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醉不归 by 水螅

【不醉不归 by 水螅】小说在线阅读

不醉不归 by 水螅

在巴西一只蝴蝶翅膀的拍打能够在美国得克萨斯产生一个陆龙卷吗?

--《蝴蝶效应》

不醉不归--
用作酒吧的名字真是再恰当不过。
都市霓虹中,它灯火阑珊,与风雅无关,甚至无须与声色相勾连。它仅是个花钱买醉之所,钱来酒往,两不相欠。
这里是我为自己构筑的避风港。没指望靠它养老,却也没料到太平日子居然结束得这么早......
"看什么看,找死!"一声暴喝,路人纷纷低头闪避,唯恐受到波及。
华灯初上,正是夜市生意兴隆的时候,我这店却门庭冷落、死气沉沉。究其原因,无非是门前盘踞了几条恶犬,正冲过往行人狺狺而吠。店里三名伙计不再抱怨忙得昏天黑地了,脸色却没现出应有的闲适来。他们一个个站得笔直,紧贴墙根连大气都不敢喘,真正作"壁"上观也。整间店笼罩在浓浓的黑色恐怖之中。
恐怖的元凶是坐在吧台前的男人。看他全面清场的架势,似乎不尊一声"贵客"都不行。当然,以他的身份也的确需要这么大排场。
齐晖,猎鹰盟苍堂堂主,新生代领袖人物,威望直逼道上一批元老。他早年打天下的英勇事迹在本地小混混中广为流传,等传到我耳中已经同英雄传奇无异。不过现在齐老大已经着手漂白了,市里几家公司都挂牌经营正当行业,也算本地一个纳税大户。与之相应的,他的行事作风低调了不少,很多道上纷争都不见他直接出面了。我这家小店开在他的直属地盘上,保护费都交了三年,和他本人打照面却是几天前的事。
冰块与玻璃内壁碰击的声响。
拉回神思,只见齐晖杯里的酒已所剩无几,仅余下一些未融的冰块。他持杯在手,既不准备结账也不打算续杯,仅仅端详着,鉴赏一般推敲冰块的每一丝弧度,好像这样它们就能变成钻石了。
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我暗暗吸了口气,挂起营业笑容说:"晖哥,您来捧场真是给足了小弟面子!这些年承蒙照应,我正不知怎么谢您呢,可巧就把您给盼来了!呵呵,您瞧,仓促间也没啥好孝敬的,就这么几杯水酒......不如请外面的兄弟进来坐坐?人多才热闹嘛!您看成么?"
齐晖缓缓调转了视线,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瞅着我,眼神平静淡漠,仿佛压根儿没听到我字斟句酌的一席话。好一会儿,直到笑容僵在我脸上,他才慢吞吞的开了口:"方老板,你说--跟人打交道的前提是什么?"
"啊?"这个......好深奥的问题。我"嘿嘿"干笑。
他也一笑:"两个字,坦诚。"
"喔!"我立刻作崇拜状,随口就欲编顶高帽子。谁料,齐晖抢先一步,一顶大帽子已扣上我的脑袋:"方老板,你待我一点都不坦诚,为什么?"
"有、有吗?"我故作茫然、诚惶诚恐。
齐晖没有回答,他沉下脸,酒杯不轻不重地往吧台上一顿。
"方老板,你是开酒吧的,这敬酒和罚酒的滋味有何不同......应该轮不到我这个外行多嘴吧?识相的就把那批货交出来,早点完事对你我都好。"
又来了!我按住隐隐胀痛的太阳穴,无力又无奈:"晖哥,您未免太抬举我了......我方潋才几斤几两,哪里知道这么机密的事?唉,不是我存心瞒着您,这、这实在是爱莫能助嘛!"
几天下来,同样的话我说了不下十遍,可惜齐晖一遍也没听进去。这次也不例外,他冷笑一声,淡淡地吐出一句话来:"厉雷没机会用到那批货了。"
"?!"好笃定的口气!霎时我真吃了一惊,但立刻垂下眼睫,只一闪,即还他一个平静无波的假象。
厉雷,财经杂志上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他来自一个特产麻辣火锅的城市,并且将该特产在全国各大城市发扬光大。如今,他的火锅连锁店"蜀号子"已成为餐饮业一大品牌,然而我约略知道,这并不是他获取利润的主要产业。
大约一周前,厉雷因涉嫌经济案件被捕。消息刚传到我耳朵里,齐晖便找上门来。他要的是厉雷手上某批走私物资,而且不知为何一口咬定那东西在我手里。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是,我的的确确是厉雷的地下情人,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有权过问他的生意吧?
沉默让齐晖解读成了犹疑。他要过我的手机,用它拨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抛还给我,道:"方老板,并非我不通情理,硬逼你出卖主子。这件事实在是厉雷失信于前,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说着起身,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不该吊在同一棵树上等死的,不是吗?"肩头力道消失,一叠百元大钞摔上吧台--
