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 by 牛:(

【蓦然回首 by 牛:(】小说在线阅读

蓦然回首 by 牛:(

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1

廖茗远支著手靠在书桌上打盹,缪中庭捏了纸团,往他身上一丢,廖茗远身子一震,灵敏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是缪中庭的时候,露出了就知道是你的笑容。
用唇语传递口讯:什麽事?
缪中庭指了指夫子坐的位置,再指了指外面,夫子大概在廖茗远睡著的时候出去了,看了看四周打盹的打盹,闲聊的闲聊。
廖茗远朝离他一个座位的缪中庭使了眼色,两人一前一後溜出了赙仪书院。
一出了书院,两人像鸟儿出了笼子,真是天高地阔,浑身舒爽起来。
缪中庭看准了走在他前面的廖茗远,在路过河边滑坡的青草地的时候,忽然将他推了下去,廖茗远也是眼急手快之人,两人互相这麽一拉扯,一起抱著滚了下去,两人嬉闹著搂作一团。
缪中庭趁机猛地亲了一下廖茗远有些泛红的脸,廖茗远也不甘示弱,摁住缪中庭的脖子就是一吸,之後拉开一段距离,满意地看著自己留下的杰作,那红色的小点点很明显在出现在缪中庭略显白皙的脖子上。
缪中庭叫了一声,急急推开廖茗远,看著廖茗远得意的笑容,心想,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本想偷袭一下廖茗远,却被他反击并留下了这麽一个罪证,若被人发现了可就不好了。
廖茗远却没发现缪中庭的心思,沈浸在自己小小的胜利喜悦里,他对缪中庭的心意非常地单纯,这是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虽然是不可言说的情感,但是年少的他本来就没有什麽心理负担,反而多了一些偷窃般的小小乐趣。
折了跟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廖茗远躺到缪中庭的身边,天空很蓝,河水很清,心情如同明镜,一尘不染。
"茗远,以後可不准这样了,"缪中庭还在为那小红点介怀,"被爹看见就完蛋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怎麽这麽婆婆***。"廖茗远晃悠著腿,享受著悠闲的时光,语气轻松。
缪中庭白了一眼廖茗远:"你知道什麽,我爹可是对我管教很严的,他这几年一直为了我进去官场铺路,所谓父爱之心拳拳,我可不能让他失望。"
廖茗远眼神暗了暗,同为17岁,缪中庭与自己的思想却差了很大一截,他还停留在年少万里无云的时光里,缪中庭却心机成熟始考虑以後的仕途了。
赙仪书院里聚集的全是官宦子弟,廖茗远和缪中庭亦是其中之一。
比起那些迂腐的官员,这些官宦都算是思想开明之人,肯将自己的子弟送到这些颇有学识的文人自己所设的书院内。
而书院的文人也与这些官宦走的很近,他们的思想和言论多多少少都通过他们传达到皇宫大院内,可谓相辅相成。
廖茗远的父亲廖谦仁是军机处的僚属之一,这些在别人口中为统称为小军机的官员,却都是以後军机大臣的候补,所以他们属於很有潜力的一批朝中官员。
缪中庭的父亲缪季毓则是刑部尚书之下的司官之一,与廖茗远的父亲也算是颇有交情,但是擢升的机会却没有廖茗远的父亲来的大。
"昨天爹带我去拜访了内务府的总管大臣徐大人。"缪中庭踢了踢廖茗远翘起的二郎腿。
"啊?干吗去见他?他只不过是个皇宫里管杂务的人罢了。"廖茗远往缪中庭身上蹭了蹭,缪中庭抢了他牙齿间的狗尾巴草自己嚼起来。
"小孩童,这个你就不懂了吧,且听我给你细细分析来。"
廖茗远也不要那狗尾巴草了,被缪中庭这麽一戏弄,那少年的血就沸腾起来,摁住缪中庭的身子,咬了他的嘴巴尝起来。
缪中庭是什麽人,哪能够让廖茗远占了便宜去,反扑过来就是一啃,正待廖茗远嗷嗷叫喊的时候,对著他上下齐手,摸了个干净。
廖茗远开始还拳打脚踢地反抗,渐渐就消减了,反抱住缪中庭的嘴亲地忘我。
两人好久才气喘吁吁地分来贴在一起的身子。
"下次我爹不在的时候,你到我家来吧。"
缪中庭大胆地提议道,目前为止,他和廖茗远的关系还停留在搂搂抱抱的阶段,最近缪中庭偷偷找来一堆风花雪月的东西看了之後,就把那些书啊画啊的借给廖茗远看,想让他也见识见识成人的世界。
原本就处於情窦初开,加上心中怀了对彼此的情意,两人便都渐渐地心神荡漾起来,想著若是像那书中画上的人一样,该是怎样一种情境?
"这样好吗?"这次倒轮到廖茗远担心起来,"你府里的家丁,若嚼起舌根来,传到你爹耳里,他会轻易放过你吗?"
缪季毓对儿子管教严格,是出了名的,廖茗远一心想著缪中庭的事。
缪中庭吐了吐舌头,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被廖茗远这麽一说,缪中庭也踌躇起来:"那怎麽办?"
"还是去我家吧,我家的仆人口风比较紧,就是看见了什麽也不会随便传到我爹耳朵里去,不然我让他们吃不了兜著走。"廖茗远只凭著自己平时在家中的地位去推断,孩子气的话语中带了一丝富贵人家的霸道来。
缪中庭当即道:"好,那就一言为定了,什麽时候你爹不在我们就溜去你家。"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毕竟还没有经历过情事,两人相对著红了红脸,又笑著抱做一团,胡闹起来。

