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7)

时间: 2018-11-13 17:54:29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7)】小说在线阅读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7)


只是,他不想这圣楚的皇位也是补偿的一部分。 
纵然,这些年来他收到了很好的教育,随飏老师也说他有这个能力,但他并不认为。只有像父皇和……和‘他’那种人才有这个能力成为王者吧。莲若如此想到,那个人——义父不会对他说什么关于他的消息,但这几年来他也开始接受义父的随轩。 
随轩本就是西荻的生意,他自然可以听到不少关于他的消息。诸如他推行了什么新政策,诸如他带兵攻克了柬阮国,诸如…… 
当然,这些都与他无干系了,在他的心中,对那个人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那个十五岁的少年身上。 
“莲、若!”凤风霄踱步走到莲若的面前,探头嚷道。 
“啊!”凤莲若回过神来,眼神稍稍游移,笑了笑,脸上浮起一片红,“儿臣见过义父。” 
时间的确可以改变一个人,义父较之从前变得稳重多了,不过还是喜欢玩些小把戏,这当然是父皇说的,其他人可没这个胆子议论。 
凤风霄的紫眸中带着笑意,他当然知道莲若来找他何事了。他拉起莲若的手,做到庭院的玉石凳上,“今儿个怎么如此好心情来看我?” 
“父皇昨日跟我说了皇位的事情。”莲若低下头,又沉默片刻,“义父,我想问你,如果没有……没有风翔那件事情的话,你是否还会选择我?” 
凤风霄半敛眼眸,笑的柔和而深远,他开口说道:“莲若以为我是在补偿你?” 
“……”凤莲若沉沉的点头,“是的。” 
白衣男子笑了,他突然抱紧莲若,有节拍的拍打着莲若的背脊,就仿若亲人在安抚自己的孩子一般,“就算我现在否认莲若也不会相信的,所以呢,这个答案要你自己去寻找。” 
他停了停,又说道:“莲若,你要做什么我都不反对,因为呢,我相信莲若所做的一切都是仔细思考过的。” 
“嗯,谢谢义父。”凤莲若微笑,他要去玄裔,卦象上说他应该往那里一趟,会有收获。“儿臣想离宫一段时日,很快就回来。” 
凤风霄眨眨眼,诡异的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算计:“去吧,我还是方才的话,记得带上离修,你一人我不放心。还有呢,莲若,既然你去玄裔,就代我看顾下那边的随轩吧,在镜澄选一处合适的地方开一个客栈。” 
他就知道!“我明白了。那么,儿臣就先告辞了,待我收拾好了,就去向父皇请安。” 
“等一下,莲若,我还没有说完呢。”凤风霄拉住他,眼珠子转了转,“有件事情既然你提了,我也想跟你说一下。” 
算算也有五年了吧,风翔那小鬼他也罚够了,接下来的账,就让莲若自己跟他慢慢算吧。 
“什么?” 
“没什么太大的事儿,只是想告诉你,不是风翔那孩子不找你。那小鬼这几年可是四处都翻遍了。没有找到圣楚的原因,是我对他下了禁足令,不准他靠近圣楚一步。”凤风霄淡淡的说道。 
不准他靠近? 
呵呵……他笑了,却包含着太多的苦涩。他曾以为自己不会怪他,但今日才发现,原来他也是怨他的。一直计怀着他为何没有愧疚,为何没有来找自己。 
但是,这样的心境,却仅仅因为一句话就烟消云散了。 
是他的心太软弱?还是自己真的一直在期待呢? 
莲若背过身子,很轻声:“义父,风翔要的只是我的原谅而已。”而我要的,却远远不止这些。 
他给不起,我也求不到。 
所以,还是不如不见吧……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凤风霄凝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笑开了。 
人的心的确很难测啊,正如同他此刻不了解莲若说这些话的原因一样。 
但是,风翔那孩子虽然聪明诡计多端,可有些方面却笨的可以; 
而莲若,虽然表面平静温和性格内敛,其实也是很狡猾的。 
多好玩,不是吗? 
“很好玩啊,不是吗?燏。”他开口,身子习惯性的往后仰。舒舒服服的躺在了轩辕燏的怀里。 
他身后的轩辕燏笑着点头。 
13. 
 