"好好考虑吧。啊,顺带说一句,我这个人耐心有限。"说完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去。
"喂--"我含进一口气,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眼睁睁看那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门的另侧,良久,方有一声长叹。
人走了,沉闷得近乎窒息的气氛却留了下来,久久,挥之不去。
"老板......今天还开店不?"战战兢兢的,伙计们挨着墙根蹭了过来。我瞟向大门,门口那群恶犬已经跟着狗主人撤了,于是点点头:"当然要开,还得靠它混饭呢!"
话是这么说,接下来的时间却没什么客人上门。我闲在吧台里,无聊之下把杯子擦了又擦,脑子里乱哄哄的怎么也闲不下来。
总觉得......厉雷这次被捕十足蹊跷。只不过涉嫌一起工程围标,居然抓了人死活不让保释。厉雷是个精明的商人,在商海滚打摸爬二十余年,人缘不可谓不好,路子不可谓不广。况且他还有个小舅子叫做任无限的,据说是个赫赫有名的律师,年轻有为不说,长得也一表人才,前些年被某高干相中,索性招去做乘龙快婿了。这么一块硬骨头,平白无故的谁去啃他?还有那批货,也不知是什么鬼东西,竟有人一口咬定它在我手里......
"叮当!"
门上铜铃蓦地一响。抬头,只见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四十上下年纪,中等身高,微微发福。穿的戴的都是常见的款式,长相属于街上最普遍的那种。
唯一称得上特别的,大约就是他从对街那辆白色富康上下来。
那辆车本身也没啥特别,旧的脏的,和大多数私车没两样。但是这几天它老在同一地点出现,一停就是一整天。不透明的车窗正冲着我,刺人的视线从里面射出来,直勾勾的,相当令人不快。
车上的人是条子,猜得出来,只有他们才这般肆无忌惮。这条街原本就有条子,不过他们都是拿齐晖好处,替他办事的,与车上的人显然不在同一阵营。
车上这几人显然来头不小。虽说隔了一条街,他们身上散发的浓烈的敌意却没有丝毫弱化,也不知是针对我还是针对齐晖。齐晖来找我,他们看在眼里,可是从不出面干涉;他们盯着我,齐晖心里有数,但他照来不误--双方人马维持着一种奇妙的缄默。

【不醉不归 by 水螅】(本页完)

--免责声明-- 《不醉不归 by 水螅》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不醉不归 by 水螅》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不醉不归 by 水螅》版权归原作者,《不醉不归 by 水螅》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不醉不归 by 水螅》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不醉不归 by 水螅》这篇小说di38772-1。

《不醉不归 by 水螅》上一篇

魔鬼的情诗 by 烟波如昨

《不醉不归 by 水螅》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不醉不归 by 水螅》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772-1'></small><noframes id='di38772-1'>

  • <tfoot id='di38772-1'></tfoot>

          <legend id='di38772-1'><style id='di38772-1'><dir id='di38772-1'><q id='di38772-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772-1'><tr id='di38772-1'><dt id='di38772-1'><q id='di38772-1'><span id='di38772-1'><th id='di38772-1'></th></span></q></dt></tr></i><div id='di38772-1'><tfoot id='di38772-1'></tfoot><dl id='di38772-1'><fieldset id='di38772-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772-1'></bdo><ul id='di38772-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