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番外 黑蛋白

【木头+番外 黑蛋白】小说在线阅读

木头+番外  黑蛋白

木头--楔子
 
凉亭里,香炉中的香料燃完了,馀香浅淡地在鼻尖留下最後一丝清雅,在透过垂幔吹入的风里,消失无踪。
喷嚏了声,少年揉揉鼻尖,带点疑惑地放下手中的书,将袖中折得整整齐齐,跟豆腐块似的手巾拿出来,抹了抹唇角。
是谁正念著他吗?或只是天寒了所以著凉?
风一吹来,书页啪搭啪搭的翻飞了几面,上头用朱砂点的句读或眉批,全都整齐的像用印章盖上去的,恐怕连书页里的字都没这麽工整。
少年的发色稍淡,一丝不苟地梳成髻,无论风怎麽吹都看不见丝毫紊乱。
将手巾摊开在桌上,少年仔仔细细,将四角相对,毫不偏离,一层一层将手巾折回了方块状,才心满意足地吐口气,收回衣袖里。
没了清雅的薰香,冬天的风就显得更冷冽,尽管凉亭四周垂著皮毛垂幔,依然没能挡住太多带雪的寒风。
手指被冻得略疼,少年缩起掌在唇边哈了哈气,细长的眸不断从空隙间偷偷往外瞧,覆盖著细雪的竹编回廊上头,没有任何人经过,就连他身边的小公公都藉著拿姜茶的名义一去不返。
这也无妨了,在宫里像他这种不受宠又分不出领地扔出宫,母妃还因为与假太监有染而被下罪处死的皇子,合该过这种身分的日子。
少年从不介意,他很随遇而安,饿不死又穿得暖,这日子没什麽难过的。
猛地又喷嚏了声,少年歪了下头,再次将手巾拿出来擦了擦唇角。老这麽喷嚏著连书都没法子看,他是否该别等了?直接回居所去?
「叶方公公是哪里去了?」擦完嘴角,少年又将手巾摊在桌上重新一层层叠起,嘴里也忍不住有点抱怨。
风还是呼呼直吹,收起手巾时,少年缩了缩肩打个冷战,细长的眼又往垂幔的缝隙间瞧了出去。
这回,他在飞舞的雪花里,隐隐约约像是瞧见回廊的那一端有个人影。
是谁?这个院落在宫里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安静又整洁,所以他才爱来这儿看书,平日里几乎是瞧不见什麽人的。瞧那型走优雅飘然的姿态,决不可能是洒扫的太监宫女。
眯起眼,少年不自觉站起身,探头探脑的张望,心里浮出各种奇怪的猜测。
那人影还很远,只瞧得出浅灰色的影子,在雪中却仍然有种翩然若仙的潇洒灵气,细白如粉的雪在那人影身边像是慢了下来,轻轻巧巧地被风吹得摇盪著,层层落在灰色的影子上,却像是透著温润如玉的光彩。
越仔细瞧,那越不像是尘俗间的人,反到像不慎被瞧见的仙人,怡然自得、翩然自若,雪似乎也不冷了,倒有了些暖意。
慢慢的,少年瞧清楚那人影穿著一身蓝袍,素雅毫不显眼的蓝袍,那色泽却透著巧妙,像青天也像静湖,似水似流云,随著走动轻灵地流摆。
这一下,少年猜出来是谁了,整个宫里只有一个人嗜穿这样的蓝,也唯有一人能将这蓝穿得既风雅又妩媚。
他垂下眼思考著是否要出声,稍嫌太细的眉认真严肃地挤在一块儿。
没等他想出头绪,蓝影已经靠了过来,纤细若柳的身躯直接靠著覆盖细雪的回廊栏杆上头,清雅地笑著对少年一扬手。
「皇兄。」悦耳的轻唤像墨笔勾出的莲,素雅却又浓艳,让少年莫名红了脸。
「离殇。」他总是想得太多,反而显得慌张,冻僵的手还是泛著浅浅的紫红,身子却有些暖热了起来。
同样是个少年,离殇粉白的脸上总是带笑,黑得仿若无星无月的深夜那般的眸,只消轻瞥过就令人感到无限风情,但又不显刻意。
他有趣似地用晕著玉色的手指画过了积著一层雪的栏杆,黑眸就顺著散落的粉雪移上了少年细长的眼,似有若无地一弯。
呼吸猛地一滞,少年愣了愣连忙垂下头,这才发觉自己忘了将折好的手巾放回袖里,被风一吹似乎有些乱了。
轻扯眉心,他不爱这样乱糟糟的感觉,顺手将手巾又摊在桌上,仔细折了起来。
「皇兄,您还是老脾气。」离殇的声音近了点,少年手一颤手巾又乱了。
「离殇,对不住啊,你也知道皇兄的脾气,不这麽规规矩矩的,心里头就有些不畅快。」手上忙著将手巾又摊开,少年尴尬地抬起脸与离殇的黑眸对了上,苍白的脸颊微红。
「嗯,离殇很清楚皇兄的为人。」轻巧地一颔首,离殇撩开了垂幔,踏入凉亭里,发上的雪花像花瓣似的,只是慢慢融成了水珠。
和善地一笑,少年低下头再次折起手巾。
终於折好也放回了袖中,少年满意地吁口气,才又抬头看了看离殇。
细白的手指这会儿正轻敲著已熄的香炉,指头从孔隙轻抚过,接著移回秀挺的鼻前嗅了嗅。「皇兄喜欢月菊的气味?」
「月菊?」少年不自觉追著离殇如画般的动作,人还有些愣。
「是啊,月菊。皇兄不觉得太清灵了吗?月菊的气味。」离殇甩了甩手指,像是想甩掉这个气味,少年歪了歪头,想了许久才缓缓摇头。
「你明白为兄不太懂味道这件事情,只是觉得气味适合读书,风又太冷了,才让叶方公公点上。」
轻声一笑,离殇用手掌托著小脸,黑得太浓型样却淡如水墨的眸,直勾勾地盯著少年,瞧得人心里一阵小鹿乱闯,偏又躲不开。
「皇兄,您想问离殇,父皇在那儿吗?」没料到那艳丽的唇间会吐出这麽难以招架的问题,少年退了退,严肃地蹙起眉。
沉吟了会儿,离殇也不催促,迳自拿过了少年的书册翻了翻,眼眸微弯,黑瞳里却什麽也没有。
好半晌,少年才总算下定决心开口。「这事儿该怎麽说……你明白父皇并不喜欢为兄,平日里就是一面也难以见到,毕竟不若离殇你与父皇的亲近,确实是有些介意。」
「嗯?」清雅地抿唇一笑,离殇阖上书,瞅著少年认真思索的脸庞。
「该这麽说,宫里閒言閒语是多了些,顺妃娘娘是父皇的爱妃,也是你的生母,虽然我没瞧过顺妃娘娘,但也听说过你同娘娘相像。父皇似乎因为娘娘的死而对你心有愧疚,叶方公公也说了父皇不爱你离开身边。」说到底,确实,少年是有些介意,这些年他总瞧著离殇跟在父皇身边,这还是头一回没在离殇身边瞧见父皇。
轻声一笑,离殇浮出有趣的神采,轻点头。「皇兄,您真是个老实人,这可不太好,在这深宫内院。」
「是吗?」疑惑地点点头,少年坐会椅子上,认真地瞧著离殇笑得清雅却风情无限的面庞。「那麽你认为,我应该要怎麽回才是?虽说我是被父皇遗忘的皇子,朝里谁也不会想巴结利用我,不过能别做错事总是好的。」
「让离殇教您吗?」离殇笑了似的抿起唇,就是这简单的小动作,少年都觉得一阵不好意思。「皇兄,这时候笑而不答就够了。」

