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夜吟(西荻祸情之二) zuowei/昭域

时间: 2018-08-05 01:14:28

【 邀夜吟(西荻祸情之二) zuowei/昭域】小说在线阅读

 邀夜吟(西荻祸情之二)  zuowei/昭域

序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恐怕就是所谓的真理了吧。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朝代,都会有一名史官负责记录当朝皇宫内所发生的每一件事。但是,千百年来,篡谋夺位者有之,弑父弑兄者有之,除非是改朝换代,如若只是一般的宫廷内斗,同姓氏相争,把这些记录下来的史官却几乎没有。理由很简单,再没有什麽比自家的项上人头更加宝贵的了。皇帝弄权的事,谁敢说啊!
可叹,也总有些例外。
王历357年,玄裔皇朝第十一任国主蕴帝册封年近十岁的三皇子──莲妃之子,闻人夜为皇太子。一时之间,朝野中议论纷纷,同时,传出消息,华秦皇後失宠,与其子,大皇子闻人骐一同迁入靠近冷宫的病蔺阁。
王历359年,大皇子闻人骐率兵围城夺下皇位,并将闻人夜驱逐出宫,与其母妃共住宫外的乡野小屋。
王历360年,闻人骐派人处死莲妃,闻人夜出逃……
 
 
 
 
 
王历361年
 
 
 
西荻国,某客栈
 
 
 
“娘亲、娘亲。”躺在床上的少年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火,好大的火。为什麽?他已经什麽也没有了,什麽也没有了。只有娘亲,为什麽连娘亲都不放过,娘亲是他唯一的了。
现在,什麽都没有了。他和骐之间,什麽都没有。
兄弟间应有的亲情,骐不需要。
爱情?!只是骐用来夺取皇位的工具。
恨,他没有那麽多心力,也没有这麽多勇气去恨他,恨一个自己爱过的人。
其实,完全不必要变成这样的。父皇不知道,骐应该是最适合做皇帝的人,而不是自己。父皇只是因为疼爱娘亲才会让他做太子,这不是他想要的,不是!
只要骐出口,他可以把一切都给骐,所有的一切。皇位、心、甚至是生命。但是,骐却选择了那条会毁了他的路。骐也只想毁了他吧。
骐从来没有在意过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许,在他眼里,这不过是一件恶心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皇位,他根本不会接近他。
所以,当所有人都警告他的时候,他没有留意。因为,只要骐爱他,那就已经足够。权力,皇位从来不是他所渴望的东西。
所以,即使是他被骐逐离皇宫的时候,他也没有後悔,他甚至是相信的,相信再过一段时间,骐回来带走他。
好可惜,这一切只是空想、是妄想。
当娘亲死亡的那一瞬间,所有的梦都醒了,心也死了。那个人,终其一生,都不会爱上他。
不会啊,哈哈。
感觉到有人似乎在叫唤自己,闻人夜努力的睁开了双眼。进入自己视线的是三双关切的眼睛。
这些人,是谁?
那个拥有紫色魅瞳的似乎松了口气:“你好,闻人夜。”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叫凤风霄。西荻的左宰,诚恳的邀请你加入西荻。”他的声音很清脆。
加入西荻?他想活下去啊。
“我答应你们。”
“段延麟,西荻国主。”
“龙启允,西荻卫封将军。”
“我,闻人夜。”够了,什麽都可以丢下,但是,这个名字他要留下,这是娘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
 
 
 
 
第一章
 
 
 
我一直都以为,
我的记忆里,
已经没有你的存在,
深深地相信啊!
你已经不能够在左右我的决定,
所有的伤害也好,
所有的记忆都已经埋进了:
一个叫做“过去”的地方,
不再会,
不再会 一次又一次的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纠缠著我的梦!
 
