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8)

时间: 2018-11-13 17:54:29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8)】小说在线阅读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8)


“昨天……”舞流云挑起修长的眉宇,碧绿如波的眼睛多少有些惊讶,他开口,“你卜的卦有这么准吗?” 
凤莲若莞尔一笑,他的反应和自己最初见到义父的时候一模一样呢,“很准,你可以放心,我只不过是可以大致猜出会发生些什么而已,至于你的选择,我没有答案,不过,你可以来,我真的很高兴。” 
“高兴?高兴我的离开?”不自觉的,舞流云的口气中有些许的嘲讽,须臾,“抱歉,我不是……” 
“没有关系啊,是人都会这样吧,我是这么认为的。”凤莲若抬起头,用他那双魅人的紫眸对着依旧苍茫的天空。 
有些事情用言语未必可以表达,但多少总有些作用吧。 
“我是在西荻皇朝出生长大的,不过,现在我生活在圣楚,离开西荻的时候,我的义父,也是风翔的老师,他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今天,我原班不动的告诉你,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注定了是要永远等着你的,无论是在什么地方,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你都要知道,一定有这么一个人。所以,放下现在的,未来的你,会有更好的。” 
离开西荻的时候,或许,他所留下的疤并没有现在的舞流云这么深刻吧。他只是认清了一个事实,一个让他觉得很可悲的事实。风翔不会喜欢他,而他自己却爱上了那个少年! 
所以啊,今日的话也只是用来安慰流云的。义父说的话他都懂,却不能相信。这世上真会有个人是为了他而存在的吗?真的会有吗? 
长长的一番话,他明白凤莲若的用意,只是,要现在的自己立刻释怀,怕是比登天还难吧,不过,他有的是时间啊,有的是时间,让他可以忘记自己爱过宇文修的那份心情,忘了之后,他大概也可以坦然的面对这个人吧。 
“谢谢你,莲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舞流云努力的让自己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不过,牵起的嘴角依然有些苦涩,“我们……去圣楚?” 
“对,去圣楚。”凤莲若笑笑,其实,自己也不太好吧,本来,自己来到玄裔的目的也只有一个,找一个有王气的人来代替自己继承圣楚皇朝,他的心告诉自己,舞流云绝对有这个实力,只不过……为什么他在舞流云身上看到的,不是王气……而是……王命呢? 
这两者相似,却有绝对的区别,王气指的是实力,而王命……是命运,常人无法更改的命运。 
舞流云的命运——生来就是成为皇者的,但究竟是何方的皇者呢?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吧。 
 
六日后 
 
玄裔,镜澄 
喤啷一下,只听得瓷器碎裂的清脆声响,入目的是散落一地的景泰蓝碎片。 
一身深绿色长衫白色纱衣的男子双手握拳,不断地咬啮着自己的下唇,绿眸中写满了复杂的情绪,“你再说一遍!本……我、没、有、听、清、楚。” 他精致的五官,细长的柳眉,偏棕色的长发绑成了一条麻花辨,安静的垂在他的左肩上。一身绿色的长衫,倒是和他的眼睛很相配,总而言之,是一个招蜂引蝶之辈。 
“主子,”男子身后的黑衣人并没有畏与男子隐含的怒意,依然用他毫无起伏的嗓音慢慢答道,“主子,我们查到一个与范莲若很相似的男子曾在几天前下榻于这家新开张的随轩,但前几日却没了踪影。他最后见过的人……是明亲王府的总管,两人的关系似乎相当不错,有说有笑。” 

