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

【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小说在线阅读

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

七十九 重开欢宴

华罗歌扇金蕉盏,共彩仙鸾千枝宝烛。风流司马梨花宴,灯火无数百子流苏。
北海王府的梨花宴,是都城里最流光溢彩旖旎销魂之地。它的酒比玉荷院好;它的奢华比洛阳专营珍宝的珍宝轩有过之而无不及;它云集天下姿容整丽之客,因为梨花宴的主人就是美名远扬,大晋数一数二的雅秀名士,司马兰廷。
这麽一个色、香、味俱全,可赏、可看、可玩、可饮又全场免费的地方,怎麽会不受欢迎?怎麽会不成为洛都每一个士族中人都乐於流连之所?
司马王爷是风流的,梨花宴是风行的。当人人都以为梨花宴可以随时欢享时,它的主人却突然偃旗息鼓了两个月。
翘首以待的人们,在九月初六盼来了梨花宴的重新开放。
红烛摇曳,酥体温香中,北海王斜依轻靠在高堂之上,明月之辉堂堂依旧,但身边已经有了眷宠之人。如果把司马兰廷之美比作中天朗月,那他身旁的周小玉就是朗月照拂下秀丽绝伦,灼灼生光的月下之花。
这花还不是寻常之花,只能是其花甚丰,其叶甚茂,其枝甚柔,望之绰如处女的"花中神仙":海棠。
司马兰廷美,可他的身份地位,他的权势威严更凌驾在其美色之上。很多时候,人们首先想到他的身份才其次想起他的容美,更多时候人们眼中只有他的身份而不敢去想他的容美。可周小玉不一样,他没有显赫的身份,他"显赫"的地方只有容美。
传说,正是那种总带著一丝美人睡春的媚态,虽然有一丝妖娆的女气却更惹人心痒难耐的绝丽容貌,那种依依如有意、默默不得语,却又落落大方,潇洒随意的迷人风姿,让风流的北海王收了心。
传说,正因为北海王收了心才两月不开梨花宴。
都城中有纨!仕子问起,北海王曾答:"小玉在侧,何必再看凡花?"
周小玉的容貌身姿自然让人信服这样的戏言。
梨花宴的重开,是不是预示著"独宠"毕竟是长不了的呢?可一见北海王的神色,看他原先风流却冷漠的眼神里多了一丝亲切,众人又觉得自己猜错了。无论如何这宴是重开了,能重享其乐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非关自身之事,不过是助兴的由头而已。
这重开的梨花宴自然宾主尽欢。
月近中天。丝竹旖旎,歌舞轮台之际酒酣耳热,正殿之上弥漫开烟气酒气,越发放浪形骸起来。那五石散是至热至躁之物,更是助兴迷情之品,渐渐的大殿上尽是衣衫不整,坦胸露腹之辈,与会之人与侍女歌妓间的调笑嬉闹也渐变升级。
今日的司马兰廷与往日皆不相同,只像个旁观者拥著周小玉看著底下的迷乱交欢,别人也不去叨扰他,看他把手伸进怀中的身体里轻揉慢抚,明里暗里会心而笑,满是男人之间的不言自明。待差不多时司马兰廷携了小玉的手从小侧门悄悄退出。有瞧见他退场的,也只当他是回房寻乐而已。
司马兰廷却带著周小玉出来转过回廊,进了背後的小厅。
虽称小厅,也比三间寻常屋舍更广阔,地上铺著素雅的毛毡,四周案几上铺著雪白的宣纸,内里八九人或横卧或长身而立,正高谈阔论。原来王府的梨花宴本来就分饮乐宴和清谈会。
这清谈聚会是专给一些心思不重风月之人准备的,朝廷上下也有些士族子弟轻视情色风流羡慕另一种老庄风流的,又或者忧心国策心系天下治国之道,因此入世离世便是最常争论的话题。
司马兰廷进来时,里面几个正争得脸红脖子粗,见他进来也只是微微示意便罢。
司马兰廷不以为忤,进得这里倒换了副神情,他旁边的周小玉更是都收敛了媚态显出几分潇洒适意来。司马兰廷含笑听著,并不加入战局,有人问他意见只用四两拨千斤之法推托了,不一会儿竟留下周小玉自己退了出去。
往日开梨花宴他不游乐到天明是不会回大明居的,今日可说只呆了上半场就早早回屋。大明居内灯火通明,下人们点著灯轮班候著,见他回来急忙侍奉他梳洗,等一切妥当已是丑时过半。
司马兰廷至武功大成之日起,睡眠便极少。人在红尘,能安心睡个大觉对於有些人来说是件奢侈的事,好在他的内功"释天决"是纯正的道家心法,打坐的养生之效比普通人的睡眠更益。司马兰廷刚进入坐忘神游之境,突然感觉屋内多了一丝呼吸。
"手再伸过来点,我不保证它还能留在你身上。"缓缓启目的双眼映入灰狼的身形,只是那往日熟悉的沈稳冷漠却换了一副嘻笑模样。若是他人瞧见定然觉得怪异。
司马兰廷也觉得怪异,他颇有些不习惯的盯著那张熟悉的脸和脸上显露出来的相反表情。
被他盯著之人却做出一个夸张的挫败样子:"唉,确实不能扮熟人,居然还没开口就被识破。"
司马兰廷心里好笑,指指旁边的座位让他坐了,对他的挫败视而不见:"你还有什麽不满足?起码你方才混在宴里,我就没看出来。是不是灰狼我若还看不出来,我这性命可就危险了。"
这人被一语道破也不多言解释,揭了面具洗了妆扮,显出一张清俊的面容来,正是这时本应该呆在楚王身边的歧盛。他向司马兰廷笑道:"你在欢宴上只看得见怀中美玉,怎麽会上心下面有些什麽人。"他言语里参杂些微的醋意,可司马兰廷并不接话,也不知究竟是听没听出来。
歧盛看进他平静无波的眸子,按耐下心中造次不再追问,故意叹道:"难为我为了让灰狼配合,吃那麽大亏,却还是功亏一篑。"
司马兰廷回道:"扮得再像,毕竟还是两个人。起码内功不同,呼吸的深浅频率也就不同,当然我并非只依靠这个判断出来的。"
歧盛对他这指点很是感激,正儿八经的谢了,表示下次一定再向高难度挑战,不信自己的本事真的扮不了司马兰廷熟识之人。突然想起司马兰廷的弟弟来,歧盛笑道:"待我仔细研究研究你家二公子,下次扮个他来哄你。"
司马兰廷这才露出一丝莫名的亲切,也不反驳他,只道:"他太心善,不是成大事的人。眼看行动将即,我寻了个借口支使他去许昌了。"
歧盛心思像并没在这上头,听他说完也没接话,司马兰廷猜度他入城没多久,有心想让他多歇歇也不催促。两人之间一片沈默。