 
 
 
踏入西荻皇朝的疆域,你就有几个人是不能不知道的。
当朝在位的皇帝,皇帝身边的左宰凤风霄,右宰汶珥王爷。这两个大人物虽然官职相同,但各司其职,通俗的说,就是凤大人出使各国;汶珥王爷辅佐皇帝理朝政。卫封将军龙启运,常年镇守边关,偶尔也会回来啦。不过,光是这四个,那还不够,还得算上老百姓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的人物。有句话说得好:在西荻啊,这吃住穿在随轩,这玩乐游是燕邢。所以,随轩的主子姓风,从不露面;燕邢的主子姓夜,不常露面,但有些大生意,大买卖他也回来转转。外人都称他一声夜少。
 
 
 
 
王历366年,冬天,圣楚澈泠郡
 
 
 
既然这里是圣楚皇朝的边境,自然是热闹非凡的,只可惜,这种热闹看在闻人夜眼里,却不过是一种讽刺。明明知道,霄不可能曾到过澈泠的集市,但他就是觉得这里有霄的味道。
该死的,谁会相信,一年不到的时间,那个常常和自己拌嘴的,叫自己“狐狸”的家夥已经不在了,这怎麽可能,不是说,祸害遗千年的嘛。
闻人夜用力的呼吸,吸入的也只是冰冷的空气,“霄……”他抖抖身上的狐裘,散落一地的雪花,不愧是圣楚皇朝最冷的地方,就算是加了一件狐裘,他依然觉得寒风刺骨,天知道,他是在玄裔皇朝出生的,那里的冬天不见得比这儿好上几分,怎麽,不就是六年不到的光阴,自己竟然会惧怕起应该习惯的严寒。
那个时候,就算再冷的天,只要是下大雪,他一定会拖著骐去打雪仗!?又想起这些事了,的确,六年的光阴实在是不算长的了,至少,还没有长到可以让他忘记一个人,即使,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他。可惜,一接近这里,才赫然发现,所有的回忆只不过是被封了起来,一旦开启,就像现在这样,慢慢的浮现眼前。
莫名的讽刺啊!
“主人,您该准备进入玄裔皇朝的领地了。”闻人夜的影卫──擎弦的声音传来。
“我知道了,擎弦,到了玄裔,再替我和你添几件冬衣吧,这天气,真是冷得够呛啊。”闻人夜的声音很淡,是一种宁静,可是,宁静的背後也有著不容拒绝的命令,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吩咐的话,擎弦是绝对不会想到给自己加点什麽的。
还是西荻好啊,虽说不是冬暖夏凉,至少他住的地方也算得上是惬意了,不会让自己冻著。如果,霄还活著的话,出使玄裔的人就不会是他了。
其实,他和霄有那麽一点点的相似,更准确地说,还有延麟。因为他们三人的本性都是狡猾的吧,延麟的狡猾藏在他的威严之下;霄则不同,整日里都是笑脸迎人,让人沈醉其中;而他自己,虽然也是笑脸迎人,但是,他的笑容里写著的是和霄全然不同的隔阂。
霄的笑容是甜美的,就像是蜂蜜吧,真不明白,这样一个善於保护自己的人,竟也会让自己固执到放弃活下去的机会,亲手斩断了生路。该说他傻吗?这倒不是,放弃生命的霄一点都不傻,他是狠心,狠心让活著的人为他伤心。
延麟没有公布霄的死讯,但是,延麟心里应该也清楚,霄活著的几率实在是小得可怜,小得让他不敢抱有一点点希望,只因为,害怕希望之後,数十倍的失望!!
“擎弦,去雇一辆马车来,就说我们要去镜澄。”这里是玄裔皇朝,虽然小时候自己一直是在皇宫里长大的,但是,那一年的乡野生活,一年的逃亡生活,倒让他对玄裔的风土人情变得了解了。
他没兴趣在玄裔待太久,他也相信由闻人骐主理的国家一定很好,那个人在才智方面比自己出众的多,所以,马车是最好的选择,可以走走停停,速度也不会慢下来。
“是,主人。” 擎弦问道,“主人打算在玄裔待多久?”
“一个月不到吧。从这里到玄裔皇朝的首都镜澄大概需要十天左右,到了镜澄,应该正好赶上过年,在镜澄过了年之後,再去拜见玄裔国主,待上十日左右,我们就启程会西荻,怎麽样?”闻人夜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盘。
“擎弦知道,这就去安排。”
 
 
 
 
王历367年,
 
 
 
十五日後,镜澄
 
 
 