“把那人的样貌描述清楚。”长得相似并不奇怪,莲若本就长得普通。 
“的确有人看到他有一双紫色的眼睛了。”黑衣人立刻说出段风翔最想听的话语,“主子,陛下曾关照您先向两位长辈请安的。”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段风翔的绿眸转了个遍,那就肯定是莲若了。他挥挥手,将透明的糕点送到嘴里,不论如何去明亲王府总能知道些什么吧。段风翔终于流露出一丝笑容,他道:“无妨,那人晚些时候去拜访也无所谓。我要先去明亲王府,我倒要瞧瞧那个管家长得怎生模样!” 
他站起身,从怀中取出银子搁在桌上,离开了随轩。 
却未曾想过,方才他的侍卫说的那句莲若下榻在此处的事实。 
段风翔走得极快,心里也不大爽快。莲若从前只对他一人好,虽然表面上莲若对谁都很温和,但他就是知道,莲若只对他一人好,只对他一人交心。 
而方才,影子用的那个词语是‘有说有笑’。莲若从来不会与人这么亲近的!他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王府总管,究竟是哪里来的能耐! 
“就是这里了?”他抬起头,看向朱红门楣上龙飞凤舞的大字。 
而此刻他的影位已经站在暗处,“回主子的话,是的。那人的确说,莲若少爷之前有和这里的总管说过话,很亲密的样子,次日就不见了。” 
“是吗?那我就进去了!”段风翔撇撇嘴,不太高兴的嘟囔着。 
脸上虽然堆着一个浅浅的笑容,可是,心里面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他好不容易向父皇要了一个短短的假期,也好不容易才有了莲若的踪迹,可是……现在竟然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讨厌死了! 
随时随地都要保持笑容,这是他美丽的老师的教导,父皇现在是巴不得自己立刻就可以继承他的皇位,照这么来看的话,老师应该也会想办法替轩辕叔叔找个继承人啊,就不知道圣楚的皇位会由谁来继承了。 
不管是谁,以后总少不了碰面的机会,这该凑近乎的关系总要好好打实了的。 
他在王府面前站定,依旧保持自己的笑容,淡淡开口道:“抱歉,我想找……”上前几步,对着门口的侍卫微笑着,伸手不打笑面人嘛,能不要叨扰到夜叔叔就尽量不要,毕竟,他整人的功力和老师是有的一拼的。 
虽然父皇让他去给夜叔叔请安,但天高皇帝远,他才不干哩。 
那侍卫端正的站在红朱色的大门前,见到了慢慢走来的段风翔,立刻迎了上去,“总管,您总算是回来了,这几日王爷一直都在找您呢!” 
总管?!他在说谁呢?段风翔蹙眉,有些疑惑,旋即开口:“我不是……” 
“总管您先进去吧,别的事随便什么时候再说。”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段风翔推进了门。 
总管?他把自己当作总管? 
段风翔挑起眉头,不再反驳,看来会是一桩好玩的事情呢! 
15. 
 
风翔,这世上原来真有人同你一模一样。看到舞流云的那一霎那,我如此惊讶着。虽然我不识得你今日的模样,但总觉得就是那般的。那样的眉眼、那样的鼻梁、那样的身形,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性格了。可笑啊,我居然开始想见你,像渐渐现在的你。 
王历375年 
 
