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

【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小说在线阅读

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

短歌微吟不能长

陌上桑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在那风光正乱的金陵城外,缓缓驶着一辆颇为精致的马车。四面垂着藕合色帘子,看不见车内是何等样人物,但看那驾车的锦衣美丽少年,内中多半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路旁行人见惯仆役驾车,不免对这少年多有侧目,他只作不见,容色一直甚是温和。
到得城门下,那马车慢慢停住,少年回身向车内轻声问道:"馆主,金陵到了。我们即刻进城,还是去那......"言语神色甚是恭谨。帘内沉默半晌,一个低沉悦耳的男音淡淡的道:"金陵多才俊。未必没有好大夫。况且既已到了这六朝古都,怎能不好好游览。进城去吧。"少年答应一声,驱车进城,头不禁轻轻摇了两摇。
城中果然是户列罗绮,风物繁华,他却无心多看。

那"馆主"正是清商馆主人洛江城,那少年是他馆中乐师洛歆,平日唤作歆月。
洛江城半年来夜间常常微咳,虽无大碍,但抚琴吹笛,总是不便。他是爱乐近痴之人,如何忍得下去,带了三名乐师外出求医,一者路上解闷,二来处理食宿等琐事,顺便打听所到之处可有名医。一路上大夫没看几个,山水名胜倒是游览了不少,求医之事仿佛竟是附带一般。洛歆心中担忧,说了几次不肯听,也不敢再多言。

在城中行得片刻,一名红衣少女突地跃上洛歆身旁的座位。洛歆也不吃惊,对她一笑,问道:"韵儿,城中可有好大夫?"那少女也是馆中乐师,名唤洛韵。扮个鬼脸答道:"多得很哪,三天也看不完。倒不如先去各处玩玩,什么莫愁湖啦,凤凰台啦......"洛歆不等她说完,眉头已是皱了起来:"韵儿......"
洛江城在帘内说道:"韵儿此言正合我意。大夫顺路看看就好。天色不早,先到客栈歇歇,晚间出去......"话未说完,洛韵已是一声欢呼:"还是馆主最好!"一边冲洛歆得意之极地笑,一边道:"我和小光在安顺客栈包了一个院子。"她所说的"小光"便是洛韶,韶光。洛歆只是无奈。

一时到了客栈,洛江城这时方才下车来。他容貌清极,竟似看不出年纪。眼中面上神色冷淡。
三人进去,洛韶早已在院门等候,见了洛江城,活活泼泼地叫了一声"馆主",便去叫厨房送晚饭上来。
三个少年赶了一天路,这时也饿了。偏洛韵塞了一嘴食物也不肯让舌头闲着,含含糊糊地道:"馆主,我们什么时候到翡翠山庄去?"洛江城还未及答言,洛歆脸上微微变色:"翡翠山庄?白氏医术虽神,恐怕还是不去的好......"洛江城道:"不去的好?翡翠山庄与我清商馆素无来往,难道会对我有不利之心。还是你们几个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出来?"
他语气一直是淡淡的,三人听了,包括洛韵均是心中一凛,竟不敢答话。

清商馆虽是乐馆,却也不仅仅是乐馆。馆中之人除精擅音律,武功也是顶尖,谁若得罪了他们,这辈子不用再想有安生日子过。提起这清商馆,倒也是江湖上不大不小一个恐怖。说不小,是因为若惹了他们的麻烦上身,一生便摆不脱;说不大,是因为这馆中有严令:若非为了自保,不许显示武功,违者散功断手。只要不在太岁头上动土,倒也平安无事。

