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网,我们一直都在!

蛋疼 刀刺

分类: 现代都市

【蛋疼 刀刺陌香网
 
文案:
爱与哀愁像杯烈酒 ,喝与不喝都是傻逼。
 
内容标签:强强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斯文败类们 ,矫情作妖们 ┃ 配角:西西亮亮若干xx ┃ 其它:三观正请绕道
 
 
 
  ☆、柏树林
 
  有一句废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男人经不起撩拨。
  再正经的男人也有禽兽的一面 ,有可能越正经的男人越禽兽。
  譬如说晚七点坐在火锅店里的秦木森 ,穿西服打领带 ,戴副金边眼镜。姑娘戴金边眼镜大都好看 ,天生秀气。男人就未必 ,金边比银边挑人 ,搞不好容易猥琐 ,容易俗气 ,容易不伦不类。
  秦木森不在此列 ,他是个比女人还讲究生活品质的人 ,搁哪儿一站都迎风飘洒着海洋般的香水味儿 ,海洋是啥味儿不清楚 ,总之闻起来怪清新的。
  衬衫袖口挽起 ,露出褐色的皮带腕表 ,一双骨节分明的细嫩手拿把银质小叉 ,专心致志地剥去虾壳 ,放到旁边人的酱料碟里。
  旁边人吃得很欢实 ,等三两虾全进了肚儿 ,才咂咂嘴 ,仰头叹一口爽快的辣气 ,凑到秦木森跟前 ,盯着他问:
  “秦先僧 ,您摘了眼镜 ,看得清人嘛?” *看免费小说到陌香网*
  他呼出的热气和火锅里飘来的蒸汽顷刻给镜片染上层白雾。
  秦木森拿湿毛巾擦干净手指 ,推了下镜框 ,而后靠到椅背翘起二郎腿 ,裤边跟刀子似的整洁笔挺。等头顶的空调冷风驱散镜片的白雾 ,才发现他的眼睛从始至终盯着旁边人的胸口。
  那层薄布料遮不牢两粒茱萸 ,若隐若现地透出粉嫩 ,惹得人口干舌燥。
  秦木森的眼睛回到他脸上 ,露出个斯文败类独有的饱含深意的笑容 
  “看不清 ,就摸呗。”
  “哦。”旁边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从裤兜里掏出包未拆封的香烟 ,拆封前先把烟盒竖起来在手掌上拍了拍 ,这动作很老道 ,非老烟枪不能如此娴熟。
  这样做有助于烟丝不外露 ,在烟卷里严实地堆一堆 ,抽起来劲儿更足。
  他给香烟开了苞 ,叼在唇间点燃 ,又对着秦木森的脸喷出口袅袅烟雾 ,手搭在桌沿不时弹掉燃尽的烟灰。皮肤略黑 ,麦色富有汗液的光泽 ,且有非常结实的流线弧 ,十分健康充满年轻的生机。
  “你不抽?”
  秦木森摇摇头 ,“我在外从来不抽烟 ,影响形象。”
  旁边人闻言立即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 ,前仰后合 ,露出他突出的喉结 ,和凌厉的下颚骨。 *看免费小说到陌香网*
  “你他妈就会做表面功夫 ,从小到大一直这样 ,天天这么装 ,不累吗?”
  秦木森怡然自得地答复他:“人就只看表面。”
  “说得对 ,干杯。”
  他喝的是白酒 ,秦木森喝的是白水。
  一席饭结束俩人站起身 ,秦木森臂弯里搭着西装外套 ,在收银台前翻开皮夹 ,里面厚厚的一沓钞票和五花八门的信用卡 ,从着装到皮夹无一不显示出他的经济状况。
  收银小姐笑容得体地对他报价:“您一共消费了六百八十块 ,我们这里可以免费给您办张会员卡 ,每次打八八折。”
  “不需要 ,”秦木森态度冷淡 ,“给我开张发|票。”
  “公款请我啊?”旁边人勾住他的脖子 ,“我们顶风冒雪保家卫国 ,你们含辛茹苦贪污受贿 ,牛气了嘛!”
  秦木森掏出价值不菲的钢笔 ,刷刷写下发|票抬头 ,面不改色道:“我这是外企 ,要贪也是贪美国人的钱 ,咱们这叫不谋而合。”
  “您牛逼 ,我替国家谢谢你。”
  秦木森没理会他的冷嘲热讽 ,出了火锅店坐上车 ,音响里传出百转千回的粤语老歌 ,繁华的灯光在车身流泻而过 ,副驾驶又飘来烟雾。秦木森放下车窗 ,微微蹙起眉 ,心里烦的不是烟味 ,是到底要去哪儿。 *看免费小说到陌香网*
  他对当年那些混账事持有什么态度?这次来找自己 ,是打算将错就错 ,还是纯粹来散心?
  送他去酒店 ,自己是该走还是该留?载他回家 ,他会不会嫌弃?这个炮 ,到底打不打得成?
  踟蹰片刻 ,他开口问:“你是想住市区还是想住的偏僻点儿?”
  副驾驶的人转过脸 ,声音经过烟酒的淘洗增添凛冽 ,“那你是想玩儿监狱play还是想玩儿制服play?”
  秦木森一时恍惚 ,临到斑马线才看清红灯亮起 ,一脚急刹车嘎吱停在人行道中间 ,突然想起那年自己要求他穿囚服戴手铐的画面 ,裤腰半褪露出半个屁股 ,站在窗口 ,头顶一片炙热的霞光 ,邪笑着说:
  “秦先僧 ,干屁吗?”
  他西装裤裆里的凶器无可避免的勃|起了 ,连带一颗心都纠结的发疼。左车道的出租车司机正朝一个骑电瓶车的外卖员狂骂不止 
  “去你麻痹你他吗急着投胎呀!不服你他妈下来老子跟你谈谈交通法!”
  外卖员头也不回的逃之夭夭了 ,一个向右 ,一个向左 ,在拥挤的十字路口分道扬镳 ,偌大的城市 ,漫长的人生 ,不知道是否再有机会斗狗似的骂上一场。
  就像他不知道是否再有机会 ,在余下的六天七夜里 ,他这片森林 ,能否再滋养身边这株柏树苗儿。
  秦木森的父母深受迷信的荼毒 ,打一出生算命的就说他五行缺木 ,他妈说干脆起名叫秦森林 ,他受过高等教育当老师的奶奶当即反驳 ,说秦森林这名字毫无诗意俗不可耐 ,木森好一些 ,略有韵味朗朗上口。
  隔壁家的小孩儿跟他同天破壳 ,隔壁人家也没这么多讲究 ,姓柏 ,柏树的柏 ,柏树的树。
  多巧啊 ,一家人撮合他俩在一处玩儿泥巴 ,岂不知柏树苗儿越长越歪 ,秦木森越长越木讷 ,小时相生相克 ,大了恨对方不得好死。
  六年未见 ,今早秦木森刚从国际航班下来 ,他是到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帝国开了三天大会 ,到加州当晚连夜开会 ,第二天开会 ,第二天晚上开会 ,第三天坐飞机回国 ,倒时差倒得艰难险阻 ,下了飞机好几通追魂夺命call ,最后一通秘书跟他说:
  “秦总 ,您的发小西西让我转告您‘告诉秦木森柏树苗回来了中午记得到国道收费站接他’。”
  推着一箱子从免税店淘来的外国货的秦木森脚下一顿 ,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说谁?”
  秘书一字不差的重复:“您的发小西西让我转告您‘告诉秦木森柏树苗回来了中午记得到国道收费站接他’ ,您的发小、西西、柏树苗 ,您听明白了吗?”
陌香网蛋疼 刀刺(本节完,请看下一页)】

