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5)

时间: 2018-11-13 17:54:29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5)】小说在线阅读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5)


“莲若喜欢她?” 
“喜欢啊。”心一惊,风翔真的喜欢她吗? 
“那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不好的地方?茹丫头很喜欢做菜,但做的很难吃。”他低头回答,但旋即又说了一句,“不过宫里头有御厨,应该没关系。” 
…… 
轻啜口中的月下香,凤莲若又一次叹息。 
身边的琴芳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道:“主子,您不要再叹气了!”从主子第二次叹气开始她就在数了,方才是第九回。 
凤莲若放下手中书卷,默然的回头,“我……抱歉。” 
天,主子的确挺奇怪的,“主子啊,您跟奴婢说这些奴婢可担待不起。您究竟怎么了?昨儿个一回来就没见您笑过。是席大人还是席小姐气到您了?”没道理啊,席大人是主子的至交,那千金小姐又暗恋她家主子,哪儿有人会气到主子呢? 
“你觉得铭文的妹子如何?” 
风翔喜欢她,喜欢席茹啊……这般的认知搅得自己一宿空对月全然没有睡意。而昨日他究竟带风翔逛了什么地方、风翔又说了些什么他全都记不清了。恍恍惚惚只记得这么一段对话,早就知道终有一日要面对的事,却突然措不及防地发生了,撞的他心口隐隐作痛。 
“席家小姐?”琴芳笑得眯起眼睛,主子该不会终于喜欢上席家小姐了?“席姑娘虽然性子活泼热了些,但没有什么千金小姐的架子,几回来宫里找殿下的时候也没有为难我们这班下人,人也挺直的。” 
是啊,她跟风翔应当挺般配的。改日为他俩好好介绍一番吧。如此一来,他也终究可以脱下照顾风翔的责任了。 
最主要的,是可以死心! 
“席茹的确不错,改日我去跟义父提提吧。”让义父撮合他们两个,应该会比较顺利。 
刻意阻止守卫的通传,准备给凤莲若一个惊喜,但段风翔千想万想都未曾料到他听到的会是这么一句——席茹的确不错,改日我去跟义父提提吧。 
提?跟老师提什么?是要老师做媒还是要把席茹嫁得远远的? 
如果是后者他举双手双脚赞成,如果是前者……他就要跟老师好好商量了! 
“莲若。”他故意用力叫了一声,惊得莲若回头看他,他这才露出笑容,“我来给你送吃的。” 
凤莲若眼见段风翔来了,忙不迭的站起来从他手中接过荷粉蒸糕:“坐啊。” 
“嗯,莲若我给你送荷粉蒸糕来了,你尝尝看。”他暂先挥别方才看到听到的那一幕,很是期望的盯着凤莲若。 
取出一块糕点,亲手剥除荷叶,吸入这扑鼻的清香,凤莲若依照自己的习惯小口的咀嚼。这味道……有点点怪,但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他探向段风翔那双沾满了期待神情的双眼,再仔细分辨他身上淡淡的上等面粉味道以及指甲隙缝中的白色粉末。 
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也有了答案。 
“风翔做的?” 
“嗯,莲若猜出来了。怎么样?好吃吗?”风翔蹭到他的身边,靠的很近很近。如此便可将莲若的每一个表情都收入眼底,包括他呼吸的频率,呵出的气息他都能真切的感受到。 
凤莲若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些,“很好吃……”风翔是为了茹丫头才学做蒸糕的吧,想来他对昨日看到的还挺在意。 
“真的?”段风翔高兴极了,这才又开口问道,“你方才说去找老师提什么?” 
心中咯噔一下。“不就是你跟茹丫头的事吗?”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他跟席茹?段风翔的脑袋一下子转不过来了,他跟席茹有什么关系来着!“我跟那女人又没关系。” 
“这蒸糕不是做给茹丫头吃的?” 
天,这是哪门子的误会啊!段风翔在心中叫嚣。他眉一拧,却突然看见了机遇! 
莲若似乎从昨日起就不迷糊到现在了,是不是为了这事儿? 
“这蒸糕我是特地学了做给你吃的!做给凤莲若吃的!” 
 
