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龙诵(西荻祸情之四) by zuowei/昭域

时间: 2018-11-13 17:35:45

【绑龙诵(西荻祸情之四) by zuowei/昭域】小说在线阅读

绑龙诵(西荻祸情之四) by zuowei/昭域

1. 
 
王历346年 
 
 
 
戚兆国,皇宫 
 
 
 
 
 
 
“娘娘,”穿着蓝色锦缎的宫人用他独特的尖细声音在一名妇人的耳根边说话,嗓音里有着掩不住的惊惧,“那、那、那个宫女生了,而且是个男孩。” 
 
 
 
 
 
 
“你说什么?”妇人原本雍容华贵的表象瞬间消散,涂满的染料来遮拭年龄的脸变得狰狞,该有的皱纹一下子都冒了出来,她尖细的指甲抓着宫人的领口,“你不是说,你上次的药可以让那个女人生下死胎的吗?怎么现在活奔乱跳的小子,而且,还是个男孩!” 
 
 
 
 
 
 
宫人的面容瞬间变得惊恐,天!谁都知道,在这皇宫里,就这位东宫娘娘最惹不得,这可是所有奴才、奴婢的体认,“娘、娘娘,小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听说有一位御医给救了,娘娘……”毒死龙种的罪名他可担不起啊。 
 
 
 
 
 
 
妇人很生气,本来,本来,只要她生下个龙种,就可以踏上皇后之位的,如今……依照戚兆国的祖训,皇位只传给第一个男孩,后人全无继承的权利,这样一来,就算她以后做了皇后,也做得好不安心,手里没有任何的权利,光有一个皇后的名号有什么用? 
 
 
 
 
 
 
“本宫问你,陛下现在知不知道那名宫女产子的事?”沉下脸,可恶,这样的障碍,一定要处理掉。 
 
 
 
 
 
 
“陛下,陛下还不知道,陛下应该还在别庄里。”宫人立刻明白了自己的主子要做什么事情,这就是皇宫,空有金碧辉煌的外表,内在却是腐朽不堪。 
 
 
 
 
 
 
“是吗?很好,哼,我倒要看看那个小娃娃可以活多久!”妇人的脸上扬起一抹疯狂的笑容,皇后的位子,她谁也不让,当然了,下一任国主也必须是她的孩子,“处理掉,就让黄御医对陛下说,那个宫女产了死胎,自己也难产死了。”妇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里的玉杯上,颜色变得阴沉,她也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啊,小娃娃,要怪就怪你不该出生在这里。 
 
 
 
 
“鱼儿姐,鱼儿姐,”宫女拼命的敲打着紧闭的门,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就跑到了床前,“鱼儿姐,你快点带着小皇子逃啊。” 
 
 
 
 
 
 
“怎么了?” 躺在床上的女子,很是虚弱,惨白着一张脸,依然掩不住脸上的秀色,“为什么要我逃?”她不懂,她不是已经生下了小皇子了吗?陛下不高兴吗? 
 
 
 
 
 
 
“我,我刚才听见东宫的卿娘娘说,要让人处理掉你和小皇子,鱼儿姐,你快点逃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鱼儿姐。”宫女扶着她起身,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心的颜色,在这宫里,只有鱼儿姐待她好。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这不是鱼儿可以理解的事情,她知道原因,只是……逃到哪里去呢?要杀她的是什么样的人啊,她又怎么可能逃得了?“逃?怎么逃?既然娘娘要杀我,我又怎么逃得了呢?” 
 
