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

【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小说在线阅读

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

  入夜时,忽然刮起了北风,一阵紧甚一阵.彰义门城楼上守夜的士兵们,此时恨不得化身乌龟,好逃开这见鬼的寒气,一个个缩在寒碜的士服中,来回走着,不时打几个哈欠.
  突然,由远而近,传来一阵马蹄声,马蹄翻飞,踏在已开始结冰的土地上,一下一下,格外分明.
  "谁?是谁?"zybg
  城楼上士兵们互相看看,每个人都在对方眼中看见小小的恐惧.国家危殆,真是草木皆兵.
  蹄声更近了,浓云迟钝地拖过笨重的身子,惨淡的月华再度显现,支离破碎,摇摇欲坠.士兵们却好歹看清楚了:一辆大车,两匹马拉着,一个人驾着,除此再没有别的.不怕,不是流贼,也不是清兵.
  马车气势十足,眼见双马快跃入护城河了,马夫用劲一拉缰绳,双马并声长嘶,不昂首,更不纵跃,说停便停,稳如泰山.城楼上士兵暗喝一个彩,心内又担忧起来.
  月色苍茫的手,抚上马夫的脸.那张脸上布满须髯,根根似铁,须髯下五官细处看不分明,却是大起大落,盘踞一地,固守着自己的故事,双眼陷在深深的眼窝中,目光却如芒刺,脱离隐伏的双目,射向方丈之外,黑夜之中,更如出鞘利剑的光芒,令人不敢逼视.
  一个士兵乍看到这半座塔似的阴沉人物,又触到他锐利的眼神,不禁抖索起来,小声说:"没错,这是个东虏没错."他右手一抓,抓住自己空空的左袖,尘封的记忆,反噬过来,夹血夹肉,痛得分明.
  马夫却只仰头,说了句:"劳驾开城门."
  太监王承恩早在这儿等着,他到底是有年岁的人,遇事不轻易慌乱.马夫一开口,他便尖着嗓子答:"这里的城门不到早上不开,您老还是过几个时辰再来吧."
  马夫说:"等不了."
  "等不了也得等.规矩是皇上定的,没皇家令牌,谁也不能乱越城池."最后一个字已有裂帛之音,可怜夜色,也被划开一道伤口.
  那马夫却不怕他,他从身上掏出一块玉牌,胸有成竹:"定王的令牌,还请验过后放行."
  城楼上一阵沉默,却可感到拨乱的空气.果然不久,支呀几声,城门豁了个大口,吊桥放了下来.
  马夫轻轻一吆喝,双马立展骏足,闪电般掠过吊桥,尘烟不起.
  城内,一个矮小干瘪的老公公,佝偻着身子,垂手站在一旁.马夫驾车停在他身旁.他仰视他,目光太浊,利剑也射不穿它们,但隐隐的痛楚,却如蛛丝的网,于无意中重重俘获了他. zybg
  王承恩心里叹气:"若不是那孩子苦苦求我,这城门又怎能乱开?还放进了一个东虏.唉,这次为了小主子,却毁了一生的忠君清白."
  王承恩不甘心,又要来令牌细细看了,找不出破绽,才还给马夫.单薄的袖子,遮不住抖索的手.
  "小杏子!"他突然尖着嗓子叫了一声.一条小小的人影,如幽灵般几下窜到他身边,俯首贴耳."小杏子,今晚该你立回功.去,把客人送到定王府,要多少赏赐由得你."他说得尖酸,重重的,吐出"客人"二字.
  突然,他混浊的眼光扫到小杏子脸上,一惊:"咦,你不是小杏子."他一手揪住那小人一耳,往上提,"你是谁?"
  那小人连着讨饶:"公公饶了我吧,小杏子今晚上吃坏了肚子,拉得没精神,是他要我代他听公公吩咐的.公公,我可什么也不知道,您老饶了我吧.哎哟,哎哟------公公您可仔细手疼------"
  王承恩打了一阵,见马夫已有不耐烦的意思,又觉不便在满人面前教训子孙,咳了一声,吩咐那小人:"给我好好把人送到定王府,回来再收拾你们."
  那小人连忙应了.
  "名字?""小的封儿."
  王承恩回忆一番,没影儿,他的记性是越发糟了.他暗暗伤了下心,便打发封儿走.
  封儿巴不得这一句,忙去牵马的缰绳.还未近马身,双马齐嘶,把他唬了跳,退几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马夫冷冷地说:"这马不惯外人牵,你坐到我身边,指路便是."
  封儿终於正眼看起这两头畜生来.昏黄火把下看不真切,只知马的个头比他高得多,浑身毛雪白,只马鬃上一溜烟的黑,两匹马从外形到神态到动作,竟是分毫不差.难道这两匹马是双胞马?再走近一看,又吓了一跳,原来二马一侧肚腹旁的肌肉竟紧紧连在一处. zybg
  他心惊是心惊,手脚却不敢耽搁,利索地爬到马夫身旁,立刻指路催着他走.
  王承恩冷眼看着他们离去,一转身,颤微微的背影又踱上了城楼.王承恩虽是个公公,也有他的志向.他的志向,便是当明朝有史以来最忠于皇上的一条狗.谁说明朝皇帝宠爱内臣是错?谁说明朝太监只知弄权?他王承恩,就要证明给他们看,他们错得多离谱.他一个身子虚弱的老人,没念过几年书,外不能震慑敌人,内不能安邦定国,但他不会退缩,他所有的,他都会拿出来报效给他的主子.
  难得皇帝相信他,要他来守这边城门,他赌上一条命,也再不容半条满狗入京城一步.
  但想到适才的事,到底不痛快,一个人喃喃咒骂:"臭戏子,不要脸的臭戏子------病死大家乐------臭戏子
------"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马车在京城内左绕右绕,深夜的京城,死寂无声,偶有几盏灯火,也是晦暗不明.仿佛天空也怕寂寞,不一会儿,纷纷扬扬落下雪来.
  