29. 
 
王历377年 
 
圣楚皇朝 
“这糕我是特地学了做给你吃的。”段风翔睁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明白莲若怎会把自己同席茹扯在一块儿。 
不过呢,他现在的心情很好噢,他似乎可以弄懂为何莲若方才面色不佳的原因了。 
“这是做给我吃的?”凤莲若犹如鹦鹉学舌般重复着段风翔的话。此时此刻,他的脑中一团浆糊。 
这糕是做给自己吃的,不是做给席茹吃的。 
是做给他吃的,是他——凤莲若?! 
段风翔低头摸了摸莲若的头发,手感很好,但这不是问题。他眨巴着一双诱人绿瞳直勾勾的看着呈现呆愣状态的凤莲若。 
虽然莲若的表现让他有点不老而获的感觉,但是段风翔依然有些不放心,生怕是自己会错意了。 
他可不可以把风翔的努力理解成一种喜欢的表达方式呢?凤莲若的脑袋终于渐渐冷静下来。虽然这漫天的喜悦充斥在自己心间,但他终究还是冷静下来了。 
一直以来,风翔都在不断的对他作弥补,不断的好都是为了弥补他从前的作为。他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了求得自己的原谅。而自己呢?他所要的其实只是风翔的爱情而已。 
就这么简单…… 
但却好像是一件天方夜谭。 
因为他很清楚当初风翔恶作剧的理由。他得到义父的重视只是其中很微小的环节,最重要的风翔其实从心里看不起自己吧。因为他很平凡,因为他只是一个罪臣之子。所以这样的他这样的莲若没有这个条件去得到义父的关心,也没有这个能力让他段风翔称作兄长。 
所以风翔才会筹谋了两年时间把自己赶走。 
整整两年……对于那时候只有十多岁的风翔而言绝对是不小的计划了吧。 
风翔的后悔、风翔的认错这些他都可以预料到,否则义父把自己带到西荻也就失去了他原有的作用了。但他自以为从未曾奢望过风翔会爱他。 
他以为自己没有如此奢望。 
可今日突然察觉这事了,这才知晓他渴望了不知多少回了吧。 
凤莲若的唇角扬起一抹笑容,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他浅浅品尝一口,细细咀嚼之下依然可以分得清风翔和御厨之间的差别:“还不错,就稍稍甜了些,我不大爱吃偏甜的点心。”他在心中笑道,的确是甜了些,但不是口感,而是身体心理每一个部位感受到的认知。 
那种甜甜的感受伴随着血液的流动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甜?怎么会?段风翔也尝了一点:“还好啊,我明明都有照着御厨说的做啊,怎么会甜!” 
他仔仔细细打量凤莲若的每一个表情,除了方才那一点点的变化——乍惊乍喜,此刻看来似乎又很平静,与自己进门前无异。 
会不会是自己弄错了?或许莲若只是因为自己突然对他那么好他觉得惊喜而已,就好像任性的弟弟突然懂得体贴人了一样…… 
他不自觉的咬起下唇:“不好吃就算了。”他把糕点拿走,有些颓丧的低头。 
凤莲若笑起来,拉住段风翔的左手:“我没说不好吃啊,风翔,你老是站着在我面前晃悠晃悠我头都晕了,坐下吧。”他方抬头看向自己的侍女,这琴芳丫头早已很识相的推到门边了。 
“好吃?” 
“好吃。” 
“真的?” 
凤莲若点头道:“你来就是为了给我送糕点?” 

