了肚子。

  那男人见到卫洛睁开眼来,眉头稍展,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露出一口微黄的牙齿。他站直了身子,恭敬地问道:“公主,你醒来了?”

  卫洛张了张嘴,正要说话,突然间“啊——”地一声惨叫传来,这惨叫声凄厉而绝望,是人临死时发出的!伴随着这惨叫的,还有一阵砍杀声。而且这些声音就是从车外传来,近在数米!本来还迷糊的卫洛,叫那惨叫声一惊,头脑清醒了少许,她撑着车壁,坐直了身子。

  卫洛眼睛一转,愕然地发现自己正处于一辆马车中,四周都用紫红色的厚布遮挡着。

  她只看了一眼,便伸手抹向额头去。有一样饰物从头上垂下,挡住了她的视线,令她看什么都很难受。

  卫洛伸手把那饰物抹歪后,转头看向那男人,她的双眼在转向那男人扎起的发髻和身上血迹斑斑的铜甲时,给彻底地惊呆了!

  卫洛倒抽了一口气,吸进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后,她以最快的速度看向自己外露的白嫩的小手。

  这不是我!

  卫洛倒抽气的声音惊动了那侧头看向车外的男人,他转过头来,焦急地看着目光仍然有着迷茫的卫洛,叫道:“公主,匪徒有备而来,我们的人不是对手,需速速撤离才是!属下护你离开!”

  他不等卫洛回应,伸手把车帘完全拉开,抓着卫洛的手臂,把她扯到了马车下,卫洛刚踉跄地站稳,大胡子便横出一步,挡在了卫洛的身前!

  血!

  好多的血!

  卫洛再次惊吸一口气!

  在她的面前,是一个战场。二三十个穿着护胸铜甲的剑客严严实实地把她的马车护在中间,正与一伙蒙着脸的黑衣大汉厮杀着。情况十分不妙,地上七零八落倒了一地的尸体都是这边的铜甲剑客。

  那伙黑衣人足有一百五十个,他们骑在马上。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四十几个黑衣人正持戈相刺。而排在这些黑衣人后面的百来人,都手持长剑好整以暇地看着热闹。

  就在此时,卫洛的手臂再次一紧,同时身子一轻,却是被那胡子大汉给扔到了马背上了。这一扔,令得卫洛头上的饰物再次垂下,挡住了她大半的视野。不过她现在又是惊怕又是胸口抽痛,也没有心思去把那饰物再行抹开,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这真实得不像是梦!我穿越了?

  胡子大汉纵身一跳,坐到她的身后,他长剑一划,砍断了白马与马车相连的系绳。

  伸手牵紧缰绳,胡子大汉的声音从卫洛的身后传来,“公主,事有从权,得罪了!”

  说罢,他一声长叱,‘嘘溜溜——’扯着马转了一个身。

  马身一转,那二三十名剑客齐刷刷地长啸一声,本已筋疲力尽的众人同时剑舞银光,杀气纵横。特别是马头所向的方向,那五名剑客几乎是不要命的一阵狂刺,看来他们是想给卫洛两人杀出一条逃生的血路来!

  就在这时,一阵清悦的朗笑声传来,“好忠心的越人!”

  这笑声一落,几个安坐在后面,看着热闹的持剑黑衣人一声长啸,同时从马背上纵跃而起,向着卫洛的前面一扑而来。他们人还没有到,剑气已纵横而来。这几人显然是高手,卫洛只是眼前银光一闪,便听得几声惨叫传来!紧接着,几道血箭喷出老远!

  血箭还有空中,几颗人头已滚落在地!只是这片刻,那五个替卫洛两人开路的剑客已经倒毙当场了!

  看到这一幕,卫洛的小脸变得惨白,胃肠中一阵翻滚,心脏砰砰砰地乱跳着,眼前一阵阵发黑。

  胡子大汉此时也是脸色一白,他咬牙切齿地瞪着那几个挡着去路的黑衣剑客,对上他们冷笑着的,还有点漫不经心的脸,心中一阵绝望。他重重地咬了咬牙,对着卫洛低声说道:“公主,属下无能了!”说罢,他长叹一声纵身下马。扶着卫洛站好后,胡子大汉声音一提,嘶哑地喝叫道:“住手!”

  他喝令的对象是自己的属下,剩下的铜甲剑客只有十几个了,他们听到首领的命令后,一边舞着剑,一边向他靠拢。众黑衣人看到他们退去,也不追赶,一个个收回戈,面无表情地端坐在马背上。

  不一会功夫,众剑客便已紧紧地挤成一团,他们仍然把卫洛紧紧地护在当中。他们靠近后,一阵阵浓烈的血腥味充斥了卫洛的四周,那一身身铜甲更是咯得她细嫩的皮肤生疼。

  不过这个时候,卫洛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细节,她只是煞白着脸,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迷蒙中,她也不知道思考了,只有一个念头一遍又一遍地浮出脑海:这一定是梦,对,这一定是梦!我没有穿越!

