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6)

时间: 2018-11-13 17:54:29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6)】小说在线阅读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6)


这种时候谁没有过呢?“这个么,我自然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过莲若,你得快点做决定噢,风翔那小鬼虽然会钻牛角尖一个人拼命想,但不会太久的。” 
“嗯。” 
“主子,凤殿下,那个人来了。”琴芳跑跑跳跳的进来,没什么礼数的匆匆问安,便跑到凤莲若的跟前,眉飞色舞的报告着消息,“刚刚别人说他已经出了寝宫,往这边来了。” 
宫里当差的,谁没有一二眼线为自己主子探听消息。 
“既然如此,我择条小路走了,免得这小鬼求爱不成硬说是我在你面前嚼耳根子。” 
他起身,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 
凤莲若随他站起来,不过只送到了内寝门口而已。他对着凤风霄的背影轻轻唤住了他:“义父,谢谢你把我带到了西荻。” 
即使过去发生过很多,走到此时此刻,他却要说一声感激。 
至少在那里他遇到了风翔。 
凤风霄的身形顿了顿,便转身离开了。 
段风翔踏进此处时,恰嗅到满室清香。他盯着一边悠然坐着的凤莲若心中不免有些忐忑:“莲若。” 
“来了?”凤莲若尽可能的轻描淡写,掩去心中慢慢涌上的喜悦与欢喜。 
“嗯,”段风翔不客气的坐下,一手掀去了莲若正在翻阅的卷宗,“不要看了,你听我说!” 
“说什么?” 
“莲若真是狡猾!”男人瞥了一句。 
“我要说什么你还会不知道吗?明明都知道我的感情了还抛出那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话让我踌躇犹豫难过好些天!” 
段风翔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会犹豫会踌躇会难过还不是因为他喜欢莲若,所以才免不了左思右想甚至是胡思乱想。 
凤莲若轻笑,低头得意起来。偶尔学学义父的与语还休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还笑!” 
“我连笑都不行了吗?”凤莲若总算开口,却依然是一句不冷不热的话。 
段风翔把嘴抿起来,颇为可怜的凝视他:“莲若变坏了!都是老师的错。”他嘟囔道。 
“跟义父没关系吧。” 
“莲若,你的话我认真想过了,现在我来很郑重的把我的答案告诉你!如若我们角色对换,我不会打你不会骂你,但是可能会怨你。所以我能懂你的话,连自己都没法做到的事儿我有凭何勉强你呢?”这一次段风翔没有低头,自始至终他都紧紧锁住凤莲若的视线,不让他逃离半分。 
“我想说的是……不管过去发生过些什么,即便我在追悔莫及都已经无法挽回了,甚至莲若心里的那个伤口也没有办法愈合。不过我可以对莲若很好,那道口子虽然不会消失但我可以用我的爱把他填满。” 
填满吗?他倒没有想到风翔会说这样的话。 
莲若的唇角飘上一朵小小笑容,他并没有漏看风翔无比认真还带些强势的外表之下,他耳后根泛起的红晕:“你都想清楚了?” 
“都想清楚了,我爱莲若,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在一起吗?” 
此情此景,他还有什么自制力可以压制住他的高兴呢?凤莲若笑出声来,然后点头:“在一起吧。” 
他自认能藏得住自己的情绪,但却只是他自认而已。他对风翔的感情义父、包括琴芳这丫头都看出来了,风翔冷静之后又怎会不知道呢? 
“莲若……”段风翔说不清心底冒出来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绪,他只能随着感情行动。 
站起来,狠狠的抱住凤莲若。感受着他的心脏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跳动着,甚至与自己的心脉同步!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你还有一句话没有说!”段风翔突然意识到……“对我说嘛,快点对我说,就三个字而已啊。” 
虽然知道莲若很爱自己,但只有自己对莲若说了那三个字他却藏在心里,很不公平! 
凤莲若狡猾的一笑,双手揽住风翔的腰侧轻轻吐息:“三个字吗?” 
“嗯,三个字,就那三个字啊!” 
“我不说!就这三个字吧。” 
“喂,哪有这样的!莲若,对我说爱我!” 
“……” 
空气中只有笑声,只有恋人相依相偎的声音,只有衣料摩擦的声音,只有两颗心紧紧贴在一起共同跳过的声音…… 
但段风翔想听到的那句话却始终没有出口。 
我爱你,风翔——这句话,我放在心里! 
 