“主人,已经到了宫门。” 擎弦回报道,心里颇有几分焦急,理由很简单,他悠哉悠哉的主子还没有换上官服,只是一副书生样。
“放心啦,把我的令牌给侍卫。”没什麽好担心的,玄裔的皇宫内有一间专门的候客殿,不管是再重要的使者,也必须在那里等候。
“是。”主子都这样了,他还能说什麽。
半晌,更了衣的闻人夜从屏风後面走了出来,坐在藤椅上,任由擎弦帮他整理头发。这里,他也来过,这里是他第一次遇见骐的地方,有人说,一入侯门深似海,那麽皇宫呢?长到了十岁,他才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大哥,也正是如此吧,他在骐的眼里始终是一个被父皇、母妃宠坏、保护过渡的孩子。
镜中的自己变了很多吧,六年前,只能说是较小的身子拔高了不少,那个时候,他只到骐的肩膀吧,现在呢,他会比骐矮很多吗?应该不会,自己在西荻的个子是不算矮的。
镜中的人一身浅蓝色的绫罗,虽说是官服,其实也只不过是照著自己的喜好做的衣衫罢了,除了用料上很考究之外,衣服的其余部分都是在简单不过的了。
“汶珥大人,吾国国主有请。”门外传来了宫人的声音。
闻人夜起身,让擎弦跟在身後,紧张吗?不会,六年的时间把他原本的焦躁磨得没了踪影,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皇子了,他不恨闻人骐,这本就是骐应该得到的,如果不是父皇糊涂的话,现在的自己又会在哪里呢?在母妃的身旁嬉笑吗?很有可能。
长长的殿廊,怅怅的回忆!
骐会认出自己吗?或许吧,不过,闻人夜这个名字、还有那颗晶石,是母妃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舍去的。
 
 
 
 
大殿
 
 
 
“陛下,这次西荻派来的是汶珥王,西荻的右宰。”玄裔的宰相萧翦。
坐在皇坐上的闻人骐有几分讶异:“不是那位闻名遐迩的凤风霄?”有些失望啊,他很想和那个人会会,听说,他笑里藏刀的工夫可是一流的。
“恕臣无理,有消息传说,西荻的紫妖星在圣楚皇朝,死了。” 萧翦恭敬的望著自己效忠的人。
“哈哈,”慢慢走进大殿的人大声的笑著,没有什麽该有的外交礼节,“不是我咒你,萧翦,你这句话可千万不要让霄听去了,否则,到时候,你恐怕是连怎麽死的都不知道。”霄和自己都颇喜欢整人,但方式不同,霄所喜欢的是整人整到对方一无所知,还谢谢你,双手奉上大把的金银。只是,他不见了啊……
萧翦看著来人,尽是诧异,这个人怎麽如此不知礼数!
还是忠心的可以啊,“萧大人都说了是传言了,那就没有几分可信度,没有可信度的事情又怎可当著你家主子面前讲呢。”严肃的语气没有了方才的轻浮,“不妨告诉大人,霄正和我们家亲亲延麟去游山呢,所以我这个可怜的人才被一脚踢了出来,干这种苦差事!”这麽说没错吧,延麟的确是去!云山上看霄。
“阁下就是西荻的汶珥王爷!”语气是肯定的,但眼睛里却有著疑惑,这个人好眼熟,真的,似乎心里有一个人和他极相似,但只是外表。
骐,没变啊,还是这幅自信满满的样子。王爷,那也不过是延麟的设计,当初以为霄也会接受,便没有怎麽推托,未料,霄是没有推托,却直接跑了,让自己独独留此名号。人已不在,几丝哀愁!

闻人夜行礼,“西荻皇朝右宰,汶珥王,闻人夜参见闻人国主。”
一句话,或者说是三个字,让满朝文武愕然。闻人夜──玄裔皇朝的三皇子。
好像当初没有人报上自己的死讯吧,为什麽这些人个个都像是见了鬼似的。叹口气,摇摇头,“各位大人,如果可以的话,闻人夜也不愿意踏进这里啊,但是,没良心的西荻国主这麽说了,我这个为人臣子的也只能照办,所以,请各位都配合一下好吗?不要一幅鬼上身的样子,很恐怖的!”
冷眼看著这班人的反应,还是有著让自己不爽的表情,或许,自己变得最多的不是外表,而是内心吧,但是,他只认为这个才是他的本性!
 
