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2)

时间: 2018-11-13 17:54:29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2)】小说在线阅读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2)


段风翔偏偏头,跑到一个摊子前,“老伯,这个怀炉怎么卖啊?” 
“小公子,老头子不欺你,也就四两银子。”摊贩一身白麻粗布,脸黝黑黝黑的,他双手磋磨着将怀炉递到段风翔的面前,“您瞧瞧,这质地虽然不好,但做工可是很精细的。” 
莲若走上前,仔细打量了这个怀炉,这样的工艺他倒是在识得,应是红玉国的技法,风翔会喜欢这些东西?他侧头看着段风翔,却见到段风翔的绿眸闪烁,十分高兴的模样。 
“谢了,”段风翔也没有杀价,直接掏了银子买下,欢欢喜喜的捧着怀炉继续往前走。“莲若哥哥想问什么啊?” 
莲若浅笑,道:“风翔喜欢这种小东西?” 
段风翔勾住莲若的手臂,对他甜甜一笑,小声道:“莲若哥哥真笨,天气要转凉了啊,而且红玉国制作暖炉的工艺很出名,保温时间也很长。莲若哥哥刚在这里住下,一定不能适应国都的天气,所以我买个怀炉回去,找宫里的技师们照着做,做的再精致些啊。” 
这是……做给他的?莲若一惊,不自觉的心头就泛起阵阵暖意,送给他的?他们被流放的地方很偏远,一到腊月就冷得刺骨,那时候再冷也没银子买怀炉,对那时候的阿爹娘亲来说,几两银子的怀炉是很奢侈的东西。 
莲若摸摸风翔的头,笑道:“谢谢你,风翔。” 
“嗯,莲若哥哥喜欢就好啦。”段风翔抬起头,将自己的五指插进莲若的手掌中紧紧地交握在一起。 
有一个真正关心自己的人,这滋味真不错啊,“可是风翔,我以前呆的地方可比皇宫里冷多了,这怀炉就算送了我也只是装饰啊。” 
“诶?怎么可以这样!”段风翔一愣,那双幽如深潭的绿眸顿时染上一层怨怼,“怎么可以这样嘛,我是第一次买东西送人。”他甩开莲若的手,股着腮帮子独自往前走,脑袋垂的低低的。 
“风翔,”莲若跨步拉住他,“只要是风翔送的我都喜欢。” 
“真的?”段风翔瞬间就笑得如初晴的太阳,几分任性,“那就好,以后不管我送什么莲若哥哥都要喜欢哦!我最喜欢莲若哥哥了。”他一边说道,一边扑进了莲若的怀里磨蹭着。 
呜,没想到范莲若身上的味道挺好闻的,白费了他方才作了那么多的心理建设了,真是! 
我也喜欢风翔啊,莲若在心中默默说道,或许,就这样在风翔身边,陪伴他,帮助他会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呢。 
“莲若哥哥,”段风翔的绿眸转了一圈,“我们去随轩吃水晶糕吧。” 
“随轩?”莲若有些疑惑,他虽然在这里住了数月,但大多数的时间还是在皇宫里,因此对于都城并不熟悉。但随轩这名字他是听说过的,西荻第一大商号。 
段风翔点点头,转眼二人已来到随轩门口,那小二倒也熟络,立马就把人招待了,十分殷情地说道:“风翔少爷,您来了?楼上的雅座已经准备好了,小的这就领您上去。” 