 
 
 
 
 
这是她唯一可以报答她的了,“我昨儿个向总管说过,今天要探亲,你就先出去吧,装成我的样子,鱼儿姐,就这样做吧。” 
 
 
 
 
 
 
“我……我……知道了,如果,我没有生下这个孩子,就好了,是不是?”女子自问,两行清泪滑落。本以为,这个孩子会有一段幸福的童年和将来的,只是,对不起啊,孩子,要怪也只能怪做娘的命不好了。 
 
 
 
王历357年 
 
 
 
西荻国 
 
 
 
 
 
 
他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母亲叫他龙凌岳,对了,他唯一的亲人就是他的母亲了,他没有父亲。但是,母亲却说,龙是皇族的姓氏,可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奴仆而已,一个伴着主人读书的奴仆,不、不对,他已经不是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扫地的仆人而已。 
 
 
 
 
 
 
他不懂,不懂为何会这样子。他明明比主人聪明,背书、回课都比主人快,就连夫子也告诉他,说他以后一定会是将相之才。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将相之才,但是,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物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娘亲就可以过得好些了吧。 
 
 
 
 
 
 
既然这样,为什么主人不要他再陪他读书,为什么连母亲也要责骂他? 
 
 
 
 
 
 
他不懂,真的不懂。 
 
 
 
 
 
 
今天,主人和老主人都很忙,好像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的样子。究竟会是什么人呢?他有些好奇,但是奴仆是不能好奇的吧,他应该做的就是把事情做好。 
 
 
 
 
 
 
等了好久好久,他终于看到那两个大人物了,他们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两个大人物都很出色,不过,那个紫色眼睛的男孩好漂亮,真的。这个就叫做命运吗?有的人生来就是大人物的命,而自己,生来就是做奴仆的命。 
 
 
 
 
 
 
“该死的奴才,你在看什么?”老主人骂的声音很响,似乎就怕是他的眼光让大人物们有什么不满的。 
 
 
 
 
 
 
糟了,主人生气了,这下又免不了一顿打吧。不过,这两个人真的很厉害呢,连老主人也在向他们道歉,那幅颤颤巍巍的样子,和平日里的他们比起来,真的有些好玩。 
 
 
 
 
 
 
“对、对不起。殿下,微臣家的奴才不懂事,请您责罚。”老主人的声音颤抖着,这个人又那么可怕吗? 
 
 
 
 
 
 
那个紫色眼睛的漂亮孩子开口了,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大人,他盯着看的人是我,不是延麟吧。”吓出了老主人一身汗后,他似乎并没有满意,又转向那个叫延麟的少年继续说:“我说延麟啊,他一点都不尊重我哦,太过分了,你是人,我就不是啊。”一边说着,一边眨眨眼睛,好像是在撒娇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老主人和主人的脸色都变了,突然间,他竟有一种淡淡的兴奋。 
 
 
 
 
 
 
那个紫色眼睛的少年走到自己的面前,他冲着自己笑了:“你在看什么?” 
 
 
 
 
 
 
他有些愣愣的,好甜,他的笑容;好美,他的眼睛。“紫色的眼睛,漂亮。”忠诚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赞美,这样的人,合该是天上的神仙吧。 
 
 
 
 
 
 
不明白,周围的人都以一种他死定了的眼光看着他,而那个叫延麟的人的眼里则有一些玩笑的感觉。他说错什么了吗? 
 
 
 
 
 
 
紫色眼睛的少年拿起他的手,左看右看,他的笑容没了。果然,自己的手一定很难看。 
 
 
 
 
 
 
他又说话了,他的声音好好听,就像是高贵的月琴一样。“延麟啊,我不喜欢他。”紫眸的风霄撇撇嘴,这个小子也是个皇儿吧,竟然被昴星说中了,他们西荻的四个人本来就都是皇命,只不过,他与生俱来的能力告诉他,这个人以后会惹很多很多的麻烦,而且,针对的对象,是自己。 
 
 
 
 
 
 
这个“他”指的是他吧,心里很难过,却也没有任何的语言来反驳。 
 
 
 
 
 
 
“虽然很不服气,不过的确是他,龙凌岳。”他的口气更加的沮丧?“延麟,他以后会带来很多麻烦。” 
 
 
 
 
 
 
“有关系吗?霄。”延麟说话了。 
 
 
 
 
 

 
“没有。”他转过头看着龙凌岳,笑了。“你好,我叫凤风霄,十岁。” 
 
 
 
 
 
