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从君记 by AWU

【小小从君记 by AWU】小说在线阅读

小小从君记 by AWU

第一章
我叫猪小小,不对,是朱小小--哎,一不小心把我自己的老底给接了出来,郁闷......那重新再介绍一下。本人朱小小,男人,今年22岁,属猪的嘛,自幼好吃懒做,完全散漫惯了,其实我是秉持猪的个性,能坐着我决不站着,能睡着我决不趴着。其实嘛,猪不是这么懒惰的,只是大家的妄自猜测,误会罢了,然后大人将这个懒惰的罪名硬加在我头上,那么我也号召党的政策--老妈,走前人的路--猪路(?),就这么懒散惯了。我还要再重复一遍,我本来不是这么懒的,我以前还是勤劳的好孩子呢......哎,没人理解我......
现在我正在D大学读书,今年是大二了,住宿。住宿好啊,没人管着我,又可以不劳动,不过现在没这么好命了。本来是2人一个房间,不过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住,对面床的室友回家乡了,是什么事情也没来得及和我说就急烘烘地回家了。每天,寝室还要检查卫生,弄地我一个头两个大,把什么脏衣服啊脏裤子啊乱塞在衣橱里,被子呢被我叠地想乱葬岗的那个东西,桌上的垃圾嘛我是随手一扫都到抽屉里去了。这样还免不了被检查老师胡乱骂一通,我也只能将委屈放吞进肚子。
我这是犯贱!我愤恨地骂我自己。本来我可以是选个离家近点的大学学习,专业好,漂亮眉眉又多,走读嘛还可以每天回家享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这还不算,还可以每天美美地洗个美容澡,美美地睡个美容觉。现在过的却是这种水深火热的生活。一切的起因就是那个臭小子,我恨地嘎吱嘎吱磨我的牙齿,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见识我的厉害,拔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看你还能神气到什么时候,呵呵!
可是我怎么比也比不过那个小子。他叫虞君彗,比我小2岁,是我的表弟,文武双全,样貌也比自己地好。可喜的是他目前要高考,影都不见一个;可恶的是,他高考的目标是我的大学,阿姨都说了,以后我们家彗彗就靠你照顾了。**,他要我照顾,可谁来照顾我啊。我敢怒不感言。他肯暗地里高兴呢。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他么?这个是有原因的,是从小到大日积月累形成的。
都是人,凭什么上帝给他那副容貌啊。我,猪小小,虽然懒惰,可我也长地花容月貌,玉树临风啊,想我站在女孩面前,那叫一个壮烈啊。可是有我的地方就肯定有他,立马,眼前的女生就对眼睛抽筋,哦不,是含情脉脉起来。
在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他都每次和我考同一个学校,这还不算,最可恶的是放学后要我和他一起走,美其名是他小,大人工作忙没有人接他,叫我照顾他。小学倒是算了,那初中和高中呢,还要我帮忙,说正处于什么叛逆期要有人开导开导,以免误入歧途,外加老妈威逼利诱,说什么我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从来没尽过孝心,照顾好彗彗呢,我可以要我要的所有东西。反正我就是首当其中,一副为难的表情接下这个苦差事。呵呵,说实话,我还不是为了那个最新的三星手机。
现在手机是拿到手了,可是苦难日子又快来了。希望他考的高点,不要和我一个系就可以了,虽然这个是不可能的,他是文武全才嘛。哎,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第二章
小白终于回来了,我的苦生活终于过去了。
小白......你不知道是谁吗?汗死, 我前面没提过他吗?我肯定是说过了,你肯定忘记了。要不我重新介绍他一下......(前面提的是表弟......a wu我记性不好......)
小白就是我这个花容月貌,玉树临风的帅哥的室友。他叫白净,家在浙江,可以这么说吧,他是知青子女,从小跟着父母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我还没跑出过上海呢,最多是苏州。(众人汗水那个暴......)高考时,他通过关系考到上海来了,(我这个是乱写,不必当真)说巧不巧,和我一个大学,一个专业,一个寝室,你说我和他多大缘分呢。大一刚见面,我说了句上海话"侬好"--你好,他对我看看,才半天来了句普通话"你好"。他竟然和我说普通话......(本人我普通话说的那个糟糕啊,上海话也不行,我不是人,我是猪,我会说猪语......)我楞了老半天,敢情我走错门了呢,出门一看,312,对的呀--一原来是一刘姥姥走错门了......再后来,知道他的底,我就决定有我罩着他,谁让他是我兄弟兼仆人呢!
说他是我的仆人那是有原因的,一年级的时候,大家疯狂迷恋小新,小新那个bt啊,连我看的都有些汗颜,我也想唱那个"大象歌",》《不过为了维持我的帅哥形象,我就隐忍下来,正巧身边的仆人叫白净,白净,白净,不就是一现成的小白嘛,我的小白,(我就是小新了),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我仰天长啸三声。大概是被我欺压惯了,小白没说什么,然后,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小白就成了我们年级的公众人物。恩赐他这么个绰号,他还得作牛作马地替我叠被子,替我整理房间,替我作弊。--当然,我也是一公众人物啊!