“嗯,今儿个上两笼水晶糕,一壶清水,一碗莲子羹,一碗冰镇白木耳。”流利的报着菜名,可见段风翔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对了,麻烦你让王伯再做一只冰糖葫芦,这点银子是赏你的。” 
“诶,小的这就去,谢谢风翔少爷了。”店小二乐呵呵的笑,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 
“风翔是不是每次都要来这里?” 
“嗯,”在二楼雅座找了个透风透光的位置坐下来,段风翔给莲若倒了杯水,“是啊,我告诉莲若哥哥哦,随轩啊是老师的产业。” 
深紫色的眼睛瞪得老大,随轩是凤大人的?“怎么会?”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就是啊,这是老师的想法,与其把经济命脉掌握在外人手里,不如自己操控,这样一来也可以暗中监督那些地方官员,避免严重的腐朽官商勾结。”段风翔不在意的解释着,这不是很好想的嘛,他干嘛这么惊讶? 
早就听说过凤大人师承天下第一智者,本人也文武双全,才智过人,果然如此啊,那么,他又为何要把自己这个罪臣之子带回西荻呢?按理说没有人会这么做吧。 
“死小鬼,你不要没事就跑来我这里吃白食!”一到甜甜糯糯的声音从楼梯的拐角处传来,伴随着的是一袭白衣飘飘。 
段风翔笑了开来,迅速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凤风霄的面前,“老师。” 
凤风霄徐徐走来,给了莲若一个拥抱,笑道:“好久不见,莲若。”他坐下来,夹了一块水晶糕,一口一口嚼着,“死小鬼,你又没事跑出来了。” 
“老师,我不是故意的嘛,宫里面有多闷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个吴太傅蠢死了。”段风翔谄笑着,极度阿谀,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独独眼前的凤风霄是他的克星。 
凤风霄食指轻叩段风翔的前额,“你啊,真不知道是谁把你灌成这样的。莲若,最近在宫里住得还习惯吗?” 
“嗯,”莲若微笑,浅浅的还带着些许腼腆,“谢谢老师关心,我过得很好。” 
“这就好,我听说你现在同风翔这个死小鬼住一块儿?”凤风霄眯着眼睛,心里总有他的盘算。把莲若带回来,就是知道了以后会发生的事情,与莲若似乎是残忍了些,但是,他也是为了风翔好啊。 
“老师,你能不能不要老叫我死小鬼!”段风翔不满的抗议道,扭头把冰糖葫芦递给莲若,“莲若哥哥吃吧,这里的厨子做的一定会比外面的更好。” 
莲若接过,咬了一小口,“是的,我一人在别处住不惯,有风翔为伴也很好,他很照顾我。” 
“是吗?这就好,有什么住不惯的要同我说,我这次会在宫里留上两个月,这段时间也可以交你些东西,尤其是《若章》。”凤风霄的语速不快,听来分外慵懒,他难得笑的如此温柔,“天气凉了,回宫里我让人给你做几件袄子,虽然国都冬季上算暖和,但还是要注意些。” 
“谢谢老师。” 
亲亲莲若的面颊,凤风霄摆摆手,道:“写什么呢,莲若可是西荻的大皇子哦,你该理所应当的接受,而不是谢谢。” 
“还有,风翔小鬼,待会儿回宫里到我栖凤阁一趟,我有话要同你说。”凤风霄回头,盯着看似乖巧的段风翔,这小鬼心里怕是气炸了吧。 
 
