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 by 迟眸

时间: 2018-03-18 20:39:53

【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 by 迟眸】小说在线阅读

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 by 迟眸

   《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作者:迟眸【完结】

  文案:

  系统:炮灰没人权,反派就得死。

  程彻:我不服。

  项牧:嗯?

  程彻:……哦。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不断穿成炮灰反派的倒霉催精分受在高冷腹黑衣冠禽兽手下讨生活的故事。

  食用指南:

  1、高冷腹黑衣冠禽兽攻(项牧)X 热爱吐槽的精分受(程彻)

  2、坚持1V1路线不动摇

  内容标签: 爽文 快穿 系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彻,项牧 ┃ 配角: ┃ 其它: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节操可以吃吗

  随着花洒中的热水流出,浴室之中氤氲出蒸腾的热气。

  程彻看着墙上的那面镜子,抬手擦掉一片水汽,镜中映出他精致的锁骨,连带着上面的吻痕。

  他目光一触及那吻痕就挪开了视线,原本就无奈的脸上更是带上了一种堪称“悲壮”的情绪,想了又想,他默默地在心里戳了戳那个该死的系统。

  “讲道理,生存率还没到100吗?”

  自从他被绑上这个系统,就被迫穿成各种悲催苦逼的炮灰、反派,而后努力地在各类主角手底下求生存。

  系统有个计算的准则,只有生存率达到100才能确保任务成功,他以前也都千方百计尽力做到了,可这个世界仿佛见了鬼一样,生存率死活达不到100,这让他不敢贸然结算任务。可如今事态紧急,他再不离开这个世界,只怕节操就保不住了,虽然他原本就没什么节操……但至少不能跌破底线变成负值啊!

  【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没达到没达到,一直都是99。】

  “不是吧,”程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锁骨,“难道真要做到最后一步?”

  【痛快点,不要怂!做完就能结算了,你就彻底解脱了。】

  程彻:“……滚。”

  他突然有点头疼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恶趣味作怪把系统设置成这种吐槽性格,以至于时常让他在各种危急情况下产生一种自己在跟人捧哏说相声的错觉,十分出戏。

  浴室门被敲了一下,项牧的声音隐约传来:“程彻?”

  “我在,”程彻弱弱地说了一句,“马上就好。”

  项牧低声笑了笑:“你不用太紧张。”

  程彻背靠在浴室的门上,垂死挣扎问系统:“如果我现在申请结算任务,成功的概率是99%吗?”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这只是个概率问题,譬如说这种情况你有可能在九十九个人那里都能成功,但是就是会毁在一个人身上。如果项牧是这个人,那数据是没用的,只有0和100的差别……】

  “闭嘴吧你。”

  程彻恶狠狠地威胁了喋喋不休的系统,他很清楚系统的意思,就是撺掇着他让他确保万无一失,存活率不到100不要贸然申请结算任务。

  他关掉了花洒,将自己身上的水珠擦干,犹豫了犹豫,还是穿上了衬衫和内裤,而后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打开了浴室门。

  项牧坐在床边看着手机,程彻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隐约看到他手机上是股票交易的信息。

  说到这点,他也是有些服气项牧的,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能保持那副冷静的模样,不过也难怪,如果换了不冷静的,他早能达到100存活率了。

  程彻慢慢地走近了些,思索着此事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只不过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项牧就将手机丢在了一旁,转身握着他的手腕一拉,将他按在了床上。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程彻没能反应过来,明明上一秒还在一本正经处理事情,怎么能下一秒就瞬间衣冠禽兽??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项牧顺势压在了程彻身上,低头看着他:“怎么磨蹭这么久?”

  程彻抬头看着他,调整了一下心情,恢复了自己以往的模样:“怎么,你等急了啊?”

  “你说呢?”项牧低头吻上了程彻的眼,一手撑在一旁,一手顺着他的腰摸了上去,“你自己算算,你都拖了我多久了?”

  他的手有些发凉,一接触到程彻的皮肤就感觉到他浑身一激灵,似乎是有点敏感过度了。

  程彻不自在地偏了偏头,轻轻地推了推项牧,项牧略微移开了一些,用审视的眼光看着他:“嗯?”

