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by 小越儿

时间: 2018-11-28 18:25:09

【[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by 小越儿】小说在线阅读

[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by 小越儿

 
书名:[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作者:小越儿
简介:
记录我第一个花太的成长历程。
 
食用指南:
1.脑洞是看基友的文开的,情节有虚构也有真实。
2.文文更新时间不定,一切看脑洞……和基友的脑洞。
3.作者菌手残党,游戏菜鸟,刚刚接触基三,BUG不可避免,请轻拍。
4.感谢基三,感谢陪我渣基三的基友。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三岁 ┃ 配角:鹤小舞,凡尘,剑三NPC,剑三玩家 ┃ 其它:剑三,万花正太,江湖
==================
 
  ☆、出逃山谷历练真正江湖
 
  我在空中打了个滚,一扭身躲入一道围墙后边,四下踅摸一圈,发现并无人察觉,这才抚着胸口松口气,大摇大摆走出来。
  几日前,我辞别稻香村众人,毅然决然的踏上师门不归路,原以为出了村子开阔了眼界,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从一个封闭的村落被扔进另一个封闭的山谷。
  好在万花谷要比村子大一些,撒起欢来也更能施展,只是困在这里几日,除却同门前辈交予我做的一个个任务外便是遣我到各处搜集草药,当真无聊透顶,却也没有什么自由时间可供自身排遣。
  等了许久,今日好不容易被我逮到机会,那必须是不能放过的!
  我又谨慎张望一遍,肯定自己处境安全,终于几个跟头翻出围栏,提起一口气,足下一点,我便像只飞鸟展翅在空中,得意忘形下,却忘了自己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一口气上不来,狠狠拍在了石壁上。
  我爬起来,慌忙跑到水边向里望去,见水中映出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这才放下了一颗悬到嗓子眼的心,幸好没有毁了容!我在心中感叹。
  当初在稻香村,我可也是凭借着这张脸同不少姐姐妹妹走的亲近,若是因此毁容,我也没脸继续活下去了。
  调息片刻,我感觉浑身又充满力量,当即再度施展轻功,不多一会就逃出山谷,只可惜自己学艺不精,脚程不如门派的师哥师姐们快,几经周折才终于找到个驿站。
  我在腰间荷包里摸寻了许久,拿出仅有的银子丢给一个面相清秀的小哥,令他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而后便跳上一辆简陋的马车,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欢愉的睡下了。
  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再睁眼时,四周一片漆黑。我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坐起来,当下就闻到一股子潮湿的泥土芬芳。
  周围死一般的沉寂,方圆几里连半个人影也瞅不见,我寻思着,估计是银子不够,那小哥将我扔在此后自己驾车落跑了。
  地上潮乎乎的一片,看样子似是刚下过雨,连带着把我的衣衫也浸的有些湿,我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瑟缩着捋了捋胳膊,决定还是先找处地方落脚,之后再去考虑接下来的路该何去何从。
  只是现下自己身上已无半分,也不知可否寻得个善心之人收留一宿。
  冷风呼啸,穿透树缝时发出阵阵鬼哭般的声响,我头皮发麻,连带着脚下的步子也快了许多。
  四下里黑不溜秋,我功力不足,也看不太清路,磕磕绊绊的走了许久,好不容易看到前方似有似无的好似有个村落。我大喜过望,拔腿就跑,甚至忘了自己会轻功,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飞过去。
  疾奔出去好几米,眼见着村落的轮廓越发清晰,我兴奋之余加快了速度,不料脚下一个踉跄,竟平地摔了个大跟头。
  我连滚带爬的起身,下意识就去摸脸,还好还好,没有受伤!当下松懈下来,只怔愣了片刻,忽觉脑后生风,我条件反射的低头,再转过身来却见眼前突然蹦出个人,一脸凶神恶煞的瞅着我,看着就不像是个好人。
  既是江湖中人,就必有一颗惩恶扬善的心,何况就算不为除恶,我也要自保,想至此,我当下取出随身的判官笔,以一击太阴指掩护疾退,继而商阳指跟上,想不到对方却轻而易举躲过了我的攻击。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我咬了咬牙,心神有些慌乱,对方却趁着我发愣的时候对我施展攻击,我快速使出一招瑶台枕鹤,想不到左臂还是受到了一丝擦伤。对方尝到了甜头,笑容咧的更大,我看准时机再次发动商阳指,招数打出的一瞬,我又迅速以玉石俱焚跟上,眼看对方身形慢了下来,我轻笑一声,打出一记漂亮的快雪时晴结束了战斗。
  看着眼前一动不动趴在地上的人,我敛起笑容,心有余悸。左臂上的伤口不住的往外淌血,阵阵疼痛不断牵扯着我的神经,我深吸一口气,忍不住感叹,这就是真实的江湖!
  眼睛再度不受控制的瞟向地上的人,我担心还有其他同伙隐藏周围,不敢在怠慢,当下施展轻功直直向村子飞去。                        
作者有话要说:  篇幅没想好,故事没大纲,第一次撸第一人称,各位大侠请多指教(^o^)/~
 