问他怎么回老家了呢,他支支吾吾老半天,我就说了,哥们,你也用说了,你丫根本不把我当哥们,咋们好聚好散,从此,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大道,反正我们不是一个道上的。开玩笑,要真是散伙了,以后,谁替我叠被子,谁替我整理房间,谁替我作弊......这个小子,只要威吓一下,必定什么事都和我招了,这一招我是屡试不爽的。
果然,这小子一脸哭丧的样子,告诉了我。原来他父母逼他回去,是和一姑娘相亲。
相亲?我诧异道。你父母还这么老土啊,不,是不开明啊。改革开放都十几年了,你父母还守着旧社会的东西啊。
更让我"惊喜"的是,小白说那是娃娃亲。娃娃亲啊,呜呜,我的小白啊。我赶紧抱住我的小白,娘的孩子终于要娶别人了--不行,不行,你不可以这么早结婚的,我还有两年的生活靠你来照顾呢。我以为他现在就要结婚,赶紧表态--小白是我的,快跟那个女人撇清关系。
我这不是逃回来了吗?小白苦恼的说道。
是吗?我的嘴巴可以塞进一个鸵鸟蛋。
※※※※z※※y※※z※※z※※※※
第三章
小白的相亲风波最终不了了之,因为他的父母都被他气昏了:他妈妈躺在医院躺了八天,他爸爸为了照顾她,不辞辛劳地守了八天,最后也累倒了,吊了点滴。在我看来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不了就跑路。虽然他现在已经这么做了,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他不就一鸵鸟心态啊,也罢也罢,虽然小白是我罩着,但那紧限于学校,在外头呢,当然是要他自己多烧点香,自求多福了。想想我嘛要是碰到这种情况,拿出看家本领-- 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老妈嚷嚷算嚷嚷,但都是会妥协的。但是我的小表弟彗彗住我家的时候,看到我拿出女人的法宝,哭哭啼啼的,拿我没辙,就向我老妈诉苦去了,说我什么太吵,那制造出来的噪音不是人能忍受的。废话,那只能是猪才能忍受的噪音,哦,不对,是我们超级无敌可爱的猪猪发出的超级靡靡之音--猪语,你听的懂才怪,所以你是猪才怪!(这句话是有很多意思的,各位亲亲,自己理解。是从一个短消息受到启发的,原消息是这样子的:你老冲我喊:"你是猪,你是猪。"我有天大声回答:"我是猪,才怪!"从此,你就叫我:"猪才怪,猪才怪!"终于有天我爆发了:"我不是猪才怪!" )

【小小从君记 by AWU】(本页完)

--免责声明-- 《小小从君记 by AWU》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小小从君记 by AWU》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小小从君记 by AWU》版权归原作者,《小小从君记 by AWU》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小小从君记 by AWU》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小小从君记 by AWU》这篇小说di38939-1。

《小小从君记 by AWU》上一篇

再见罪与罚 by 玲珑蕊

《小小从君记 by AWU》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小小从君记 by AWU》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38939-1'></small><noframes id='di38939-1'>

  • <tfoot id='di38939-1'></tfoot>

          <legend id='di38939-1'><style id='di38939-1'><dir id='di38939-1'><q id='di38939-1'></q></dir></style></legend>
          <i id='di38939-1'><tr id='di38939-1'><dt id='di38939-1'><q id='di38939-1'><span id='di38939-1'><th id='di38939-1'></th></span></q></dt></tr></i><div id='di38939-1'><tfoot id='di38939-1'></tfoot><dl id='di38939-1'><fieldset id='di38939-1'></fieldset></dl></div>
              <bdo id='di38939-1'></bdo><ul id='di38939-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