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小说在线阅读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

 
 
文案:
 
     白芜山,是奉天人起的名字,即长年布满白雪的荒芜之山。
 
霍君殊从没想过,那日自喜席中负气而归,执意涉险穿越白芜山的一意孤行,非但未将他推入险境,而是悄悄地在他那一如白芜山荒芜的心中,种下名为情的嫩芽。
 
「男宠、男宠,你即便是男的我也想摆在心里宠,我这辈子就认你这么一个人,你就不能允了我,让我待你好么?」
 
霍君殊道得卑微至极,霍家三少爷的尊贵全给他自个儿扔在地上踩也不以为意,「要不,由我当你的男宠,最好让全奉天人尽皆知,知我是个男子也有你来宠可好?」
 
一时间,岳峰不甘极了。不甘于动摇得厉害的心压根驳不了这少爷的任性歪理,甚至隐隐然自觉,心头其实早瘫得不成样子。
 
==================
 
  ☆、楔子
 
  时值夏末秋初,地处北方的奉天已渐生寒意,寒气罩着奉天不时一片白茫,此时高挂大红灯笼与红彩的霍家在这片的白雾蒙蒙中显得惹眼极了。
  今儿个是霍家的大喜之日,大宅院上上下下处处张灯结彩,不单只是门面因着这霍家大少霍天行纳妾而拾掇得光鲜,走进宅子里瞧便知其中更是布置得豪奢之至,毫无纳侧室该会有的低调从简,以八人大轿迎娶不说,还从中门出入,极尽张扬。
  前来恭贺的人们简直快将门坎给踏了穿,贺礼堆在一旁有如小山般高,看得出霍家交游广阔,正厅中挂着偌大的大囍红幡更显喜气洋溢,祝贺的吉祥话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在如此的喜气之下,独独霍君殊至始没个好脸色,不时动动筷子却也没吃上几口饭菜,喝了几口酒而潮红的脸也没能让面色好看些,与同桌不时向新郎官敬酒又满口舌灿莲花的二哥霍天弘是天差地远。
  他和打不同娘胎生的哥哥们素来不睦在街坊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亲爹死后没多久便分家更是将这点表现得昭然若揭,说到底,他是连和两位哥哥们表面上虚应故事都嫌费事多余的。分家后来到这搞得和帝王之家大婚般铺张的喜席,说来已算是为大哥做足了面子,所以里子他想要怎么着,可就由不得他人做主,脸上的百般不耐,口里吐不出一声好听话便是他在此唯一顺着心里的事。
  可却还是有人佯装看不出霍君殊的那点心思,硬是对准了他的心窝便往死里头捅,那人正是时刻静不下来的霍天弘。
  「大哥你倒好,肩头一滑,就这么将继承本家的大担子全让小弟给挑了去,自个儿当个没事人便罢,还怕全奉天人不知大哥你这下子是左拥右抱坐享温柔乡,让弟弟我只能干瞪眼倒也不算啥,但大哥要不谢谢咱们小弟可就说不过去了。」霍天弘的嘴上工夫了得,十足的商人嘴脸,已将宾客全给扯上一回后,自是不会忘了自家弟弟,话头转得像是起对联般顺,「瞅瞅小弟这身子骨,本来嘛,和大哥一比就是个弱不禁风的,这回肯定是被本家这担子给压得连大气都没能喘上一口,这才会青着一张脸,不然咱们霍家在奉天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大族,该有的教养自是会有的,你说是吧,君殊?」
  这番的指桑骂槐听在霍君殊耳里岂会不知,拾着酒杯的手更是掐了紧,一口将酒喝了干后,酒杯便重重地敲响了桌面而震了震,若非大堂正热闹着,这么一声响肯定会引来不少人嚼起舌根。
  霍天弘这刀确实捅得深,可捅的不只他霍君殊,身为大哥的霍天行,甚至是连已西归的霍家老爷都给连带捅上几刀。
  当年,当家主事的霍家老爷在病榻不久人世时,将他们三兄弟给叫至榻前,亲口道出将霍家本家交由老三霍君殊继承时,这利刃就不时埋在三人心底深处,时不时就会死命地往自家兄弟心口戳上几下。
  本家由长子继承向来是约定成俗,连皇亲国戚皆依此俗传承爵位,但亲爹临终前的一两句话便把这俗给弃得彻底,对霍天行而言,弃的何只霍家本家,更是他自己的脸面。
  不同于出自正室的霍天行,霍天弘身为次子,又是仅只是正室的养子,早知继承本家他准是没门儿故倒也算认分,连个大梦都没发过;因着贫困的出身是更突显他那对钱两锱铢必较的性子,在他眼里,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拿在手里的银子是实的,这也正好衬着他那擅于经商的脑袋,分家后是把霍家的酒楼与当铺事业做得有声有色。