  ☆、桃花留宿体会未有真情
 
  村子里面寂静无声,我捂着受伤的手臂慢步往里走,没走几步,眼前突然窜出个黑影,不及我看清便直直向我扑来,同时一阵骇人的狗吠自它口中传出。
  我与它相对几秒,脑子回神的同时突然转身拔腿就跑,惊悚之余,也不顾及村民已经睡下,无可抑制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救——命——啊——”
  好在那条狗并非真的凶残,且热情的村民没有见死不救。
  我坐在村民家的土炕上,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尽心中无尽辛酸,终于感动上苍感动村民,令他们勉为其难的将我留了下来。
  村长将我安排在了陶九翁家,老人家热情的替我倒了杯水,又体贴的塞到我手里,笑呵呵的问我:“娃子,你叫甚?”
  “越三岁。”我接过杯子乖顺的回答。
  九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名字是我娘取得,说我之前本有个哥哥,只可惜从小染病,三岁便夭折了,爹娘优思哥哥,便把所有感情寄托在我身上,故而取了个这么个名字。”我边解释名字的由来边啜了一口杯中的液体,却不曾想九翁给的水如此辛辣难喝,我脸上的五官顿时皱吧到一起,一脸痛苦的吐出刚喝下去的液体。
  陶九翁见状,满脸心疼的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杯子,小心的护在怀里,抱怨道:“你这娃子,怎地如此浪费!这可都是我的珍藏佳酿哇!”
  我翻了翻白眼,觉得脑子一阵眩晕,再定睛一看,竟发现九翁一下子变成了好几个,我晃了晃头,用手抓住胸前衣襟,说了句:“水里有毒……”便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原本以为我被那九翁投毒陷害,定然是小命不保了,哪知睡了几个时辰后我竟奇迹般的醒来了。
  望着一片光亮的简陋小屋及铺底下抱着个大坛子鼾声连连的陶九翁,我的脑子一时有些混乱。
  翻个跟头下床来,我无意间瞥见自己的手臂,发现昨日受伤之处已经被人包扎妥当,当下不免又是一阵吃惊。
  九翁的鼾声响彻九天,我试了试想把他挪到床铺上,一连努力了几回都无济于事,索性作罢,任由他这般躺着,自己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天空湛蓝,鸟语花香,暖融融的阳光似层轻柔的薄纱飘洒下来,打在身上舒爽至极。
  我沐浴在这样舒适的环境里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正待舞动几下拳脚舒展舒展筋骨,眼角却瞅见个衣着朴素的村民疾跑过来,口中一声声的唤着“村长”,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天生爱热闹的我自是不会放过这样绝佳的机会,我眼珠转了转,悄悄尾随其后,跟着他一道跑到了村长的小屋跟前。
  村长家门外吵吵闹闹的围了一群年岁尚幼的小孩,一个个叽叽喳喳缠着花白胡子的陶村长讲故事听,村长虽已一把年纪,可到底偏爱这些孩子们,笑脸盈盈的对着他们讲起一个个流传下来的传说。
  正当起劲儿时,村民突然横□□去,满脸焦急。
  村长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敛起笑容,微皱眉头,“虎子,何事惊慌?”
  陶虎子抹了把脸上的细汗,急急道:“村长不好啦!村外那些本是四下游荡的混混,此刻突然围堵到了村口,大吵着要我们交出杀人凶手,不然就要攻进来屠村哩!”
  陶村长听罢也是一惊,“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我们这个小山村怎地会杀人?你问清楚没有?”
  陶虎子摇头,“哪里容得下我们张口!他们一个个带着兵器,满脸凶神恶煞,咄咄逼人,我们看着就要腿软哩!”
  我躲在一棵大树后,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突然觉得陶虎子对那伙人的形容十分耳熟,摸着下巴细一琢磨,妈呀!该不会是我昨儿个拍死那人吧?我又站定听了一会子,觉得越来越有可能。
  看着村长和村民们焦急的面孔,我忽然觉得很是惭愧,自己杀了人却让整个村子陷入危机,这种事自然不该是一届江湖大侠所为,想至此,我挺了挺平坦的胸脯,迈着步子走出去。
  一人做事一人当,既是我闯下的祸,自是由我来承担一切后果。
  我坚定了信念,轻咳一声,正打算同村长承认错误,哪想得陶村长看到我眼睛刷的一亮,而后小跑几步一下握住我的手,悲恸欲绝,老泪纵横,“少侠!求你救救这个村子!”                        
作者有话要说:  越三岁:在下初入江湖,还有许多事情不甚了解,还望大家多多提点!
陶村长:少侠!混混打到村口了!!!!
 
