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

【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小说在线阅读

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

文案:

大夏末年,群雄并起。宣武帝白雁声提三尺青锋,以一人之身,横当天下之变,可是天不相佑,未遂而亡。

三个年轻人交错纠缠的命运,点燃了埋葬这个乱世的熊熊烽火。

盛世将倾,帝国殉亡的美,走在危险的边缘,玉碎一般凄厉。

“天下易得而难安。”

“功成不必在我,玉碎义不独生。”

做皇帝的要有成全天下人的胸怀,一个打下江山如何对待他的充满爱的故事~~~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相爱相杀 种田文

主角:白雁声 ┃ 配角:孟子莺、萧瑀 ┃ 其它:白细柳、白琼玉、裴烈、谢玉

第一章

建平元年的六月,风雨交加的夏至刚过,淦京城里少有地沐浴了几日阳光,到了初九那天又下起了绵绵小雨。

宫禁森森,长廊下一个白布深衣,缟冠素披的中年男子正在等待宣召。乌云翻墨,白雨跳珠,一会儿就打湿了他的袍袖。他仪容清爽,若有所思地望着御花园里枝干摇曳的橄榄树。风大雨大,树下落了不少尚未成熟的青果。

他嘴里泛出一股酸涩的味道,心中更是苦不胜情。

有宫监出来毕恭毕敬道:“丞相,陛下已经午睡起来了。”

他略一怔忡,便一把推开面前的人,按着腰间宝剑大步流星地走进殿里。

成朝大丞相,大将军,周国公裴烈,御赐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

外面凄风苦雨,屋里也好不到哪里去。阴仄仄的大殿里面,龙椅上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天子,正百无聊赖地翻看书案上的奏章。这些奏章翻来覆去都是一个腔调:周国公裴烈驱除北虏,肃清两川,有不赏之功,请陛下效仿尧舜之法,禅位于他。

裴烈走进大殿,并不下跪行礼,只是抱拳道:“万岁……”

他刚开口说出这一个词,那少年天子就抬起头来,扬起眉毛,懒洋洋道:“万岁?自古何有万岁天。你废话少说些吧。”

裴烈一望见他太过相似的眉眼,心绪不宁,遂垂眸道:“臣方才接到急报,臣弟裴邵定破釜沉舟之计,三日前已渡阴平之道,兵临锦官城下,灭蜀指日可待。”

“唔~”建平帝白琼玉应了一声,脸上也不见得有多欢喜。默了一默之后,淡淡道:“记得把朕的皇姐平安带回来。”

“是。”

“你要什么赏赐?”

裴烈猛地抬头看他,目光玄远幽深,有三个字一直在他舌尖上滚动,然而天威不可冒犯。

建平帝冷笑不语,忽然手肘一扫,将御案上一方印石扫到地上。玉石落地铿锵有声,裴烈脸色大变,飞身上前一抄在手,玉玺已经摔掉了一个小角。

那人活着的时候对他们说:要天下获安,不要一家江山。

功成不必在我,玉碎义不独生。

这大殿里处处都有他的身影。

“三日之后朕替晋国公裴邵开庆功大典。十日之后禅位与你。”建平帝面上平静无波,道:“其它的,朕也给不了你。你跪安吧。”

氵壬雨霏霏,皇帝了无生趣地摊倒在高大的龙椅里,漫无边际想着心事,他今年才十六岁,做皇帝也才半年不到,就要被权臣逼着篡位,真是给祖宗社稷抹黑。

如果时光能够退回到三十年以前,他十分好奇,他那英明神武的爹爹,大成开国皇帝,宣武帝白雁声,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在做着什么,想着什么呢?