突然发现,风翔在他面前不会藏心事,至少如今心里很清明的自己一眼就可以看透风翔的想法。莲若笑着摇头,原来这一瞬间的看透看不透竟是一桩如此奇妙的事儿。 
但他并不打算说。不想说也不愿说……就当他依然有些胆怯也要,恶作剧也罢,只怕开了口确认了没过多久又不过美梦一场。只不过究竟美梦噩梦他就很难分辨了。 
段风翔思量片刻,还是决定开口说清楚。与其他一人在这里忐忑不安的猜测着莲若的情绪,还不如说清楚讨一个明白。 
这大概就是他二人之间的差别了。 
一个即使确定也不愿确认,一个未曾肯定却执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莲若,你和那席茹没什么干系吧?”段风翔现行确认这件让自己挂心的事情,“先声明,我对那个猴子般吵闹的女人没兴趣。” 
而他,却在昨日误以为风翔喜欢上了席茹丫头。他怎么会如此以为呢?“没有,我把她当妹妹看待。为何问这个?” 
凤莲若脸上带着笑容,嘴中咀嚼着段风翔做的荷粉蒸糕,一点一点的引他把话说完。 
“莲若,我喜欢你,不是亲情的那种,就是纯粹的喜欢你,甚至爱你。你明了吗?就好像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你与别人很亲密我会很难过一样。是那种喜欢。”段风翔低头把话说话。 
沉默须臾,他抬头直直的望进凤莲若的眼底,却找不到一丝惊讶或者说是一丝欣喜。是他会错意了吗? 
我喜欢你,不是亲情的那种,就是纯粹的喜欢你,甚至爱你。你明了吗?就好像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你与别人很亲密我会很难过一样。是那种喜欢。 
是这种喜欢啊…… 
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梦,那便请让他一梦不醒吧! 
凤莲若许久才开口:“风翔,你能否诚实告诉我,当初为何要这么做?” 
无错,他的确不怪风翔。但这并不代表这件事没有在他心里留下什么,无论当时自己是风翔做亲人也好、所爱也罢,风翔的作为都足以造成伤害。只不过他一直觉得伤害已经造成没必要多谈罢了。 
而今日,他不希望他们之间还横着什么。 
他给的感情可以持久,因为这个人他已经爱了很久了,他并不介意再多等些时日。而风翔不同,他不是风翔,因此即便他知道风翔确实是爱上自己了,但那又能保证多久呢? 
一日?一旬?一月?一年?或是他要的一生一世? 
如若不是最后的那个选择,风翔的感情他宁愿不要。毕竟这结果不是自己可以承担的,虽然人人都说这世上没有永远,但自己依然奢求。 
“我……”莲若果然还是在意这个吗?段风翔收敛了神色,很是认真的说道:“莲若,我知道我说了你一定生气,但你也必然要听实话对吧?” 
“那是自然。” 
“我……大概是被老师、被父皇宠的早忘了自己也是他们捡来的孩子,所以见到你的时候一方面不满意老师对你的好,另一方面也觉得你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我那一重身份,格外的难受。”段风翔合上眼睛说出实话,他虽然看似自傲不可一世,但心中始终计较着所谓的出生。 
想来他也不过俗人一个啊。 
段风翔苦笑,又急急忙忙的解释道:“但我真的很后悔,并不是后悔我所做过的,而是后悔我做过的给现在的我带来了这么多的阻碍。我知道这话很自私……但是莲若,你可以骂我可以打我可以怨我,就是不要讨厌我好吗?” 
他不会骂他不会打他不会怨他更不会讨厌他! 
只因为这人早就在自己的心中了啊。 
他抬头微笑:“风翔,那我问你,倘若是我对你做了这些,你会骂我打我怨我讨厌我吗?” 
“我……”段风翔沉默了。他不知自己会不会……他的胜负心、计较心一向比谁都重,就连父皇也说过他是那种典型的有仇必报十年不晚的人。 
他会一点都不计较吗? 
他微微张口,唇齿蠕动了好一晌:“原来莲若还是不喜欢我啊,我明白了。”他起身,停着脚步好半天,终究还是跨了门槛离开。 
他不明白,这假设的答案……他不知道。 
留在宫殿里的凤莲若却笑着,低哑却充斥着喜悦的笑声久久的回荡在这座寝宫之内。 
“主子,这样好吗?”琴芳走进来,其实她一直都在门口未曾离去。 
凤莲若诡异一笑:“他这般才好,如若他一下子便解了我的答案,我反而不能信他的感情了。这般踌躇犹豫才好呢。” 
 
30. 
 