玄裔皇朝 
 
明亲王府 
段风翔将计就计,便跟着那名侍卫走入了明亲王府。他自然是有恃无恐的,身边有一个影卫跟着,加上玄裔又是夜叔叔的地盘,他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那个成天笑嘻嘻的男人,虽然平时喜欢整人,但骨子里还是很疼自己的。 
风翔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遭的下人,他们看着他的眼神很值得玩味呢,有些是关心,但更多的却是看戏的心思。总管总管……这世上能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除了他一直都在寻找的云之外,再无其他人了。 
云,是他的孪生兄弟。当年在玄裔他们被人贩子拆成了两拨,他甚至记不起他们共同的姓氏,唯一还记得的是他曾经作出的承诺,他会寻找云,一定会找到他。 
如此想来,如果总管真的是云的话……莲若不会把这个人当成是他了吧!不会不会,莲若很了解他,一定不会认错的,不会对别人乱笑! 
正当段风翔满脑子云、莲若的时候,却被一个相貌尚算不错挺可爱的少年打断,“舞流云,你又回来做什么?难道说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所以就回来了?你当这明亲王府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哼,风翔嗤笑一声,光看这张脸还勉强过得去,但这嗓音、这说话的方式,活脱脱的青楼里出来的小倌。 
舞流云?他眯起圆润的绿眸。舞流云……舞流云……没有错,舞流云!他的兄弟的名字,而他的名字应当是……舞流风! 
不错不错,好歹也算一番意外的收获,至少他日后还可以找云来代打。一丝明媚的笑容稍稍缓解了段风翔原本僵硬的笑容,他勾起自身那双好看的眼睛挑衅的盯着眼前的少年,一言不发。 
那少年勃然大怒,气冲冲的道:“舞流云!你以为你是王府的总管就可以搭架子了吗?你别忘了,你也不过就是替王爷暖床的,还有,你也别忘了,王爷说过我有什么麻烦可以尽管来找你,更何况,你现在也不是总管了,哼!” 
暖床的?原本还张扬着的笑容慢慢的收敛下来,段风翔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你说我……是暖床的?”云在这里过得不好吗?也罢,反正云迟早是要跟他走的,好歹云也算是西荻未来国主的兄弟,自然不可能在这里给别人当下人使唤了。 
“哎唷,这明亲王府上上下下有谁不知道你是给王爷暖床的呀,怎么,还装清高?简直可笑,没见过比你更下贱的人。”少年一边说,还啧啧有声。 
气势倒是很火热嘛,恐怕这小鬼平日里一定没有少欺负云,今天就让他来教训他吧,看他那样子,脂粉气那么浓,也没有半分的尊贵,八成是从青楼里出来的,再走上几步,段风翔站到了少年的面前,高举自己的右手,狠狠的,一巴掌下来,没有留任何的情面,一个好看的五指印就在少年左边的脸颊上留了痕。 
哼!谁敢说他?他可是西荻皇朝未来的主子。 
显然是被段风翔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吓着了,片刻,少年感觉到了痛,一只手抚着自己的脸,“你、你敢打我?” 
“有什么不敢的,不过就是从青楼里来的男妓嘛,怎么,仗着有人宠就可以上天了?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比比看你自己吧,长得又不怎么样?简直啊,就是难看死了。”漂亮的唇型里不断吐出刺人的词语,段风翔的眼中更是有着显而易见的轻蔑。 
你……你……你不也是从燕邢欢出来的,你敢说我?”少年的另一只手指着段风翔的鼻尖,目前为止,还是没有搞清楚他到底是谁。 
燕邢欢?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当初他是和云一起被卖走的,云被那种地方的人买下了也不奇怪,不过,燕邢欢的话……有必要和夜叔叔沟通一下了,段风翔笑起来,笑容中带着几分看似天真的邪肆,“你的嘴还能说话是吧,你的脸不痛是吧,我就好人做到底吧。”话音刚落,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左边,正好相称。 