  卫洛虽然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着这句话,可她的心中,已经清楚地感觉到,这不是梦,她是真的穿越了!

  “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大笑声传来,大笑声中,众黑衣人齐刷刷地收戈,向两旁退去,一个黑衣青年走了出来。

  这黑衣青年一边向卫洛等人走近,一边伸出白净而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揭下自己的蒙面布。

  一张俊美的脸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青年约摸十八九岁,肤色呈棕色,他身形颀长中见健壮,五官十分立体,宽额高鼻薄唇,一双眼睛狭长黑亮。这样的一张脸,完全是苍天用刀斧刻出来的,有一种古希腊雕塑的雄性之美。他走路的姿势十分优雅,仿佛是一只正行走在草原上,准备捕食的黑豹!

  青年的面容一露出,众剑客便齐刷刷地惊叫出声,胡子大汉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你,你是晋国公子泾陵?泾陵公子既然与我国四公主已有婚约,为何在半途上行刺杀之事?你,你想悔婚?”

  泾陵公子大步走到离众人仅有五步处才驻步,他哈哈一笑,晒道:“然!本公子正是要劫杀四公主。”他说到这里,幽黑的双眼如刀一样冷冷地落在脸白如纸的卫洛的脸上,身上。

  他朝着卫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一遍后,露出雪白的牙齿笑道:“果然是个美人!真可惜,这样的美人儿却要死了!而且就死在晋越联姻的路上,太可惜了!”

  其实,这个时候的卫洛做的是新嫁娘打扮,她挽起的长发间垂下一大块玉块来,这玉块一直垂到她的鼻间,挡住了额头和大半的眼睛,鼻子,玉块的两旁,还镶有金银珍珠,这块玉块把她的面容挡了一半,五官压根就看不清。旁人要看,也只能从她白净的皮肤和隐约的五官中,判断她的长相不错。

  泾陵公子连说了几声可惜后,再次放声大笑起来。

  他清朗而嚣张的笑声向四野传开,引得山鸣谷应。

  胡子大汉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他一直以为这伙人只是山匪,现在才知道居然是新郎亲自前来劫杀。这事不用说,他也知道定然牵扯到国家之间的阴谋。他只是一个剑师,队伍中的正副使臣早被射杀了,他不懂,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场面了。

  泾陵公子收住笑声,冷冷地盯着一众面色煞白,毫无斗志的铜甲剑客。手一挥,沉声喝道:“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诺!”

  整齐的应诺声四面传来,持戈黑衣人同时向前跨出一步,银光闪动,戈尖森森地向众铜甲剑客再次攻来!这一次攻击,比刚才又要凌厉得多!

  戈尖末至,杀气已凌!这时候的卫洛,脸孔已经白得没有了半点血色,她的心脏砰砰地乱跳着,一声急过一声,伴随着这心跳的,还有那抽搐般的刺痛。同时,她的瞳孔也在迅速地扩大,扩大……

  惊恐昏蒙中,卫洛隐隐地转过一个念头,‘我这个身体,好似心脏不好。’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卫洛便陷入了黑暗当中。

  这时候,铜甲剑客们已与黑衣人再次厮杀成了一团。卫洛身子一软,栽倒在地,倒下的时候,她的头‘砰’地一声撞到了马车车辕,也只不过是换来几双惋惜和无奈的目光。

  泾陵公子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淡笑,他瞟了一眼软倒在地,一动不动的卫洛,不屑地轻哼一声,转开了视线。

  黑衣人不管是实力,还是人数都远胜过众铜甲剑客。随着几道戈光闪过,仅剩的胡子大汉也被刺了几个窟窿,倒毙当场。

  “公子,所有越人均已诛杀!”

  泾陵公子的目光众倒毙了一地的尸体上慢慢转过,点头道:“善!”

  一个黑衣人策马持戈指向卫洛,他用戈尖把一动不动的卫洛的身体挑转过来,纵身下马,伸手在她的鼻间触了触,转头对泾陵公子说道:“公子,这越国四公主被吓死了,要不要属下再补她一戈?”

  泾陵公子闻言瞟过一动不动的卫洛,淡淡说道:“留她全尸吧,撤!”

  “诺!”

  马蹄声响,众黑衣人卷起漫天烟尘,不一会便消失在天际。

  第一卷歌姬车队第二章得助

  渐渐的,太阳开始西沉,浩翰的天地之际被晚霞染得红灿灿的,茫茫黄尘官道中,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那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不一会,一个麻衣大汉出现了,他骑着一匹青色骏马,腰间佩有长剑,脚上穿着草鞋。这麻衣大汉风尘仆仆,脸上有着匆忙之色,衣裳下摆残余着斑斑血痕。

  马蹄急驰中,麻衣大汉忽然轻‘咦’一声,急急地叱喝一声,拉停了奔马,转过头来。他一转眼,便看到了倒毙了一地,旌旗歪倒,马车碎裂,尸体横陈,众马嘶鸣挣扎不休的越使队伍。

  见到这样的场景,麻衣大汉眉头一皱,喃喃自语道:“是我越人的使队,怎地在楚境内被人诛灭?”