03. 
 
风翔,我可曾告诉你,你曾经听过的话,从我口中而出的未必都是真的。我说我喜欢冰糖葫芦,你相信,可事实却是因为你每次买回来的就只有两样东西,因为你喜欢水晶糕,所以我选择冰糖葫芦而已。我说我会在你身边留一辈子,你相信,但前提却是你希望我留下来。既然你完全不想看见我的存在,我又为何要实践我的诺言呢?所以,不要问我在何处! 
王历368年 
 
西荻皇朝 
 
栖凤阁 
点上一钵熏香,凤风霄换下了身上的白色布衣,缓缓的穿上一边隔在檀香木回纹衣板上的赤色绸缎长袄和白色蝉丝纱衣,乌黑的发丝简单的作了一个发髻,算是符合了宫中的礼数。 

其实,这一段的动作并不算慢,但看在段风翔的眼中,却其慢无比。难得老师会把自己叫来栖凤阁说话,尤其还是老师笑得这么灿烂的时候,一定没什么好事情。 
如此判断是他多年来的经验。 
他方入宫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不懂事的孩子。不过即使如此,老师也没有放弃整自己年头,自然而然经过老师多年的调教,他完全懂得察言观色。 
“坐啊。”凤风霄坐下来,娴熟的将云片点燃,慢慢燃着上头的紫砂壶,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月下香的甜美味道,“作什么这么战战兢兢的?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儿?”凤风霄扬起一抹不经意的笑容,语带深意。 
“嘿嘿,”段风翔装傻笑道,“我怎么会做亏心事呢?老师您这话说得我伤心了。” 
揉揉鼻子,凤风霄毫不顾及段风翔的情绪和面子,朗声笑了起来,“哟,你这死小鬼有几金几两重,我还会不知道?不用这么害怕,为师我不过找你来关心关心太子殿下您近来的状况而已。” 
真的是这样就好了!段风翔脸上堆着乖巧的笑容,心中却暗自啧道,他又不是三岁小孩,也不是范莲若那呆子!才不会被老师美丽的笑容亲切的语气给骗了呢,对老师……他需要时刻保持警戒!“学生的状况?方才学生不是同您说过了吗?一切如昔啊。父皇开始慢慢让我接触一些政务,吴太傅还是一样呆板无趣,就是这样啊。” 
只是这样?凤翔啊风翔,你把你老师我当什么了?要是你这么简单就能敷衍过去了,我也不配做西荻皇朝的宰相了!“哦?我离开的时候倒是没有听说你要和莲若一起住呢,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这种事情的?未免有欠妥帖吧,西荻皇朝的古律一向都是皇子各有住处无不相干的,这些你可还记得?” 
“我记得啊,当然知道了。可是莲若哥哥不一样啊,他刚刚来皇宫,一个人住会很寂寞的,就像我以前刚来的时候一样。所以我才要陪着莲若哥哥呢,再说了,古律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得看什么好什么不好啊!”段风翔振振有词的反驳着,心中开始预想老师下一个抛出的问题。 
律法立了就是让人更改的!这话却是自己说过的,“好,这些我且不去管他,你倒说说,你对莲若的态度怎么前后变得如此厉害?” 
“我哪有!”段风翔嘟嘴,他隐瞒得这么好,怎么会露馅呢! 
“没有吗?”紫眸微微收敛,神秘绝美中带着一份凌厉,他直勾勾的盯着段莲若,“你确定没有?段风翔,你也不看看是谁把你一手带大的,连我也瞒!” 
“我……”他努努嘴,就算老师知道了又怎么样?他作势思考起来,思考着那个可能性,假设……如果老师真的那么了解自己的话,就应该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更何况老师还有预天的能力,所以……他没有阻止、也没有说什么就代表着他知道自己打算对范莲若做些什么?好奇怪的思路! 
但是,他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儿!直觉的告诉自己,老师应该知道这么回事儿! 
不管怎么样,先试探一下好了,“我承认,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不喜欢莲若!这是没有办法的啊,谁能够那么轻易地接受一个突如其来闯进自己生活的人?老师也不可以吧。” 
“然后呢?”聪明的小鬼啊,不愧是他亲手教出来的学生。凤风霄满意的看到段莲若表情的变化,心下知道这小鬼多半猜到了他的默许程度。只不过,他之所以默许的理由和事态的结果,恐怕这小鬼想破脑子也不会了解吧。 