2

廖茗远提著被河水浸湿的鞋子,进了廖府,寻问了管门的仆人,说是老爷已经回府。
经过前厅的时候,廖茗远特意放轻了步伐,蹑手蹑脚地打算穿越出去。
谁知廖谦仁早已等在那里,看见自己的儿子这副样子,皱了眉头,故意咳嗽了一声。
廖茗远心想,这下可完了,但是又不愿意露出慌张的神色,就站在原地穿好了鞋子,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裳,硬著头皮走了进去。

"今天夫子教了什麽?"
"夫子今天去会朋友了。"
"是吗?那你可以在书院里温习功课啊,怎麽又跑到哪里耍闹去了?"
廖茗远把头顺地低低的,却看见了廖谦仁的旁边有另外一双脚,那是一双粗大的,还沾著泥水的脚。
廖茗远好奇地抬了头,一双闪亮的眸子对上面前比他高比一个个头的男孩子,看不出年纪,但是比他要高壮出许多,一看就是穷人家出身的孩子,但是却没有那种卑微的气息。
男孩子此时也直直地看著廖茗远,廖茗远被这种粗鲁直率的眼光看著浑身不自在,就朝他瞪了一眼,谁知他却朝廖茗远裂了嘴巴,露出一口齐齐的白牙来。
"怎麽这麽没规没矩的!快叫少爷。"站在一旁的管家王福拍了拍他的脑袋,又躬著身子对廖谦仁赔笑著,"山里的孩子没见过世面,不过这孩子倒是挺机灵的,什麽事情一教就会。"

【蓦然回首 by 牛:(】(本页完)

--免责声明-- 《蓦然回首 by 牛:(》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蓦然回首 by 牛:(》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蓦然回首 by 牛:(》版权归原作者,《蓦然回首 by 牛:(》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蓦然回首 by 牛:(》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蓦然回首 by 牛:(》这篇小说di38713-1。

《蓦然回首 by 牛:(》上一篇

刀锋 by 四五[上]

《蓦然回首 by 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蓦然回首 by 牛:(》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713-1'></small><noframes id='di38713-1'>

  • <tfoot id='di38713-1'></tfoot>

          <legend id='di38713-1'><style id='di38713-1'><dir id='di38713-1'><q id='di38713-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713-1'><tr id='di38713-1'><dt id='di38713-1'><q id='di38713-1'><span id='di38713-1'><th id='di38713-1'></th></span></q></dt></tr></i><div id='di38713-1'><tfoot id='di38713-1'></tfoot><dl id='di38713-1'><fieldset id='di38713-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713-1'></bdo><ul id='di38713-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