 
延麟走下来了,也看着我,伸出了手:“段延麟,十二岁。”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什么话也没说,有些愣愣的,也的确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从今天起,我们就一起吧。你叫什么?”风霄问他。 
 
 
 
 
 
 
“凌岳,龙凌岳。”他说道,他唯一觉得的,便是自己的名字也很好听吧。 
 
 
 
 
 
 
风霄好像在考虑些什么,最后说到,“这样吧,我送你一个字,启允,龙启允。” 
 
 
 
 
 
 
“嗯,龙启允。”龙凌岳在心中默默念道,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字,但是,也没有问,怕风霄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这样讨厌自己了。 
 
 
 
 
 
 
 
 
 
 
 
 
 
 
 
 
 
 
 
 
 
2. 
 
 
 
 
 
 
想要些什么?还在渴求些什么?我明明已经得到了一切了,一切应该属于我的,那些光面堂皇的一切。 
 
 
 
 
 
 
可是,我的心仍然无法满足,我的心仍然还在渴求,只是,究竟让我梦寐以求的是什么?我还不知道,还不明了。 
 
 
 
 
 
 
但是,你对我露出微笑的那一瞬间,我恍然了,你——就是我的梦寐以求,即使用尽一切手段,我也要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王历366年 
 
 
 
西荻边境 
 
 
 
浏坦 
 
 
 
 
 
 
即使是在边境,西荻的街市依然是一幅繁荣的景象,唯一让人觉得不相称的就是着黄沙滚滚的地面了,不过,这样恶劣的天气环境,依然可以有富饶的生活,也可以看出西荻皇朝的盛事了。 
 
 
 
 
 
 
一家看上出很不错的客栈里,走出来一个很出色的人,一个很高大,很健壮的人,浓眉大眼,有棱有角的五官,活脱脱的就像是画里的人一样。他没有什么礼仪的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同时也吓倒了一票本来对他很有意思的含羞女子。 
 
 
 
 
 
 
男子看了看四周,随后…… 
 
 
 
 
 
 
“啊……”惨叫一声,愈加的将他的形象破坏到了几点,糟了,墨邺不见了,那就等于,他、他、他堂堂的西荻将军,又要踏上迷途的这条不归路了。 
 
 
 
 
 
 
不要慌、不要慌,再找找,再找找,不可能的吧,墨邺一个这么大的人,不会在他才吃了一顿美美的午餐之后,就消失不见了的。一定要把他找到,不然的话,一定会被那两头狐狸笑死的。(注:两头狐狸,凤风霄,闻人夜) 
 
 
 
 
 
 
一个人独自在街道上慌乱着,男子丝毫没有察觉到一双打量着他的眼睛。 
 
 
 
 
 
 
可爱,一个这么高大的男人,竟然会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拓跋洌诡异的笑了笑,本来只是闲来无事,到浏坦来逛逛的,没有想到也会遇上一只这么有特质的玩具,说不定还会是一个顶尖的好玩具。 
 
 
 
 
 
 
拓跋洌走上前,拍了拍龙凌岳的肩膀,“你在找什么?”语气听上去相当的和蔼可亲。 
 
 
 
 
 
 
没看到他在苦恼吗?竟然还趁着这个时候打扰他,龙凌岳极其不耐烦的转身,“我在找什么,关你屁……”最后一个字消失在嘴里,因为拓跋洌,更加准确地说,是因为拓跋洌那张脸,还有他的眼睛。 
 
 
 
 

【绑龙诵(西荻祸情之四) by zuowei/昭域】(本页完)

《绑龙诵(西荻祸情之四) by zuowei/昭域》上一篇

翔莲乐(西荻祸情之五—段风翔) by zuowei/昭域--预览 00. 
 
莲若,其实我很想跟你说,那时候看到你僵硬的笑容,我就开始后悔了。我不知道,原来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竟然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没有人告诉过我,从来没有。如今,我忏悔,我努力的寻你,不仅仅是想要你的原谅,更想让你知道的——是我爱你! 
 