“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凤风霄的每一个表情,然后?老师现在还不说什么只有两种可能,其一他完全不反对自己决定要做的事情;其二老师预见了自己的行动不成功。不管了,“然后?莲若哥哥是一个很善良很温柔的人啊,和莲若哥哥相处久了,谁都会喜欢莲若哥哥吧,一定会的!” 
凤风霄勾起了自己的唇角,半是嘲讽的说道:“风翔,你这些装来弄去的小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不过我不在意!但是,如果你有这个胆子伤害莲若的话,我们就走着瞧吧!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你懂吗?” 
他就是要这样的效果,自己故作威吓,让风翔把他的意思误解成反对,然后愈加的小心,他越是用心思,他对莲若的注意也就越多,如此一来,他把莲若带进宫的目的就可以达成的更好。 
只是,有些对不起莲若吧。 
也罢,为了风翔,这些小小的牺牲还是值得的!更何况莲若的命本就不在西荻。 
他该怎么回答才能证明自己不是这么想的呢?段莲若冷静下来,墨绿色的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动着,借此来带动自己的思考。 
解释,只怕越描越黑! 
不解释呢?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段风翔想定,一下子站起来,“老师,我先告辞了!晚些时候再来给您请安,学生告退。”咬咬下唇,背对着凤风霄的绿眸中沾染了些许怒意! 
刚才是他感觉错了,老师还是很喜欢莲若的!讨厌讨厌! 
老师越喜欢莲若,他就越不可能喜欢莲若! 
讨厌的范莲若! 
站定须臾,推门而出。 
他知道,出去以后自己还得演一出戏,因为莲若一定站在门外。 
果不其然,他看了看莲若,不多话的直接往前走,嘀咕着自己与老师的对话莲若究竟听进了多少,他又该如何既让莲若相信自己的心又更加的喜欢自己。他素来欣赏事半功倍的作为。 
一路小步疾走,不回头,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可怜,眼中开始酝酿起内疚自责的情绪,差不多了吧,“莲若什么都不问?” 
顺着段风翔的脚步,莲若也停了下来,“问什么?”他默然,不管风翔是怎么看待他的,对于自己来说,风翔是主人吧,所以他爱怎么做自己都应该接受。 
只是……心底的某一个角落却隐隐痛着。 
“你……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问!”段风翔做出着急的态势,圆润的绿眸中瞬间蓄起了薄薄的水雾,他转身瞪着莲若,两只手重重的敲向他,“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问!”沉默。 
空气中依然沉默! 
许久,段风翔才开口:“是因为莲若哥哥一直都没有喜欢过风翔,所以莲若哥哥才一点都不生气吗?” 
“我……”这样的段风翔,他没有见过,“我不是。” 
“那又是为什么?莲若哥哥一点都不喜欢我吧,我就知道!反正我就是任性又娇纵的家伙,莲若哥哥一定是这么想的!”他说着说着越来越激动,索性蹲到了地上,整个身子蜷成一团,“我知道,我承认我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抱着恶作剧的想法才要求和莲若哥哥一起住的。” 
“果真……如此!”莲若说的很轻,轻得几乎听不见,仿若喃喃自语,却字字敲进自己的心底。 
蒙头偷偷的笑,但耸动的肩头却形成了很好的效果,看似在哭泣,“但是……但是我现在真得很喜欢莲若哥哥啊,莲若哥哥对我很好,一直疼我照顾我,而且我不喜欢看到别人欺负莲若哥哥,可是……可是……” 
抬起沾着一两滴眼泪的脸庞,“莲若哥哥现在不相信我了?不喜欢我了?对不对?” 
他和曾见过这样的风翔?他认识风翔到现在,风翔一直都是极聪明且骄傲的,而今天,却看上去楚楚可怜(原谅偶,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就连说话……也断断续续,没有逻辑。 
他……是真的着急吗? 
“莲若哥哥真的不喜欢风翔了吗?再也不喜欢了吗?”拉住莲若的衣袖,段风翔低着头,心中默默的数着时间。 
怎么会……莲若揉揉段风翔的头发,轻柔的替他擦干眼泪,“我喜欢风翔啊。” 
一直都是喜欢的,以后也会喜欢吧…… 
无论是怎么样的风翔,他都会喜欢吧。 
 