  而么子霍君殊是侧室之子,论心性不如霍天行向来行事的稳重大气,论精明更不及霍天弘,可却继承了本家的大宅与代表继承人的家纹,外人单看表面定是不明所以,但明眼人的不会不知个中猫腻。
  霍天行不是傻的,自不会当真认为自家小弟会有与他们做做表面工夫的闲情,便也接着道,「二弟这话可就说得差了,最该谢的是爹不是?让我这做大哥的是连本家的担子一天也没扛过,何来肩头一滑之说。」霍天行边道,见着霍君殊衣上绣着本该是属于他的霍家家纹,瞇起的眼含着易见的凌厉,嘴角却高高吊起,「说来爹对咱们兄弟还真是上了心的,舍不得让我将本家一肩扛起是其一,让二弟你打小至今事事随心所欲是其二,把本家偿给了小弟则是其三啊。」
  偿这个字在霍君殊听来万分刺耳,若说霍天弘的话是拿刀往他心底里刺,偿这个字便是以千刀将心给捣得不成样子。
  霍君殊惨青着脸倏地站起身,衣袖下的手紧握成拳,和仍是一派闲适地端坐在位上瞧着他的哥哥们大相径庭,本想转身就走,正好眼见从偏房步出至大厅的女子莲步轻移地在一旁的案上点上了檀香,而后温顺地往霍天行的身旁一坐,为其斟酒夹菜。
  霍天行始终是看着霍君殊这个小弟的,在女子入座后是伸手将之搂得牢实,眼却仍是没移开半毫,「兰儿,妳瞧,君殊盼不着妳这大嫂,这下连坐都坐不住了呢。」
  兰儿闻言,带着羞涩的笑朝霍君殊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兰儿生得如花似月,家世虽不及霍家但也是好人家的大家闺秀,美眸一抬彷若足以倾倒众生;然而此种美人当前,檀香掺着胭脂水粉的味儿却只惹得霍君殊一阵晕,没吃多少东西下肚,却像满肚子食物般频频反胃作恶而以拳撑着桌,青着的脸分不清是因为身子不适还是没能立刻离开此地的不甘。
  霍天行貌美妻子在怀,望向霍君殊的眼倒也没因此少了力道,抢了白的霍天弘更是往烈火里头浇油,「可不是么,你的性子就和二娘一个样,死心眼又看不开,爹不偿你偿谁去?二娘真得和咱们的娘学着点,吃个斋、敲几下木鱼再念个佛,心不也就静了,何苦同男人的风花雪月一般见识?瞧瞧兰嫂子多么大度,把大哥纳妾这事儿张罗得极好,要纳几房不也都可以和和气气地过了?不过说来也不能全怪你和二娘,眼见自家哥哥和丈夫好上了,还真不知要敲坏多少木鱼才静得了心呦。」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本页完)

--免责声明--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版权归原作者,《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这篇小说di780727-1。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上一篇

和一条蛇谈恋爱+番外 by 腐满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by 出流》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80727-1'></small><noframes id='di780727-1'>

  • <tfoot id='di780727-1'></tfoot>

          <legend id='di780727-1'><style id='di780727-1'><dir id='di780727-1'><q id='di780727-1'></q></dir></style></legend>
          <i id='di780727-1'><tr id='di780727-1'><dt id='di780727-1'><q id='di780727-1'><span id='di780727-1'><th id='di780727-1'></th></span></q></dt></tr></i><div id='di780727-1'><tfoot id='di780727-1'></tfoot><dl id='di780727-1'><fieldset id='di780727-1'></fieldset></dl></div>
              <bdo id='di780727-1'></bdo><ul id='di780727-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