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小说在线阅读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


  他亲手教出的得意弟子,叫他如何舍得交托别人,只望一辈子抓在手里才好,可这些污秽不堪的念头又怎能坦然面对徒儿那一片赤子之心。
  后来回想,破誓前他心情低落,未必没有这个原因在,只是到底喝酒误事,终成大错,无可转圜。
  陆云洲对他态度越是不好,他反而能更自在些。
  此时听对方提起两年前荒唐事,心中惊恐不堪,害怕这徒儿心中恨极了他,要离他而去。
  陆云洲见他如此模样,一时心中五味具有,说不出话来,良久才缓了情绪:“我在山上住半年,然后便下山。”
  此时纪清都哪里还记得去顾忌什么,一把攥住他手,厉声呵问:“你下山做什么!”
  陆云洲只得道:“我如今位列第九,前头还有八个人,你以为我会止步不前?”
  纪清都心情平复稍许,问他:“那……你可还回来?”
  陆云洲与他说:“此次我会依次挑战我前头五人,等完事就回山休养。”
  纪清都略有些担忧:“你行事当小心为上。”
  陆云洲洒然一笑:“师父难道还不知我本事如何?”
  自两年前那桩事后,他少笑得这般潇洒,纪清都此时瞧见他这一笑,不由愣了神。
  至于心中想些什么,却唯有他自己知道了。
  3、
  如陆云洲先前所说,他在倄山上住了半年,练剑之余,养养花草,过得十分清闲。
  待得他下山之后,却再无那般闲适,直接与名剑谱第八的素和容水送了战帖。
  其人是名剑谱中唯一的女子,为散花多情天主人,用的是金铃索,白绸上系了两只金铃铛,既柔且刚,极不好应付。
  等到二人对敌,果然耗费气力颇大,险险拿下对方,还被对方一铃打在胸口,吐了一小口血。
  陆云洲揉了揉面如表情的脸,心里想道,的确是厉害。
  只是不过十天,陆云洲又与名剑谱第七送了战帖,如此一而再,再而三,三月之内,接连挑战四位谱上之人,未有败绩。
  他方出江湖,便去寻了祝钧天,又败了如许多人,在江湖中一时也是声名鹊起,更何况他如今在名剑谱上已列第五,前头不过四人而已。
  而名列第四的正是点苍派掌门,名为任采,早年是个极风流的人物,如今年近四旬,虽有收敛,仍一直未曾娶妻,锦衣华带,看着颇为年轻英俊。
  只是卖相再好,也抵不过点苍派威名。
  点苍派座落于苍山之中,自古有“苍山十九峰崔嵬,炎天赤日雪不容”之言,雄浑壮丽,变幻莫测,景色殊异。
  这剑法亦是同理,剑势带着大地雄伟之气,却又有不同
  ,剑光起时,如山巅清雪,剑锋陡转,又如飞雪漫天,避无可避。
  所幸最后他以当胸一剑,换了一场险胜。
  上山时候一身轻松,下山时候却带了伤,虽算不上多严重,总有些头晕目眩之感。
  陆云洲想既应了师父回去一趟,自然不能食言,况且……他心里也的确想师父了。
  回转路上太平无事,他却隐约觉得哪里不对,果然那夜他于客栈床上打坐调息,有人从窗户里送迷烟进来。
  他虽是初出江湖,但纪清都该教的教与了他,自个也是个绝顶聪明的,弯腰取了一块帕子沾水捂了鼻口。
  又过一会儿,来人估摸着时间差不了多少,窗户吱嘎一声,几个黑衣人影蹿了进来。
  陆云洲坐在床上,帘子放下了大半,从外边瞧不清楚,来人只当他已不省人事,并未着意,等掀开床帘时,一只手掌手正往他面门打来。
  来人一惊,已欲往后退去,却不想对方速度更快,手掌一翻成指,上下一动,点了他的穴位,张口想要提醒同伴,却发现发不出声音。
  陆云洲于电光火石间当先解决一人,房内还有好几个不速之客,正待一一擒住,却见一道剑光如惊鸿过目,那几人未料到背后有人,一招殒命。
  一个白衣人影踏月色而来,笑道:“原来我是多余的了。”
  叶常偶然得闻这几人欲对陆云洲下手,特赶来相助,未料到陆云洲根本未中招,故而有此一言。
  陆云洲自不会辜负他一番好意,面上略显羞涩:“叶兄心意,我……”
  一话未完,却听见对方焦急万分:“小心身……”
  原来有一人躲在被陆云洲点住的那人身后,此时见他二人似有分心,以为是个可乘之机,竟然拔剑于背后当头砍下。
  这一招无名,不过是简单一劈,可若是不曾提防,就得身死当场。
  却不料陆云洲如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手臂向后弯去,眼见着似要以血肉之躯去对上那寒刃。
  “叮——”的一声,陆云洲袖内似藏了什么利器,两相一对,将对方长剑断了两截,而后手腕翻转,正夹住了一截断刃,自那人喉间划过。
  那人轰然向后倒下,双目圆睁,似未想到怎会有这番变化。
  陆云洲心中一动,去看先前被点住的那人,果然唇边溢出鲜血,已然命绝。
  叶常咋舌:“这是谁要你的性命啊。”
  陆云洲随手
  扔去断刃,整了衣衫,低声道:“我也不知。”
  他先前胜过的那些人有可能,将来要挑战的人也有可能,谁知道其中弯弯绕绕,真相如何呢。
  叶常看了他一眼,也不问他先前袖中藏了何物,耸肩一笑,退出了房间。
  过了片刻,自有人将尸体处理干净。
  地上仍有血迹,陆云洲却连眉也不皱,只摸着自己胸口。
  那里本就有伤,近来本不该动手,现在伤口崩裂,又有血丝冒头。
  他手指按住伤口,只想等到回山,师父怕是又有一番唠叨了。
  第二日他下楼时候,叶常早在下面,正与人说话,手里提着张纸,上下反复察看,眉头皱得死紧。
  陆云洲心有奇怪,走近去瞧,原来不过是张地契。
  ……只是被叶常拿倒了。
  他前时于此地买了一间屋子,此时被人找上门来,要他退了这屋子,只因当初所签的地契是假,根本做不了数。
  叶常未料到竟有人敢骗他,拎着这纸片,却看不出名堂。
  陆云洲心有奇怪,问道:“你不识字?”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本页完)

--免责声明--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版权归原作者,《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这篇小说di780846-18。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上一篇

我的一个朋友 by 孔恰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8)》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80846-18'></small><noframes id='di780846-18'>

  • <tfoot id='di780846-18'></tfoot>

          <legend id='di780846-18'><style id='di780846-18'><dir id='di780846-18'><q id='di780846-18'></q></dir></style></legend>
          <i id='di780846-18'><tr id='di780846-18'><dt id='di780846-18'><q id='di780846-18'><span id='di780846-18'><th id='di780846-18'></th></span></q></dt></tr></i><div id='di780846-18'><tfoot id='di780846-18'></tfoot><dl id='di780846-18'><fieldset id='di780846-18'></fieldset></dl></div>
              <bdo id='di780846-18'></bdo><ul id='di780846-18'></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