王历368年 
 
西荻皇朝 
他姓段名风翔,今年十三岁。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的弟弟了,莲若要好好照顾弟弟哦。 
段风翔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子温柔无比的对着一个明明比自己瘦小年纪却比自己大的孩子说话,这般温柔的语气,他从没在老师口中听到过。 
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气得要命。他眼前的男人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拥有一张非常美丽的脸蛋,精巧的五官加上那双摄人的紫色眼眸,每每看都让他沉醉。一袭白衣穿在他身上仿佛是天生为他准备的一样,内里是绣着小幅芙蓉图案的绸缎长袍,外层是光滑柔顺的白纱。可惜,如此一个男人却看上了一个自大惹人厌的家伙。 
这个男人是他的老师,西荻皇朝的左宰凤风霄,同时也是圣楚皇朝统治者轩辕燏的情人。不过他们并没有成亲,具体的原因他不清楚,反正就是老师和那只轩辕惹人厌的闺房私话。 
而坐在椅上用那种温柔的可以渗水的眼神看着怀中人的家伙是他名义上的父皇,西荻皇朝的国主段延麟,他怀里的那个是他的皇后,不过性别为男。 
至于那个站在老师身边的少年——范莲若,昔日御史中丞之子,但御史中丞在多年前因涉嫌三王爷叛乱一案被罢免流放,牵连九族,理曰这范莲若根本不该在西荻的国都出现,更谬论皇宫里了。 
一个罪臣之子,老师不但让他进宫,还让父皇赐他皇族姓氏,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自己还得叫这人哥哥!简直可笑! 
虽然他也是老师和父皇带回来的,没有什么西荻皇族的血统,但好歹比范莲若好多了吧! 
不对,更正,他现在姓段了。而且还变成了老师的学生! 
“莲若,”凤风霄漾起一双紫眸,诡异心思转了不知多少圈,他牵起莲若的手,“莲若抱抱风翔,以后要做好兄弟哦。” 
段风翔闻言抬头,惊乍的眼神望向凤风霄,老师这是什么意思?他才不要和这种人抱在一起呢! 
莲若抬头,看看凤风霄又看看段风翔,腼腆的低下头,不知如何是好。“凤大人,他是太子殿下。” 
凤风霄失笑,多可爱的孩子啊,他蹲下来,这下子总比这十五岁的少年要矮上一个头了,“什么太子殿下啊,我不是说了吗?风翔是你的弟弟,从今天开始莲若就是西荻皇族的人,你是段延麟的儿子,你是我的学生,你是风翔的哥哥,你懂了吗?” 
摇头,不懂。他的母亲告诉过自己,父亲犯了很大的罪,所以他们一家必须到西荻的边境去,为什么一晃眼他的父母死了,自己却变成了西荻的皇族? 
揉揉他的头发,“莲若,我不需要你懂,只是要你记住而已。”凤风霄以无比亲和的语气说出让人无法拒绝的话。 
“我……是陛下的孩子?是老师的学生?是太子的哥哥?”莲若木然的念着,不懂,还是不懂。 