04. 
 
莲若,你送给我的平安符我每天都有带在身上,而如今,每年到了祭祀之时,我都会去那里给你求一纸平安符,愿你在外一切安好,无忧无难。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向神灵诉说的祈祷,你可听到?可听到!如若你听到了,请你快点回来吧。 
王历370年(两年后) 
 
西荻皇朝 
 
昭淳殿 
夜深沉。 
除了负责守夜的侍卫,昭淳殿内大多数人都早已歇息了,唯独西侧的寝宫内依然闪烁着微弱的灯光。 
案首前,青年日然埋头卷堆之中,嘴中喃喃念着。声音很轻,但依然可以听得他温婉清雅的嗓音,如若在白天听了,一定会觉得如沐春风吧。 
青年捏捏自己的肩头,左手的动作有些僵硬,约摸这般姿势也有些时辰了。他伸出纤长骨干的手捂住自己的唇打了个哈欠,左右摇晃着脑袋,徐徐站了起来。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2)】(本页完)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2)》上一篇

情殇(西荻祸情外章)作者:zuowei/昭域--预览 1. 
 
 
 
苍茫的天空中,如今只剩下一轮新月和几簇零散的星,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是寂静的,只有一处或许并不一样。 
 
 
 
"嗯……修,慢一点啊,啊……"男子清秀的脸上染着情欲的红潮,蹙眉低吟着,紧闭着的双眸中滑落一滴泪水。 
 
 
 
"什么时候,你就这么受不了了?"上方的男子擒著一抹邪肆的笑容,然而,这样的笑容却没有渗进他琥珀色的眼中,狭长的双眼依旧充满着冷冽的气息。没有缓下自己的速度,男子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进行着抽出、插入的律动。男子将两人姿势改成跪坐的方式开始深深的、更快速的抽动。 
 
 
 
"不要……嗯……"他不自己的随著男子刻划的节奏,并且沉溺其中。 
 
 
 
"腰再用力一点……很舒服?"包围着灼热激昂的紧窒,不断的收缩吸附,紧紧含没自己的坚挺欲望,男子贪婪的加速冲刺,领著对方步步攀向狂喜的境界。 
 
 
 
"啊……修……不行了,啊……"挺立的欲望无法承受再多的情欲狂涛而渗出白蜜的津液。 
 
 
 
男子突然将手覆上他的坚挺,冷淡的放肆笑着,"还没结束呢!" 
 
 
 
"唔……"欲望的不到宣泄。他偏过头去,绯红再一次布满了清秀却因为情欲而扭曲的脸庞,他想要渴求解放,他想要快感,但身前的男人却只是无情的玩弄他! 
 
 
 
"真的想要,好淫荡的娃娃!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顺从自己想要的,他甜腻的声音透出诱人的蛊惑:"进来、进来我那里!"他纤细的腰身像蛇一般扭动,挑起男人无限的情欲。 
 
 
 
男子将另一只手探向底下,"是这里吗?" 
 
 
 
"是……"已经经过一次的润湿,比之前更加的敏感。顾不得廉耻,他现在只想要修! 
 
 
 
男子轻轻一笑,挺起身,毫无预警的将自己的坚挺插入他体内,不留情的动作,仍然引起了淡淡的血腥味。 
 
 
 
 
 
 
 
男子舔吻著他的颈项,沉沉的嗓音说道:"很痛吗?要我出来吗?" 
 
 
 
"不、不要,不要啊……" 
 
 
 
男子拉下他的身子,狂暴地占有他的一切。没有理会他的求饶,他只是不住的在他体内侵略,一次又一次,让他不停的呻吟。 
 
 
 
"啊……好痛,好痛……嗯……慢一点,慢、啊……" 
 
 
 
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着求饶的软语更刺激了男子的兽性,将他的双腿张开到几乎不自然的状态,男子毫不留情的猛力抽插。 
 
 
 
"羽、羽,我爱你!"男子喃喃着,说着爱的告白,轻柔无比的吻上了眼前喘着微息的唇,而下身仍然在不停的律动着。 
 
 
 
睁开眼,他露出一双墨绿色的眸子,仿若幽深的祖母绿,晶莹的眸子里浮着浓浓的雾气,羽……始终都是你啊。 
 
 
 
闭上眼,拒绝再去接受眼前的一切,修,我爱你,你知不知道呢? 
 
 
 
苦涩的笑,一滴泪,自他紧闭的眸中滑落,慢慢的渗透进枕头,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见证这一滴眼泪曾经的存在。 
 
 
2. 
王历362年 
玄裔皇朝,边境 
 
 
 
即使是四大皇朝之一的玄裔的国土,也总是几家富贵几家穷,小镇的偏远处零零星星的住着几户人家,简陋的木屋,在平日里,尚且还能够安身立命;只是,每次天公不作美,被会有无漏偏逢连天雨的窘状。 
 
 
 
"这样做……"一身粗布衣的妇女摇摇头,黄瘦的脸上满是皱纹,被岁月洗礼的十分彻底,她的脸上满是伤心和焦急的表情,"他们还这么小,而且,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啊!" 
 
 
 
同样穿得很破陋的男人撇撇眼睛,不以为然地说:"不过就是你姐姐和别的男人养的野孩子罢了,我才不会养那两个小杂种,那他们去换些银子,不是蛮好的吗?" 
 