王历377年 
 
圣楚皇朝 
风翔,那我问你,倘若是我对你做了这些,你会骂我打我怨我讨厌我吗? 
莲若对他说了这些,他无法反应过来。 
仔细想来,他又会如何呢?他不敢说自己不会做什么。自他进入西荻皇宫起便一直深受老师的教诲,他的性格多少受到了影响,而老师教的最多的还是锱铢必较。 
他这些年来也是这么做的。 
但如若伤他的人是莲若呢?他会如何做? 
段风翔躺倒在床榻上,抬头只看见这素色的帐子。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报复莲若吗? 
心中绕着太多情绪,弄得风翔不能好好思考。 
他对着静谧的空间大声吼了一下,希冀把这埋在心中的郁闷情绪全都挥空。不得不承认,方才听到莲若这么问他时他整个人都呆了。 
虽然自己总认定莲若没有原谅自己,总是认定只要再对他好些他就会原谅自己,然听了莲若那话才知道自己想的多天真! 
天真的以为他只是抢了莲若的糖果只要再把糖果加倍还给他便好了。段风翔从没有认真想过他的作为真的会在莲若心上留一道口子,留下一道即便不在淌血却依然触目惊心的伤疤。 
如果莲若在他的身上留下这样一道疤,他确实不会打他骂他,因为莲若是他爱的人。但真的可以不怨吗? 
如同伤疤不会消失,埋怨也一样不会消失吧。 
他只道努力必有收获、真心必有回报,却不知好早之前他就已经阻断了自己与莲若的路。 
怎会如此呢? 
怎会! 
原来爱可以让人成熟深省——是真的。 
 
“莲若,你还真坐的住啊。”凤风霄今朝的心情似乎特别好,他笑嘻嘻的朝琴芳挥手,走进了濯飨殿的内寝。 
凤莲若右手微微提起,在宣纸上落下了最后一笔。 
他缓缓抬头,对凤风霄一笑:“义父。” 
“你倒好在这里静静习字,早朝也不过露个脸面而已,为难我哦。” 
“为难?这话从何说起?” 
莲若聪明的顺着凤风霄的话接下去,天晓得他如若不这么做老师会随随念些什么哦。他扬手取出一旁的茶叶罐子,为他泡一壶茶。 
凤风霄很有兴致的说下去,虽然他脸上的兴奋表情和声音的颓然全不相符:“你还装,你知不知道风翔那小鬼这两日愁眉苦脸一幅没劲样子。不要告诉我你都不知道噢!” 
当然,能看到平日里得意神奇的小鬼这幅模样凤风霄心里还挺乐呵。 
愁眉苦脸吗? 
他有看见,也有听说,只是依然不作表示而已。 
凤莲若笑了笑,很是认真地说道:“义父,你说我和风翔真的有可能吗?” 
其实仔细想来,拦在他二人之间的东西太多太多,撇去过去发生的种种不说,他和风翔谁都不可能放下身上的责任。如此一来,也不过两地遥望而已,真要相知相守谈何容易! 
或许是他想的太多,只是这些不得不想啊。 
猜透他心中在想些什么,凤莲若莞尔一笑,笑他与风翔的患得患失。“为何不可呢?你不要看风翔有时候如个孩子般细小耍赖,其实他心中自有一杆秤在,而你的烦恼也大可丢给他去,不必恼了自己。” 
他教出来的学生,他认的义子,这两人他都了解。 
“是吗?老师可曾有过这样患得患失的时候?” 
未曾明白的时候只想着逃避,无人之境选一处幽暗角落暗自感伤;但明明得到了之后却觉得很虚幻,生怕一切不过黄粱一梦,醒来之后便一切随风飘远了。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5)】(本页完)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5)》上一篇

情殇(西荻祸情外章)作者:zuowei/昭域--预览 1. 
 