风翔,那一日听了义父的话我才知晓,原来我还是怨你的。正因为太相信你太喜欢你,所以怨你。但那又如何呢?所有的这样的情绪居然在那一刻就烟消云散了。你要的是我的原谅,而我要的……却是你的感情! 
王历375年 
 
西荻王朝 
“好吧,我就准你的假。”段延麟侧靠在红木椅上,慵懒的端起一杯茶,掀起盖子慢慢品着,乌黑星亮的眸子中仿佛藏着什么。 
但究竟是什么,段风翔没法查探。 
他的父皇是最狡猾的人,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人比起老师、比起夜叔叔都要狡猾得多。 
段风翔起身,地头,恭敬说道:“儿臣谢过父皇。” 
早些时候,听人说在玄裔的边界有人很像莲若,一双紫色的眼睛,不出众的外貌却很舒服。这样的描述只让他联想到一个人,莲若! 
莲若!他找莲若找了四年多了,却始终没有任何踪影。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虽然间或都有消息,但等他赶去或者别人把人带来的时候,却都不是他要寻的莲若。 
如今没有寻过的地方只有一个——圣楚。但老师不许他接近圣楚半步,而且,以老师的个性和莲若的脾气,想来是不会在那里的。就好象莲若当初冰冷的看着她的眼神一样,完全的隔阂,老死不相往来。 
段延麟玩笑的扫过前方的青年,唔,这小鬼已经二十了。自己真是老了呢,呵呵,他笑出声,道:“风翔,我还没说完呢。” 
果然有要求有前提,风翔抬起头,墨绿色的眸直接对上段延麟若有所思的眼睛:“父皇请说,儿臣一定照办。” 
“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待到你回来之后就要好好准备继位的事宜。”很公平的交易啊,他终于可以和焰走遍大江南北了。 
段风翔猛的抬头,一双蛊惑的眼眸瞪得大大的,脸上的表情也是毫不修饰得精彩。从开始的惊讶到咬牙切齿再到无奈,他深呼吸,并未思考太久便道:“是,儿臣遵旨。” 
哼,如此一来,他才不会在一个月内回来呢!这一次,不找到莲若,他绝对不回西荻! 
这小鬼以为他的心思能瞒得了谁呢,段延麟偷偷的笑着摇摇头,他拂了拂宽大的衣袖,不甚在乎地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记得带上你的影卫。还有风翔,秦家的珏伦小子你打算如何处置?” 
“父皇!”段风翔耸耸肩,沉沉的唤道,“您不要问儿臣如何处置珏伦,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段延麟徐徐站起来,准备离去:“风翔,为父的并不在乎你喜欢的人是谁,我只是觉得那小子不错而已,你若是喜欢收了做伴侣朕也不反对。”虽然那孩子比风翔小一些,但倒真的很喜欢风翔呢。 
就是有点……过头了! 
“父皇,并不是天下间所有的人都喜欢男子的。我对珏伦纯粹只是兄长的感情而已,您莫要误会乱点谱。”段风翔不悦的回道,却不知为何脑海中竟浮现出了那个有双深紫眼眸的人,又想起那个每夜都会为自己加被添衣的人了。 
莲若,你在何处呢? 
如今我说我后悔了,你可会原谅我儿时的任性? 
“那就同他说清楚,免得那孩子自作多情了。”段延麟笑的满是深意,末了,又加上一句,“对了,你老师让我告诉你,他的气消了,五年前的禁足令到此为止了,你有空可以去看看他。” 
“儿臣一定去,恭送父皇。”他一定去,但不是现在。 
现在他要做的……是找人! 
 

