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小说在线阅读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


  又过七年,祝钧天败武当玄虚子,于名剑谱上名列第一,而如今,又是三年过去。
  祝钧天所站的位置地势有些高,陆云洲抬头望去,正见对方身后一轮大日金辉耀目,实在闪眼,只得又往前踏了几步,堪堪持平了高度。
  天下第一的名头是个好靶子,向祝钧天挑战的人自然不少,但却少有人能击退剑宗弟子,顺利上得山来。
  纵然是陆云洲,也因先前激战,而费了许多气力。
  剑宗山门巍峨雄奇,人立其下,更显渺小。
  祝钧天性格平和,看了陆云洲一眼,温声道:“你精神不佳,可要休息片刻?”
  陆云洲摇头:“我只求三招。”
  剑宗弟子尽皆哗然,不知这人辛苦上山只求三招是何用意,祝钧天却笑道:“这提议不错。”
  说了三招了结,祝钧天也不会随意蒙混过去,纯钧剑气凛冽,四溢的劲气压得草木俱折,丝毫不曾轻敌。
  洗心剑宗以洗心剑法闻名,尤重心性修养,纯钧本是华贵无双之剑,在他手中用来,却端的是如清泠泠流水,一泻而下,唯见大气磅礴而无以势压人的霸道。
  陆云洲乍见之下,也不由心中凛然,一抖手腕,连剑花也不及挽,剑尖自下而上挑起,竟擦着纯钧剑锋而过,巧妙至极地化去了剑势。
  这一招使来,很有些举重若轻之感,祝钧天眼中已显见赞赏之意。
  只是他心中如此想,手上却不停,内力透过剑身弹开了陆云洲长剑,向左侧横扫而过。
  看似没有花巧,陆云洲却有些捉摸不透剑来轨迹,双眼微微睁大,在最后时刻长剑划了个圆,将剑势偏转了过去。
  祝钧天心里赞赏又多了些,第三招方起,却见对方那把精钢长剑“啪”的一声,不堪剑气肆虐,折了两段。
  陆云洲与他极默契地同时回手,祝钧天收剑归鞘,气质仍温和沉静:“你剑法极好,却不知是哪家的,我竟瞧不出跟脚。”
  “不过家师闲来无事的玩笑之作。”陆云洲回答。
  祝钧天颇为意外:“这剑招似信手拈来,妙到毫巅,令师想必是个高人。”
  陆云洲不过是弱冠青年,得此夸赞,似略微有些羞涩:“高人说不上,却必定是个闲人。”
  “原来如此,”祝钧天见他不正面回答,也不以为意,“我在你这年纪时,还未必有你剑法好,等过个几年,你我说不得还有一战。”
  陆云洲看着面嫩得很,闻得此言,低声道:“宗主既然如此说,我又怎能辜负这一番美意呢。”
  他上山时候是一路打上来的,下山时候并无人拦阻,到得山下后,寻得自己留下的坐骑,纵马奔驰。
  此次与祝钧天一战,他自然并不以为能胜,便如祝钧天所言,他还是太年轻了,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摸一下底,判断自己还需几年方能成功罢了。
  陆云洲想罢,突然哂然一笑,一扫方才的羞涩之态,扬手将断剑往旁掷去,剑身隐没土中,再无痕迹。
  白衣狂剑叶常,喜白衣、好饮酒,性情唯“狂”字可说,与当年纪清都何其相似。
  他原是乞儿出身,雪夜遇一重伤老人,喂了对方一口酒,得了一夜悉心传授。其人作风与纪清都相似,资质也不差多少,就此扬名江湖。
  叶常时年二十有七,名剑谱第九。
  陆云洲正是与他送了战帖。
  到了约定时候,他
  遥遥见着一人扛着把长剑,晃晃悠悠走来,待离得近了,才见那人满头墨发随意束在脑后,疏眉朗目,白衣倜傥风流,正是狂剑本尊。
  叶常瞧了陆云洲许久,方才皱眉问道:“你的剑呢?”
  陆云洲声音微低:“前时过招折了……”还不待叶常再问,便从旁树上折了一枝桃花,“白衣狂剑乃风流人物,我用这桃花对敌方能衬出阁下风采。”
  如今正是早春时节,那一枝桃花欲开未开,花上带露,娇嫩无比。
  叶常盯着那桃花瞧久了,不知怎地脸上竟微微有些发红,忽朗声笑道:“我以为我已经够狂了,原来还有比我更狂的,也算长见识了。”
  陆云洲只笑却不接话。
  二人看来处得不错,但真动起手来却不会留情分毫,叶常原本见陆云洲行事轻佻,想摸摸这人有几斤几两,不想几十招下来,惊出了一身冷汗,暗道不愧是在祝钧天手底下走了三招的人。
  叶常剑如其人,跳脱不定,总有天马行空之举,陆云洲之剑却也无迹可寻,于不可能处觅生机,并无固定剑招,倒像本来练的便是散招。
  一者是精铸长剑,一者是柔韧木枝,两百招之后,却是那桃枝在长剑上打出了一道缺口。
  叶常将长剑举在眼前细细观看,许久方才开口:“厉害。”
  此次到底是他败了。
  陆云洲抱拳,面上稍显羞涩:“承让了。”
  叶常虽输了,却也没什么不愉快,反道:“你与我比剑用这桃枝还行,他日对上纯钧可怎生是好?”
  陆云洲似是极认真地思考了片刻,才回答说:“纯钧乃千年名剑,天下间有几把能与之相抗的?”
  叶常竟掰着手指认真与他说:“武当玄虚子道长的承影剑,云上宫纪清都的鱼肠剑,这二者都不逊色于纯钧。”
  陆云洲盯着叶常的眼睛,认真问他:“你觉得我选哪把为好?”
  承影剑是武当镇派之宝,自然不可能交与他,而纪清都不出江湖,也不在云上宫,无人知他下落,根本无处去寻。
  叶常大笑:“是我错了,我与你喝酒赔罪,不醉不归可好?”
  陆云洲摇头,垂眸低声说:“家师有言,不得饮酒,喝酒误事,酒后失德,酒后乱性……”
  叶常忍不住道:“你师父到底是哪里的老古董。”
  两日后,江湖闻知叶常战败,于名剑谱上后延了一位,陆云洲则名列第九。<
  br>  又三日,陆云洲回山。
  陆云洲是孤儿,十岁那年被师父看中一身千载难遇的好根骨,捡回倄山做了弟子,一晃便是十年。
  倄山其形尖突,平地拔起,险峻非常,山下有个小村子,名曰龙牙,传闻这倄山原是条被镇压的恶龙身所化,那村子便是龙牙落处。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本页完)

--免责声明--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版权归原作者,《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这篇小说di780846-16。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上一篇

我的一个朋友 by 孔恰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6)》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80846-16'></small><noframes id='di780846-16'>

  • <tfoot id='di780846-16'></tfoot>

          <legend id='di780846-16'><style id='di780846-16'><dir id='di780846-16'><q id='di780846-16'></q></dir></style></legend>
          <i id='di780846-16'><tr id='di780846-16'><dt id='di780846-16'><q id='di780846-16'><span id='di780846-16'><th id='di780846-16'></th></span></q></dt></tr></i><div id='di780846-16'><tfoot id='di780846-16'></tfoot><dl id='di780846-16'><fieldset id='di780846-16'></fieldset></dl></div>
              <bdo id='di780846-16'></bdo><ul id='di780846-16'></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