  卫洛慢慢地睁开眼来。

  她刚一睁眼,便陡然记起,自己刚才做了一场噩梦,在那梦中,自己成了一个劳什子的公主,好多人为自己死了,身周到处是血。

  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太阳从树叶丛中透射到她身上,投下斑斑点点。这,自己怎么到了野外了?

  “你醒来了?”

  一个低沉略干的男音传来,这男音很古怪,带着某种奇怪的乡腔,尾音软软的,可是,她却听得明白。

  卫洛转过头,对上一个高大的身影,这是一个麻衣大汉,他一张国字脸上满是风尘之色,紧锁的眉头隐见忧虑,着青衣,佩长剑!

  难不成刚才真不是在做梦?

  麻衣大汉对上卫洛迷茫的眼神,说道:“你是我越国公主?”

  卫洛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麻衣大汉见此叹了一口气,说道:“公主刚才假死过去,幸现已无恙。”

  卫洛这时已经完全清醒了,也认命了:她确实是穿越了!这一切不是梦,真不是梦!

  她慢慢坐直身子,望着麻衣大汉轻声求道:“君可否送我回家?如不能,可否带我一并同行?”好象是这样说话的吧?

  隐约中,卫洛的记忆提醒她,应该是这样措词造句的。

  她一开口,便发现自己的声音虽然无力,音质却清脆略哑。她在说出这个要求之前,便清楚地感觉到,眼前的大汉可能不会同意。她的性格,从来不会去强求别人,只是这事实在太过重大,她一定要试一试。

  麻衣大汉对上卫洛请求的明眸,微微摇头,回道:“公主恕罪,我实有紧急事。”他顿了顿,语速稍稍加快,“刚才赶到时,见公主的随从已被诛尽,我察觉到公主可救,才施治便发现楚人军卒已然赶至。我不知公主的车驾是何人所灭,便自作主张把公主带离。”

  卫洛双眼静静地看着麻衣大汉,倾听着他的陈述。她双目如水,平静而温和,这样的一个弱质贵女,遇到如此变故还能表现得这么镇定,麻衣大汉一边说一边暗暗纳罕。

  卫洛等他说完,低声说道:“诛我者乃晋国泾陵公子。我原是许配于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联姻路中截杀于我。”

  麻衣大汉闻言沉思起来。

  卫洛望着他,她初来贵地,一无所知,眼前的这大汉不似是普通人,心中只希望他能给自己出个主意,或提供一些有帮助的看法。

  在卫洛的期待中,麻衣大汉沉吟道:“既如此,公主不可轻举妄动,亦不可轻易回越。”

  “为何?”

  “公主嫁晋前不曾耳闻?”

  卫洛心中突地一跳,她可是个冒牌货,对这个身体的事一无所知,哪里听过什么?

  麻衣大汉见卫洛表情显得很不自在,暗暗想道:这公主不过是个闺阁少女,孤陋寡闻也是正常。

  想到这里,他继续说道:“越晋相仇久矣,此番联姻大不寻常。”他顿了顿,思量了一会又说道:“我飘零四海,对此只是略有耳闻,无法跟公主说个明白。不过空隙来风必定有因,公主如要回越,可先与亲人好友先联系好,探明了情况再去不迟。”他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身为越人,原应护送公主回越。奈实有要紧事。”

  卫洛怔怔地望着麻衣大汉,在这会功夫,麻衣大汉脸上的忧虑越来越深,颇有点坐立不安,看来他的事情实在是十分要紧。

  这个时候卫洛自己也是七上八下,惶惶无依,却还是本能地安慰起他来,“君既有要事,离去便是。我,我有自救之法。”

  麻衣大汉望着眼前这个明眸如水,虽逢大变却温柔如故的少女,他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地听出少女话中隐藏的惶恐不安。她这般强撑着不安安慰于已,实让这大汉心生好感。可是,自己那事实在太过于紧急和重要了。

  他想了想,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来,他打开木盒,从中拿出几个竹简收入怀中,然后把木盒递给卫洛。等卫洛接过后,他又转身走到马背上,从包囊中取下一包物事扔给她。

  麻衣大汉纵身上马,转头对卫洛叉手说道:“公主,那木盒中有一册竹简,乃我师门之物,上书有些许易容之道,另包中有一些钱币,以及一身男装,这些或可能解你一时之急。公主,我去了!”

  声音一落,他便纵马向官道上急驰而去。

  麻衣大汉显得极为匆忙

《媚公卿 by 林家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媚公卿 by 林家成》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