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小说在线阅读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


  故人何得不同来……何得……不同来……
  孟章呼吸几乎窒住,步伐微乱,案前放着一叠厚厚书稿,他打开来一瞧,从头到尾仍只有那一句诗。
  初时字迹纤秀工整,似是人百无聊赖时写下,其后却逐渐乱了笔画,到中后期时,已然潦草难辨,足可见得书者内里情绪狂乱,而到最后,只留下了一笔重重墨痕,触目惊心。
  孟章一把合上书稿,闭目深深呼吸了几口,才静下急速跳动的心脏,双目酸涩难忍,终掩袖而泣。
  故人何得不同来……
  他何尝不想同去,可时至如今,怕是去也去不得了。
  第二日朝议时,孟章仍旧背脊挺直地站在殿下,新君问询群臣上奏,一如平常。
  倒是太傅欲辞官归隐,新君未有挽留,放他去了。
  朝议毕时,新君状若无意地说,有些事要与孟章相询,让他多留片刻。
  身边同僚一个个离开,孟章仍旧站在殿下,袖中的手攥得死紧,面色微有些发白。
  新君道:“当年士子杀人一案,孟卿办得极好,朕当时便想,这必然是个能臣干吏,果然这些年来,孟卿行事无半点徇私之处,皆且谨慎小心,十分和朕心意。”
  他说得明明全是夸赞的话语,孟章却越听越觉得心惊,额上冷汗不止,几要站立不稳。
  耳边听到新君似笑了一声:“朕本以为孟卿天不怕地不怕,原来还是会怕的。”
  孟章垂首,不敢去看新君神色:“臣本是凡夫俗子,自然会有恐惧之心。”
  “哦?”新君道:“朕原以为孟卿铁石心肠,那日见了奏折,才知误解孟卿许多。”
  孟章跪在阶下,俯首道:“罪臣知罪。”
  “既是如此,孟卿又为何替那李弈脱罪呢?”
  孟章不语。
  新君又道:“众人皆谓你与那李弈关系不睦,以朕看来却不尽然,这关系分明好得很呐,否则铁面无情的孟卿何以也学会了以权谋私?”
  那日无人知道奏折中写了什么,新君却看得清楚,其中大罪全被撇了个干净,手法高超,仅只剩下几桩不轻不重的小事,否则哪里由得李弈如此轻松地罢官返乡。
  这世上手段许多,便是流刑,也可让人病逝途中。
  他当时心中一软,竟然许了孟章那看似玩笑的提议,如今想来,当真不可
  思议。
  孟章道:“我与子景少年相识,交情已有二十载。所谓不睦之言,口耳相传,多有误解,不足为奇。”
  新君点头:“此话倒也有理,只是不知孟卿觉得自己如今又该定何罪呢?”
  孟章以额触地:“欺君之罪,唯一死耳。”
  新君却笑着摇头:“朕本以为孟卿心思清明,不想这恐惧时候也开始说混话了。以朕看来,去做个县令还是可以的。”
  孟章已非初次担任县官了,但从大理寺卿降至县令,这心境自然不同。只是他叹了一声,颇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倒是群臣不知他如何得罪了新君,才落了这么个下场。
  那时的“唯一死耳”并非胡话,只因其中不仅是他一人之罪,也有为李弈承刑之意。
  他原以为新君性子酷烈,雷霆震怒之下,自己难逃一死,却未想还有生天。
  新任职之处,与故乡何止千里,虽非江南佳地,倒也称得上富足,他在此日子平和,几乎忘了京城风雨。
  有时他也会想,不知李弈如今在何处,可还会想起他。

  转眼又是三月百花开时,他独自立于院中,怅然叹息。
  恍惚间似有马蹄哒哒,自远及近,转瞬便至身后,他心中兀地一动,只觉心脏堪堪要跳出胸口。
  转头瞧去,正见那人白衣白马,便如当年京城之中,一身风流骨。
  他手中揣着枝沾露杏花,见孟章回头看他,温柔回以一笑。
  孟章撇过脸,唇边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他二人性子一个看似平和,一个看似随意,却最是倔强固执。
  如今虽是两败俱伤,却未必不是个好结果。
  【终】
  作者有话要说:传说中的坑爹H番外……
  月朗风清,正是对饮时。
  待得酒过三巡,李弈眼见孟章面染酡红,酒壮色胆,道:“这良辰美景辜负不得,不如你我来对诗,谁若输了,便脱一件衣,你看如何?”
  孟章眼神蓦然清明,起身取了一物在手,重重拍在桌上,李弈定眼望去,正是厚如砖石的本朝律法。
  “我们比这个。”孟章道。
  尽日无人看微雨,鸳鸯相对浴红衣。
  ——杜牧 《齐安郡后池绝句》
  结局HE无误。
 
 
☆、第九章 剑破长天【1】
 
  作者有话要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影响代代无穷已,师徒年上。
  1、
  陆云洲二十岁初出江湖,做的第一桩事,便是上洗心剑宗。
  百年前江湖一场盛会,比武论剑,成就一册名剑谱,录下江湖前十位顶尖高手。其后若有人挑战胜了,便自动占了原本的席位。
  许多年间,名册中人或身陨、或隐遁,又有后辈执剑挑战,风云迭起。
  如今名列第一的,正是洗心剑宗宗主祝钧天。
  名剑谱并非只录用剑之人,但天下用剑者十之□,故此名之,而祝钧天用的便是纯钧剑。
  陆云洲剑术卓绝,一路虽有弟子拦阻,仍被他冲上山来,当面持剑挑战。
  纯钧是把赤金色长剑,纹线华美,刃如秋水,一派煌煌,已有千多年历史。
  陆云洲也有一把剑,足足值二十两纹银,精钢所铸,山下李家铺子出品,百年老字号,童叟无欺。
  祝钧天容貌俊美,极有威仪,渊停岳峙,纵然手中执剑,仍是翩翩君子风度。
  而陆云洲衣着朴素,站在对方面前,黯淡无光。
  当年祝钧天年轻时候,便是有名的剑术俊才,唯有云上宫纪清都可与之相提并论。听闻他们原也是志趣相投的好友,只可惜因女人生了嫌隙,约了一场比斗,其后纪清都败在祝均天剑下。
  祝钧天终抱得美人归,可美人生产时落了病根,一年后便去世了,纪清都前往吊唁后,不知是因心伤或是当年战败羞愧,再未于江湖上现身。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本页完)

--免责声明--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版权归原作者,《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这篇小说di780846-15。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上一篇

我的一个朋友 by 孔恰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5)》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80846-15'></small><noframes id='di780846-15'>

  • <tfoot id='di780846-15'></tfoot>

          <legend id='di780846-15'><style id='di780846-15'><dir id='di780846-15'><q id='di780846-15'></q></dir></style></legend>
          <i id='di780846-15'><tr id='di780846-15'><dt id='di780846-15'><q id='di780846-15'><span id='di780846-15'><th id='di780846-15'></th></span></q></dt></tr></i><div id='di780846-15'><tfoot id='di780846-15'></tfoot><dl id='di780846-15'><fieldset id='di780846-15'></fieldset></dl></div>
              <bdo id='di780846-15'></bdo><ul id='di780846-15'></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