 
 
妇女一听,天啊,她怎会看上这样的男人,扑通一声,她跪在地上,"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风儿和云儿都还小啊,他们只有7岁啊。" 
 
 
 
男人甩开妇女,"你让我怎么?我银子也收了,人也给了,现在再去要回来?怎么可能?"他就知道,这女人啰哩叭嗦的,本来看她姐姐跟的那个小白脸一幅富贵像,他才好心收留了那两个小鬼,本以为过些年数就会有人找上门了,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是了无音讯,真是……哼! 
 
 
 
"你、你已经把他们送走了?"女人愕然,倒在了地上,这样她如何去面对黄泉路上的姐姐啊? 
 
 
 
 
另一头 
 
 
 
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娃娃,精致的小脸,墨绿色的瞳子,微微泛着金色流光的发丝,虽然,他们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但是,却丝毫不能掩盖两个孩子的光芒。 
 
 
 
他们面对面站着,站在他们周围的是七、八个壮年的汉子。 
 
 
 
注定是要被分开的吗?他不要啊,他想要和云在一起,永远……"等我,等我,云,我一定会来接你的,一定。"这样的承诺从一个才7岁的孩子的口里出来,不免有一点好笑,这样的岁数,以后的命运,又岂是他可以做得了主的呢?怕也是听天由命吧。 
 
 
 
站在他对面的娃娃点点头,"嗯,一定会等你的,所以,风一定要回来。" 
 
 
 
他们身后和周围的汉子把这两个小孩子分开,向着不同的地方走去,没有办法啊,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如果可以的话,谁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啊。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两个方向上的不同,却造就了两个不一样的人生,一个让人羡慕,一个令人心忧。 
 
 
 
云--舞流云回首,看着另一边的人们远去的背影,他们真的还可以再见面吗?真的有这个可能性吗? 
 
 
 
 
同年 
玄裔皇朝,镜澄 
明亲王府 
 
 
 
镜澄,当然就是玄裔皇朝的皇都了,身价自然是不一般,寸土寸金。能够住在靠近皇城的地方,那就更加的是非富即贵了。 
 
 
 
宇文耘洺,被前朝皇帝御赐的亲王,也是平乐公主的驸马,身份自是不同凡响,而且,这个王爷生性喜好自由,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更不参与,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隐王的名号。 
 
 
 
目前正处于有妻有子万事足的境界。 
 
 
 
"我警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转过身去,一双象征着玄裔皇朝皇族的琥珀色眼睛里写满了愤愤不堪,凭什么要他去带这个小鬼头,整天哭哭啼啼的,惹人厌烦。 
 
 
 
跟在他后面的小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模样,同样也有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只不过,一张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泪痕,他小声的嚷着,"修哥哥,修哥哥……" 
 
 
 
宇文修一甩手,把这个孩子推倒在了地上,"讨厌死了,离我远点儿。"这个小鬼是她美丽的母亲的妹妹的小孩子,不过,小姨身体不好,去世的早,所以,前两天,这个叫羽的小鬼就改姓宇文了,而且以后还要一直都住在这里。他本来还高兴着可以有一个同龄的孩子陪他一起玩耍受罚呢,没想到,来了的竟然是个又爱哭又黏人的讨厌蛋。 
 
 
 
"疼……"身后的宇文羽摔在地上,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嘴里仍然在念着宇文修的名字。 
 
 
 
"你烦不烦啊……"宇文修转过身,面对着宇文羽,眼睁睁的看着一滴一滴的、一丝一丝的暗红色从他捂着额头的手中渗了出来。 
 
 
 
完了?!这是宇文修的第一个想法,他已经可以预见他美丽的母亲大人的反应了,死定了,他只不过就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嘛,怎么会这样的? 
 
 
 
"小羽……天,怎么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妇很不顾形象的飞奔过来,差遣着身边的侍者帮着宇文羽止血,然后,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儿子,面色冰冷,"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本来以为,修只不过是小小的闹闹脾气,过些日子就会没事了,没想到…… 

 
 
 
不敢回嘴,宇文修只是乖乖的站在一边,反正死活都要受罚了,都是那个小鬼害的。 
 
 
 
"姨娘,"软软的声音插了进来,"不关修哥哥的事情,是小羽自己跌倒的。" 
 
 
 
宇文修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羽,他为自己辩护?! 
 