【木头+番外 黑蛋白】(本页完)

--免责声明-- 《木头+番外 黑蛋白》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文笔优美俱佳,《木头+番外 黑蛋白》这篇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转载于网络或由网友上传,《木头+番外 黑蛋白》版权归原作者,《木头+番外 黑蛋白》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内容不健康请联系我们删除,如果原作者或出版方认为本站转载《木头+番外 黑蛋白》这篇小说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木头+番外 黑蛋白》这篇小说di780895-1。

《木头+番外 黑蛋白》上一篇

黄袍布衣 by 罪化/devillived/王十一

《木头+番外 黑蛋白》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木头+番外 黑蛋白》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small id='di780895-1'></small><noframes id='di780895-1'>

  • <tfoot id='di780895-1'></tfoot>

          <legend id='di780895-1'><style id='di780895-1'><dir id='di780895-1'><q id='di780895-1'></q></dir></style></legend>
          <i id='di780895-1'><tr id='di780895-1'><dt id='di780895-1'><q id='di780895-1'><span id='di780895-1'><th id='di780895-1'></th></span></q></dt></tr></i><div id='di780895-1'><tfoot id='di780895-1'></tfoot><dl id='di780895-1'><fieldset id='di780895-1'></fieldset></dl></div>
              <bdo id='di780895-1'></bdo><ul id='di780895-1'></ul>

                •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