  “我,”程彻的眼神不自在地向旁边溜,他实在没勇气看着项牧的眼说谎,“我有点紧张,可不可以……”

  “不可以。”项牧简单粗暴地回绝了他,直接吻上了他的嘴唇,堵住了他还未说出口的抗议。

  程彻在体力上一直没什么优势,他挣扎了挣扎,发现没什么效果,最终也只能认命地躺平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程彻才退后了些,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这动作配上他一向禁欲系的脸,显得有种莫名的色|情。

  程彻偏过头不住地喘气,他刚才简直怀疑自己要窒息过去。

  他嘴唇发红,还略微有些肿,再加上他这副模样,对项牧来说无疑是个很大的刺激。

  项牧站在床边,一条腿半跪床上,附身下去看着他,完完全全地将程彻困在自己身下。他喜欢这种姿势,极大程度地满足了他对程彻的掌控欲。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程彻也说不出什么了,但他仍旧不可抑制地有些紧张,这让他身体崩的很紧。

  “你怎么还这么紧张?”项牧慢慢地解开了程彻衬衫上的扣子,手指在他腰上摩挲着,“难道你不情愿吗?”

  程彻已经很尽力了,但是这种身体的本能反应他也很难控制,只能反驳:“毕竟我没法跟你比,也不知道你练了多少次才能这么游刃有余,现在反而来给我甩锅?”

  听着他这话,项牧忽而笑了:“我可以把这个当成对我技术的称赞吗?”

  程彻抬手掩着眼,透过指缝看着灯光,有些无力地说:“要点脸吧。”

  他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本能反应,顺从着项牧,可当项牧脱下浴袍之后,他看着项牧蓄势待发的某个部位,瞬间就怂了。

  程彻不自觉地向后挪了挪,在心中疯狂地戳系统:“我要申请结算任务,快点,快点!”

  【就疼那么一下,你就能确保百分之百成功,真的不要再坚持一下吗?】

  系统这声音在程彻听来简直是贱兮兮到了极点,充满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看戏意味。

  “you can you up,那是疼一下的事情吗?”程彻已经被项牧彻底扑倒在床上,感觉到他的手正在沿着腰线慢慢下移,“我要结算,百分之百确定!”

  【如你所愿。】

  随着系统这句难得简短的通知,程彻立即感觉到自己身上一轻,瞬间从这个世界抽离了出去。

  【宿主程彻,任务难度B,存活点为99,正在判定……】

  【任务结算:失败】

  虽然系统早就提示过这种可能性,但真等到这种结果,程彻仍是有些难以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功率,还会失败?”

  【99%只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平均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个会选择让你通过,不过很明显,他是你的百里挑一。】

  程彻沉默了一会儿,咬着牙说:“你让我以为自己在演偶像剧……加载下一个世界吧。”

  【全新世界开启中,任务难度判定为B。】

  程彻缓缓地睁开了眼,他看着眼前有些破旧的房子,知道这次自己恐怕是摊上了个家境不怎么样的设定。

  他看着对面的衣柜上的镜子,这张脸还是很不错的,只是看起来妆感有点浓了,也不知道这位先前究竟是怎么把自己的脸折腾成这样的。

  他先简单粗暴地把自己脸上的妆给洗掉,然后才躺床上听完了这次的任务。

  这个品味不怎么样的人叫薛铭,简而言之,是个过气明星。

  本来靠着接几部卖脸的三流偶像剧圈了一批粉,好歹混出点名头,谁知道他跟磕了脑残片一样开始耍大牌,还因为轧戏得罪了导演,最后被封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糊了。

  而程彻这次要做的,就是要从一个十八线炮灰,逆袭成真正的明星。

  至于最快速的方法,自然是抱主角大腿……

  第2章 编剧攻X过气明星受(一)

  等到接受了全部设定,程彻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翻出了薛铭的手机,看着锁屏上薛铭那张脸,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品味不怎么样,人还挺自恋。”