“啊,王爷。” 
段风翔之见这少年惨叫一声,旋即扑到他身后放走来的男人的怀里。他毫不修饰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明亲王吗?果然是玄裔的皇室啊,长得倒跟闻人骐有几分像,收回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吧,这个人的品位差极了,还欺负云。就凭他也配做云的主子?哼! 
未过多久,他就见这男人听心急的开口,却字字都是讥讽:“你终于知道回来了?怎么,不是说什么不回来了吗?外面的苦收不了?” 
段风翔蹙眉,照他们的说法云应该已经离开明亲王府了,难道他同莲若一起?不大可能吧。 
也罢,就让他先扮作云的模样,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王爷。 
“怎么会呢?王爷,我不过是来知会王爷件事儿罢了。”他有十足的把握,自己长得和云应该是一模一样的吧,声音应该也很像。“我来,只不过是告诉王爷,王爷别仗着我以前喜欢你就了不起了,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爱你了,一点点也不了。”收敛起身上被老师教导出来的气质,他现在……是‘舞流云’。 
“你不要忘了,舞流云你虽然留下了银票,可是你的卖身契还是在我这儿的,来人啊,把舞流云给我……”那男人看似怒不可遏的样子。 
段风翔身边的影子正要做出反应,却被一个匆匆奔进的侍卫打断了,那人连喘气都来不急,口中唤着:“王爷,王爷……” 
段风翔好奇的回头看看,天!夜叔叔和他的那一位!他可不可以挖个地洞钻下去? 
而宇文修却不动声色,仅仅皱起了他的眉头,恭恭敬敬的道了声:“参见笔下,参加摄政王。” 
那闻人夜琥珀眼眸滴溜一转,他一步步走来轻轻笑道:“哟,今儿个是什么好日子啊,骐,你瞧瞧,我看见谁了?”而那闻人骐只是站在他的身侧,温柔的笑着。 
段风翔咬着唇,心里却不大舒服的。夜叔叔究竟在搞什么鬼!之前他也曾答应自己如果有了莲若的消息一定通知自己。如今呢?莲若在他的地盘上来了又去,她什么都不曾对自己说!“我拜托你好不好,要恶心可以回你的家里去恶心去,不要在我的面前嘛,我快要吐出来了。” 
“死小子,你反了是不是?竟然敢这么说我?嗯……”在段风翔的面前站定,却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任何害怕的神情,闻人夜撇撇嘴角,“死小鬼,真是越大越不好玩了,你也不想想,你以前刚刚被延麟和霄带回来的时候,多听话,多好玩啊!” 
“是好欺负吧,”真无聊,可是,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不然就辜负了老师的教导了,“风翔见过夜叔叔。” 
一双狐狸眼转了转,“是不是我今天不来这儿,你也不来向我请安了?” 
“不会,我有事要问你。”段风翔答的自然,丝毫没有把周遭跪着的人当回事儿。 
不过,闻人骐倒是很好心的说了声,“都起来吧。” 
“等一下,”段风翔扫了一眼,嘴角牵起些许邪恶的笑容,那两个巴掌怎么能让他解气呢?手指着双颊都有些红肿的少年,他道,“你!继续给本宫跪着。” 
“我说风翔啊,他惹到你了?要不要我帮你出气?”闻人夜闲闲开口说,他最好起这些小八卦了,作为交换条件呢,他就要知道这个少年哪里惹到他们家风翔了。 
“不用。”段风翔笑得得意,夜叔叔虽然喜欢整人,但还是一个很护短的人,所以,他一定会帮自己报仇的,“他也没什么,只不过说本宫下贱,还说我……是替宇文修暖床的,哼!也不想想,本宫是什么人,宇文修连帮我提鞋都不配。” 
闻人夜笑笑,心中却有些许疑惑,有谁敢如此指责西荻皇朝的太子殿下?“修啊,你的下人很没有教养哦,连风翔都敢骂,那可是要杀头的啊。”罪名是侮辱他国重臣,死路一条,“不过风翔啊,你刚才的话说得可有些不对哦,修会是骐的继承人。” 
侧头,段风翔看看闻人骐,“喂,你也太没品了吧,这种人你也要?”他看他不爽,不爽极了。 
“或者你劳苦功高,顺便兼一下玄裔的皇帝,怎么样?”闻人骐依旧笑得温柔,不得不承认,虽然段风翔比起阿修要年轻些,但是,他的能力很强。 
噘起嘴,“闻人骐,你被夜叔叔带坏了。”他的确想要权势,但也是在他有这个精力的范围之内。 

