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

【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小说在线阅读

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

「我回来了。」

放学回家,我一进大厅就看到一团雪色毛绒绒的物体蜷在沙发上看新闻,平常在这个时间应该也会在客厅的哥哥反而不见踪影。

我叫詹语安,今年高二。我家有点特殊,家庭成员是由一只狐狸精和两个人类组成。

「你回来了,晚餐在厨房,那家伙今晚不会回来。」鎏说。

「哥去哪?」

「那家伙去联谊。」

这两个八成又吵架了......

鎏只有在心情不好时才会这么称呼我哥,不然都是直接叫哥哥的全名。

「喔。」我还是乖乖跑到餐厅吃饭去,别招惹他较好。

鎏是在清朝中期跟着我的一个举人祖先来到台湾的,因不明原因被封印在我家乡下老宅,半年前封印被哥哥意外解开,从此就跟着颐橇恕?/P>

这世上有许多以目前的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哥哥从小就看的见遇的到,我虽然没有哥哥那种能力,不过周遭诡异的事件发生频率太高,早已练就一身见怪不怪的功力了,因此对于与传说中的狐狸精处在同一屋檐下并不觉得害怕--我比较有兴趣的是鎏幻化成人型的样子。

鎏的毛色是银白的,尾巴展成扇形时有八条,照理说变成人类的样子对他应该很简单,可惜到目前为止我都没看过。

「等等,安安你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鎏跳下沙发,警戒地盯着我的书包。

「嗯?」

翻了翻书包,「今早一个女生塞给我一只兔子布偶。」

「安安也到了被女孩子告白的年纪了啊。」那分明是戏谑的神情。

蹲下,将一只巴掌大小的兔子布偶放在地上,「你是说这个吗?这种布偶好像就是近日班上女孩子常常讨论的那种。」

他嗅了嗅,神情诡异。「来路不明的东西别乱拿。」


截至昨晚被害者已增至十二名,惨遭杀害的无一例外都是男子......凶手究竟是谁?为何要以如此残忍的手段下手?全案......


「晚餐时间别看这么恶心的新闻,」鎏的眼光让我发毛,我假装不在意地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鎏?」

「我出门一趟。」他将那只布偶叼走,身影很快地消失。


2LDK的公寓只剩我在,徒留一室安静到沉重的气氛。

※※※※※

,越下越大。

我站在路中央不知所措。

漫长的道路唯一的光照来自两旁高高挂着的红灯笼,微弱的烛光在风雨中闪烁不定......


半夜,我被争吵声吵醒。

「虽然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既然目前寄住我家死狐狸你别再给我惹祸了,再扯进那件案子别怪我不留情面。」

「詹语平你凭什么认定那件案子和我有关!」

「就凭你浑身的尸臭味也知道你是去做了什么。」

推开房间的门,客厅的灯还亮着,一人一狐对峙。「哥?鎏?」

「总之你好自为之,别害到我弟--」

看见我出来,丢下这句话哥哥回房,关门落锁。

我走过去,抱起鎏,那双金色的眼睛仍是不服气地瞪着老哥房间门板。

「怎么了?」顺顺他背部的毛,他状似舒服地往我怀里缩了缩。

「明明道术都是我教的,半调子一个还敢跟师父大吼大叫的。」继续咕哝,「居然连房门都锁了。」

一年前那场席卷老家整个村庄的僵尸事件要不是有鎏在,我们也不会生还。

就是从那之后,以学习道术为交换条件哥哥让鎏住下。

鎏从我怀中溜下,轻巧地跳上床去,「我困了,今晚我睡你那边。」

以鎏的能力区区一扇门应该难不倒他吧?他不是习惯跟哥哥睡一起的?

「喔。」鎏那副你敢拒绝就试试的表情,就算我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也不敢说,何况......「我今早又收到一个娃娃了,那种娃娃还真流行啊。」

看鎏这么在意,或许真有什么也说不定。

「安安,身体不舒服或有发生任何不寻常的事一定要记得通知我。」

让了一个床位给他,在我快入睡前他突然发话。

其实鎏的心地不坏......


两排红灯笼在风雨中飘零,道路沿着灯笼无止尽延伸,走了好久,我依旧看不到路的尽头。

※※※※※

雨淋的我又湿又冷。

四周静悄悄,回头望去,来时路的灯笼全熄了,道路被黑暗吞噬。

,回不去了......

这样的认知让我害怕。


又来了!

我从梦中惊醒,拧着被角,全身汗湿。

每一天每一天,只要一入睡,梦境就会开始延续。

而这几天哥哥晚上又兼差去了,不到天亮决不可能回来,偏偏......某只信誓旦旦说出问题时会帮我的狐狸也跑的不见踪影。

望着旁边特地为鎏空出的位置,我叹气,没一个可靠的。

下床喝水。

拿了杯冰水到客厅转开电视。


被害者已达到二十一名......全身剥皮......凶手下手对象锁定为年轻男子,大高雄地区已经陷入空前恐慌,警方......


差点被水噎到。

深夜新闻,形式化的报导又是同一件事。

看来没什么好看的,关掉关掉。

放好遥控器,我的眼角不经意瞄到客厅角落一堆布偶。

我走过去。

好像是鎏捡回来的--

就是最近很流行的兔子布偶,不过找不出完整的一对,只有穿着男性服饰的兔子,衣服还脏脏的。

抓了一只凑到眼前,淡淡的血味顿时侵入鼻尖,原来衣服上沾到的暗褐色液体是血,不会又是鸡血、黑狗血什么的吧?以鎏目前的职业确实会搞出这种东西来。

不管是哪样都使我觉得不舒服,丢下它回房间。

经过房间内的大穿衣镜,我看到镜子左下方出现红色衣角,但当我注意看......没有。

「八成是眼花了自己吓自己。」自言自语。


雨打的滴答响,路面泥泞不堪。

突然出现一个女子撑着油纸伞,走在我前方。

她穿着红色凤仙装,一袭如缎的黑发垂至腰间。

我听的到自己疲乏的脚步声,可她缠着小脚,不但走的比我快而且静悄悄的如同滑行般前进。

※※※※※

那女子没有消失。

她引导我前进,每当我脚步慢了,她会停下来等我,但始终与我保持一段距离。

有一个人陪着我,不安的感觉渐渐消失,我开始好奇路的尽头会是哪里。

不知道自己走了几天几夜,灯笼一个个熄灭了,雨也停了。

慢慢的路旁出现一大片色泽艳丽的花朵......

女子又停下来了,她收起油纸伞,转身。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目秀澄波,眉凝远黛,一个典型的中国美女。

女子冲着我笑,向我伸手......


一股力量将我拉离开--


我莫名奇妙惊醒。

这里是哪里?分明不是我家。

【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本页完)

--免责声明-- 《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版权归原作者,《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这篇小说di38634-1。

《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上一篇

将军冢 by 小黑仔

《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异谈之灯笼 by 弋綢》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634-1'></small><noframes id='di38634-1'>

  • <tfoot id='di38634-1'></tfoot>

          <legend id='di38634-1'><style id='di38634-1'><dir id='di38634-1'><q id='di38634-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634-1'><tr id='di38634-1'><dt id='di38634-1'><q id='di38634-1'><span id='di38634-1'><th id='di38634-1'></th></span></q></dt></tr></i><div id='di38634-1'><tfoot id='di38634-1'></tfoot><dl id='di38634-1'><fieldset id='di38634-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634-1'></bdo><ul id='di38634-1'></ul>

                •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