  ☆、江湖偶遇方知人外有人
 
  村长这一举动当真使我吓了一大跳,我忙抽出手安抚他:“陶村长,混混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想来我虽不是什么武功神勇的大侠,不过既是被我碰到了,我就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况且……”
  后边的话还未及我说完,村长便抹着眼泪抢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少侠,我们整个桃花村的性命安危就拜托你了。”
  我听了不免又是一惊,整个村子交在我手上的那种沉甸甸的责任感令我忍不住再次挺胸,“村长,一切就交给在下吧!在下定然交给你一个完整安全的桃花村!”
  陶村长破涕为笑,“有劳了。”
  我在心中暗暗握拳,想来昨日遇到的那个混混功夫也不高,我虽与之周旋了一阵也只是因为他的突袭使我措手不及,今日与昨日不同,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精神状态也颇佳,对付那几个混混自是绰绰有余了。
  想罢,我整理了下着装,深吸一口气,又跑到村头花郎中那里去求了几位下品止血散,听着花郎中操着关怀的口吻对我说:“寒从脚下起,病从口中入,少侠,出门在外,记得多备些常用药物。”我的心顿时暖意横生,打心底里发誓,一定要战胜那些混混,还桃花村安宁。
  一切准备就绪,我摆出一张坚定的面孔走至村口,在看到村外围着的那一群人后,我还是忍不住的颤了颤,但只一瞬便恢复了正常。
  那群混混中一个看起来像是头头的人向前迈出两步,低下头来看我,“人是你杀的?那村老头该不会是在逗我们吧!”
  我听他语气中带着数不尽的嘲讽和不信,努力挺直了腰板,扬着头道:“是我,怎么样!”
  话一出口,他们忽然爆发一阵刺耳的哄笑,“拿个小娃娃来充数,也真是那个缩头乌龟的做法。”
  我听了有些气愤,跺着脚指着他的鼻子道:“要战便战,哪那么多的废话!”
  混混头子似是被我的话激怒,脸上肌肉一颤,所有五官全部狞在一起,他举着手里的武器唰的向我扑了过来,我打出一击太阴指紧跟着一招商阳指,稍稍跑动几步使出一记快雪时晴,却不料这一开打使得头目后的几名混混也一同朝我奔了过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却还是强忍着打完快雪时晴,一招收住,混混们已经跑至了跟前,我想再度用一击太阴指急退,可奈何后面的混混也围了上来,正将我圈在其中,集体向我发动攻击,我寡不敌众,一瞬间落入下风,眼看自己身上伤口越来越多,心也凉了半截,正要绝望之际,眼前忽的闪过一抹清亮的粉红。