 
 
苍茫的天空中,如今只剩下一轮新月和几簇零散的星,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是寂静的,只有一处或许并不一样。 
 
 
 
"嗯……修,慢一点啊,啊……"男子清秀的脸上染着情欲的红潮,蹙眉低吟着,紧闭着的双眸中滑落一滴泪水。 
 
 
 
"什么时候,你就这么受不了了?"上方的男子擒著一抹邪肆的笑容,然而,这样的笑容却没有渗进他琥珀色的眼中,狭长的双眼依旧充满着冷冽的气息。没有缓下自己的速度,男子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进行着抽出、插入的律动。男子将两人姿势改成跪坐的方式开始深深的、更快速的抽动。 
 
 
 
"不要……嗯……"他不自己的随著男子刻划的节奏,并且沉溺其中。 
 
 
 
"腰再用力一点……很舒服?"包围着灼热激昂的紧窒,不断的收缩吸附,紧紧含没自己的坚挺欲望,男子贪婪的加速冲刺,领著对方步步攀向狂喜的境界。 
 
 
 
"啊……修……不行了,啊……"挺立的欲望无法承受再多的情欲狂涛而渗出白蜜的津液。 
 
 
 
男子突然将手覆上他的坚挺,冷淡的放肆笑着,"还没结束呢!" 
 
 
 
"唔……"欲望的不到宣泄。他偏过头去,绯红再一次布满了清秀却因为情欲而扭曲的脸庞,他想要渴求解放,他想要快感,但身前的男人却只是无情的玩弄他! 
 
 
 
"真的想要,好淫荡的娃娃!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顺从自己想要的,他甜腻的声音透出诱人的蛊惑:"进来、进来我那里!"他纤细的腰身像蛇一般扭动,挑起男人无限的情欲。 
 
 
 
男子将另一只手探向底下,"是这里吗?" 
 
 
 
"是……"已经经过一次的润湿,比之前更加的敏感。顾不得廉耻,他现在只想要修! 
 
 
 
男子轻轻一笑,挺起身,毫无预警的将自己的坚挺插入他体内,不留情的动作,仍然引起了淡淡的血腥味。 
 
 
 
 
 
 
 
男子舔吻著他的颈项,沉沉的嗓音说道:"很痛吗?要我出来吗?" 
 
 
 
"不、不要,不要啊……" 
 
 
 
男子拉下他的身子,狂暴地占有他的一切。没有理会他的求饶,他只是不住的在他体内侵略,一次又一次,让他不停的呻吟。 
 
 
 
"啊……好痛,好痛……嗯……慢一点,慢、啊……" 
 
 
 
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着求饶的软语更刺激了男子的兽性,将他的双腿张开到几乎不自然的状态,男子毫不留情的猛力抽插。 
 
 
 
"羽、羽,我爱你!"男子喃喃着,说着爱的告白,轻柔无比的吻上了眼前喘着微息的唇,而下身仍然在不停的律动着。 
 
 
 
睁开眼,他露出一双墨绿色的眸子,仿若幽深的祖母绿,晶莹的眸子里浮着浓浓的雾气,羽……始终都是你啊。 
 
 
 
闭上眼,拒绝再去接受眼前的一切,修,我爱你,你知不知道呢? 
 
 
 
苦涩的笑,一滴泪,自他紧闭的眸中滑落,慢慢的渗透进枕头,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见证这一滴眼泪曾经的存在。 
 
 
2. 
王历362年 
玄裔皇朝,边境 
 
 
 
即使是四大皇朝之一的玄裔的国土,也总是几家富贵几家穷,小镇的偏远处零零星星的住着几户人家,简陋的木屋,在平日里,尚且还能够安身立命;只是,每次天公不作美,被会有无漏偏逢连天雨的窘状。 
 
 
 
"这样做……"一身粗布衣的妇女摇摇头,黄瘦的脸上满是皱纹,被岁月洗礼的十分彻底,她的脸上满是伤心和焦急的表情,"他们还这么小,而且,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啊!" 
 
 
 
同样穿得很破陋的男人撇撇眼睛,不以为然地说:"不过就是你姐姐和别的男人养的野孩子罢了,我才不会养那两个小杂种,那他们去换些银子,不是蛮好的吗?" 
 