“风翔,你是来找莲若的。”闻人夜变得认真起来,想来想去,可以让风翔这个死小子来这里的可能性也就这么一个。 
“嗯,不过没找到就是了,我慢了一步,不过,夜叔叔,我问你一件事。”他相信,只要他继续努力,总是可以找到莲若的。 
哟,除了莲若还有事情可以让他正经起来。也好,这样也可以让这小鬼转移些许注意力,不会把事情盯在自己没给他任何消息的点子上。“说吧。” 
“你开的那家燕邢欢你是不是从来不去逛逛的?”如果夜叔叔有去过的话一定会认出云。 
“那儿有玖儿看着啊,我很少去的,怎么了?”闻人夜问的轻松。玖儿——正是闻人夜的帮手之一,主要替他照看燕邢欢。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8)】(本页完)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8)》上一篇

情殇(西荻祸情外章)作者:zuowei/昭域--预览 1. 
 
 
 
苍茫的天空中,如今只剩下一轮新月和几簇零散的星,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是寂静的,只有一处或许并不一样。 
 
 
 
"嗯……修,慢一点啊,啊……"男子清秀的脸上染着情欲的红潮,蹙眉低吟着,紧闭着的双眸中滑落一滴泪水。 
 
 
 
"什么时候,你就这么受不了了?"上方的男子擒著一抹邪肆的笑容,然而,这样的笑容却没有渗进他琥珀色的眼中,狭长的双眼依旧充满着冷冽的气息。没有缓下自己的速度,男子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进行着抽出、插入的律动。男子将两人姿势改成跪坐的方式开始深深的、更快速的抽动。 
 
 
 
"不要……嗯……"他不自己的随著男子刻划的节奏,并且沉溺其中。 
 
 
 
"腰再用力一点……很舒服?"包围着灼热激昂的紧窒,不断的收缩吸附,紧紧含没自己的坚挺欲望,男子贪婪的加速冲刺,领著对方步步攀向狂喜的境界。 
 
 
 
"啊……修……不行了,啊……"挺立的欲望无法承受再多的情欲狂涛而渗出白蜜的津液。 
 
 
 
男子突然将手覆上他的坚挺,冷淡的放肆笑着,"还没结束呢!" 
 
 
 
"唔……"欲望的不到宣泄。他偏过头去,绯红再一次布满了清秀却因为情欲而扭曲的脸庞,他想要渴求解放,他想要快感,但身前的男人却只是无情的玩弄他! 
 
 
 
"真的想要,好淫荡的娃娃!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顺从自己想要的,他甜腻的声音透出诱人的蛊惑:"进来、进来我那里!"他纤细的腰身像蛇一般扭动,挑起男人无限的情欲。 
 
 
 
男子将另一只手探向底下,"是这里吗?" 
 
 
 
"是……"已经经过一次的润湿,比之前更加的敏感。顾不得廉耻,他现在只想要修! 
 
 
 
男子轻轻一笑,挺起身,毫无预警的将自己的坚挺插入他体内,不留情的动作,仍然引起了淡淡的血腥味。 
 
 
 
 
 
 
 
男子舔吻著他的颈项,沉沉的嗓音说道:"很痛吗?要我出来吗?" 
 
 
 
"不、不要,不要啊……" 
 
 
 
男子拉下他的身子,狂暴地占有他的一切。没有理会他的求饶,他只是不住的在他体内侵略,一次又一次,让他不停的呻吟。 
 
 
 
"啊……好痛,好痛……嗯……慢一点,慢、啊……" 
 
 
 
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着求饶的软语更刺激了男子的兽性,将他的双腿张开到几乎不自然的状态,男子毫不留情的猛力抽插。 
 
 
 
"羽、羽,我爱你!"男子喃喃着,说着爱的告白,轻柔无比的吻上了眼前喘着微息的唇,而下身仍然在不停的律动着。 
 
 
 
睁开眼,他露出一双墨绿色的眸子,仿若幽深的祖母绿,晶莹的眸子里浮着浓浓的雾气,羽……始终都是你啊。 
 
 
 
闭上眼,拒绝再去接受眼前的一切,修,我爱你,你知不知道呢? 
 
 
 
苦涩的笑,一滴泪,自他紧闭的眸中滑落,慢慢的渗透进枕头,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见证这一滴眼泪曾经的存在。 
 
 
2. 
王历362年 
玄裔皇朝,边境 
 
 
 
即使是四大皇朝之一的玄裔的国土,也总是几家富贵几家穷,小镇的偏远处零零星星的住着几户人家,简陋的木屋,在平日里,尚且还能够安身立命;只是,每次天公不作美,被会有无漏偏逢连天雨的窘状。 
 
 
 
"这样做……"一身粗布衣的妇女摇摇头,黄瘦的脸上满是皱纹,被岁月洗礼的十分彻底,她的脸上满是伤心和焦急的表情,"他们还这么小,而且,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啊!" 
 
 
 
同样穿得很破陋的男人撇撇眼睛,不以为然地说:"不过就是你姐姐和别的男人养的野孩子罢了,我才不会养那两个小杂种,那他们去换些银子,不是蛮好的吗?" 
 
