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一个人 by 二目

【杀一个人 by 二目】小说在线阅读

杀一个人 by 二目

杀一个人

(作者一句话: 洗澡洗出来的产物, 用以证明偶本性是纯洁的.)

1: 孺子歌
北呼在河边磨着随身的短刀. 刀是祖辈传下来的, 大抵也上人的三、四十岁. 可刀还是好的, 平滑, 锋利, 去扒开野猪的皮, 去剜开大虫(老虎)的肉, 甚至去割破人的喉咙, 也还是卓卓有余.
溪水流过刀背, 洗去了那血污和腥味. 北呼把它阁放到掌上摊开的白布, 一, 又细心的抚擦着. 直到刀身变得暖暖, 他才珍而重之地收到腰间的皮囊里. 水声冲冲, 他从溪边站立起来, 看到天边的红霞, 不禁又叹一口气.
也就是三、四十年前, 像他这样一个人, 都会被族人尊奉, 称为勇者、力士的. 自然在族里的地位也高, 住的是上好皮毛铺成的房子, 吃的都是头胎牛羊. 可是, 自从那群锦衣服的人出现以后, 世界变得古怪了. 女人不再到林间摘果子、捡树枝, 而是留在房子中摇着古怪的轮子, 去纺那怪异的布; 男人也不再磨刀, 转而去管那些铲子、 犁子的事务, 对于山间出现的野兽亦不再关心. 一切都古怪透了, 就是下雨族里人亦欢天喜地, 那可是妨害狩猎的天气啊! 假如要喝的水, 溪里河里不就有了? 以往一向如此.
古怪极了, 古怪极了. 他歪着晒得黑黝的脸孔, 怎样也想不明白. 这时彼岸突然出现一只小黑点. 北呼的目光发亮, 终于舒展浓眉, 手把上刀身又蠢蠢欲动. 那大脚丫溅过溪上的泥水, 瞿瞿踏过浅水到了对岸. 北呼的刀半抽出皮革制的刀囊, 半伏身子, 那眸子有神的盯着远处, 如同为他狩捕的猛兽般, 瞳孔在发现目标的瞬间泛起了异样的光芒.
北呼的身子伏得极低, 然而那双矫健的脚却能在下一瞬间使他跳得比任何人都要高. 长草遮掩着北呼那强硕的身影, 气息在风中被压得几不可闻. 都已有些日子了, 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个机会, 想必亦不能放弃. 北呼抽出了腰间的刀, 对了准头, 随时都有扑杀目标物的把握. 可他还是按耐着没动.
耳朵专注的听着那蹄声渐近, 北呼大气也不敢喘, 默默地用黑瞳子盯着, 锦色的衣摆泻下马背, 当当敲着马身的长剑由红绳抽着, 饶是悠然自得. 他伏在半路上, 等待着那将印上黄泥土的蹄印, 等待着那四支棕色的腿接近. 那是北呼第一次准备去杀一个人.
在这种偏远的地方, 要寻一个不相干的人来杀, 实在殊不容易. 要是在以往, 还可以找个水边人又或是邻族不顺眼的来杀, 可现在讲和平了, 同在一块地上的都是兄弟, 兄弟杀兄弟就是不义, 不义又是勇者不屑干的. 然而要当一个为人认同的勇士, 那么不提一个人头回族里去到底是说不通的, 毕竟那也是数代沿袭来的传统和礼仪. 现在族里的女子正眼也不朝他看, 就是因为北呼没有经过这个仪式洗炼为一个真正的勇者, 而不是他不会庄稼.
现在要提人头的话, 就只有向那些旅人下手了. 北呼心里虽然过意不去, 也明白对方也许是无辜的善人, 然而想到那些女子的目光, 他就狠下了心, 准备在下一刻就给扑出去.
一步, 两步, 三步......北呼算准了时机, 一下就跃到那马背上! 那马上人想必没有料到会如此, 就是知道那草间有人, 也不会料到他能跃得那么高, 于是心下一惊, 牵动了马儿, 蹄一高, 马一嘶, 扑通就连着北呼掉落到地上.
在黄土上翻几个跟斗, 北呼一脸凶狠地翻身扑到那人身上, 一手抵住他的颈项, 一手举刀要剐! 然想不到那锦衫儿的功夫也不弱, 突然抬腿往北呼腰间用力一踏, 寻了个空儿双手就抽向他衣领往后一摔, 竟真能把那块头如牛的北呼翻到另一头去.
那北呼又怎能让猎物跑了, 把半插到黄土上的刀抽起, 他急步又往那人刺去. 这时锦衫儿身子尚未站直, 长剑也未能及时出鞘, 只能勉强用来抵着北呼的短刀. 北呼的蛮力不弱, 锦衫儿的架式也不差, 刀抵着剑, 一时也分不出胜负来. 这下反是北呼急了, 想不到这外地人藏在锦衣下的身手竟与他不相上下, 甚至有大过之势, 而且那人臂力也强, 毫不输于北呼那粗壮手瓜的出力.
他气呼呼的, 锦衫儿也喘着粗气. 彼此都知道遇着了对手, 于是那抵着的刀剑也不敢动, 就怕一有偏差就会输了. 北呼先是担心这人力太强不好杀, 心里正是发愁, 可胸怀间的激荡又似是遇上了凶猛的豹子般, 为将要击倒牠的胜利而震荡. 想着, 那刀压下的力越猛, 就似是只不顾一切冲上来的蛮牛!