  程彻先是按着自己的习惯给手机设了个密码,然后把那些乱七八糟的软件都给卸了,顺手把锁屏和主屏幕壁纸都换掉,而后翻出了微信看着那些聊天记录。

  系统告诉他的都是冷冰冰的事实,用几个词就能给一个人的性格下一个定义,而薛铭与那些人关系究竟如何也只不过用好与不好、嫉妒、背叛等字眼来概括,他需要自己来看一看那些记录,体会琢磨一下薛铭这个人的性格,免得表现得太过异常。

  他看东西的速度一直都很快,再加上薛铭这人也没多少朋友,他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完了自己想看的东西。

  程彻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点开了薛铭的微博,名字叫“明星薛铭”。

  一看到这个名字,程彻就笑了,啧了一声后认下了这个略羞耻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经纪人是怎么想的,好歹也得劝着他叫个“演员薛铭”啊。不过事到现在,他也懒得去改了,免得再担上个炒作的名声。

  虽说他已经糊成十八线,但私信并不少,程彻点开私信,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不少谩骂和嘲讽。

  程彻不疼不痒地看着这些私信,见千篇一律都是这样,就切出去看了眼微博下面的评论,果然也没好到哪去,粉丝的鼓励在一堆嘲讽中显得十分无力。

  不过这也只能怪薛铭先前太作,还联合经纪人出了不少拉踩的通稿,所以最后难免会被反噬。

  程彻叹了口气,这情况可不太乐观了。

  如果薛铭只是个小透明就算了,大不了一点点开始,但他得罪了太多人,只怕没多少人愿意再给他资源跟他合作。

  他趴在那想了会儿,重新翻出了与经纪人的聊天记录,他记得在事情还没爆发之前薛铭曾经想让经纪人给他争取一个角色,结果被经纪人给拒绝了,说是那个角色是导演要自己亲自挑的,不接受任何投资商的推荐。

  程彻翻出那个角色,那是一部叫做《璇玑传》的古装戏,翻拍自同名网络小说,算是个大IP大制作了。

  他目光定在了编剧那一栏——段意。

  在这里,段意就是不折不扣的真·男主,根据系统给出的资料,他是业界很有名的编剧,眼光很准也很毒,给导演推荐的几位演员后来都爆红,至于性取向……不明。他虽然有个绯闻女友,可实际上各种小道消息仍旧漫天飞,遮都遮不住。

  根据程彻的经验,要想快速完成任务,就必须想法接近主角,更何况段意的确是能给他提供很大的帮助。

  程彻饶有兴趣地去搜了搜《璇玑传》的选角消息,剧方捂得算很严实了,拉着不少知名的明星溜了一圈粉,最终也没个定论。

  他不大关心女主的选角,径直点进一个讨论男主的楼。

  楼里照旧是各家粉黑车轱辘,没太多有用的消息,不过程彻看得出来这角色的确是挺抢手的了。

  ……

  48L:顶锅盖爆个料,男主是许莫。

  49L:楼上开什么玩笑,璇玑传再怎么牛批,也是个大女主戏,人家许莫一个已经跻身电影圈的会来电视圈作配?

  50L:话虽这么说,但璇玑传的编剧可是段意,段意跟许莫什么交情不用我说吧?再说啦,你怎么知道段大编剧不会提男主戏份?为了好基友改个剧本算什么?

  51L:空口造谣,楼上你炸了!抱走许莫,你们自己玩吧,带他出场给钱了吗?

  ……

  85L:你们各家撕得这么真情实感,就没想过段意有可能再跟以前一样,推荐个不知名十八线明星上去吗?

  86L:要点脸吧,又是哪家想倒贴了?

  87L:倒贴个P嘞,这事又不是没有先例,你们是忘了徐XX,李X吗?不服就去吊死在段意家门口啊!

  ……

  程彻看到那句“不服就去吊死在段意家门口啊”时突然笑了出来,觉着这句画面感有点强,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在心里戳系统:“她们说的段意和许莫什么交情啊,别真是情侣吧?”