 
 
 
 
 
 
啧,真无聊!他还以为骐会有什麽惊奇的表现呢,不过,冷静,的确是一位君王最主要的特质,不管遇到什麽事情,足够的冷静,可以让你的敌人猜不出你的心思,这样,你也就赢了一半。这最好的代表嘛,比如说延麟,那家夥的正常表情也只会对他们几个表现而已。
“是吗?萧卿,传令下去,把汶珥王爷安置在袭莲居,好生照顾著。朕稍作休息,就去拜访。”闻人骐的脸上没有众人的惊讶,有的只是沈著,他有他的打算吧。
啧,不过这也未免太过分了吧!他好歹也是西荻皇朝的使臣,竟然一句话就把他打发了,气死他了。不过,他真的没有想到,袭莲居竟然还安好无损的存在著,他以为,骐的母亲一定会下令把这里夷为平地的。真好啊,这里载满了他所有的回忆,所有快乐的回忆,和慈爱的母妃,宠溺他的父皇,还有那个时候教导他、陪他玩耍的骐,一切一切的回忆,都被埋在了这里。
“主人,都安置妥当了,您看看,还需要哪里动一下的?” 擎弦问他的主人,有点不对啊,他的主人一向都是疏离的笑容挂在唇边,很少有这样迷茫,却带了些许怀念的表情。
“嗯,我看看。”闻人夜抬眼看向四周,这里一切照旧,没有任何改动,变了的只不过是少了它的主人而已,他已逝的娘亲。“别只看这一间,到隔壁的屋子去瞧瞧吧。”
闻人夜走在前面,不是啊,这一池的莲花为何没有开放呢?他记得,以前住在这里的时候,这一池的莲都是由母妃亲自照料的,因为品种特殊的关系,即使是冬天,它们也会盛开的,是因为无人照料吗?“擎弦,这里有哪些人服侍我?”
“一共二十人,十二人是婢女,八人是宫人。”主人不需要侍卫,保护主人的话,他一个人就够了。
“明日,把那八个宫人找来,让他们把这里的冰凿开,换去四分之一的水,在往里面住一些温水。”这样的话,这些花就会慢慢的开了吧。只是,他也只在这里留十来天啊,以後,谁来照顾它们呢?“对了,擎弦,你在旁边看这就好,我不准你下水,听到没?”他的影卫是在西荻长大的,虽然擎弦没说他冷,不过,冰水这东西,他还是碰不得的。这些事情,一般的宫人早就习惯了。
“是。”
袭莲居一共有四间房,母妃住的主屋,他住的晓阁,他读书的地方,还有母妃的侍女的住处。轻轻的推开书阁的门,一尘不染,和刚才的主屋一样,没有任何变动。闻人夜环顾四周,目光在一幅画上停了下来。
“怎麽样?夜,这样画的话,就好看多了吧。”骐那时候温柔的声音。
才十岁的孩子不服气地说:“不好看,我不喜欢,骐……我们不要画画啦,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外面的雪很大,我们可以打雪仗啊。”
骐微笑,他看上去比十岁的闻人夜成熟许多,约摸十五岁的样子,他把闻人夜抱在怀里,“不可以哦,夜,你的风寒还没有好,不可以去屋外面玩雪的,要是病得更厉害,怎麽办呢?”
“我不管,”十岁的孩子不过就是小儿的心性,得不到的就更想邀,“我不管,我要出去玩嘛,骐,你说过你很疼夜的,怎麽可以说话不算呢?”
骐温柔的眼睛有一丝苦恼,他叹了口气,吓坏了怀里吵闹的人。
“不去了啦,骐,夜知道错了,你不要不开心嘛,我不要骐的眼睛里有让我不喜欢的东西。骐,我不去了,我乖乖画画好不好?那,我今天再跟太傅学新的东西好不好?”夜打消了原来的想法,现在的他,只想看到骐的笑容。
骐笑了,还是浅浅的,但很温暖,“夜,我不是不让你玩,我只是怕你病得厉害啊,你知道吗?我不要你生病的样子,我也会疼的。”
“嗯。”闻人夜朝著骐笑,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我的病马上就会好了,所以,骐也不会疼了。骐,让我来画画吧,你要教我哦。”
“好啊。”闻人骐跟在夜的後面,把他刚才画得摊在桌上,作为样本,细心的教著,从研墨到钩线,再到上色,“夜,墨的浓淡最难调,所以,每次动笔前,你要多沾一点,在废纸上先试色,然後……”

【 邀夜吟(西荻祸情之二) zuowei/昭域】(本页完)