玄裔皇朝 
 
镜澄,随轩 
“来来来,风少爷,您来尝尝这道菜,清蒸鲑鱼。”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儿把自己的小眼睛笑眯了一条缝,他突起的肚腩略显福态,脸上的笑容充斥着愉悦。左手端着上好的瓷盘,一颠儿一颠儿的走过来。 
凤莲若掂起一双竹节筷,上面龙飞凤舞这一个‘随’字。轻轻挑开鲑鱼的肉,先用筷子沾了口汤汁送到舌尖:“汤头有鲑鱼的鲜味却没有清蒸鱼的腥气,而且调料用的很好。” 
“真不错,难为福师傅了,大老远跑到玄裔来做主厨,还做得这么有心思。”凤莲若又夹了些许鱼肉,慢慢品尝着。 
老头儿呵呵笑起来:“风少爷您这是什么话啊,我这老头子年纪一大把也没什么家累,能做好吃的菜才是最重要的。” 
凤莲若笑了笑,福师傅是义父在圣楚当地找到的师傅,做的一手很地道的当地菜,尤其是清蒸煲汤更是一绝,而且他做的水晶糕很特别,所以义父没有犹豫就把他挖来了。 
而这次他也是考量到玄裔饮食的口味才想把福师傅一块儿找来。“您忙您的去吧,我在这里慢慢吃就好了。” 
莲若悠闲的坐在一边,一双紫色的眸子四下打量着店里的客人。随轩在这儿开张刚满一月,生意虽然清冷了些,但已经可以收支平衡了。镜澄的这家店他还是沿袭了圣楚随轩的朴素风格,但是吃喝住的银子可还是普通客栈的多倍。 
不过,听掌柜的说这短短几日已经有些舍得花钱的老顾客了。 
他将视线跳转到随轩的入口,却不知不觉地放下了手中把玩着的琥珀色水杯——风翔? 
幽深的紫眸怔愣着望向眼前那个走进随轩的人,一袭墨绿色的装扮虽然普通却透着浓浓的贵气,想来是富贵之辈。 
只是…… 
风翔不会有如此恬静的气质。 
那么这个人是谁? 
凤莲若的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人,他走过去,在那人的面前坐下。不由的苦笑,就连绿色的眼睛都一样呢:“对不起,我刚才失礼了……我……以为是见到了一位故人。” 
以为见到了一个……他可能此生都不会再见到的人。 
那男子也正在看他,听了凤莲若的话,男子回以一个很亲切的笑容:“故人?失礼的应该是我才对,你的那位故人……和我长得很像吗?” 
果然不是,风翔是绝对不会这么收敛的。眼前这男子身上是全然的收敛、沉稳、恬静。而那个人的张狂任性不一样,“我姓凤,凤莲若,圣楚人。” 
“呃……舞流云,就……” 
舞流云?云?凤莲若打断了他的话,这个人……是风翔的兄弟,道:“果然,你的名字里有一个‘云’字,” 他笑着,紫色的眼睛浮上暖意也有些涩然,“我的那位故人,他一直在找你,只可惜,他已经记不得自己的名字,只是知道,自己要找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名字里有个‘云’字的人,你记得吗?如果舞流云是你的本名的话,那么,他原来的名字就应该是——舞流风。” 
舞流风,原来风翔的本名是舞流风! 
那与段风翔生着同一张脸的舞流云立刻变了脸色,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全然不同于方才的稳重,变得急躁起来:“他……现在好吗?和我长得很像吗?” 
像吗?像吗?他也不知道呢,莲若又是自嘲一笑:“现在的话,我不知道,我印象当中的他只有一个十五岁的影子而已,只不过,看到你,我以为自己见到了他,感觉上就像是见到了他的成人版吧。至于他好不好的话,这一点我倒是可以肯定的,他过得很好。” 
未来的国主,虽然辛苦些,但他的身边有这么多人,不会过的不好吧。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了。”舞流云自言自语,但紧锁的眉宇却把他此刻的心情全都透露了。 
他想来不快乐吧。 
“呃……流云?你……”凤莲若有些诧异,他以为,风翔的兄弟也一定如风翔一般,嗜爱自由,绝对的自信和骄傲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他现在叫什么名字?是个怎么样的人?”舞流云打起精神,又笑着问道。 
“他……段风翔,翔是飞翔的翔,他是一个很美丽、很骄傲、很自信、可爱、精明、有些狡猾……”就算是把全世界的赞美词都用到那个人的身上也未必会有夸张的感受吧,凤莲若说到一半,静了声。“流云,我来帮你卜一卦吧。” 
他不想多说和风翔有关的事情,因为他看到的风翔不再如同表面上这么完美,多少也夹杂了个人的情绪。 
“好,”舞流云看着凤莲若,这个人……大概喜欢风吧,“麻烦你了。” 
摇摇头,凤莲若拿出一付类似于龟壳的东西,在舞流云的面前摆了个小摊,小心翼翼的算起来,“你的生辰和段风翔一样吧?”他们两个是双生子,的确应该是一样的。 
“嗯,时辰也一样。”舞流云点头。 
片刻,凤莲若从卦象中抬起头,现在的舞流云,必定是陷在他的情劫里了,他虽然没有义父那种预天的本领,不过,他卜的卦象也从没出过错。 
“流云,我……不能说什么,只能给你一句话,现在的景象或许对你来说很重要,只是,这些并不是你的快乐所在,你……应该坚持那些你曾经想要坚持的。” 
是的,坚持他曾经想要坚持的。 
而这个人……就是他来玄裔的目的了!居然如此巧合! 
 