  【不是。不过你为什么不在乎一下段意的绯闻女友呢?】

  系统有些难以理解他的关注点。

  “都说了是绯闻女友,而且谁会把自己的女朋友推到那种境地啊?”程彻站了起来,对着镜子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你说段意究竟是怎么一个人,我是该直白一点表达一下我对这部剧的热爱,还是委婉暗示?”

  【不如你还是吊死在他家门口吧。】

  程彻克制地翻了个白眼,觉着那种捧哏说相声的感觉又来了,于是果断结束了对话,收拾了一下拿了钱包准备去商城买点东西回来,这家里实在是简朴得有点过分了。

  这时间商城里面人不多,他买了点日用品,还有新的衣服,因为他刚出门前看了一眼衣柜,感觉自己对先前的品味实在是无法苟同。

  程彻提着不少东西,上了下楼的自动扶梯,不经意间却看到旁边缓缓向上的扶梯上站了一个让他分外眼熟的人——项牧。

  他瞪大了眼,差点没把手中的东西扔下去,两人擦肩而过,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去,只见项牧也略微侧身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程彻浑身一僵,连忙转过头去,强装淡定地下了扶梯。

  程彻对项牧有一种莫名的情感,一来他上一个世界的任务跪在了项牧身上,想起来实在是有点意难平,二来,不得不承认项牧是跟他最亲近的一个人了,两人之间除了最后一步什么都做了。可就算这样,程彻最后还是失败了。

  他想来想去,最终也只能归功于项牧是个太冷静的人,或许从始至终,项牧心中都对他存了一点提防的意思,而他却蠢到以为自己骗过了项牧。

  程彻回过神,开始疯狂戳系统:“项牧怎么会在这里?他明明是上一个世界的人啊,系统你bug了吗?”

  【经核实,系统并未发现有任何漏洞。】

  【虽然长相一样,但这并不是项牧,而是段意。】

  第3章 编剧攻X过气明星受(二)

  听到最后那两个字的时候,程彻心中陡然生出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他提着购物袋的手一紧:“你确定他就是段意?”

  【确定。】

  程彻有些无语:“我看着他那张跟项牧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我就萎了,更别说接近他了。”

  【不要说的跟你硬的起来一样,谢谢。】

  程彻“呵呵”一笑,结账走人了。

  他打包了一份便当回家,一边拆筷子一边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对面起初根本没接电话,最后才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经纪人的语速很快:“有什么事情,我这忙着呢。”

  程彻知道经纪人最近带了个新人,那新人的潜质很不错,比薛铭这么个十八线小明星强多了。

  他并没有很在意经纪人的冷淡,语气也很平静:“冬哥,打扰你一下,我想问一下璇玑传的选角定了吗?”

  陈冬听到他说话的音调,觉着有点稀奇,因为薛铭给他留下的印象都是高傲的很,难得能有这么淡定理智的时候。不过薛铭的音质一直不错,还曾经给电视剧唱过主题曲,现在配上他这种客气疏冷的音调,听起来竟然还很带感。

  “我先前都跟你说了,那导演不会接受制片方或者投资商空降演员的,他要跟段意一起斟酌选角。”陈冬听着程彻的态度不错,终于挪了点耐心出来,“等到过几天,倒是有个公开的视镜,你要真想去我可以帮你把申请表投过去,但是……”

  他这个停顿非常有暗示意味,然后干巴巴地笑了笑,实力表达了对薛铭演技的嫌弃。毕竟这不是什么只看脸三流偶像剧,薛铭的颜值倒是过关,但这个演技,未免有点不够格了。

  程彻挑了一块番茄,也跟着笑了笑:“冬哥,你把申请表递过去吧,我还是想去试试。”

  “你……”陈冬本来想嘲讽他不知天高地厚,但心里也觉着他仿佛跟以前不大一样了,再加上递个申请表过去不算什么难事,他就答应了下来,“你好自为之吧。”

【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 by 迟眸】(本页完)

《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 by 迟眸》上一篇

亡国之君 by 白日曦--预览

  《亡国之君》白日曦

  文案:

  【抽风版】

  他一个五讲四美的好君王,一不贪恋美色,二不纵情享乐,在皇帝这个位置上兢兢业业。

  但还是大意的被自己的臣子干翻了。

  各种意义上的干♂翻,他把对方当臣子,对方却想上他。

  感觉营养有点跟不上。

  【正经版】

  他是开国以来最为贤明的君主,却因为自己的私情而导致国家破灭。

  曾经高高在上的君主沦为亡国之奴,此生只能匍匐在另一个人的身下。

  冷情理智(病娇)美攻×帝王禁欲(傲娇)强受

  注:

  ①《妃子爱上我GL》系列文

  ②主受

  ③互宠文,真的是互宠文!相信我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虐恋情深天之骄子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柒阳┃配角:好多呢┃其它:小黑屋、强强、宠文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又是满城雪

  第1章第零一话:被俘

  世上不知多少人为心中的欲.望所困,只要生而为人,便一定有所求,有所念。

  有的人求顺心,有的人求平安,有的人求巅峰,而有的人求不死。

  柒阳生而为王,知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不求巅峰,不求不死,只求自己的百姓安居乐业,无战争所扰。

  大陆上分立两国,一曰霁雪,一曰奉越。

  霁雪国以寒姓氏族统治,奉越国由柒氏管理。两国多年以来都保持着微妙的平衡,直到这一天。

  奉越国风雨飘摇,西京动荡不安,皇族岌岌可危。

  霁雪国新任帝君寒暄统领四十万铁骑踏平西京,直捣黄龙。腹背受敌的奉越国帝君柒阳毫无招架之力,他的臣子背叛,能逃的也尽数逃跑,未逃的缴械投降。整个皇宫此刻就是个虚有其表的空壳子,奉越国的皇帝柒阳没有任何可以调动的兵力。

  如今看来,柒阳好像只有殉国这一条路可以走。

  ……

  偌大的宣和殿中凌宣帝柒阳端坐在大殿的龙椅之上,他低垂着眼睫,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剑。耳畔隐约能听到从殿外传来的喊杀声和宫人的惨叫声,往日里站满臣子的宣和殿冷清寂寥。

  一个原被万千人捧在头顶的帝王,如今失了自己的左膀右臂,又被自己最看重的臣子‘轩函’背叛,沦落成了亡国之君。怎么看,他都是个彻头彻尾的败者。

  这时一个穿着银质铠甲的高大男人逆光而来,坐在龙椅之上的柒阳却是连眼皮都没有掀动一下,他仍旧抚着手中的长剑,好似手中的剑比什么都要重要。

  来人拥有一张就算是最为艳美的女子也要自卑的容颜,他一步步的走近柒阳,众多兵将都在外面待命,偌大的殿堂里只剩下柒阳和寒暄两人。

  大殿里没了宫人们点的烛,里面光线昏暗,让人看不清坐在龙椅上的柒阳脸上的表情。

  柒阳在心中嗤笑自己的愚蠢。轩函、寒暄,原是同一人。寒暄化名为轩函,在他身边整整蛰伏了九年,现在光明正大的夺去了他的一切。那些他曾经以为的忠心不过是对方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他以为的美好不过是对方眼中的笑话。

  “为何不求饶。”寒暄问道。

  这时柒阳才轻掀眼皮,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寒暄,道:“我求饶你会放过我?”

  “不会。”寒暄微微笑着,一如往常的模样。然而这只会让柒阳觉得讽刺无比。

  柒阳难得一见的轻轻笑道,只是其中带着嘲讽的意味,“既然如此我又为什么要向你求饶。”

  寒暄忽然近身,他一把掐住了柒阳的脖子,他贴近柒阳的耳廓,轻声呢喃道:“继续留在我的身边,以我的奴的身份,怎么样?”寒暄在柒阳的耳畔轻轻笑道,轻佻而又随意,惹得柒阳心头火烧起。

  柒阳冷笑着看着寒暄,握住剑的手微动。

  眼前的人一直都是这样,微笑着说着或残忍或甜蜜的话,最后摧毁一切。

  就在这时寒暄蹙起眉头,他迅速的握住柒阳持着利剑的手,往后一折,制止了柒阳的动作。

  柒阳巧妙的扭手往后一退,顺便挣脱开寒暄扣住自己下巴的手。

  明晃晃的剑尖直指向寒暄,而寒暄却是笑了笑,道:“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我?”

