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 by 姬泱

【薄酒 by 姬泱】小说在线阅读

薄酒 by 姬泱

薄酒

1
十年前,斜琅山。
冥月教圣地,轩辕台。
轩辕台位於斜琅山顶峰,用采自滇南的大理石建造的点将台,高二十丈,在台下看,轩辕台直插云霄,这样的场景让人们甚至感觉到连浮云都要匍匐於轩辕台之下。
站在轩辕台上有一种俯视天下的狂傲之气,但是当人们一侧身就会发觉它的後面就是斜琅山的万丈悬崖。任何人到了这里都有‘登绝顶,不胜寒’的孤寂之感。
今夜是八月十五,满月照耀著整个夜空。轩辕台对面的山上是冥月教总坛冥月宫,平时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巍峨院落如今沈浸在一片火海之中。
轩辕台上三个人,被当空皓月照出三个拉长的影子。
一个妇人怀中紧抱著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一步一步向後退著走,而她面前一柄长剑直顶她的咽喉,拿剑之人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白衣少年。
紧绷著,少年给人的感觉就是如同一根绷紧的琴弦,随时可能断,也随时可能迸发出力量。白的透亮的肌肤在此时有几分的妖异,他的眼窝比一般中原人要深,这个时候他一双眼睛细细的眯著,而对面人看来那样的眼睛如同幽远山洞,深邃而黑暗。少年的嘴唇很薄,是那种没有颜色的薄,此时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线,那嘴唇更是单薄的没有了一丝颜色。
妇人散乱的发丝遮住了一小半脸颊,但是仍然不掩她万种风情。妇人的眼睛是眼角吊起的丹凤眼,很清澈。此时她正在用这样冰冷清澈的眼神看著白衣少年,而少年回报她的却是更加寒冷的动作。少年的手握剑微微前倾,妇人脖颈之处已经渗出鲜血,但是她并不敢呼叫,就怕再些微刺激到眼前的少年。
“娘,後面是悬崖,……”妇人怀中的男孩儿转身看见妇人已经退到了悬崖边上,轻轻地说了句,他稚嫩的童音还带著颤动。
这个时候,妇人把怀中的男孩搂紧了。
她抬起头,看著白衣少年,对他说,“慕容澜沧,你今夜弑父夺权,诛杀继母幼弟,我们不罚你天罚你。早晚你要遭到报应。你父亲在天之灵还有我们将要死去的魂魄都要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你!”妇人的声音带著末路的凄厉,可是少年听了这话方佛在听一个很可笑的笑话。少年轻轻张开他没有血色的嘴唇,说出来的话如同天边的寒星一般,冰冷而节奏分明。“那个懦弱的男人不是我的父亲。在他今夜输在我剑下的时候他就没有脸面再活著了。其实他早该死了。在他遗弃我母亲的时候,在他和你通奸而杀掉我母亲的时候,在他眼睁睁看著他的冥月教成为我的囊中物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活的资格了。现在还有你,美丽的棠棣夫人,是你亲手卡死我的母亲,正如你所说,天不罚你,我也要罚你,所以我需要你的血来祭奠她不安的在天之灵。”
棠棣夫人此时已经无法控制般开始颤抖。她确实做过如此罪恶的事情,在六年前的一个夜晚,她亲手杀了慕容澜沧的母亲,那个柔弱的女人,只因为她阻止自己和慕容无极相爱。她可以死,但是她毕竟是一个母亲,他要保护自己的儿子。在这样的时候,她忽然鼓起了勇气,面对著白衣少年跪下了。
“我做过什麽我会偿还的,可是茗战他是无辜的。”这样说著棠棣搂紧怀中的男孩,“如果你连茗战也不放过,它日你会遭到和我们一样的报应。他是你们慕容家的孩子,是和你流淌著同样血液的孩子。如果你今晚伤了他,你要下无间地狱的!”
慕容澜沧看著棠棣时的表情很冷漠,他没有说话,棠棣似乎无法承受这样的沈默,她直直看著澜沧深黑色的眼睛,有些歇斯底里地叫了出来,“茗战是你们慕容家的种,你们慕容家的骨血!”“娘,你怎麽了,……”八岁的慕容茗战似乎明白了些什麽,他紧紧靠在棠棣夫人的胸前,想用自己安慰她,可是母亲的身子颤抖的利害而且无法想象的冰冷,这些让他很害怕。
白衣少年看著眼前的情形,内心好像被记忆中一些隐藏很深的东西触动了,他的手也软了下来,收回剑支撑在前面的地面上,他说,“……,好吧,这是剑,只要你自尽於此,我放过茗战。他毕竟是我的弟弟,我会照顾他的。”
慕容澜沧澜沧把手中的剑扔到了棠棣夫人面前,!当一声,回音四散在轩辕台周围。