 
 
"是吗?"声音瞬间柔和,对着看上去有几分苍白的宇文羽。 
 
 
 
小小的头使劲的点着,为了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性。 
 
 
 
"姨娘知道了,小羽先回房,让大夫给你看看。"使了个眼色,让下人抱着宇文羽回房间。 
 
 
 
"修,这件事情,既然小羽不说什么,那么我也不追究了,但是,事实是什么,为娘的我还是很清楚的。"平乐公主蹲下身子,与宇文修同高,"我也不求你去喜欢小羽了,但是,这次是你不对,要去向小羽道歉。" 
 
 
 
宇文修点点头,不说话。脑子里仍然在思考刚才宇文羽的做法,为什么他要帮自己求情呢? 
 
 
 
 
深夜 
 
 
 
宇文羽的房间里溜进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小心翼翼的点起一盏灯,在宇文羽的床前停下,没有了平时的泪痕斑斑,他还长得真好看。 
 
 
 
宇文修把灯放在一边,轻轻的帮宇文羽盖好被子,"对不起。"轻轻的说,这样的话,他也算是到过歉了吧。 
 
 
 
仍旧沉浸在自己梦乡里的宇文羽翻了个身子,没有发觉身边有人,不过,他睡得并不安稳。 
 
 
 
"娘……娘……"小小的声音里饱含着浓浓的哭音,还有一些痛苦。 
 
 
 
宇文修一惊,连忙握住宇文羽的手,替他拭去额上的冷汗,他好像听娘说过,小姨是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死掉的,而且,小羽一直都在小姨的身边。 
 
 
 
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以后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孩子,巴掌大的脸庞,长长的羽睫,好可爱哦,嫩嫩的脸袋,让人有想捏一下的冲动。 
 
 
 
他看上去好像是很冷的样子,宇文修没有多考虑,熄灭了灯,翻身上床,轻轻的抱住宇文羽,口里喃喃着,"不怕不怕,我在这里陪你。" 
 
 
 
心里下了个决定,他以后要一直都保护这个人--宇文羽,他要保护宇文羽,不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3. 
王历370年 
玄裔皇朝,镜澄 
 
 
 
日上三竿方醒晌,夜夜春宵无梦乡。 
 
 
 
是哪个聪明人说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享受的地方,人类是享受的动物。这话倒是一点儿不假,只要不是非常贫穷的地方,都会有供人享乐、贪一宿之欢的去处。身为玄裔皇朝国都的镜澄自然是不会例外的,总有那么几处即使是晚上都是灯火阑珊,人丁兴旺的,譬如说:花街。 
 
 
 
约摸是三年前吧,原本名响西荻的燕邢欢也渐渐的在这里落了脚,在吞并了两家妓院、男馆之后,逐渐成为了镜澄最大的欢乐所,客人们大把大把的银子都供给了燕邢欢,这可乐死了燕邢欢台面上的主事者玖姑娘。 
 
 
 
燕邢欢在镜澄的店子是一座大大的院落,亭台楼阁、屋檐瓦语都被一条清澈的人工河给分割了开来,半为赏欢阁,即是女馆;半为贪乐轩,即是男馆。两处的布置装饰都各有特色,相得益彰。一楼是贪一时之乐的地方,所谓的喝酒、赔笑、卖艺不卖身;二楼则是由一间间的厢房组成,每间房间和他们的主人一样,各具风格,也算得上是服务周全、面面俱到。 
 
 
 
说到这个燕邢欢,也的确是有几分实力的,可以让每一个前来的客人都宾主尽欢,乐呵呵的进来,笑嘻嘻的出去。想到这里,燕邢欢的成功,玖姑娘的调教实在是功不可没的。一楼的称为清官,可以得到赏银的三成;二楼的称为花官,可以得赏银的七成。套一句玖姑娘的话来说吧:"我不逼你们卖身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2)》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2)》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