说者或许只是疑问句,听在段风翔的耳朵里却变成了承认的肯定,他到底有没有廉耻啊!哼! 
几分埋怨,却在他看到莲若那双紫色的眼睛时停住了。不同于老师那么明显的颜色,莲若的紫色需要在极其光亮的地方才能发现,很黑的紫色。是因为这个原因,老师才对他特别温柔吗? 
狐狸心思在脑子里转悠着,不过须臾功夫就绽露出最灿烂的笑颜:“莲若哥哥好。”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自己白嫩的双手交到了莲若的手上,“老师,既然莲若哥哥不肯抱我的话,那我抱莲若哥哥可以吗?” 
凤风霄不语,仅仅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回个老师真心的笑容,段风翔走近了几步,踮起脚尖双手环住了眼前的人:“莲若哥哥。”甜甜的叫着,直到感受到被自己抱着的人不耐的挣扎着,他这才放手,“莲若哥哥,我是风翔,以后莲若哥哥要照顾我哦。” 
莲若愣在当场,这就是太子殿下吗?这样的人不该是很遥远的嘛?为何他会如此亲切?这般笑着的少年,他打从心底喜欢,咬着下唇,婆娑着自己的脚步,小心翼翼的抱抱段风翔,就那么一瞬间就放开了,抿唇露出淡淡的笑容:“风翔。” 
段风翔笑,拉住莲若的手:“父皇、焰叔叔、老师,我可不可以带莲若哥哥先去看他的寝宫?” 
嘴角的笑容几乎要抽住了,不过他依然掩饰的很好,回寝宫的时候他一定要好好的洗干净,脏死了!这个家伙不仅抱他,居然还叫他的名字。风翔?他的名字是这个笨小孩叫的吗? 
他不过是假心假意的叫了他一声哥哥,他整个人就飘飘然了! 
哼!等着吧,就算他有一双紫色的眼睛又怎么样?他不会原谅任何一个夺走老师目光的人的! 
段莲若,咱们走着瞧! 
微笑着看着两个身高差不多的少年手牵手的离开,段延麟终于开口了,他张开慵懒的眼睛:“霄,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并不排斥自己多一个孩子,况且莲若看上去也挺讨喜的,安安静静的模样,人虽然腼腆却不失灵气,假以时日,相信也可以独当一面。 
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风翔,这孩子自小就被霄宠惯了,脾气无法无天的很,尤其喜欢作弄人,这孩子自以为方才装的有多好,殊不知他那些小心思早就被自己和霄收进了眼底。 
“呵呵……”凤风霄笑了,美丽的笑容多了几分狡黠,“延麟,我后悔了!后悔自己教出这么个小魔王来,风翔这死小鬼需要人来好好调教调教了,煞煞他的气焰。” 
“是吗?你确定莲若办得到?”段延麟的视线并没有留在凤风霄的身上,他掬起睡眼惺忪的轩辕焰的发,印下自己的细吻。 
“他一定可以做到。”凤风霄信誓旦旦的说,他相信莲若的善良和温婉可以改变风翔。 
正因为如此深信,他才把莲若带回来。 
说他自私也好,势力也罢,在此刻的凤风霄眼里,莲若的存在只是为了改变段风翔,仅此而已! 
只是,多年以后,他却时时后悔这个决定。 
 