14. 
 
莲若,我觉得我越来越接近你,却也越来越不敢靠近你。一面拼了命的寻你,一面却期待也害怕。从前温文的莲若今日会如何呢?你是否习惯宫外的生活?你是否过的好?这一切我都害怕着,担忧着……生怕你那双深紫色的眸中写满了怨念。如何,我才可以补偿你! 
王历375年 
 
玄裔皇朝 
 
谷易城(镜澄的邻城) 
静静靠在谷易的东边城门口,凤莲若一身白衣,素雅的珠光色泽绣着些许腾飞的凤纹,简洁却不失格调。他乌黑的发丝巾仅用一根柳木发簪束了起来,整个人显的恬淡极了。 
他闭着双眸,将全身的重量交给这有些灰尘的城墙,普通的脸蛋上擒着一朵淡淡的笑靥,等待,很明显他在等待。 
“殿下,”空气中突兀的窜出一道清雅的嗓音,沉静而有磁性,幸好此时不过清晨,就连菜贩子都没出来,不然不知要吓坏多少人了,那道声音继续说,“方才有消息来,西荻的太子殿下已与昨夜抵达玄裔边境了,不出五日就可到达镜澄。” 
合着的眼皮微微的跳动了一下,如果看得仔细的话甚至可以发现凤莲若的笑容僵在了一边,他停顿片刻,像是在思索什么却最终还是一笑了之道:“无妨,离修,那人又不是什么牛鬼蛇神。再说……总要见的,他无论如何都是义父的学生,义父这么疼他不会气他一辈子的。” 
离修又道:“殿下,我们走陆路还是水路?”他只是一个下人,不便说什么。只是离开圣楚之时,凤大人曾交待过要小心。 
“……”风翔的性子,一定会走水路吧。“……陆……路好了。”莲若犹豫片刻,如是说道。 
他也只是为了赶时间而已,仅仅如此而已。 
“是,那舞流云快到了,离修现行告退。”其实消失的也不过是声音罢了,自始至终离修本人都未曾出来过。 
微微张开眼睛,凤莲若眼神一凌,思绪转得飞快。他摇摇头,看着远方那抹翠绿色的人影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清晰——舞流云! 
“你好,”他干净的脸上挂着一抹了然的笑容,走近几步,轻声说道:“如果不知道该去哪里的话,可不可以跟我走呢?”昨天他替舞流云卜卦的时候就知道了,舞流云的面前有两条路,究竟会选择哪条,那是舞流云自己的决定,所以,他等在这里,也不过只有一半的把握而已。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7)】(本页完)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7)》上一篇

情殇(西荻祸情外章)作者:zuowei/昭域--预览 1. 
 