  那抹粉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我原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正待仔细看去,眼前的几个混混竟奇迹般的定住不动,我脑子发愣,怔怔的盯着那些混混看,连招式也忘了打。
  “快闪开!”悦耳的声音闯入耳膜,我抬头,正对上一张艳丽动人的眸子,“发什么愣!快点!”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我一经提醒突然意识到了此刻的处境,想着自己身上还背负着整个村子的命运,不禁咬咬牙,足尖点地,使出一招迎风回浪,落地的同时分别以钟林毓秀、兰摧玉折、商阳指施加在那混混头目身上,而后紧跟着一击玉石俱焚。
  “啊”的一声惨叫,混混头子跌在地上,面色惨白,正欲挣扎着起身,那个粉红色的瓷娃娃也不知施了个什么招数,混混头子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向前跑了几步,刚要拍拍他的肩对他道谢,不料他突然转头,冷冷道:“剩下几个喽啰等着我给你解决呢?”
  我到嘴的话瞬间噎了回去,伸出去的手也顿在半空中,不知是该拍下去还是收回来。
  “瓷娃娃”翻了个白眼,身子轻盈掠起,粉红色的衣裳在风中舞动,我仿佛看到他周身萦绕纷飞着无数花瓣,将他整个人都衬托的艳丽无比。
  再回过神的时候,那些喽啰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眼睛有睁有闭,身上细碎的伤痕丰富一朵朵盛开的娇艳红花。
  好厉害啊!我在心中赞叹,同时控制不住脚步的向他走去,抓着头不好意思的对他道:“阁下身手如此了得,敢问尊姓大名?”
  “鹤小舞。”他斜睨我一眼,留下三个字。
  “我叫越三岁!”我对他眯眼笑,开心的手舞足蹈。
  “去交任务吧。”鹤小舞看了眼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对我道。
  我眨眨眼,“什么任务?”
  鹤小舞皱了皱眉,上上下下打量我,“你不是七秀的人?”
  我连连摆手,“当然不是。”
  “那你怎会在此?”鹤小舞眯了眯眼,似乎对我很是警惕。
  “我、我出得门派在外游历,不想迷了路,身上的盘缠也不多了,只得在此处借住一宿。”我别过头,有点不自在。
  余光里,鹤小舞的视线又在我身上游转了好几圈,最后才将信将疑的移开视线,迈开步子向桃花村走去。
  我想,他该是信了我的话。低头看了眼满身狼狈的伤痕,我苦笑一声,也跛着脚跟了上去,远远地看着前面那个英姿勃发的身影,我的心微微颤动,脑子忽生出想要与他结好的冲动,只是……他对我,似乎并不怎么友善呐!                        
作者有话要说:  越三岁:小舞小舞,你教我跳舞好不好~ (☆▽☆) 
鹤小舞:滚!→_→
越三岁:(PД`q。)·。'゜ 师父我想回家!
 
  ☆、夺鞋之仇江湖寂寞如雪
 
  回到桃花村,村长对我和鹤小舞好是一通感谢,我抓抓头,颇有些不好意思,在看身旁的小舞,确是一副坦然接受的模样。
  好淡定啊!我咂咂嘴感叹,同时感觉江湖中的大侠应该也就是这副模样了吧,看他同我年龄相当,为人处世却已然这般成熟,心中那个想要与他亲近的想法愈发强烈。
  “越少侠。”听到村长的呼唤,我猛地回神,不解的看他,“我已命人去寻了村中花郎中来予你医治,越少侠不如先去里屋休息片刻?”
  我低头瞅了一眼身上的伤和满身的土,尴尬的摸摸鼻头,“多谢村长。”说罢,对鹤小舞点点头,转身掀开帘子到里屋去了。
  脱鞋,上炕!我坐在暖炕上,盘起腿来闭目调息,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再醒来时,自己已经换成了平躺的姿势,可是……浑身上下缠着这许多的绷带是肿么回事!!!
  我艰难的从炕上坐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自己转了个身。
  “你醒了?”
  我眨眨眼,见小舞端起杯子,优雅的喝了口茶,而后随口问了句,连看也未看我一眼。
  “…………”我想回应他,可惜绷带太紧,我的声音全被吞在了厚重的绷带里。