--免责声明-- 118dimoxiangwenku文库声明:《蛋疼 刀刺》小说章节新颖,内容惟妙惟肖,《蛋疼 刀刺》章节内容由本站陌香网程序自动转载于互联网或由本站会员上传,《蛋疼 刀刺》小说版权归属于原作者,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作品,让更多读者欣赏,《蛋疼 刀刺》只代表小说原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陌香网无关,如果小说章节内容不健康或者如果您认为本站陌香网转载《蛋疼 刀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邮件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予以删除处理mxwk859187-1。

<small id='mxwk859187-1'></small><noframes id='mxwk859187-1'>

  • <tfoot id='mxwk859187-1'></tfoot>

          <legend id='mxwk859187-1'><style id='mxwk859187-1'><dir id='mxwk859187-1'><q id='mxwk859187-1'></q></dir></style></legend>
          <i id='mxwk859187-1'><tr id='mxwk859187-1'><dt id='mxwk859187-1'><q id='mxwk859187-1'><span id='mxwk859187-1'><th id='mxwk859187-1'></th></span></q></dt></tr></i><div id='mxwk859187-1'><tfoot id='mxwk859187-1'></tfoot><dl id='mxwk859187-1'><fieldset id='mxwk859187-1'></fieldset></dl></div>
              <bdo id='mxwk859187-1'></bdo><ul id='mxwk859187-1'></ul>

                • 118dimoxiangwenku文库声明:小说《蛋疼 刀刺》为转载作品,《蛋疼 刀刺》所有章节均由本站程序自动收集于网络,内容属于原作者和本站陌香网无关。

                  Copyright 陌香网.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