 
 
苍茫的天空中,如今只剩下一轮新月和几簇零散的星,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是寂静的,只有一处或许并不一样。 
 
 
 
"嗯……修,慢一点啊,啊……"男子清秀的脸上染着情欲的红潮,蹙眉低吟着,紧闭着的双眸中滑落一滴泪水。 
 
 
 
"什么时候,你就这么受不了了?"上方的男子擒著一抹邪肆的笑容,然而,这样的笑容却没有渗进他琥珀色的眼中,狭长的双眼依旧充满着冷冽的气息。没有缓下自己的速度,男子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进行着抽出、插入的律动。男子将两人姿势改成跪坐的方式开始深深的、更快速的抽动。 
 
 
 
"不要……嗯……"他不自己的随著男子刻划的节奏,并且沉溺其中。 
 
 
 
"腰再用力一点……很舒服?"包围着灼热激昂的紧窒,不断的收缩吸附,紧紧含没自己的坚挺欲望,男子贪婪的加速冲刺,领著对方步步攀向狂喜的境界。 
 
 
 
"啊……修……不行了,啊……"挺立的欲望无法承受再多的情欲狂涛而渗出白蜜的津液。 
 
 
 
男子突然将手覆上他的坚挺,冷淡的放肆笑着,"还没结束呢!" 
 
 
 
"唔……"欲望的不到宣泄。他偏过头去,绯红再一次布满了清秀却因为情欲而扭曲的脸庞,他想要渴求解放,他想要快感,但身前的男人却只是无情的玩弄他! 
 
 
 
"真的想要,好淫荡的娃娃!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顺从自己想要的,他甜腻的声音透出诱人的蛊惑:"进来、进来我那里!"他纤细的腰身像蛇一般扭动,挑起男人无限的情欲。 
 
 
 
男子将另一只手探向底下,"是这里吗?" 
 
 
 
"是……"已经经过一次的润湿,比之前更加的敏感。顾不得廉耻,他现在只想要修! 
 
 
 
男子轻轻一笑,挺起身,毫无预警的将自己的坚挺插入他体内,不留情的动作,仍然引起了淡淡的血腥味。 
 
 
 
 
 
 
 
男子舔吻著他的颈项,沉沉的嗓音说道:"很痛吗?要我出来吗?" 
 
 
 
"不、不要,不要啊……" 
 
 
 
男子拉下他的身子,狂暴地占有他的一切。没有理会他的求饶,他只是不住的在他体内侵略,一次又一次,让他不停的呻吟。 
 
 
 
"啊……好痛,好痛……嗯……慢一点,慢、啊……" 
 
 
 
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着求饶的软语更刺激了男子的兽性,将他的双腿张开到几乎不自然的状态,男子毫不留情的猛力抽插。 
 
 
 
"羽、羽,我爱你!"男子喃喃着,说着爱的告白,轻柔无比的吻上了眼前喘着微息的唇,而下身仍然在不停的律动着。 
 
 
 
睁开眼,他露出一双墨绿色的眸子,仿若幽深的祖母绿,晶莹的眸子里浮着浓浓的雾气,羽……始终都是你啊。 
 
 
 
闭上眼,拒绝再去接受眼前的一切,修,我爱你,你知不知道呢? 
 
 
 
苦涩的笑,一滴泪,自他紧闭的眸中滑落,慢慢的渗透进枕头,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见证这一滴眼泪曾经的存在。 
 
 
2. 
王历362年 
玄裔皇朝,边境 
 
 
 
即使是四大皇朝之一的玄裔的国土,也总是几家富贵几家穷,小镇的偏远处零零星星的住着几户人家,简陋的木屋,在平日里,尚且还能够安身立命;只是,每次天公不作美,被会有无漏偏逢连天雨的窘状。 
 
 
 
"这样做……"一身粗布衣的妇女摇摇头,黄瘦的脸上满是皱纹,被岁月洗礼的十分彻底,她的脸上满是伤心和焦急的表情,"他们还这么小,而且,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啊!" 
 
 
 
同样穿得很破陋的男人撇撇眼睛,不以为然地说:"不过就是你姐姐和别的男人养的野孩子罢了,我才不会养那两个小杂种,那他们去换些银子,不是蛮好的吗?" 
 