01. 
 
风翔,我从来不以为自己天真,自小就跟随父母流放异地的我,应该早就过了天真的年龄。所以当老师把我带入西荻皇宫的时候,我并不以为他仅仅是想要对我好。但是认识你之后,我发现自己居然天真的可以! 
 
王历368年 
 
西荻皇朝 
西荻的皇宫是按照古历建立的,所谓天圆地方,每座宫殿都被整齐划一的分割正一个个方块,太子的宫殿昭淳殿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近日的昭淳殿不再是西荻太子段风翔一人独享的了。 
短短两月,所有在这里伺候的宫人婢女们都习惯了另一位主人——西荻的大皇子段莲若。莲若殿下本应居住于南侧的奉安殿,该处素来都是西荻各位皇子的居住地,但段风翔坚持希望自己可以与莲若共处同一屋檐之下。 
这一提议,也无人反对,自此成为定局。 
这座昭淳殿留下了莲若两年多的记忆!当然,这是后话。 
“莲若哥哥,莲若哥哥!”老远的,就可以听到段风翔欢快的笑声,他从望仙门的方向小步跑过来,完全不在乎跟在他身后着急的侍卫们。 
坐在亭中闭目休息的莲若听到声响,张开眼睛抬起头,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风翔。” 
在莲若的面前站定,段风翔弯下腰不停的喘着气,“莲若哥哥知道我去哪里了吗?”他把自己的双手藏在身后,抬起精美的脸蛋面向莲若灿烂的笑着。 
“你去哪里了?”他轻声地问,从自己的袖中掏出洁白干净的绢帕,小心的替段风翔拭去他额间的汗。 
“莲若哥哥都不猜一下!”段风翔跺脚抱怨,噘嘴从身后伸出双手,“左边是水晶糕,右边是糖葫芦,莲若哥哥要吃什么?” 
“你溜出宫了。”缓缓的道出一个事实,莲若也不指责他,仅仅是从风翔的右手中取过糖葫芦。 
这个动作并不是说他喜欢糖葫芦,他素来都不爱这些酸酸的东西的。不过这样的喜好也只有他的娘亲知道而已,之所以选择糖葫芦,是因为段风翔喜欢水晶糕。如同凤大人和皇帝陛下一样,风翔喜欢水晶糕。 
入宫已经两月,宫中的大大小小似乎都对他的身份不存任何的意见,如此轻松的接受了突然冒出来的皇子,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在他的心里,他依然是范莲若。 
娘亲曾经说过,阿爹是犯了株连九族的大罪,因此他还能留着这条命必须要感谢当朝的皇帝陛下和左宰凤大人。或许就是这从小听到大的教诲,与其说他是西荻的皇子,不如说他把自己当作了段风翔的陪读,他的侍从。 
“谢谢莲若哥哥。”段风翔迅速的拆去水晶糕外层的纸,一口一口吃下,“我跟莲若哥哥说哦,老师他啊,每次一看到水晶糕就好像见到什么似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可是呢,随轩卖出来的水晶糕就是好吃!” 
“喝口水吧,不要吃得那么急。” 
段风翔接过杯子,“谢谢莲若哥哥,我们下午要去吴太傅那里上课吗?”当今的太子太傅有两个,本来是只有老师一人教他的,可是现在老师要经常往返于西荻圣楚之间,所以父皇又给他找了一个老师,一个刻板迂腐的学士。反正他教的就是些书上的大道理,他也不在乎。 
“是啊,”莲若站起来,从侍女的手中接过一件厚厚的袄子为风翔披上,“天凉了,以后要记得多加件衣服,风翔你病了都不肯吃药的。” 
段风翔抬头,一双璨璨的绿眸瞪得老大,这是他最讨厌让人知道的事情了,是哪知兔崽子这么多嘴,“谁说的?” 
微笑,“凤……老师说的。”他应该称呼凤大人,但是这么称呼凤大人和风翔都会不高兴。 
“哼!又不是我的错,谁让那些御医院的院师拿出来的方子苦得要死掉!”他任性的说道,好像这一切都是药的错,不是他的错一样。 
“你注意就好了,生病了会有人担心的。”莲若拍拍他的头,自己也慢慢站起来,差不多时间用午膳了。 
拉住莲若的袖口,段风翔认真地看着他,认真地问问题:“莲若哥哥会担心吗?莲若哥哥会为我担心吗?” 
一愣!旋即顺应风翔想听的答案:“当然会。我先去跟婢女吩咐今日的午膳,你在这里最一会儿。” 
“嗯。”段风翔笑着答应,而原本温暖甜美无比的笑容却在莲若离开的那一刹那陨落。 
范莲若!他眯起一池绿波,要不是为了彻底把他赶出自己的世界赶出西荻,他才不会放任一个他看不顺眼的人进驻他的昭淳殿呢! 
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要看你垮下你的笑脸,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离开西荻! 
对于段风翔而言,任何一个夺走老师注意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当然,在他能力之内可以对付的人他一定会对付!能力之外的么……讨人厌的轩辕燏! 
 