那锦衫儿知道北呼下了死心, 于是也不敢松懈, 步子退出一弯月, 不防就空出一个档儿诱北呼犯去. 北呼正是杀红了眼, 也没有在意, 本能就往那处一劈, 不料却让锦衫儿趁机松开了剑鞘, 而自已却只割下个长长的袖子. 上当了! 北呼心下一惊, 连忙转身对敌. 可想不到对方的步履却是极轻巧的, 一下子就弯到他身后, 也不用剑去刺他, 双手交差一迭就把北呼粗厚的颈项困在两手狭窄的夹缝中间, 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北呼见大势已去, 也不由得松了刀任人宰割. 脑子迷迷糊糊, 只听得那锦衫儿说话, 原来那声音也不似别的锦衫儿般尖, 反而是一劲的平稳有力. 哼! 被骗了, 这个人根本不是锦衫儿他们一流的, 一定是别族的勇士易服而行了......唉, 倒霉.北呼心里满满是失望, 可也带有欣慰, 死在勇士的手里, 也算得上是一种光荣. 北呼想着, 脑子却缓缓的沉下去, 眼前只剩下一层昏黄.
「沧浪之水── 清── 可以濯──吾缨──」
后来, 北呼被一个古怪的歌声唤醒.
他从溪边的石头坐了起来, 那盖在额上的布儿一扇, 掉落到大腿之上, 可北呼也没有去接, 痴痴迷迷的就听着那个歌声在唱. 「沧──浪之水浊──── 可以濯吾足──」
那是北呼不能理解的语言和声音, 但他还是呆呆的听着, 彷佛脑子在方才的混战中被打坏, 再也不济事了. 在斜阳间有一人影踏着溪水, 垂着缺了一角的的衣袖, 自顾自的玩着踏着, 歌声却一直随着那嘴巴灿放开来. 北呼摸摸那张束着大胡子的脸, 膀子还在, 怎么就看到了这么怪异的东西? 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或是死了, 否则怎会如此. 那从没听过的歌绕在耳间不去, 似乎天地间的声音, 就只剩下那个歌声能听.
「沧浪──......啊, 你醒了.」那歌声在将要达至永恒的瞬间歇然而止, 北呼惊异地听着那地道的土话, 心里的猜测也明确了几分, 那当不是个外地来的人! 想了想, 他还是戒备地后退了几步, 手亦忙向腰间探去.
刀还还在! 他舒了心, 又粗声向那人喝去:「你是谁, 怎么会说我们的话?」
那人不在乎的笑了笑, 转身就去拾检那阁在沙石上的剑, 在那动作间他背向北呼, 破绽百出. 他用衣袖擦擦刀杆, 又缓缓的道:「那你呢? 你是什么人, 又为何要杀我呢?」
「我......」北呼不防他有此一问, 不禁贫了嘴, 不知要怎样回答.

【杀一个人 by 二目】(本页完)

--免责声明-- 《杀一个人 by 二目》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杀一个人 by 二目》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杀一个人 by 二目》版权归原作者,《杀一个人 by 二目》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杀一个人 by 二目》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杀一个人 by 二目》这篇小说di38622-1。

《杀一个人 by 二目》上一篇

浊世佳公子 by 褐酒[上]

《杀一个人 by 二目》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杀一个人 by 二目》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622-1'></small><noframes id='di38622-1'>

  • <tfoot id='di38622-1'></tfoot>

          <legend id='di38622-1'><style id='di38622-1'><dir id='di38622-1'><q id='di38622-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622-1'><tr id='di38622-1'><dt id='di38622-1'><q id='di38622-1'><span id='di38622-1'><th id='di38622-1'></th></span></q></dt></tr></i><div id='di38622-1'><tfoot id='di38622-1'></tfoot><dl id='di38622-1'><fieldset id='di38622-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622-1'></bdo><ul id='di38622-1'></ul>

                •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