 
 
妇女一听,天啊,她怎会看上这样的男人,扑通一声,她跪在地上,"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风儿和云儿都还小啊,他们只有7岁啊。" 
 
 
 
男人甩开妇女,"你让我怎么?我银子也收了,人也给了,现在再去要回来?怎么可能?"他就知道,这女人啰哩叭嗦的,本来看她姐姐跟的那个小白脸一幅富贵像,他才好心收留了那两个小鬼,本以为过些年数就会有人找上门了,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是了无音讯,真是……哼! 
 
 
 
"你、你已经把他们送走了?"女人愕然,倒在了地上,这样她如何去面对黄泉路上的姐姐啊? 
 
 
 
 
另一头 
 
 
 
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娃娃,精致的小脸,墨绿色的瞳子,微微泛着金色流光的发丝,虽然,他们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但是,却丝毫不能掩盖两个孩子的光芒。 
 
 
 
他们面对面站着,站在他们周围的是七、八个壮年的汉子。 
 
 
 
注定是要被分开的吗?他不要啊,他想要和云在一起,永远……"等我,等我,云,我一定会来接你的,一定。"这样的承诺从一个才7岁的孩子的口里出来,不免有一点好笑,这样的岁数,以后的命运,又岂是他可以做得了主的呢?怕也是听天由命吧。 
 
 
 
站在他对面的娃娃点点头,"嗯,一定会等你的,所以,风一定要回来。" 
 
 
 
他们身后和周围的汉子把这两个小孩子分开,向着不同的地方走去,没有办法啊,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如果可以的话,谁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啊。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两个方向上的不同,却造就了两个不一样的人生,一个让人羡慕,一个令人心忧。 
 
 
 
云--舞流云回首,看着另一边的人们远去的背影,他们真的还可以再见面吗?真的有这个可能性吗? 
 
 
 
 
同年 
玄裔皇朝,镜澄 
明亲王府 
 
 
 
镜澄,当然就是玄裔皇朝的皇都了,身价自然是不一般,寸土寸金。能够住在靠近皇城的地方,那就更加的是非富即贵了。 
 
 
 
宇文耘洺,被前朝皇帝御赐的亲王,也是平乐公主的驸马,身份自是不同凡响,而且,这个王爷生性喜好自由,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更不参与,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隐王的名号。 
 
 
 
目前正处于有妻有子万事足的境界。 
 
 
 
"我警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转过身去,一双象征着玄裔皇朝皇族的琥珀色眼睛里写满了愤愤不堪,凭什么要他去带这个小鬼头,整天哭哭啼啼的,惹人厌烦。 
 
 
 
跟在他后面的小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模样,同样也有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只不过,一张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泪痕,他小声的嚷着,"修哥哥,修哥哥……" 
 
 
 
宇文修一甩手,把这个孩子推倒在了地上,"讨厌死了,离我远点儿。"这个小鬼是她美丽的母亲的妹妹的小孩子,不过,小姨身体不好,去世的早,所以,前两天,这个叫羽的小鬼就改姓宇文了,而且以后还要一直都住在这里。他本来还高兴着可以有一个同龄的孩子陪他一起玩耍受罚呢,没想到,来了的竟然是个又爱哭又黏人的讨厌蛋。 
 
 
 
"疼……"身后的宇文羽摔在地上,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嘴里仍然在念着宇文修的名字。 
 
 
 
"你烦不烦啊……"宇文修转过身,面对着宇文羽,眼睁睁的看着一滴一滴的、一丝一丝的暗红色从他捂着额头的手中渗了出来。 
 
 
 
完了?!这是宇文修的第一个想法,他已经可以预见他美丽的母亲大人的反应了,死定了,他只不过就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嘛,怎么会这样的? 
 
 
 
"小羽……天,怎么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妇很不顾形象的飞奔过来,差遣着身边的侍者帮着宇文羽止血,然后,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儿子,面色冰冷,"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本来以为,修只不过是小小的闹闹脾气,过些日子就会没事了,没想到…… 

 
 
 
不敢回嘴,宇文修只是乖乖的站在一边,反正死活都要受罚了,都是那个小鬼害的。 
 
 
 
"姨娘,"软软的声音插了进来,"不关修哥哥的事情,是小羽自己跌倒的。" 
 
 
 
宇文修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羽,他为自己辩护?! 
 