尾声: 
“小鬼,你找我何事?” 
段风翔撇撇嘴,面露难色:“问个问题而已,语气不要这么差吧,我好歹是你的学生。” 
“哦?”凤风霄笑看他一幅扭捏模样,这小鬼自从和莲若确定了关系之后,就一直同进同出亲密的不得了,今日居然会落单?真是奇怪啊,“你说吧。” 
“老师……你跟轩辕燏谁在上面啊?”深呼吸,一口气把话说完。 
凤风霄挑眉,不客气的回了他一个‘毛栗子’,“我在上面啊。” 
他没有说错,不管自己或者燏谁来作主动的那一方,通常自己都在上面……不过角色不同而已。 
“啊?轩辕燏居然……真看不出来。”段风翔小声呢喃道。千想万想,千看万看,老师都应该是受的那一方吧? 
“段风翔,你存心找打是不?” 
“没有啦,莲若都不碰我……” 
‘噗’,一口香甜的月下香生生的从凤风霄口中很没品味的喷出来,“什么意思?你想让莲若上你?” 
“不是啦,我又不会计较这些。可莲若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们最多就是亲吻相拥而眠罢了。” 
“哦,你欲求不满啊……那,莲若不碰你呢,我想只有一个原因。”凤风霄很自得的说道。 
“什么?” 
真是的,这小鬼多久没对自己露出这样崇拜的眼神了。“他舍不得你疼啊。” 
心里多了一点甜甜的感觉,段风翔笑了起来:“这样啊,那我会很温柔的对他的。”他站起来,迫不及待的想去见自己的爱人。 
“笨蛋,你又会舍得他疼吗?不是一样的嘛。” 
凤风霄捏捏下巴,决定今夜学人再做一回梁上君子或是门外小人。 
虽然行为卑劣了点,但可以看到好东西啊。 
何况他对风翔和莲若的攻受问题也很好奇呢…… 
呵呵……应该会是场好戏! 
 
END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6)】(本页完)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6)》上一篇

情殇(西荻祸情外章)作者:zuowei/昭域--预览 1. 
 
 
 
苍茫的天空中,如今只剩下一轮新月和几簇零散的星,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是寂静的,只有一处或许并不一样。 
 
 
 
"嗯……修,慢一点啊,啊……"男子清秀的脸上染着情欲的红潮,蹙眉低吟着,紧闭着的双眸中滑落一滴泪水。 
 
 
 
"什么时候,你就这么受不了了?"上方的男子擒著一抹邪肆的笑容,然而,这样的笑容却没有渗进他琥珀色的眼中,狭长的双眼依旧充满着冷冽的气息。没有缓下自己的速度,男子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进行着抽出、插入的律动。男子将两人姿势改成跪坐的方式开始深深的、更快速的抽动。 
 
 
 
"不要……嗯……"他不自己的随著男子刻划的节奏,并且沉溺其中。 
 
 
 
"腰再用力一点……很舒服?"包围着灼热激昂的紧窒,不断的收缩吸附,紧紧含没自己的坚挺欲望,男子贪婪的加速冲刺,领著对方步步攀向狂喜的境界。 
 
 
 
"啊……修……不行了,啊……"挺立的欲望无法承受再多的情欲狂涛而渗出白蜜的津液。 
 
 
 
男子突然将手覆上他的坚挺,冷淡的放肆笑着,"还没结束呢!" 
 
 
 
"唔……"欲望的不到宣泄。他偏过头去,绯红再一次布满了清秀却因为情欲而扭曲的脸庞,他想要渴求解放,他想要快感,但身前的男人却只是无情的玩弄他! 
 
 
 
"真的想要,好淫荡的娃娃!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顺从自己想要的,他甜腻的声音透出诱人的蛊惑:"进来、进来我那里!"他纤细的腰身像蛇一般扭动,挑起男人无限的情欲。 
 
 
 
男子将另一只手探向底下,"是这里吗?" 
 
 
 
"是……"已经经过一次的润湿,比之前更加的敏感。顾不得廉耻,他现在只想要修! 
 
 
 
男子轻轻一笑,挺起身,毫无预警的将自己的坚挺插入他体内,不留情的动作,仍然引起了淡淡的血腥味。 
 
 
 
 
 
 
 
男子舔吻著他的颈项,沉沉的嗓音说道:"很痛吗?要我出来吗?" 
 
 
 
"不、不要,不要啊……" 
 
 
 
男子拉下他的身子,狂暴地占有他的一切。没有理会他的求饶,他只是不住的在他体内侵略,一次又一次,让他不停的呻吟。 
 
 
 
"啊……好痛,好痛……嗯……慢一点,慢、啊……" 
 
 
 
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着求饶的软语更刺激了男子的兽性,将他的双腿张开到几乎不自然的状态,男子毫不留情的猛力抽插。 
 
 
 
"羽、羽,我爱你!"男子喃喃着,说着爱的告白,轻柔无比的吻上了眼前喘着微息的唇,而下身仍然在不停的律动着。 
 
 
 
睁开眼,他露出一双墨绿色的眸子,仿若幽深的祖母绿,晶莹的眸子里浮着浓浓的雾气,羽……始终都是你啊。 
 
 
 
闭上眼,拒绝再去接受眼前的一切,修,我爱你,你知不知道呢? 
 