周围胡同渐宽,房屋渐少,悠忽一转,一条大河展于眼前,马夫沿河飞驰,不到一顿饭功夫,便停在一座大宅前.宅前双狮子稳稳蹲着,一个口中含一颗斗大的夜明珠,淡淡光华下,马夫一眯眼,见宅门上扁额题着"李园"二字.
  "怎么回事?"
  封儿一笑跳下马车,目的已经达到,他已无须再装,"这位爷,不是带着应公子来见他师兄的么?杨公子现在不在定王府,而在我们李爷的别院,李爷怕你们走错路,特意让小的来带路.夜寒露重,应公子长途奔波,这便请进吧." zybg
  马夫微微侧头,向着身后大车,眼睛却不看车:"怎样?"封儿听他口气生硬,不免有些吃惊.
  车内传来一声叹息:"还有什么可说的?进去吧."车帘一掀,一个少年人跳了下来,眼珠四下一转,落定封儿身上,抬手,侧头:"请带路吧."
  封儿早对车内人好奇万分,这时一看,却分明失望.低下头,在前边领路.
  游廊回转,草木森森,李园想必别致.只是这夜,这雪,这人,实在无心观赏.

【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本页完)

--免责声明-- 《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版权归原作者,《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这篇小说di38841-1。

《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上一篇

赤潋 秋田托斯卡

《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在人间(上) by 秋时雨》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841-1'></small><noframes id='di38841-1'>

  • <tfoot id='di38841-1'></tfoot>

          <legend id='di38841-1'><style id='di38841-1'><dir id='di38841-1'><q id='di38841-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841-1'><tr id='di38841-1'><dt id='di38841-1'><q id='di38841-1'><span id='di38841-1'><th id='di38841-1'></th></span></q></dt></tr></i><div id='di38841-1'><tfoot id='di38841-1'></tfoot><dl id='di38841-1'><fieldset id='di38841-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841-1'></bdo><ul id='di38841-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