棠棣夫人用力看了看眼前的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後她对怀中的儿子说,“茗战,以後记得多多照顾自己,娘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经常来照顾你。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慕容茗战虽然只有八岁,可是有些东西他还是本能知道。他用力拉著母亲的胳膊,仿佛要阻止将要发生的一切。澜沧不是冷清冷性的人,但他实在是积怨太久不能自拔。不过当他看见眼前这样的情形,回想起早逝的母亲,心中亦有凄楚,於是他转过了身子,面对著冥月宫的大火,竟然有了几分感慨。
他的父亲慕容无极本来天赋极高,成为冥月教主後又得到教中传承下来的武林宝典,本来有机会成为一代宗师,可惜他贪恋上了棠棣,导致杀妻废子,终於酿成大祸。澜沧自那日起就离开了冥月宫,四处拜师学艺,为的就是想有朝一日可以回来报仇。冥月宫的大火是慕容无极输在了十四岁的澜沧剑下羞愧难当自尽时候放的火,要烧毁成个冥月教。
澜沧看著那里,一把火把十二代人的心血付之一炬,为什麽呢?难道只为了你如今四十岁身负冥月绝学,却在十四岁的我的面前没有招架之力吗?还是,你终究感觉负了我的母亲,所以让所有的这些为她陪葬呢?
棠棣夫人眼看著澜沧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她眼光流转,一手握剑从背後直插澜沧的後心。棠棣武功虽然并不绝顶,可是如此这样偷袭却是有一半成功的把握。但是当她的剑顶住澜沧後背的时候,却怎麽也无法刺入。她不自觉地手下加了力道,却依然如此。棠棣不禁骇然,澜沧在小小的年纪就已经练就了金锺罩的上乘武功,看来此次难有活路。想到这里,她手下抽剑,拿著剑刃就向澜沧的脖子上坎,却在这次袭击的时候被澜沧一侧身,握住了剑。
他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居高临下。“棠棣,我给你的这剑是我的随身配剑,它从来没有开锋。除了我的内力可以让它锋利无比之外,它在旁人的手中就是废剑一把。如果刚才你果真自己往脖子上一抹,你死不了,而我就打算放过你,可是你竟然死性不改,那麽就不能怪我手下无情了。”
“澜沧你这个疯子。你拿著这样的废剑怎麽杀我?”棠棣说话之间手下根本就没有松,她发了疯似的对澜沧乱砍,但是每次都被澜沧很轻巧的躲了过去。最後澜沧手中握住剑刃,顶住了棠棣的脖子。“夫人,再看看天边的月吧,过了今晚,你将什麽都看不著了,……”说著澜沧刚想刺穿棠棣的咽喉,可是此时的棠棣纵身後退,到了悬崖的边上,她说了一句,“你记住,做过的孽,早晚要还的。”说完一越而起,跌落悬崖。

【薄酒 by 姬泱】(本页完)

--免责声明-- 《薄酒 by 姬泱》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薄酒 by 姬泱》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薄酒 by 姬泱》版权归原作者,《薄酒 by 姬泱》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薄酒 by 姬泱》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薄酒 by 姬泱》这篇小说di38878-1。

《薄酒 by 姬泱》上一篇

樱桃传 by 麝香豌豆

《薄酒 by 姬泱》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薄酒 by 姬泱》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878-1'></small><noframes id='di38878-1'>

  • <tfoot id='di38878-1'></tfoot>

          <legend id='di38878-1'><style id='di38878-1'><dir id='di38878-1'><q id='di38878-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878-1'><tr id='di38878-1'><dt id='di38878-1'><q id='di38878-1'><span id='di38878-1'><th id='di38878-1'></th></span></q></dt></tr></i><div id='di38878-1'><tfoot id='di38878-1'></tfoot><dl id='di38878-1'><fieldset id='di38878-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878-1'></bdo><ul id='di38878-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