 

八十章 歧盛之命

月影在窗外移动,透过窗格子在歧盛身上投下斑斓的花纹,他脸上是淡下来的笑容。青衣淡笑,有一种寂寥孤寞、浮华掠尽的伤绝:"是啊,这种败家灭祖的事自然有我来做。"
司马兰廷的眼光停留在他脸上,却没有凝固,没有动容,出口的言语是清淡的:"蒲衣,你觉得不公平吗?可这是我们自己选的路。比较起来,对杨家,我弟弟有跟你一样深的仇怨,他得知後立即放下了,而你我却选择让它深入了骨髓。"

【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本页完)

--免责声明-- 《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版权归原作者,《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这篇小说di38793-1。

《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上一篇

凤箫吟 by 飞砖

《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花落春仍在 第三卷 同室操戈 六丑》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793-1'></small><noframes id='di38793-1'>

  • <tfoot id='di38793-1'></tfoot>

          <legend id='di38793-1'><style id='di38793-1'><dir id='di38793-1'><q id='di38793-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793-1'><tr id='di38793-1'><dt id='di38793-1'><q id='di38793-1'><span id='di38793-1'><th id='di38793-1'></th></span></q></dt></tr></i><div id='di38793-1'><tfoot id='di38793-1'></tfoot><dl id='di38793-1'><fieldset id='di38793-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793-1'></bdo><ul id='di38793-1'></ul>

                •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