【[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by 小越儿】(本页完)

《[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by 小越儿》上一篇

[池畏]双向暗恋+番外 by 盛淮衣--预览  
 
大畏暗恋大池三年,是个大怂货,不敢说。
大池暗恋大畏两年,算盘打得响,不明说。
这是池爹暗地里利用《逆袭》剧组追媳妇儿,等着媳妇儿自投罗网的故事。
 
①池畏脑补真人向ooc
②由于青哥和大宇全名不详,文中所有角色名沿用原著小说
③封图来自微博@护宇队队长大青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所畏,池骋 ┃ 配角:姜小帅,郭城宇 ┃ 其它:《逆袭》网络剧,柴鸡蛋
 
 
☆、暗恋
 
?  “大畏,在哪儿呢?”
  收到池骋短信的时候,吴所畏正和姜小帅在食堂里吃午饭。吴所畏瞬间就没了胃口,平日里最喜欢的红烧肉搁现在也成了味同嚼蜡。姜小帅瞥一眼他坐立难安的样子,淡定地翻了个白眼:“池骋的短信?”
  吴所畏心不在焉地“嗯”一声,紧紧握在手里得手机被一把抢过去。姜小帅熟练地输入池骋的学号后四位数,解锁后就直奔收信箱。吴所畏的手机密码还是姜小帅给支的招。
  偶尔一次姜小帅趁吴所畏洗澡时拿他手机玩密码破解时,发现吴所畏设置的解锁密码是池骋的生日时,当即就给他换成了池骋的学号。吴所畏从浴室里出来后,姜小帅一阵劈头盖脸的教育:“我说大畏啊,你这也忒明显了吧!就我们学校里池骋那庞大的后援会来说,还有谁不知道池骋生日的。你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暗恋那货吗?!”
  吴所畏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那条密码就一直用了三年。而今年,正好是他和池骋认识的第三年。A大里几乎没人不知道,吴所畏是池骋池大少的哥们。当然,池大少关系好的哥们那么多,其中不缺乏从小穿一条开裆裤的。而吴所畏自己,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不过,A大里除了他自己和他的室友姜小帅以外,也几乎没人知道,吴所畏暗恋了自己的哥们池骋整整三年。当然,池骋也不知道。
  姜小帅大喇喇的语气将吴所畏跑远的思绪拉回来:“我说大畏啊,都好几年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池骋就发了这么一句话,你现在脸上写满了五个大字!”
  吴所畏深知姜小帅喜欢吊人胃口的恶习,顺从地开口问:“哪五个字?”
  姜小帅恨铁不成钢地在吴所畏的脸上比划:“你想去找他!”
  吴所畏抿着唇没说话。姜小帅缓了缓语气,又苦口婆心地道:“要我说,池骋哥们儿那么多,他对你,夸张了来说,就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吴所畏大方地笑了笑,起身留下一句“你自个儿慢慢吃”,就离开了。他脚下步子生风,手里还不忘给池骋回短信,心里想的却是,姜小帅其实一点也没夸张。他作为池骋的朋友之一,确实和池骋关系不怎么亲近。
  基本上都是池大少什么时候想起他了,就召他过去叙叙,要是没想起,就一直搁旁边晾着吧。而他们俩叙叙的地方,大概不会超过以学校坐标为中心方圆五百米。每次池骋找他时都是一个人,池骋两个最好的哥们,吴所畏从来没见到过。
  吴所畏猜想,大概是池骋不怎么愿意把自己介绍给他最好的哥们。不过就算是没见过,吴所畏也知道池骋在学校里有两个关系最好的哥们。池骋天天把他们带在身边,无论是去健身房还是去酒吧玩。而池骋出去玩时,从来都不叫上吴所畏。
  吴所畏看着手机屏幕上“在寝室等我一下。”的回复,刹住脚步改道朝寝室走去。喜欢池骋三年,吴所畏却一直没敢和池骋说。除了深知自己就是个怂货以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全校都知道,池骋是直男。
  当然也有许多长得白白嫩嫩的小男生,明明知道池骋不喜欢男人,却还是忍不住扑上去撩拨他。而撩拨的后果……吴所畏不得而知。
  吴所畏跑回宿舍没几分钟,虚掩的宿舍门就被推开,池骋一手提着自己的黑色外套大步走进来。吴所畏疾跑后的起伏胸膛和微红的脸被池骋一眼收入眼底。
  池骋走过来摸一把他光洁的额头,竟然有些湿手。池骋皱眉:“有这么热?”没等吴所畏回话,他又几步走到寝室门口,将寝室里的吊扇打开。寝室里还有一个室友,是个戴眼镜的文弱书呆子。书呆子望了望窗外阴阴的天,抖了抖瘦弱的肩膀,敢怒不敢言地爬到床上去了。
  吴所畏看着池骋的一系列举动,心里却亮得跟明镜似的。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池骋态度忽冷忽热,他还能喜欢对方三年的原因。而将摸额头这种事做得这样自然的人……却是个直男。
  他抬头直直地看向站在一米八的自己面前依旧高高大大的池骋:“找我干嘛呢?”?
 