大夏元帝崇明十年,青州颍川郡,初春二三月,永城郊外天气澄和,风物闲美,士子们结伴踏青,白云在天,南山在彼,一望无际的水田里波平如镜,垄苗成行。

车马过处引得田里躬耕的许多农人直起腰来观看,但觉清香阵阵,铎铃声响,经幡浮动,均是艳羡不已。只有西北角一个穿蓝布衫的少年弯腰未起,他娴熟地拔草除螺,手臂和卷起的裤褶上都溅了不少泥水。春日暖风将他一缕头发吹下挡在眼前,他以手背拂开,顺手将一捧杂草扔在田边。

远处传来一声“阿兄”的喊声,他方站起身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天庭饱满,眉眼入画。田埂上跑来一个女孩子,绿衣黄裳,白颊垂双鬟,手里挽一个竹篮子,两人眉眼有八九分相似,女孩子却略瘦小一些。

邻人远远笑道:“雁声,你妹子送饭真准时。”

那少年叫白雁声,妹妹叫白雁蓉,是一胞双生的龙凤胎,此时相视一笑。雁声拍拍手上泥,涉水过来,雁蓉伸手要来拉他,他却不欲脏了妹子的手,只在梗上轻轻一撑,一个翻身已然落在雁蓉身边。

天气晴好,雁蓉解下腰间围裙铺在地上,从竹篮里拿出一碗胡饼一碟咸菜,又拿出陶土茶壶和茶杯。两人就在田埂边坐下。

雁蓉双手撑在身体两边,他们所在的位置是梯田的高处,一眼望去,田地如棋盘,人如棋子,小得像蚂蚁一样,不由叹道:“人真是渺小。夫子说,朝菌不知晦朔,蜉蝣不过三日。”

雁声便也向前方望去,漫不经心道:“我昨夜见你在娘亲灵前跪了许久,你许了什么?”

山间风起,松涛阵阵,鸣泉漱石,只听一个孤零零的声音道:“一愿爹爹身体康泰,二愿家人美满,三愿天下太平。”

这日因为特意起早,饭后雁声很快就将田里的农活干完,雁蓉也在附近割采了一点春韭山菇收在篮子里,两人一起赶着上城里给父亲抓药。

他们白家也算是当地的大族,虽起自寒门,但祖上白简在大夏朝开国之初立下赫赫战功,戎马一生,死后被封为淮南侯,风光无两。不过近世入朝为官的子弟渐少,官职渐微,及至雁声雁蓉的父亲白衡,官至永城守备,就不过为一城门吏,颇有点家道中落的意味了。

兄妹俩手挽手走了不一会,就渐渐看见一座砖土混杂,斑驳不堪的灰墙,正中一道圆拱门,门上挂一石牌,上书“永城”二字,拱门内外人流进进出出。这日赶上集会,城门口就自发形成了一个集市。二人刚进城就被人叫住了,从城门上跑下来一个头盔歪歪斜斜挂着的乡兵,是白衡原来的下属,过来问雁声他父亲的情况。

雁声与他寒暄两句,雁蓉提着篮子往市场边走了走。漫天的尘土中跪着坐着许多人,面前摆着杂七杂八各种物事,讨价还价的双方都是衣衫褴褛、肮脏不堪,为一个两个铜板有气无力地计较不停,看得雁蓉眼酸不已。她生于斯长于斯,就在十年前这城镇还并不是这副模样。人们穿着还算干净,不至于蓬头垢面,面有菜色,市面平靖,没有这么多的流民,物资还算充裕,鸡鸭鱼肉海陆珍馐应有尽有。

【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本页完)

--免责声明-- 《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版权归原作者,《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这篇小说di755800-1。

《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上一篇

从零开始+番外—龙傲天

《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翩翩逐晚风 by 上—雨中岚山》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55800-1'></small><noframes id='di755800-1'>

  • <tfoot id='di755800-1'></tfoot>

          <legend id='di755800-1'><style id='di755800-1'><dir id='di755800-1'><q id='di755800-1'></q></dir></style></legend>
          <i id='di755800-1'><tr id='di755800-1'><dt id='di755800-1'><q id='di755800-1'><span id='di755800-1'><th id='di755800-1'></th></span></q></dt></tr></i><div id='di755800-1'><tfoot id='di755800-1'></tfoot><dl id='di755800-1'><fieldset id='di755800-1'></fieldset></dl></div>
              <bdo id='di755800-1'></bdo><ul id='di755800-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