 
 
"是吗?"声音瞬间柔和,对着看上去有几分苍白的宇文羽。 
 
 
 
小小的头使劲的点着,为了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性。 
 
 
 
"姨娘知道了,小羽先回房,让大夫给你看看。"使了个眼色,让下人抱着宇文羽回房间。 
 
 
 
"修,这件事情,既然小羽不说什么,那么我也不追究了,但是,事实是什么,为娘的我还是很清楚的。"平乐公主蹲下身子,与宇文修同高,"我也不求你去喜欢小羽了,但是,这次是你不对,要去向小羽道歉。" 
 
 
 
宇文修点点头,不说话。脑子里仍然在思考刚才宇文羽的做法,为什么他要帮自己求情呢? 
 
 
 
 
深夜 
 
 
 
宇文羽的房间里溜进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小心翼翼的点起一盏灯,在宇文羽的床前停下,没有了平时的泪痕斑斑,他还长得真好看。 
 
 
 
宇文修把灯放在一边,轻轻的帮宇文羽盖好被子,"对不起。"轻轻的说,这样的话,他也算是到过歉了吧。 
 
 
 
仍旧沉浸在自己梦乡里的宇文羽翻了个身子,没有发觉身边有人,不过,他睡得并不安稳。 
 
 
 
"娘……娘……"小小的声音里饱含着浓浓的哭音,还有一些痛苦。 
 
 
 
宇文修一惊,连忙握住宇文羽的手,替他拭去额上的冷汗,他好像听娘说过,小姨是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死掉的,而且,小羽一直都在小姨的身边。 
 
 
 
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以后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孩子,巴掌大的脸庞,长长的羽睫,好可爱哦,嫩嫩的脸袋,让人有想捏一下的冲动。 
 
 
 
他看上去好像是很冷的样子,宇文修没有多考虑,熄灭了灯,翻身上床,轻轻的抱住宇文羽,口里喃喃着,"不怕不怕,我在这里陪你。" 
 
 
 
心里下了个决定,他以后要一直都保护这个人--宇文羽,他要保护宇文羽,不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3. 
王历370年 
玄裔皇朝,镜澄 
 
 
 
日上三竿方醒晌,夜夜春宵无梦乡。 
 
 
 
是哪个聪明人说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享受的地方,人类是享受的动物。这话倒是一点儿不假,只要不是非常贫穷的地方,都会有供人享乐、贪一宿之欢的去处。身为玄裔皇朝国都的镜澄自然是不会例外的,总有那么几处即使是晚上都是灯火阑珊,人丁兴旺的,譬如说:花街。 
 
 
 
约摸是三年前吧,原本名响西荻的燕邢欢也渐渐的在这里落了脚,在吞并了两家妓院、男馆之后,逐渐成为了镜澄最大的欢乐所,客人们大把大把的银子都供给了燕邢欢,这可乐死了燕邢欢台面上的主事者玖姑娘。 
 
 
 
燕邢欢在镜澄的店子是一座大大的院落,亭台楼阁、屋檐瓦语都被一条清澈的人工河给分割了开来,半为赏欢阁,即是女馆;半为贪乐轩,即是男馆。两处的布置装饰都各有特色,相得益彰。一楼是贪一时之乐的地方,所谓的喝酒、赔笑、卖艺不卖身;二楼则是由一间间的厢房组成,每间房间和他们的主人一样,各具风格,也算得上是服务周全、面面俱到。 
 
 
 
说到这个燕邢欢,也的确是有几分实力的,可以让每一个前来的客人都宾主尽欢,乐呵呵的进来,笑嘻嘻的出去。想到这里,燕邢欢的成功,玖姑娘的调教实在是功不可没的。一楼的称为清官,可以得到赏银的三成;二楼的称为花官,可以得赏银的七成。套一句玖姑娘的话来说吧:"我不逼你们卖身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7)》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7)》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