☆、角色
 
?  池骋“啧”一声,将手臂里的外套稳稳地抛到书桌前的椅背上,双手按在吴所畏肩上,将他推到椅子跟前坐下,这才微弯着腰居高临下地道:“前几天接了个耽美网络剧,剧组还缺个浓眉大眼的角色,我看你挺合适的。”
  吴所畏压根没听清池骋在说什么。早在池骋弯腰靠近他时,吴所畏整个人就差点溺毙在对方那双幽深肃穆的黑色瞳孔里。
  他视线有些涣散的视线回拢,条件反射般地“啊”了一声。池骋眯起眼睛,按在他肩膀上的双手力道加重,半响才忍住脾气抬手捏了一把吴所畏的脸:“想什么呢?跟我说话也走神?”
  吴所畏龇牙咧嘴地将自己的脸颊肉从池骋的手里解救出来,视线从对方宽大的掌心落到浑然天成的帅气又凌厉的五官上,情不自禁拔高了音量:“耽美网络剧?!”
  池骋将自己的视线从吴所畏又大又亮的眼睛移开,语气里染上几分不耐烦:“我一发小求我的。”
  “你演的啥角色?”
  “……主角攻。”语气更加不耐烦了。
  吴所畏耷拉下眉毛,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池骋还能为他发小做到这种地步。保不定那位发小君演的就是主角受呢。
  见吴所畏沉默,池骋奇异般地挑起眉毛:“你不问我让你接的角色是什么?”话音落下没三秒,池骋又迅速不容置喙地补上一句,“那就这么定了,明儿个记得来剧组报道,地址回头发你。”
  “……”吴所畏难得无语,这角色得有多讨人嫌啊。不过,池骋这霸道强势的性格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池骋走后,吴所畏回忆起很长一段时间里,学校里的女生私下里都抱怨池骋的“双标脸”,吴所畏不明所以。之后一次专业课上,他隔壁座的黑长直姑娘拍拍他肩膀,礼貌地问他借了手机,当着他面打开吴所畏的微信,调出他和池骋的聊天界面,又打开自己的聊天框放在旁边,主动给他解惑。
  吴所畏粗略一看,就明白了那姑娘的苦逼心酸。自己和池骋的聊天界面上,总是对方一长串语音下来,自己才堪堪回复几个字。隔壁姑娘手机里的状况却是截然相反。
  吴所畏到现在还记得那姑娘义愤填膺的脸:“卧槽简直就是两种极端待遇啊!你说他怎么能这样!整天就当自己一移动冰箱啊!更何况,我这是在和他说工作!工作好伐!不过,”姑娘面上一缓,从容微笑起来,“看到你这么高冷地对待他,我就放心了。我就说,他这么对我们迟早会遭报应的!”
  吴所畏笑起来。他心里再明白不过的是,并不是他“高冷”,只是池骋那强势的少爷脾性每次都不等他有所反应,就帮他安排好之后所有一切,永远都是那么的不容置疑和反驳。
  池骋从寝室楼里出来后,几步外戴着墨镜懒懒地站在大树下的郭城宇迎上去一拳砸在他肩上,然后搂住池骋脖子往前走:“你丫说个话也磨磨蹭蹭这么久,不知道还以为你们在里面干过一炮了。”
  池骋眼角带风扫他一眼:“行了啊你,我是怕他不答应。”
  郭城宇吹了声口哨:“哟,看样子是答应了啊。答应得这么快,可不像是你说的干干净净的小直男啊。平常还藏得跟什么似的,不带出来玩就算了,人都不让见。”
  池骋挑眉冷笑一声:“是啊,人家哪能跟您这一天到晚在会所里玩群P的爷比哪。”
  其实要说玩,池大少作为“京城第一炮”,什么样的花样没玩过,只是自从他知道了吴所畏这么个人以后,池骋就一直守身如玉。
  郭城宇心知自己已经撩拨起了旁边这位爷的火,随即适当的转移话题。眼看着池骋的面部线条渐渐放松下来,郭城宇满心的“邪了门了”,恨不得自戳自己那双吊梢眼。
  晚上十二点,吴所畏在床上辗转难眠。半小时后,好不容易挨到已经昏昏欲睡的状态,在大脑陷入深度休眠的前一秒,吴所畏心底突然涌起一个不太好的念头:“我擦,池骋该不会是想让自己演夹在他和发小中间的情敌吧!”
  ?
 