《 邀夜吟(西荻祸情之二) zuowei/昭域》上一篇

(陆小凤)孤鸿影 by 今宵一醉--预览  
文案
 
当叶孤鸿开始微笑……
 
师弟们(惊悚):“师、师兄你、你、你笑了!!!!!”
叶孤鸿(无语):“……”(就算是西门吹雪也会笑的……)
苏少英(悲愤):“孤鸿,你放弃剑道了吗!”
叶孤鸿(不解):“……”(你从哪看出来的……)
 
木道人(大笑):“啊哈哈,你小子总算有点人样,我木道人的弟子怎么能……BALBAL……”
叶孤鸿(沉默):“……”(其实老刀把子是你第二人格的分裂吧……)
 
陆小凤(好奇):“我听说年轻一辈中你最像西门吹雪,如今看来却是传言有误。”
叶孤鸿(淡定):“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永远也成不了西门吹雪。”
 
花满楼(微笑):“我喜欢尊重生命的人。”
叶孤鸿(抱走):“我很尊重生命,你喜欢我。”
 
这是传闻中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私生子——穿越版叶孤鸿致力拐带花小七的故事。
 
Cp花满楼 叶西/西叶
 
内容标签:武侠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孤鸿,花满楼 ┃ 配角:陆小凤,西门吹雪,叶孤城,苏少英,司空摘星 ┃ 其它:陆小凤中一系列人物
 