午后 
 
语黎殿 
“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志而不忘乱。”太子太傅国阁院学士吴大人摇晃着脑袋,手捧着厚厚的书籍,以他那独特略显苍老的嗓音大声念着,“所谓居安思危,也正是这个道理。” 

他缓缓挪下书,将赞许的眼神投给一边漫不经心的段风翔,太子殿下很聪明,不论是文治还是武功都是老师的骄傲。西荻有继承者如此,实在是百姓之福、苍生之幸。 
只是,他瞥了眼坐在段风翔身侧的莲若:“莲若殿下,这句话出自何处?” 
莲若抬头,这话出自何处?他哪里知道?记得小时候阿爹也有请过很好的老师教导自己,但并没有多久他们就去了边疆,在那种地方,爹娘唯一要思考的是如何活下去,而不是教他精通诗书,这句话的意思他大致可以理解,但出自何处?“学生不知。” 
果然,他真不懂凤大人怎会收了一个如此学生,叛者不可收,尤其是那些本当罪问九族的罪名,这样的人就算是站在太子身边都不配,更不要说有这个资格当西荻的皇子了。“莲若殿下,您这般是不行的,您既然是我朝大皇子,就应当是天下表率,怎可如此怠乎学问!您……先且站起来,将臣今日所说反复诵读,直至牢记为止。” 
“学生知道。”莲若并没有感到难堪,他站起身,正准备离开屋室。 
“太傅,您方才说的话是出自《将苑》的戒备一篇吧?”段风翔笑着,拉住了莲若欲离开的手。 
吴太傅一愣,“殿下,您糊涂了,您说的应当是居安而不思危,寇至而不知惧,此为燕巢于幕,鱼游于鼎,亡不旦夕矣!臣方才说的是《周易》中的一段。” 
“是吗?原来是本宫记错了啊,都是本宫不好,昨日拉着莲若哥哥熬夜为老师做寿辰灯,还得莲若哥哥没睡好,迷迷糊糊的。”他的绿眸暗沉,将心中的不悦压在心底。对于吴太傅,他是直称其太傅身份的。只有最初把他带回西荻的那个人,那个有一双紫色眼睛的人才是他的老师。 
“啊,原来如此,莲若殿下您先坐下,臣继续说方才那话的意思。”吴太傅擦擦汗,不知这向来任性自我的太子殿下怎会如此这般粘着莲若不放。 
“等等太傅,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太傅还没有教过《周易》吧?如果没有的话,太傅方才就应该慢慢届时,而不是直接向莲若哥哥提问。”他的语气不太高兴,自己也跟着站起来,“如果方才太傅叫到的是本宫,现在站在外面背书的人就是本宫了。” 
“殿下,老臣怎敢?”弯下腰,心中给自己念了一百遍,莲若殿下自己以后湿热不了的。 
“那就好,”他回头,朝着莲若扮个鬼脸,“莲若哥哥,我有些不舒服,许是上午染了风寒了。太傅,本宫和莲若哥哥可否先行退下?” 
那吴太傅哪还敢说什么?自然是频频点头。 
步出语黎殿,莲若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风翔,你不必如此的,这般太傅会觉得难堪。”风翔哪有染什么风寒,他一直小心注意着风翔。 
段风翔摆摆手,拉着比自己稍高些的莲若让他与自己的视线齐平:“我……我知道莲若哥哥还没有把我当作弟弟,没有关系啊,我不在意。但是,我喜欢莲若哥哥,所以不准别人欺负莲若哥哥,太傅他明摆着就是要刁难你,我怎么可以不出气!” 
莲若挑眉,有些惊讶。心底缓缓涌上一种名叫感动的情绪,这个少年,是真的对自己好吗? 
“莲若哥哥,我喜欢莲若哥哥,所以我保护莲若哥哥,所以,你一定也要喜欢我哦!”段风翔踮起脚尖抱住他,头靠在莲若的肩头,对着背后的空气笑了笑。 
我讨厌你,可是能够欺负你的人——只有我! 
 
02. 
 
莲若,我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你多半是不记得了吧,今夜我突然梦见儿时的我们,梦见那日你抱着我对我说你会一辈子都跟着我,在我身边,疼我爱我。这些究竟是我的梦?还是过去发生过的呢?突然觉得冷,因为今夜,无人为我披衣!莲若莲若,你在何处? 
王历368年 
 
西荻皇朝 
食过午膳,段风翔便拉着莲若出宫去了

《绑龙诵(西荻祸情之四) by zuowei/昭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绑龙诵(西荻祸情之四) by zuowei/昭域》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