☆、见面
 
?  第二天上午没课,池骋也没说让几点过去,吴所畏就自己挑了中规中矩的八点整出门。刚走到公交站牌下,对方就一个电话砸过来:“到了没?”
  吴所畏:“……没有。”
  池骋:“到哪儿了?”
  吴所畏:“……校门口的公交站。”
  池骋:“别搭公交了,你直接打车过来,下车我给你报销。”
  吴所畏:“……哦。”
  半小时后,出租车稳稳地停在一栋写字楼前,吴所畏低头翻钱包的时候,外头就有人敲车窗,示意他出来。吴所畏瞥一眼司机手里捏着的钞票,从车里钻了出来,却猛地地撞上了硬邦邦的胸膛。他抬头一看,是池骋。
  吴所畏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整理好表情开玩笑道:“你还真守在这等着给我报销车费啊?”
  池骋将手上的烟叼嘴里,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冷不丁拍上他的屁股:“接你上去呢。”
  吴所畏的表情瞬间僵硬,脸腾地一下就热了。从玻璃门后面走出来的郭城宇恰好瞧见这一幕,顿时就叼着烟乐了:“还真是稀罕的纯情小直男啊,摸一下屁股脸就红成这样。”
  “……”卧槽这谁啊。
  池骋一边带他往里头走,一边说:“这我发小,郭城宇,直接喊郭子就成。”
  吴所畏瞬间神经紧绷,不动声色地打量起面前这个男人。这人身上一件深V和破洞牛仔裤,领口处松松垮垮地挂着一副墨镜。一头卷发拢到脑后扎成小辫。池骋的五官是大气硬朗的帅,这人的五官却是精致的帅。配着一双透着邪劲的吊梢眼,整个人看起来玩世不恭。
  吴所畏跟在他们身后进了电梯,然后上了十七层的工作室。虽然说是工作室,里面的装修布置看上去却像是温馨舒适的住房。
  客厅的沙发前围了一圈人,中间的矮茶几上凌乱分布着饮料瓶和多份文件。有个披头发的姑娘最早注意到门边的响动,视线先是跟激光似的直直射过来,然后满脸激动地朝吴所畏奔过来。
  那姑娘走到面前亲切地执起他的双手时,吴所畏略微惊讶,“是你?!”这姑娘,就是上次在教室里对他抱怨池骋的“双标脸”的黑长直姑娘。
  池骋将黑长直的手简单粗暴地从吴所畏的皮肤上掰开,“林推推,剧组官方微博推送君。你认识她?”
  吴所畏一脸纠结,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跟池骋解释他和林推推画风清奇的认识过程。
  林推推并不在意池骋的行为,她打断吴所畏的思绪,嚣张地叉腰大笑:“我就知道池骋找的演员是你,也只有你才治得了这位大爷了!”
  “……”吴所畏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就是大畏?”清亮惊喜的女声突然□□来。