PS:原创网第67章锁文
==================
 
☆、前世
 
  原名孤鸿,再名孤鸿子,现名叶孤鸿……他好像和“孤鸿”特别有缘?
  第一世的孤鸿是个孤儿,第二世他穿成孤鸿子,那时正是这位天之骄子输给了杨逍,郁结于心之际。显然现代版的孤鸿在新世纪的熏陶下心理素质远超古人。于是,土着孤鸿子傲娇了,魂飞了,他这个鸠占鹊巢的人反倒是占了这身子。“既来之,则安之”的天然个性使得孤鸿滋润的在另一个世界活了下来。
  一般来说,加了“子”这个尊称的时候,都说明这个人是有地位身份或者学识什么的,君不见孔子墨子老子庄子都是一堆的“子”吗?照常理,这样的人就算不是主角,也应该是主角靠山/背景/崇拜/追逐的人之类的,再不济,也应该是个主要配角或历史名人吧?可惜,他的玉皇大帝是金老爷子,所以被炮灰了。
  说起来,孤鸿会知道这个人物,一方面是有两个字一样,让他印象深刻,还有就是看一些文的时候,有不少人把孤鸿子给踢了,然后收了灭绝师太,这件让他原本觉得很惊悚的事情。后来,想想李莫愁什么的,也一样是YY对象,也就渐渐抗雷习惯了。
  其实灭绝这妹子人不错……至少在孤鸿醒来看到一个泪眼汪汪的大美女一边哽咽一边安慰的照顾他时,他是被惊艳到的。
  想想原着中出场,“约四十四五岁,容貌甚美”,自然有让人怜惜的本钱。而且她虽然做了许多不让人喜欢的事,但是一来她对门下弟子极为爱护护短(要不是纪晓芙正好是和气死她爱人的明教护法有私,又一再不愿意帮师傅报仇,估计也不会死),在少林屠狮大会上夏胄也说“便是灭绝师太当年,纵然心狠手辣,剑底却也不诛无罪之人。”说明她本性还是善良的……
  诸如此类的分析网上很多,由于当时被那位收灭绝的兄弟的勇猛给惊到了,所以不仅仔细看了作者收她的理由,还从百度查了查,这一看,心就偏了,对那位自负郁闷死的孤鸿子也不怎么看得上眼,记忆倒是很清晰。
  接收了孤鸿子的记忆,孤鸿大概了解了自己现在正是和杨逍比武失败,被嘲讽得几乎抑郁而死的时刻。而养好身体后,他从师弟师妹的眼中看到了惊喜和崇拜……咳,这当然不可能是因为他败给了杨逍,而是他原本和灭绝师妹功力不相上下,甚至差了一线,但是现在已经完全突破了,超过了她,完全可以胜任掌门之位。
  这个可以说是白捡到的便宜。
  其实,孤鸿子的天赋的确是上佳的,练剑练武也算刻苦,也是一代英才,不然像杨逍这种性格的人也真不会去赴一个武功他看不上眼的人的挑战不是,只是可惜人家真不如杨逍那么妖孽罢了。在挑战前,孤鸿子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挑战后其实武艺已经过了那道坎,只是心境跟不上,因为他自己郁结于心,在孤鸿到来后,无所谓的心态反而比刻意追求的好,因此突破了。
  孤鸿叹了口气,这也算造化弄人。若是原版在,凭着这身功力和峨眉郭襄传下来的武功,就算不能赢过杨逍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看着那群师弟师妹们还担心他受不了败给杨逍而不敢明面上说恭喜,孤鸿觉得走原来的冷艳高傲路线行不太通,他也不擅长面瘫,准备借此机会走翩翩君子路线。虽说现在潮流都觉得装逼遭雷劈,但人不装逼枉少年不是?他现在为止还没什么可以装的条件和背景实力,想要过把瘾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方家阿妹……(就是灭绝的爱称),现在还是一个温柔秀雅的美女(其实这也是她更喜欢纪晓芙和周芷若,而不是丁敏君的原因吧),他一方面觉得要对她负责,而且他也不想禽兽不如,但另一方面又觉得像是骗婚……于是,他借机转型的时候,也推迟了婚礼,准备和美女培养感情。
  在江湖人好不容易接受性情孤高、独来独往的孤鸿子在比武落败后突破转变,代替灭绝接任了掌门之位后,还很单纯的方家阿妹已经深深沦陷在了他的攻势……应该说是现代人的智慧之下。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虽然孤鸿的恋爱经验为零,可还是比古人高出太多了。于是,峨眉在继任大典后,没过两年,峨眉再一次迎来了盛大的喜事,是掌门孤鸿子和师妹的婚礼。
  按原本孤鸿子的想法是肯定不会邀请杨逍的,可现在,孤鸿觉得要摆脱原本孤鸿子气量狭小的评价,而且他武功突破也有对方原因,再加上那位竟然可以迷倒被强行不和谐的对立门派女子的手段,让他对杨逍的十分好奇,终究还是送了请帖。
  对于师妹的微词也用对方使得他认识到方家阿妹的重要性为理由搪塞了……真是原本的孤鸿子是不会如此讨好用心在她身上的,这也是个不错的借口。当然,送是送了,他倒也没真期待他来。
  杨逍果然是出乎常理的人,婚礼当天,他不仅来了,还买一送一,拖着范遥来凑热闹。
  后来……后来……没有后来了……
  孤鸿还是很后悔的,后悔把这个命中注定和他相克的重要配角请来了,或者说是命运不可逆?
  当孤鸿看到有人喊着杨逍的名字要报仇时,其实他还是挺幸灾乐祸的,可是……
  “杨逍!你这狗贼拿命来!我要为XX报仇!”
  兄弟,我不是杨逍,你暗器方向拿反了……
  临死之际,孤鸿的这句吐槽还是没说出口,简单来说,有人就是喝凉水都塞牙缝,有人就是那么该死的相克。
  孤鸿毕竟不是真正刀口舔血的武林中人,虽然武功很高,反射条件也不错,可是,终究没有时刻提防步步警惕的警觉心,于是他没有躲过那暗器,即使以他的武功来说这种程度的偷袭不算什么。
  马上要抱上美娇娘的孤鸿在命运不可逆转的方向下,因为杨逍,因为明教,死去了。
  峨眉众人:掌门师兄这么酷炫狂霸拽怎么可能躲不过小小暗器?!
  正道人士:这一定是魔教妖孽为了削弱正道力量的阴谋!
  围观众人:哦哦,难怪魔教人士会参加他们的婚礼啊!原来魔教在下好大一盘棋……
  方家阿妹:呜呜呜,师兄你死的好惨啊!!!我一定帮你报仇!!杨逍范瑶明教一个不放过!!
  杨逍&范瑶:谁知道峨眉掌门那么菜!难不成还要我们去救人?!
  明教众人:呵呵,我们说我们冤有人信么?
 