  “我从没有小看过你。”柒阳捏着手中的剑,银白色的剑尖已经贴上了寒暄的肌肤。柒阳只需要再加重一点力道就能将剑刃嵌入寒暄的脖颈,然后割破喉管,滚烫粘稠的鲜血便会喷涌而出。

  寒暄不退反进,那寒光凛冽的剑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刺进了寒暄的脖子,血液就这样流淌而出。

  柒阳瞳孔骤缩,下意识的收回了剑。心脏开始无规律的鼓动,错了,他不该收手的。

  寒暄笑问:“怎么?怯了?”

  “胆怯?那是什么?”柒阳冷冷一笑。

  长剑再次被柒阳提起,就在柒阳准备动手的前一刻寒暄自己撞上了剑尖。

  柒阳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寒暄!你疯了?!”

  雪白的剑没入寒暄的腹部,寒暄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像是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寒暄一把扣住了柒阳的脑袋狠狠的吻了上去。

  这是个充满血腥和暴力的吻,一个拼命掠夺,一个拼命反击,没有一个人选择退让。

  一吻终罢柒阳被吻得气喘吁吁,漆黑的瞳眸发亮,他眼神坚定的看着对方。他已经失去了他原本的一切,难道还要失去自己的尊严?

  “寒暄,你以为受了伤的你还能制住我吗?”柒阳冷漠的勾起嘴角。

  寒暄与柒阳以额相抵,他笑道:“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轩函。柒阳你已经不是皇帝了,你还能去哪?留在我的身边不好吗?”

  “留在你的身边?呵,你想的可真好。寒暄。”柒阳回以冷笑,故意的吐出寒暄的名字。

  “柒阳,天下已经是我的了,知道吗,你无论逃到哪里都没办法摆脱我的。”寒暄轻轻笑着,神色愉悦。

  柒阳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呆在你的身边!”

  剑被柒阳从寒暄的身体里拔.出,眼看剑尖马上就要没入柒阳的身体,寒暄直接用手握住了剑身。

  “让我死了岂不是更好。”柒阳反诘道。

  “可我还没有玩够你。”

  柒阳怒极而笑:“这就是你的真实意图?很好。”

  寒暄叹了口气,终于决定动真格的了。

  寒暄毫不保留的催动体内的功力,他一发力,将柒阳的身体制住。看着柒阳那充满着狠意的眼神,寒暄直接一掌将柒阳击晕。

  寒暄将沉睡的柒阳打横抱在怀里,他看着柒阳的脸,道:“睡吧。”

  为了这个天下,寒暄蛰伏二十年,自十四岁那年,他服下了剧.毒之药,早已感觉不到常人能感觉得到的疼痛。看起来鲜血淋漓,但寒暄自己却感觉不到分毫。

  所以抱着柒阳的寒暄脸自己的伤口都没有理会,倒是先将柒阳带出去。

  还在外面等待的文程看到寒暄这一身的血都吓了一跳,文程问道:“陛下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伤了,若是受伤,臣马上传召御医。”

  寒暄抱着昏迷的柒阳,他看了眼怀中沉睡的人,然后摇了摇头,他道:“先将他安置好。朕已经避开了要害,无碍。”

  文程抬起眼来,大胆的问道:“王不将奉越国的余孽全部杀死吗?”

  寒暄垂眸看着柒阳那即使是昏睡还是紧皱着的眉头,道:“他还有用。”

  ======

  柒阳十六岁登基,在位十年。即使是没有统一天下的野心,他也将国家治理的很好。谁曾想他竟然败在了自己最为信任臣子‘轩函’手上,轻信他人是为王的大忌。

  ‘轩函’是寒暄,也是霁雪国的三皇子。寒暄和柒阳这两人的思想背道而驰,柒阳只求子民安居乐业;而寒暄不仅要让自己的子民安居乐业,还要扩大自己的国土。

  若要做那便要做到极致。若为王,就要是天下的王!