  林推推回头面带恭敬地喊了声:“柴老师。”
  池骋却懒懒地打了声招呼:“蛋蛋。”然后回身看向吴所畏:“这是剧本也是原小说作者柴鸡蛋。”
  池骋昨天透露的信息量太少,吴所畏这会儿才知道,这部网络剧是根据耽美小说改编,他学着林推推叫了声“柴老师”。柴鸡蛋只觉得吴所畏这人越看越讨喜,带着他去隔壁的小房间聊了聊。半小时后门再打开时,柴鸡蛋面带喜色地拍手一锤定音:“大池,你家受就他了!”
  吴所畏震惊了:“柴老师,您刚刚说我的角色是什么?”
  柴鸡蛋略微诧异:“主角受啊,大池没和你说吗?”
  吴所畏暗自消化了一阵子,又带着一副隐忍表情暗搓搓地问:“那郭城宇演的谁?”不会是上位成功的三儿吧……
  柴鸡蛋:“哦,他啊……他是副CP的攻。”
  吴所畏:“……”
  “说起来,”柴鸡蛋有些愁眉不展地自语,“郭子他们家受还没着落啊……”
  吴所畏挺好奇,没留神话就从嘴边遛了出来:“要找什么样的?”
  柴鸡蛋皱起眉,“长相偏漂亮秀气,性格略傲娇炸毛,但又不能太矮……”她叹了口气,“最近物色的好几个长得漂亮的小哥身高都达不到要求啊……”
  确实挺难找的……不过,吴所畏心下一合计,眼前立马就浮现出姜小帅清晰的脸部轮廓:“这说的不就是姜小帅吗!”
  姜小帅身高和他相差无几,一张脸却白白嫩嫩,怎么晒都晒不黑。五官生得极其秀气。即便是染一头黄毛手里再夹根烟,整个人由里到外透出来的气质还是干净得不得了。
  柴鸡蛋眼睛一亮,追问道:“姜小帅是谁!”
  “我室友。”吴所畏想了想认真道:“要不回头我帮您问问,如果他有这个意向,就带他来见见您。”
  柴鸡蛋伸手打了个响指:“成,就这么着吧!我说大畏啊,郭子的下半身可就都交给你了啊。”
  恰巧池骋路过,听见了这么一句话,眼神瞬间就阴沉下来:“说什么呢,郭子的下半身关他什么事?”
  吴所畏刚想点头,却听见对方又脱口而出:“大畏要关心的应该是我的下半身才对吧。”
  吴所畏一口心头血渗进喉咙深处。他怎么觉得,从昨天见面开始,池骋整个人就透着一股子不对劲呢……?
 
☆、直男
 
?  池骋大致跟吴所畏讲了讲剧组的日程计划,又留下来听了一个总结性质的会议,吴所畏就和池骋一道回学校了。临走的时候,吴所畏看见了剧组里的化妆师纪假仙。刘海齐眉的妹妹头加上右脸颊一枚小巧的酒窝,又是细胳膊细腿的,吴所畏差点就把纪助认成了姑娘。
  吴所畏回头对池骋说:“你们这剧组连化妆师都长这么好看。”
  池骋将厚厚的剧本丢他怀里,“别看了,再看人家也不是姑娘。”
  吴所畏“嘿嘿”笑了两声,上了池骋的黑色奥迪。半响后,他侧头静静地看向旁边驾驶座开车的人,嘴角微微上翘,自个儿喜欢的早就不是姑娘了。
  吴所畏回去的时候,姜小帅正抱着笔记本在看动漫。除去电脑里传出的听不懂的日本话,寝室里还充斥着姜小帅啃薯片的规律声音。吴所畏过去瞅了瞅,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剧情,索性敲了一下空格键暂停。
  姜小帅回头看他,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嘴里时不时发出清晰的“咔嚓”声响:“干嘛?”
  吴所畏就将柴老师交给他的任务给说了一遍。姜小帅瞪着眼睛差点将薯片渣从嘴巴里喷出来:“你说池骋要演耽美网络剧,还拉你过去演他的身下受?!”
  吴所畏露出无奈的表情:“这不是重点。”
  姜

《[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by 小越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剑三]少侠请多指教 by 小越儿》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