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小说在线阅读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


  那声音温柔得很,却如一道闪电劈开陆云洲心中迷雾,瞬间清醒了过来:“师父!”
  纪清都突然有种被撞破的心虚感。
  陆云洲一把推开他,伸手掩了衣襟,冷
  笑道:“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纪清都睁大了眼,张口说不出任何话。
  陆云洲却向前倾了身子,缓缓说道:“我要下山,师父如何拦我?”
  纪清都心中急躁难耐,冲口而出:“和我留在山上不好吗!”
  “呵,”陆云洲一笑,“师父为何不说与我一同下山呢?”
  不待纪清都回答,他又道:“你藏于山中不出,不过是悔极当年之事,心中根本忘不了你那师妹。既是如此,你又凭什么要我留下陪你!”
  陆云洲说罢,自苦笑一声,起身转头便走,竟是下山路径。
  月正当空,他背影却孤清得很,纪清都只觉一口热气直冲心间,起身一掌往陆云洲后心打去。
  陆云洲自不会这么简单便叫他偷袭得逞,回身与他对了一掌。
  他二人平日里动手并不少,对彼此习惯了如指掌,此时对上,颇有胶着之势。
  当年纪清都与祝钧天一战,虽是战败,但其中水份太大,做不得数,而祝钧天如今却是名剑谱第一。
  陆云洲纵然实力不俗,可本是对方一手□出来的,处处被压制得厉害。
  他略有犹疑地看了眼自己的袖子,到底作罢,只与纪清都徒手对敌。
  百来招之后,终被对方一把扼住喉口。
  “你若留下,我便不杀你;你若要走,那就休怪我无情。”纪清都手指渐渐收紧,口中如此说,心里却有些不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陆云洲惨笑,闭目不言。
  5、
  他跌坐在地上,以手支撑,完全是慨然赴死的姿态。纪清都掐着光滑细致的脖颈,脉搏在其掌心下跳动,每一分每一毫,都是鲜活的生命味道。
  只要再用点力气,这人便不在了,若是如此,他也就没什么好烦扰的。
  陆云洲自知胜不过师父,此时又被制住,再未反抗,喉间的那双手如铁箍遏制住了他的呼吸,喉骨甚至已发出碎裂的声音。
  可情绪却平静,他当年本就是为师父所救,如若不然,怎会有这十多年的快活日子,今日这结果,也不过是运数到了,怨不得人。
  死在师父手上,总比死在外面好。
  他如此想,喉间那双手却突然松开,唇上一阵剧痛,被狠狠地咬了一口,睁眼瞧去,才见得纪清都面上寒意未褪,唇上却沾染了一缕血痕,陆云洲眼光瞥见,心知那是自己的血,撑在地上的手不由
  捏紧了几分:“师父……”
  纪清都伸手摩挲着他的侧脸:“云洲,山中寂寞无人,我……”他半阖眼目,声音中带了些许涩意,“我也想离开,可我迈不过……你可明白?”
  陆云洲叹了一声:“我明白。”
  “你!”纪清都惊道。
  “我知道祝夫人并非真正理由。”
  纪清都道:“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要逼我?”
  陆云洲冷笑:“以我看来,无论是因为纪夫人,还是其他理由,这二者都没有不同。”
  他撑起身子,缓缓站起,衣上虽染血,神容却平静:“那些不过是个借口,你只是个不敢面对自己的懦夫。”
  纪清都怔怔看着他,却见对方转身便走,无有犹豫。
  陆云洲下山以后,未过几天便遇见了叶常。
  他如今旧伤加新伤,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再去挑战,只得休养一段时日。
  叶常对他狼狈也奇怪:“你怎会伤成这样的?”
  陆云洲垂眸道:“不过是我自己疏忽罢了。”
  他答得漫不经心,也不知叶常当真与否。
  上次偷袭之人的身份,一直没个准信,但至少知道不会一次作罢,叶常担心他伤势未愈,力有不逮,故而一直未走。
  叶常嗜酒,每次见到都是一身酒味,喝得醉眼迷离时,也会一嘴胡话。
  有次竟问陆云洲可有心上人,陆云洲出人预料地答道:“有啊。”
  叶常虽已醉得厉害,但到底还留了几分清醒,双眼一亮:“谁?”
  陆云洲掀了掀眼皮,语气倦怠:“一个既没胆子又没脑子的混蛋。”
  叶常打了个酒嗝:“啊?”
  “他年纪比我大好多,长得连祝钧天都不如,武功……江湖人说他不如祝钧天,偏偏性子极傲,还没酒品。”陆云洲这话出口,莫名觉得轻松了许多。
  叶常拍了拍他肩:“祝钧天是江湖第一美男子,论武功是天下第一剑,你不能拿个姑娘家与他比啊,不过……原来你喜欢老姑娘?”
  陆云洲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对方又道:“不仅是个老姑娘,还是个爱喝酒、脾气差的老姑娘……”他摇了摇头,“你眼光真差。”
  陆云洲差点没忍住笑出来,悠然道:“可我就是喜欢这么个老姑娘,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叶常认真道:“自然是下了聘礼,八抬大轿强娶回家,就算
  是个老姑娘这脸皮也是薄的,等到了洞房……”
  他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陆云洲却道:“这主意极好。话说,祝钧天天下第一剑的名头也太难听了些。”
  叶常想了想:“他是名剑谱第一,不叫这个叫什么?”
  “剑神、剑圣、剑仙,剑王都比第一剑好听。”陆云洲一一列举。
  叶常醉得厉害,并未听清他说了什么,只迷迷糊糊点了点头,视线一转,却看向陆云洲的袖子。
  “上次就想问你,这袖中到底藏了什么?”
  陆云洲突然诡秘一笑:“我说定情信物你信吗?”
 
 
☆、第十二章 剑破长天【终】
 
  6、
  名剑谱排名第三的,正是原为祝钧天所败的武当玄虚子。
  他四旬开外年纪,面相清癯,仙风道骨,除门派之事外并不上心,剑法之高世间难寻敌手。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本页完)

--免责声明--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版权归原作者,《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这篇小说di780846-20。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上一篇

我的一个朋友 by 孔恰

《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金棺集录+番外 by 廑渊/趴在枝头等红杏(20)》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80846-20'></small><noframes id='di780846-20'>

  • <tfoot id='di780846-20'></tfoot>

          <legend id='di780846-20'><style id='di780846-20'><dir id='di780846-20'><q id='di780846-20'></q></dir></style></legend>
          <i id='di780846-20'><tr id='di780846-20'><dt id='di780846-20'><q id='di780846-20'><span id='di780846-20'><th id='di780846-20'></th></span></q></dt></tr></i><div id='di780846-20'><tfoot id='di780846-20'></tfoot><dl id='di780846-20'><fieldset id='di780846-20'></fieldset></dl></div>
              <bdo id='di780846-20'></bdo><ul id='di780846-20'></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