 
 
妇女一听,天啊,她怎会看上这样的男人,扑通一声,她跪在地上,"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风儿和云儿都还小啊,他们只有7岁啊。" 
 
 
 
男人甩开妇女,"你让我怎么?我银子也收了,人也给了,现在再去要回来?怎么可能?"他就知道,这女人啰哩叭嗦的,本来看她姐姐跟的那个小白脸一幅富贵像,他才好心收留了那两个小鬼,本以为过些年数就会有人找上门了,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是了无音讯,真是……哼! 
 
 
 
"你、你已经把他们送走了?"女人愕然,倒在了地上,这样她如何去面对黄泉路上的姐姐啊? 
 
 
 
 
另一头 
 
 
 
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娃娃,精致的小脸,墨绿色的瞳子,微微泛着金色流光的发丝,虽然,他们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但是,却丝毫不能掩盖两个孩子的光芒。 
 
 
 
他们面对面站着,站在他们周围的是七、八个壮年的汉子。 
 
 
 
注定是要被分开的吗?他不要啊,他想要和云在一起,永远……"等我,等我,云,我一定会来接你的,一定。"这样的承诺从一个才7岁的孩子的口里出来,不免有一点好笑,这样的岁数,以后的命运,又岂是他可以做得了主的呢?怕也是听天由命吧。 
 
 
 
站在他对面的娃娃点点头,"嗯,一定会等你的,所以,风一定要回来。" 
 
 
 
他们身后和周围的汉子把这两个小孩子分开,向着不同的地方走去,没有办法啊,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如果可以的话,谁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啊。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两个方向上的不同,却造就了两个不一样的人生,一个让人羡慕,一个令人心忧。 
 
 
 
云--舞流云回首,看着另一边的人们远去的背影,他们真的还可以再见面吗?真的有这个可能性吗? 
 
 
 
 
同年 
玄裔皇朝,镜澄 
明亲王府 
 
 
 
镜澄,当然就是玄裔皇朝的皇都了,身价自然是不一般,寸土寸金。能够住在靠近皇城的地方,那就更加的是非富即贵了。 
 
 
 
宇文耘洺,被前朝皇帝御赐的亲王,也是平乐公主的驸马,身份自是不同凡响,而且,这个王爷生性喜好自由,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更不参与,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隐王的名号。 
 
 
 
目前正处于有妻有子万事足的境界。 
 
 
 
"我警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转过身去,一双象征着玄裔皇朝皇族的琥珀色眼睛里写满了愤愤不堪,凭什么要他去带这个小鬼头,整天哭哭啼啼的,惹人厌烦。 
 
 
 
跟在他后面的小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模样,同样也有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只不过,一张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泪痕,他小声的嚷着,"修哥哥,修哥哥……" 
 
 
 
宇文修一甩手,把这个孩子推倒在了地上,"讨厌死了,离我远点儿。"这个小鬼是她美丽的母亲的妹妹的小孩子,不过,小姨身体不好,去世的早,所以,前两天,这个叫羽的小鬼就改姓宇文了,而且以后还要一直都住在这里。他本来还高兴着可以有一个同龄的孩子陪他一起玩耍受罚呢,没想到,来了的竟然是个又爱哭又黏人的讨厌蛋。 
 
 
 
"疼……"身后的宇文羽摔在地上,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嘴里仍然在念着宇文修的名字。 
 
 
 
"你烦不烦啊……"宇文修转过身,面对着宇文羽,眼睁睁的看着一滴一滴的、一丝一丝的暗红色从他捂着额头的手中渗了出来。 
 
 
 
完了?!这是宇文修的第一个想法,他已经可以预见他美丽的母亲大人的反应了,死定了,他只不过就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嘛,怎么会这样的? 
 
 
 
"小羽……天,怎么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妇很不顾形象的飞奔过来,差遣着身边的侍者帮着宇文羽止血,然后,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儿子,面色冰冷,"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本来以为,修只不过是小小的闹闹脾气,过些日子就会没事了,没想到…… 

 
 
 
不敢回嘴,宇文修只是乖乖的站在一边,反正死活都要受罚了,都是那个小鬼害的。 
 
 
 
"姨娘,"软软的声音插了进来,"不关修哥哥的事情,是小羽自己跌倒的。" 
 
 
 
宇文修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羽,他为自己辩护?! 
 