  柒阳没有寒暄那样的野心,也没有寒暄那蛰伏二十年的可怕耐力。

  所以,柒阳输了,不仅仅是能力,更是心性。

  寒暄,大概谁也没有真正的相信过,而柒阳却选择了相信‘轩函’。

  曾经属于柒阳的一切统统都被寒暄接管,因为没有发生大面积的战争,奉越国被霁雪国吞并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投入水中,激起了点点波澜之后就归于沉寂。

  君王被俘也没人在意,百姓依旧过着自己的生活。那段沾染着血腥的历史逐渐的被人们遗忘。

  被寒暄带回霁雪国的柒阳并没有被关在阴暗的牢房,而是被关在重重宫闱之中。

  多么讽刺,原来的柒阳因皇帝的身份被皇宫束缚,现在他沦为亡国之君依旧被锁在深宫中。

  成王败寇这样简单的道理柒阳懂得,一切都是他的错,怪不得别人。

  在仍旧被称为桓元宫的宫殿中,柒阳试着运了一下自己的内力,不出所料丹田是空荡荡的一片。他摸了摸后颈,有根长针封住了他的穴道,让他无法再运用武功。

  柒阳走到门口,远远的便看到宫殿的门口站着众多侍卫,游廊上几名全副武装的男子来来回回的巡逻。这里俨然成为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

  柒阳沉默着回到内殿,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就逃不出去。

  不过,他还有另外一条路。柒阳直接将青花瓷瓶打碎,尖锐的瓷片散落一地,柒阳毫不犹豫的就拿起碎瓷片就往自己的脖子上割。

  才刚刚割开了一个口子,柒阳就听到了寒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寒暄大步上前,夺去了柒阳手上的碎瓷片。

  “你就这么想死?”寒暄微微眯起眼眸,那双漆黑的眸中透露出丝丝的危险。

  柒阳一脸冷漠的看着寒暄,“没错,我就是这么想死。”

  看着柒阳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寒暄心中越来越烦躁。

  “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我说过的吧,我还没有玩够你呢。”寒暄冷笑着,像是真的对柒阳没有任何的情意。

  “寒暄,是我看错你了。”柒阳站起身,只给寒暄一个背影。

  寒暄看着柒阳的背影,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收拾掉地上的碎瓷片。

  再之后,两人之间就没有了对话。

  第二天整座宫殿就被寒暄命人重新布置了一边,所有墙壁都被厚实的锦缎加棉包裹住,而地面上是厚实无比的毛毯。就算柒阳想要砸碎花瓶或者撞墙都做不到,为了防止柒阳逃跑,寒暄甚至用锁链将柒阳固定在内殿之中。

  柒阳感觉自己很无力,周围的一切都变了,他亦失去了一切。

  当初明明都不是这样的,然而一切都变了。回忆变成了泡沫,承诺变成了虚假。

  果然陷得更深的那个人会更痛苦,但是,凭什么痛苦的那个人是他呢?

  如果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曾相识,那么他是不是也就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然而,时间无法倒流。

  作者有话要说:

  再一次修改,记不清是第几次修改了,发现自己好多错别字……

  第2章第零二话:当初

  柒阳独自一人待在寝殿里,其实大部分时间这座宫殿也不过只有他一个人。只有寒暄得了空才会来看他,现在的他除了寒暄之外就再也接触不到他人了。

  柒阳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彩蝶绕着繁花飞舞,他发觉曾经的自己从来都没有好好的享受过,只知道埋头于公务。现在他想要享受都做不到了,柒阳兀自低笑两声,带着些自嘲的意味。