 
 
妇女一听,天啊,她怎会看上这样的男人,扑通一声,她跪在地上,"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风儿和云儿都还小啊,他们只有7岁啊。" 
 
 
 
男人甩开妇女,"你让我怎么?我银子也收了,人也给了,现在再去要回来?怎么可能?"他就知道,这女人啰哩叭嗦的,本来看她姐姐跟的那个小白脸一幅富贵像,他才好心收留了那两个小鬼,本以为过些年数就会有人找上门了,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是了无音讯,真是……哼! 
 
 
 
"你、你已经把他们送走了?"女人愕然,倒在了地上,这样她如何去面对黄泉路上的姐姐啊? 
 
 
 
 
另一头 
 
 
 
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娃娃,精致的小脸,墨绿色的瞳子,微微泛着金色流光的发丝,虽然,他们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但是,却丝毫不能掩盖两个孩子的光芒。 
 
 
 
他们面对面站着,站在他们周围的是七、八个壮年的汉子。 
 
 
 
注定是要被分开的吗?他不要啊,他想要和云在一起,永远……"等我,等我,云,我一定会来接你的,一定。"这样的承诺从一个才7岁的孩子的口里出来,不免有一点好笑,这样的岁数,以后的命运,又岂是他可以做得了主的呢?怕也是听天由命吧。 
 
 
 
站在他对面的娃娃点点头,"嗯,一定会等你的,所以,风一定要回来。" 
 
 
 
他们身后和周围的汉子把这两个小孩子分开,向着不同的地方走去,没有办法啊,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如果可以的话,谁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啊。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两个方向上的不同,却造就了两个不一样的人生,一个让人羡慕,一个令人心忧。 
 
 
 
云--舞流云回首,看着另一边的人们远去的背影,他们真的还可以再见面吗?真的有这个可能性吗? 
 
 
 
 
同年 
玄裔皇朝,镜澄 
明亲王府 
 
 
 
镜澄,当然就是玄裔皇朝的皇都了,身价自然是不一般,寸土寸金。能够住在靠近皇城的地方,那就更加的是非富即贵了。 
 
 
 
宇文耘洺,被前朝皇帝御赐的亲王,也是平乐公主的驸马,身份自是不同凡响,而且,这个王爷生性喜好自由,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更不参与,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隐王的名号。 
 
 
 
目前正处于有妻有子万事足的境界。 
 
 
 
"我警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转过身去,一双象征着玄裔皇朝皇族的琥珀色眼睛里写满了愤愤不堪,凭什么要他去带这个小鬼头,整天哭哭啼啼的,惹人厌烦。 
 
 
 
跟在他后面的小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模样,同样也有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只不过,一张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泪痕,他小声的嚷着,"修哥哥,修哥哥……" 
 
 
 
宇文修一甩手,把这个孩子推倒在了地上,"讨厌死了,离我远点儿。"这个小鬼是她美丽的母亲的妹妹的小孩子,不过,小姨身体不好,去世的早,所以,前两天,这个叫羽的小鬼就改姓宇文了,而且以后还要一直都住在这里。他本来还高兴着可以有一个同龄的孩子陪他一起玩耍受罚呢,没想到,来了的竟然是个又爱哭又黏人的讨厌蛋。 
 
 
 
"疼……"身后的宇文羽摔在地上,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嘴里仍然在念着宇文修的名字。 
 
 
 
"你烦不烦啊……"宇文修转过身,面对着宇文羽,眼睁睁的看着一滴一滴的、一丝一丝的暗红色从他捂着额头的手中渗了出来。 
 
 
 
完了?!这是宇文修的第一个想法,他已经可以预见他美丽的母亲大人的反应了,死定了,他只不过就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嘛,怎么会这样的? 
 
 
 
"小羽……天,怎么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妇很不顾形象的飞奔过来,差遣着身边的侍者帮着宇文羽止血,然后,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儿子,面色冰冷,"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本来以为,修只不过是小小的闹闹脾气,过些日子就会没事了,没想到…… 

 
 
 
不敢回嘴,宇文修只是乖乖的站在一边,反正死活都要受罚了,都是那个小鬼害的。 
 
 
 
"姨娘,"软软的声音插了进来,"不关修哥哥的事情,是小羽自己跌倒的。" 
 
 
 
宇文修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羽,他为自己辩护?! 
 