 
 
"是吗?"声音瞬间柔和,对着看上去有几分苍白的宇文羽。 
 
 
 
小小的头使劲的点着,为了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性。 
 
 
 
"姨娘知道了,小羽先回房,让大夫给你看看。"使了个眼色,让下人抱着宇文羽回房间。 
 
 
 
"修,这件事情,既然小羽不说什么,那么我也不追究了,但是,事实是什么,为娘的我还是很清楚的。"平乐公主蹲下身子,与宇文修同高,"我也不求你去喜欢小羽了,但是,这次是你不对,要去向小羽道歉。" 
 
 
 
宇文修点点头,不说话。脑子里仍然在思考刚才宇文羽的做法,为什么他要帮自己求情呢? 
 
 
 
 
深夜 
 
 
 
宇文羽的房间里溜进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小心翼翼的点起一盏灯,在宇文羽的床前停下,没有了平时的泪痕斑斑,他还长得真好看。 
 
 
 
宇文修把灯放在一边,轻轻的帮宇文羽盖好被子,"对不起。"轻轻的说,这样的话,他也算是到过歉了吧。 
 
 
 
仍旧沉浸在自己梦乡里的宇文羽翻了个身子,没有发觉身边有人,不过,他睡得并不安稳。 
 
 
 
"娘……娘……"小小的声音里饱含着浓浓的哭音,还有一些痛苦。 
 
 
 
宇文修一惊,连忙握住宇文羽的手,替他拭去额上的冷汗,他好像听娘说过,小姨是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死掉的,而且,小羽一直都在小姨的身边。 
 
 
 
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以后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孩子,巴掌大的脸庞,长长的羽睫,好可爱哦,嫩嫩的脸袋,让人有想捏一下的冲动。 
 
 
 
他看上去好像是很冷的样子,宇文修没有多考虑,熄灭了灯,翻身上床,轻轻的抱住宇文羽,口里喃喃着,"不怕不怕,我在这里陪你。" 
 
 
 
心里下了个决定,他以后要一直都保护这个人--宇文羽,他要保护宇文羽,不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3. 
王历370年 
玄裔皇朝,镜澄 
 
 
 
日上三竿方醒晌,夜夜春宵无梦乡。 
 
 
 
是哪个聪明人说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享受的地方,人类是享受的动物。这话倒是一点儿不假,只要不是非常贫穷的地方,都会有供人享乐、贪一宿之欢的去处。身为玄裔皇朝国都的镜澄自然是不会例外的,总有那么几处即使是晚上都是灯火阑珊,人丁兴旺的,譬如说:花街。 
 
 
 
约摸是三年前吧,原本名响西荻的燕邢欢也渐渐的在这里落了脚,在吞并了两家妓院、男馆之后,逐渐成为了镜澄最大的欢乐所,客人们大把大把的银子都供给了燕邢欢,这可乐死了燕邢欢台面上的主事者玖姑娘。 
 
 
 
燕邢欢在镜澄的店子是一座大大的院落,亭台楼阁、屋檐瓦语都被一条清澈的人工河给分割了开来,半为赏欢阁,即是女馆;半为贪乐轩,即是男馆。两处的布置装饰都各有特色,相得益彰。一楼是贪一时之乐的地方,所谓的喝酒、赔笑、卖艺不卖身;二楼则是由一间间的厢房组成,每间房间和他们的主人一样,各具风格,也算得上是服务周全、面面俱到。 
 
 
 
说到这个燕邢欢,也的确是有几分实力的,可以让每一个前来的客人都宾主尽欢,乐呵呵的进来,笑嘻嘻的出去。想到这里,燕邢欢的成功,玖姑娘的调教实在是功不可没的。一楼的称为清官,可以得到赏银的三成;二楼的称为花官,可以得赏银的七成。套一句玖姑娘的话来说吧:"我不逼你们卖身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8)》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8)》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