 
 
苦涩的笑,一滴泪,自他紧闭的眸中滑落,慢慢的渗透进枕头,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见证这一滴眼泪曾经的存在。 
 
 
2. 
王历362年 
玄裔皇朝,边境 
 
 
 
即使是四大皇朝之一的玄裔的国土,也总是几家富贵几家穷,小镇的偏远处零零星星的住着几户人家,简陋的木屋,在平日里,尚且还能够安身立命;只是,每次天公不作美,被会有无漏偏逢连天雨的窘状。 
 
 
 
"这样做……"一身粗布衣的妇女摇摇头,黄瘦的脸上满是皱纹,被岁月洗礼的十分彻底,她的脸上满是伤心和焦急的表情,"他们还这么小,而且,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啊!" 
 
 
 
同样穿得很破陋的男人撇撇眼睛,不以为然地说:"不过就是你姐姐和别的男人养的野孩子罢了,我才不会养那两个小杂种,那他们去换些银子,不是蛮好的吗?" 
 
 
 
妇女一听,天啊,她怎会看上这样的男人,扑通一声,她跪在地上,"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风儿和云儿都还小啊,他们只有7岁啊。" 
 
 
 
男人甩开妇女,"你让我怎么?我银子也收了,人也给了,现在再去要回来?怎么可能?"他就知道,这女人啰哩叭嗦的,本来看她姐姐跟的那个小白脸一幅富贵像,他才好心收留了那两个小鬼,本以为过些年数就会有人找上门了,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是了无音讯,真是……哼! 
 
 
 
"你、你已经把他们送走了?"女人愕然,倒在了地上,这样她如何去面对黄泉路上的姐姐啊? 
 
 
 
 
另一头 
 
 
 
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娃娃,精致的小脸,墨绿色的瞳子,微微泛着金色流光的发丝,虽然,他们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但是,却丝毫不能掩盖两个孩子的光芒。 
 
 
 
他们面对面站着,站在他们周围的是七、八个壮年的汉子。 
 
 
 
注定是要被分开的吗?他不要啊,他想要和云在一起,永远……"等我,等我,云,我一定会来接你的,一定。"这样的承诺从一个才7岁的孩子的口里出来,不免有一点好笑,这样的岁数,以后的命运,又岂是他可以做得了主的呢?怕也是听天由命吧。 
 
 
 
站在他对面的娃娃点点头,"嗯,一定会等你的,所以,风一定要回来。" 
 
 
 
他们身后和周围的汉子把这两个小孩子分开,向着不同的地方走去,没有办法啊,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如果可以的话,谁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啊。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两个方向上的不同,却造就了两个不一样的人生,一个让人羡慕,一个令人心忧。 
 
 
 
云--舞流云回首,看着另一边的人们远去的背影,他们真的还可以再见面吗?真的有这个可能性吗? 
 
 
 
 
同年 
玄裔皇朝,镜澄 
明亲王府 
 
 
 
镜澄,当然就是玄裔皇朝的皇都了,身价自然是不一般,寸土寸金。能够住在靠近皇城的地方,那就更加的是非富即贵了。 
 
 
 
宇文耘洺,被前朝皇帝御赐的亲王,也是平乐公主的驸马,身份自是不同凡响,而且,这个王爷生性喜好自由,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更不参与,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隐王的名号。 
 
 
 
目前正处于有妻有子万事足的境界。 
 
 
 
"我警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转过身去,一双象征着玄裔皇朝皇族的琥珀色眼睛里写满了愤愤不堪,凭什么要他去带这个小鬼头,整天哭哭啼啼的,惹人厌烦。 
 
 
 
跟在他后面的小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模样,同样也有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只不过,一张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泪痕,他小声的嚷着,"修哥哥,修哥哥……" 
 
 
 
宇文修一甩手,把这个孩子推倒在了地上,"讨厌死了,离我远点儿。"这个小鬼是她美丽的母亲的妹妹的小孩子,不过,小姨身体不好,去世的早,所以,前两天,这个叫羽的小鬼就改姓宇文了,而且以后还要一直都住在这里。他本来还高兴着可以有一个同龄的孩子陪他一起玩耍受罚呢,没想到,来了的竟然是个又爱哭又黏人的讨厌蛋。 
 
 
 
"疼……"身后的宇文羽摔在地上,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嘴里仍然在念着宇文修的名字。 
 
 
 
"你烦不烦啊……"宇文修转过身,面对着宇文羽,眼睁睁的看着一滴一滴的、一丝一丝的暗红色从他捂着额头的手中渗了出来。 
 
 
 
完了?!这是宇文修的第一个想法,他已经可以预见他美丽的母亲大人的反应了,死定了,他只不过就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嘛,怎么会这样的? 
 