 
 
"是吗?"声音瞬间柔和,对着看上去有几分苍白的宇文羽。 
 
 
 
小小的头使劲的点着,为了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性。 
 
 
 
"姨娘知道了,小羽先回房,让大夫给你看看。"使了个眼色,让下人抱着宇文羽回房间。 
 
 
 
"修,这件事情,既然小羽不说什么,那么我也不追究了,但是,事实是什么,为娘的我还是很清楚的。"平乐公主蹲下身子,与宇文修同高,"我也不求你去喜欢小羽了,但是,这次是你不对,要去向小羽道歉。" 
 
 
 
宇文修点点头,不说话。脑子里仍然在思考刚才宇文羽的做法,为什么他要帮自己求情呢? 
 
 
 
 
深夜 
 
 
 
宇文羽的房间里溜进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小心翼翼的点起一盏灯,在宇文羽的床前停下,没有了平时的泪痕斑斑,他还长得真好看。 
 
 
 
宇文修把灯放在一边,轻轻的帮宇文羽盖好被子,"对不起。"轻轻的说,这样的话,他也算是到过歉了吧。 
 
 
 
仍旧沉浸在自己梦乡里的宇文羽翻了个身子,没有发觉身边有人,不过,他睡得并不安稳。 
 
 
 
"娘……娘……"小小的声音里饱含着浓浓的哭音,还有一些痛苦。 
 
 
 
宇文修一惊,连忙握住宇文羽的手,替他拭去额上的冷汗,他好像听娘说过,小姨是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死掉的,而且,小羽一直都在小姨的身边。 
 
 
 
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以后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孩子,巴掌大的脸庞,长长的羽睫,好可爱哦,嫩嫩的脸袋,让人有想捏一下的冲动。 
 
 
 
他看上去好像是很冷的样子,宇文修没有多考虑,熄灭了灯,翻身上床,轻轻的抱住宇文羽,口里喃喃着,"不怕不怕,我在这里陪你。" 
 
 
 
心里下了个决定,他以后要一直都保护这个人--宇文羽,他要保护宇文羽,不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3. 
王历370年 
玄裔皇朝,镜澄 
 
 
 
日上三竿方醒晌,夜夜春宵无梦乡。 
 
 
 
是哪个聪明人说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享受的地方,人类是享受的动物。这话倒是一点儿不假,只要不是非常贫穷的地方,都会有供人享乐、贪一宿之欢的去处。身为玄裔皇朝国都的镜澄自然是不会例外的,总有那么几处即使是晚上都是灯火阑珊,人丁兴旺的,譬如说:花街。 
 
 
 
约摸是三年前吧,原本名响西荻的燕邢欢也渐渐的在这里落了脚,在吞并了两家妓院、男馆之后,逐渐成为了镜澄最大的欢乐所,客人们大把大把的银子都供给了燕邢欢,这可乐死了燕邢欢台面上的主事者玖姑娘。 
 
 
 
燕邢欢在镜澄的店子是一座大大的院落,亭台楼阁、屋檐瓦语都被一条清澈的人工河给分割了开来,半为赏欢阁,即是女馆;半为贪乐轩,即是男馆。两处的布置装饰都各有特色,相得益彰。一楼是贪一时之乐的地方,所谓的喝酒、赔笑、卖艺不卖身;二楼则是由一间间的厢房组成,每间房间和他们的主人一样,各具风格,也算得上是服务周全、面面俱到。 
 
 
 
说到这个燕邢欢,也的确是有几分实力的,可以让每一个前来的客人都宾主尽欢,乐呵呵的进来,笑嘻嘻的出去。想到这里,燕邢欢的成功,玖姑娘的调教实在是功不可没的。一楼的称为清官,可以得到赏银的三成;二楼的称为花官,可以得赏银的七成。套一句玖姑娘的话来说吧:"我不逼你们卖身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5)》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5)》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