三人正是年少,血气方刚,尤其洛韶洛韵,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事也不知做了多少,只是不敢露了清商馆名号。洛江城心知肚明,他自己便是率性之人,一笑便罢,也不深究。当下微微笑道:"快些吃,吃完四处逛逛去。"
三人方才透了一口气。
四人出门时,天已黑了。城中处处灯火辉煌,笙歌不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洛江城素来爱静,居处也甚是幽雅,身边少年从未见过这等热闹景象,洛韶洛韵在人群中钻了几钻,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剩洛歆还在身边陪着。洛江城一边拣人少处行走,一边问道:"月儿,你为什么说翡翠山庄不去的好?可是得罪了他庄中人物?"洛歆摇头:"没有。我只是瞎担心罢了。翡翠山庄暗里似乎对我们颇为敌视。白老先生又寄住他庄上......"
洛江城略一凝神思索,道:"不必多虑,白秋人岂是这等人物。"

他此行对求医之事不甚在意,大半原因便是打算直接来拜访这躲避仇家寄居翡翠山庄的神医白秋人。
※※※※z※※y※※b※※g※※※※
一路上片曲残音时时入耳,洛歆偷眼去看主人神色,果然很是不耐。
不一会儿,洛江城带他拐入一座楼中。洛歆抬头去看,入眼竟是"醉花楼"三个大字。他长到这么大,从不曾和女子有过什么亲密举动,此时进了这等地方,羞得耳根子都红了。
几名姑娘上来招呼他们,洛江城却只是给了其中一人一锭银子,吩咐找一间清静房间,再抱一具瑟来。那女子甚是惊讶,但既有银子赚,又何乐不为,当下便办得妥妥帖贴。洛歆方知他不过是寻个清静地儿,舒了口气。但看那些女子投向他的怪异眼光,又不由得发窘。

洛江城斜倚在榻上,半闭着眼睛听洛歆鼓瑟。春水飘萍,柔风舞絮,花蝶相乱,说不尽的旖旎温柔,与适才在外边听的粗俗俚曲何止是天壤之别。
正玩味间,忽然被一阵脚步声惊了起来。那脚步声也不如何匆忙慌乱,若说有何怪异,也不过是一人扶着另一人。但以洛江城功力之深,耳力之聪,却听出那被扶之人是个身受重伤的一流好手。
那两人进了洛江城窗侧的房间,关上门来。
居然跑到这种地方养伤,倒也不笨。洛江城唇边泛起一丝冷笑,轻轻推开了窗子。
对面窗子紧紧闭着,但这青楼的镂花窗子薄窗纱遮得住什么,影影绰绰地看得见其中一人扶另一人躺在床上,给他检视伤势。
半晌,听得那未受伤之人轻轻地道:"以后别再带我一起出来了。"
那是少年男子的声音,却比最轻悄的叹息还要柔和,洞箫一般幽幽亮亮。洛江城心头竟是禁不住微微迷惘。
又听另一个清朗的声音笑道:"不带你出来,难道要我受了伤死在外面。"
那柔和声音沉默半晌,轻叹道:"难道我看不出来,若不是我不会武功拖累你,凭你又怎会受伤。"
没有回答,只听得一声痛楚的呻吟。也不知是伤口疼痛还是为了引开那人的注意力。
那柔和声音道:"你好生躺着,我去去就来。不过是追魂夺命掌,没什么大碍。"
洛江城心下暗惊,这追魂夺命掌是城隍门至阴至狠的毒掌,中者一时不得便死,定要尝尽诸般苦楚才不治而亡。那少年能有多大年纪,竟全然不放在眼里。恐怕即是白秋人也不敢如此。

【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本页完)

--免责声明-- 《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版权归原作者,《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这篇小说di38752-1。

《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上一篇

又见喜脂花 by 美景[中]

《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短歌微吟不能长 by 帕米尔的雪》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752-1'></small><noframes id='di38752-1'>

  • <tfoot id='di38752-1'></tfoot>

          <legend id='di38752-1'><style id='di38752-1'><dir id='di38752-1'><q id='di38752-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752-1'><tr id='di38752-1'><dt id='di38752-1'><q id='di38752-1'><span id='di38752-1'><th id='di38752-1'></th></span></q></dt></tr></i><div id='di38752-1'><tfoot id='di38752-1'></tfoot><dl id='di38752-1'><fieldset id='di38752-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752-1'></bdo><ul id='di38752-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