  柒阳站起身来,裸.露在外的白皙脚踝上套着一个精致的枷锁。随便抬脚都会传来金属互相敲击的声音。

  柒阳有着一副极好的皮囊,虽比之寒暄有几分不如,但亦足以吸引大部分人的视线。

  此时的柒阳青丝披散,素衣雪白,脚上未着一丝,穿成最能讨好寒暄的模样。

  柒阳想走出内殿出去看看,然而脚上的锁链将他的活动范围死死的固定在了内殿中,他连一步都无法往外迈出。

  柒阳心中恼怒,锁链因为他的动作绷得笔直。雪白精致的脚踝被金属勒出了红痕,越发的衬得那脚美若玉雕,白皙通透。

  还记得寒暄曾经痴迷的吻着自己的脚背,然而低笑着在他耳畔说这些令人无地自容的情话。

  那种酥麻的感觉从脚尖传至全身,让他的身体战栗,然而又没办法抗拒。

  那声“敞开你的身体”似乎还带着粘稠灼热的吐息喷洒在自己的耳边。

  柒阳抱膝坐在地上,他看着自己的脚,心中升起疯狂的想法。玩物存在的意义便是取悦他的主人,如果玩物的外表丑陋不堪,那么他的主人恐怕也会就此抛弃吧。

  柒阳明白,如果他连最后一样可以吸引寒暄的东西都没了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被寒暄厌弃,然后悲惨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然而柒阳就是止不住心中的那股暴虐的情绪,就这样雌伏在寒暄的身下他不甘心!

  看着这双足,柒阳眼中的恼意更深。寒暄曾不知多少次口口了这双脚,柒阳坐在地上,狠狠地用双手去抓挠自己的脚。

  不一会白玉般的脚背上便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红痕,因为怕柒阳伤害自己,所以寒暄不仅将柒阳的武功封印,还亲自将柒阳的指甲剪得干净。

  如同着了魔般的柒阳像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他用着光秃秃的手指不断地抓着自己的脚。

  等柒阳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指缝中已经沾满了鲜血,脚背上也是血肉模糊。

  柒阳长吁了一口气,脸上是苦涩的笑容。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急躁起来,柒阳起身回到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脚。

  上天让他沦落到如此境地,是为了惩罚他当初错误的选择吗?

  ======

  每日午时过后寒暄都会来这里看柒阳,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寒暄的习惯。

  寒暄站在床边,看着靠坐在床上的柒阳,柒阳的视线落在虚空,根本就不愿去看寒暄。

  寒暄主动打破了沉默,他坐在床边,对柒阳说:“若是烦闷了可以和我说。”

  柒阳冷笑着瞥了一眼寒暄,“要是我想离开呢?”

  “不行。”寒暄答道。

  “呵,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然后柒阳便没有了要搭理寒暄的意思。

  寒暄看着柒阳那盖在腿上的薄被,问道:“八月天气燥热,盖着被子不热吗?”

  柒阳垂下眼睫,开口道:“我有些冷了。”

  “别骗我。”寒暄的眼眸微闪,不知是发现了什么。

  “没。”柒阳故意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然而柒阳越是这样寒暄就越是能够察觉到柒阳的异样,两人相识九年,寒暄十分的了解柒阳的性子。寒暄一把掀开了被子,看到了柒阳脚背上血迹斑斑的伤痕。

  “这是怎么了?”寒暄伸手想去握柒阳的脚踝。

  柒阳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寒暄的手,可没了内力的柒阳于寒暄而言不过是只失去了利爪的野兽。寒暄轻而易举的就握住了柒阳的脚踝。

  对于男子来说略显纤细的脚踝上烙着锁环留下的红痕,柒阳脸上羞恼,似乎很是排斥寒暄的举动。

  “没什么。”柒阳撇开眼眸,他现在只觉得自己无用到了极点。逃不掉也避不开,只能被寒暄掌控人生。

  柒阳本以为自己会迎来寒暄厌恶的眼神,但他却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腕上一轻。

  银色的枷锁被解下,柒阳满眼不可思议的看向寒暄。

  “你就不怕我逃?”柒阳问道。

  寒暄扔下手中的锁链,抬眸看着柒阳的脸,“你以为我在这你也逃得了?”

  柒阳沉默,的确。当初他还拥有着一身的内力都没办法从寒暄的手中逃脱,更不要说现在的他了。

  随后寒暄唤来了御医,而柒阳脚上的伤被涂上紫云膏。

  柒阳还记得紫云膏的出产并不多,一年也就那么两三罐,但效果极好,然而寒暄就这样在自己的脚上用了把半罐。

《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 by 迟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炮灰反派求生系统[快穿] by 迟眸》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