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小说在线阅读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


  叶常转过脸,一脸苦色:“你也知道我什么出身,识字难了些吧。”
  陆云洲这回倒是意外了,他见对方打扮潇洒,说话虽不算文雅,但也绝不粗鲁,未料到还有这一遭。
  地契之事好解决,那人是此地有名的地痞,陆云洲根本花不了什么力气,倒是见了叶常,颇有些为难。
  看他这模样,将来总得再被骗几次。
  陆云洲想着以自己现在伤势,并不适合赶路,倒不如在此住上一段时间,便与叶常道:“我教你识字可好?”
  叶常满脸诧异:“我笨得很。”
  陆云洲不语,能仅依靠一夜传授,便将剑法练到如此境界的人,说他笨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果然几日下来,叶常进步神速,虽说不上过目不忘,但也是超出常人许多。
  他搁了笔,见陆云洲认真模样,不禁问道:“你倒似有经验得很。”
  陆云洲不以为意:“我与你出身相仿,原也是孤儿,十岁尚不识得文字,幸得师父悉心传授,自然知道如何快些。”
  说到“悉心传授”四字时,他眉目无端柔和许多,叶常见了,便道:“你与你师父关系必定极好。”
  陆云洲脸色蓦然一沉:“尚可。”
  他翻脸
  比翻书还快,叶常知他有心事,也不去追问。
  五日后,陆云洲估摸着伤势稳定,终于拍马回倄山了。
 
 
☆、第十一章 剑破长天【3】

 
  4、
  此次离山,若是算上路程、比斗与养伤所用时间,足足有一年多,实在是长了些。
  上山时候,陆云洲放缓脚步,心中颇有些尴尬,可到底为何,却又说不清了。
  纪清都与上次离开时所见并无什么两样,玄衣大氅,墨发微霜,站在老松之下,身姿峻挺,雍荣闲雅,面上却笼着一层寒意。
  见他回来,眉目间才微有松融,下一刻却板起脸来,怒道:“你还知道回来!”
  陆云洲并无大反应,只把山下事情说了一遍,自然略去了受伤、遇袭的事情,只说与好友游玩,误了时间。
  纪清都喜怒难辨,陆云洲却神容冷淡,说道:“我不过是晚了些许,又非什么大事。”
  他与纪清都所说的,是最多不过一年时间,如今也的确没超出多少。
  纪清都口中不言,内里却是忧虑的。
  “你今日晚几个月,下次再晚上一年半载,终有一日再不回来……”
  陆云洲皱了眉:“我从不说诳语。”
  纪清都张嘴欲言,却终究无话可说。
  夜间时候,他取了琴于松下懒懒拨弄,陆云洲站在他身后,静默不言。
  正如他前时与叶常所说,他诗书是师父亲手教授,琴棋书画亦是,虽未学得十分精通,好歹略懂一二。
  那时他年少,只觉得师父无所不能,事实上纪清都当年虽负盛名,最出名的仍是他的暴躁性子,其他反都是次要的。
  但这些年来,他修身养性,与当年实是判若两人。
  纪清都突然止弦不弹,问他:“那叶常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常?”陆云洲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个,思索片刻才道:“他性格爽直,很是真性情。若是他再有些才情,应该与师父当年差不多吧。”
  纪清都笑了:“你知我当年是怎般模样?”
  “别人说得多了,自然知道些,”陆云洲道,“大抵错不了。”
  “哈哈哈……”纪清都大笑,低头又去拨弦,只是比起之前,琴音快了许多,若疾雨打芭蕉,听来没有半分闲适,倒将人心弦拉紧。
  陆云洲心中升起隐忧,不及多想,已踏前两步,伴了这琴声,舞了一套云上宫剑法。
  云上宫既以云上为名,自然坐落于高山之巅,云烟雾绕,不似人间。
  这剑法亦是同样,他如今虽是以指代剑,少了剑光纵横
  的华美,但仍身姿飘渺,最后一式立鹤姿收尾,真如那踏鹤而来的仙人,风姿绝佳。
  纪清都原本心如乱麻,此时见了这立鹤姿,往事历历在目,又从十三年前,忆及三年前,指下略顿,“嘣”的一声,琴弦已断。
  这琴音绝非普通琴音,恰与陆云洲剑法相和,琴声乱了,他剑法亦同,本已是收尾时候,此时内里真元紊乱,胸口气血激荡,竟引发了旧伤,忍耐不住,脚软仆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纪清都当即变色,疾步至他身边,将之半抱起来,手指搭在他腕上。
  陆云洲此时内里气血翻涌,眼前发黑,等他回神时,就见纪清都脸上冷得快掉冰碴了。
  他伤得其实不重,不过被琴声所引罢了,但对方却不会这般想。
  “你骗我,”纪清都道,双眸微眯,手背上已有青筋暴起,“你竟也学会了骗我。”
  陆云洲咳了两声,正待分辨,却被对方一把撕开前襟。
  那夜荒唐事,纪清都记忆有缺失,于他而言却是刻骨铭心,正因为如此,此时他身子完全僵住,丝毫不敢动弹。
  纪清都手指点在他胸膛之上:“你可要与我说说,这伤是如何来的?”
  陆云洲前襟大敞,露出的部分肤色白皙,肌肉饱满,触之温润,其上却横亘着一道指甲盖长短的粉色伤痕,显是新伤方愈。
  可如今纪清都在问什么,他都不知道了。
  自那根手指点在他胸口时,陆云洲已止不住颤栗,伸手紧紧攥住对方大氅一角,喃喃唤道:“师父……”
  他在纪清都面前惯来冷淡,难见失态,纪清都此时却是一肚子怒火难发,伸手托了他脖颈,凑近身子,冷声问道:“为何骗我?”
  陆云洲眼中一片混沌,神思杳杳,模模糊糊见了对方影子,也辨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低声含糊着不停唤师父。
  纪清都动作一滞,恍惚间想起三年前那晚,似也有人在耳边哭喊师父,一时心中软了下来,温声道:“江湖风波恶,留在山上陪我可好?”
  陆云洲抬眸去瞧他脸:“师父……”
  纪清都忍不住低头在他唇边吻了吻,又贴在他耳边轻声道:“云洲,留下来陪师父罢。”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本页完)

--免责声明--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版权归原作者,《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这篇小说di780846-19。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上一篇

我的一个朋友 by 孔恰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19)》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80846-19'></small><noframes id='di780846-19'>

  • <tfoot id='di780846-19'></tfoot>

          <legend id='di780846-19'><style id='di780846-19'><dir id='di780846-19'><q id='di780846-19'></q></dir></style></legend>
          <i id='di780846-19'><tr id='di780846-19'><dt id='di780846-19'><q id='di780846-19'><span id='di780846-19'><th id='di780846-19'></th></span></q></dt></tr></i><div id='di780846-19'><tfoot id='di780846-19'></tfoot><dl id='di780846-19'><fieldset id='di780846-19'></fieldset></dl></div>
              <bdo id='di780846-19'></bdo><ul id='di780846-19'></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