 
 
"小羽……天,怎么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妇很不顾形象的飞奔过来,差遣着身边的侍者帮着宇文羽止血,然后,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儿子,面色冰冷,"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本来以为,修只不过是小小的闹闹脾气,过些日子就会没事了,没想到…… 

 
 
 
不敢回嘴,宇文修只是乖乖的站在一边,反正死活都要受罚了,都是那个小鬼害的。 
 
 
 
"姨娘,"软软的声音插了进来,"不关修哥哥的事情,是小羽自己跌倒的。" 
 
 
 
宇文修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羽,他为自己辩护?! 
 
 
 
"是吗?"声音瞬间柔和,对着看上去有几分苍白的宇文羽。 
 
 
 
小小的头使劲的点着,为了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性。 
 
 
 
"姨娘知道了,小羽先回房,让大夫给你看看。"使了个眼色,让下人抱着宇文羽回房间。 
 
 
 
"修,这件事情,既然小羽不说什么,那么我也不追究了,但是,事实是什么,为娘的我还是很清楚的。"平乐公主蹲下身子,与宇文修同高,"我也不求你去喜欢小羽了,但是,这次是你不对,要去向小羽道歉。" 
 
 
 
宇文修点点头,不说话。脑子里仍然在思考刚才宇文羽的做法,为什么他要帮自己求情呢? 
 
 
 
 
深夜 
 
 
 
宇文羽的房间里溜进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小心翼翼的点起一盏灯,在宇文羽的床前停下,没有了平时的泪痕斑斑,他还长得真好看。 
 
 
 
宇文修把灯放在一边,轻轻的帮宇文羽盖好被子,"对不起。"轻轻的说,这样的话,他也算是到过歉了吧。 
 
 
 
仍旧沉浸在自己梦乡里的宇文羽翻了个身子,没有发觉身边有人,不过,他睡得并不安稳。 
 
 
 
"娘……娘……"小小的声音里饱含着浓浓的哭音,还有一些痛苦。 
 
 
 
宇文修一惊,连忙握住宇文羽的手,替他拭去额上的冷汗,他好像听娘说过,小姨是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死掉的,而且,小羽一直都在小姨的身边。 
 
 
 
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以后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孩子,巴掌大的脸庞,长长的羽睫,好可爱哦,嫩嫩的脸袋,让人有想捏一下的冲动。 
 
 
 
他看上去好像是很冷的样子,宇文修没有多考虑,熄灭了灯,翻身上床,轻轻的抱住宇文羽,口里喃喃着,"不怕不怕,我在这里陪你。" 
 
 
 
心里下了个决定,他以后要一直都保护这个人--宇文羽,他要保护宇文羽,不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3. 
王历370年 
玄裔皇朝,镜澄 
 
 
 
日上三竿方醒晌,夜夜春宵无梦乡。 
 
 
 
是哪个聪明人说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享受的地方,人类是享受的动物。这话倒是一点儿不假,只要不是非常贫穷的地方,都会有供人享乐、贪一宿之欢的去处。身为玄裔皇朝国都的镜澄自然是不会例外的,总有那么几处即使是晚上都是灯火阑珊,人丁兴旺的,譬如说:花街。 
 
 
 
约摸是三年前吧,原本名响西荻的燕邢欢也渐渐的在这里落了脚,在吞并了两家妓院、男馆之后,逐渐成为了镜澄最大的欢乐所,客人们大把大把的银子都供给了燕邢欢,这可乐死了燕邢欢台面上的主事者玖姑娘。 
 
 
 
燕邢欢在镜澄的店子是一座大大的院落,亭台楼阁、屋檐瓦语都被一条清澈的人工河给分割了开来,半为赏欢阁,即是女馆;半为贪乐轩,即是男馆。两处的布置装饰都各有特色,相得益彰。一楼是贪一时之乐的地方,所谓的喝酒、赔笑、卖艺不卖身;二楼则是由一间间的厢房组成,每间房间和他们的主人一样,各具风格,也算得上是服务周全、面面俱到。 
 
 
 
说到这个燕邢欢,也的确是有几分实力的,可以让每一个前来的客人都宾主尽欢,乐呵呵的进来,笑嘻嘻的出去。想到这里,燕邢欢的成功,玖姑娘的调教实在是功不可没的。一楼的称为清官,可以得到赏银的三成;二楼的称为花官,可以得赏银的七成。套一句玖姑娘的话来说吧:"我不逼你们卖身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6)》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16)》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