☆、今生
 
  
  再次睁眼,孤鸿子变成了叶孤鸿。
  整理记忆,最重要的有三点:
  第一,这里是陆小凤为主角的世界,他是名字叫叶孤鸿的炮灰,现在正是电影前传中假银票猖獗的时刻。
  第二,他有个师傅叫木道人,是传说中的老刀把子。
  第三,他今年十四岁(和那位说自己七岁学剑,七年乃成,至今未逢敌手出道的西门吹雪一样),也从7岁开始模仿剑神,昨天第一次杀人。
  孤鸿叹了口气,又要再一次转型了……这次借口现成,而且应该也业务熟练了。
  虽然担忧师妹和峨眉的状况,毕竟相处了将近三年的时间,还是比较有感情的,可是,一味惋惜只能造成更大的错误,何况孤鸿一向是个看得开的人。
  既然再担心也无法改变状况,那么就随遇而安。
  他本身拥有一种责任心,在能力范围之内,他总会做到最好。
  占了孤鸿子的身子,自然要照顾师傅师弟师妹,尤其是婚约者,也自然要担负起峨眉的担子,虽然他没什么兴趣。现在,他成了叶孤鸿,要负担的……
  孤鸿纠结了。
  武当什么的他就不用操心了,木道人心心念念着,叶雪是他亲女儿,叶灵的话,也没什么大事,叶凌风……无视,正主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呢。
  至于叶孤城,两人的确是远房亲戚,虽然厚着脸皮攀关系也不是不行,毕竟小时候城主还指点过叶孤鸿剑法,但现在……就算不提谋反的危险,他这个非原装货还是不要到处乱晃,露出马脚就不好了。
  这一次,他不准备再装什么君子之类的了,装逼过过瘾也就好了。可以说,第一次穿越后他的心态还是游戏性的,毕竟只是一觉穿越了,没什么真实感。但体验过那种鲜血流出,生命力流失的死亡感后,他终于感到了真实的无力,所以,这一次,他想要活得随性潇洒一些,让自己不要太后悔,谁知道这一世死了之后还会不会这么幸运呢?
  吸取了上一世的教训,孤鸿立马起来准备练武。孤鸿子的记忆和武功也继承下来了,多练练的话应该自保没问题,叶孤鸿的根骨也是很不错的,不然也不会有幸得到白云城主指点,要知道叶氏旁系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不过原主对西门吹雪的执着真不是一般的。
  打开衣柜,清一色的白衣。早已有所预料的孤鸿淡定的穿上,至少不能一下子改变太过,对着进来送水的编外弟子淡淡一笑表示感谢,在对方见鬼似的神情中漱洗起来。还好有上一次穿越的经验,简单的束发他还是会的,只是没有弄得和以前模仿的西门吹雪一样罢了。
  整装完毕的叶孤鸿带着一丝浅笑信步踏出门,改变,从现在开始。
  看到练武场地上已经有几个勤奋的弟子开始准备练武,叶孤鸿带着不变的浅笑点头打招呼。
  “大家早上好,
  “师兄好!”X N
  ……
  在所有人反射条件的打完招呼后,一阵沉默。
  所有人都盯着浅笑着的叶孤鸿咽口水,他们明明记得师兄昨天赢了一个不错的江湖好手,还得了“武当小白龙”的赞誉,应该没受什么刺激才对。
  “师、师兄……你、你笑了?”
  一个弟子呆呆地问出口,然后全场默了。
  “很奇怪吗?”
  叶孤鸿保持不变的浅笑,他自然是知道那个什么小白龙的称号的,不过,霸气但俗气的龙暂且不说,以‘小白’为前缀总觉得怪怪的。
  昨天那个也就是二流的低手,只是坏事做得多了名气才比较大,为人所熟知,他能得到这个称号大多是看在武当和高手木道人的面子上,当然,这也和叶孤鸿的身手在这个年纪的确不错的缘故,想当初的陆小凤不是也在恍神间在他身上看到西门吹雪的影子了么,说明叶孤鸿的气势什么还是不弱的。

  等到那几个弟子在叶孤鸿嘴角那始终不变的弧度下僵硬摇头,他才心满意足地来到一个较为僻静的训练场,特权什么都是存在的,作为武当派最尊贵长老的弟子,他的特权挺多的,而且他也不打算拒绝,这样的确方便了他许多。
  到达练习场地,确定周围没人后,孤鸿的第一件事不是练武,而是……揉脸。
  刚才一直保持浅笑绝不是因为他已经成为笑面虎,虽然一开始是心情不错而笑的,但接下来不变弧度则是因为叶孤鸿一直保持面瘫使得脸部肌肉僵化,导致刚刚表情定格动不了了。如果说孤鸿子是本性表情少,那叶孤鸿就是装的克制自己表情少,所以在孤鸿子身上脸部肌肉运转正常,也很容易恢复的表情,而在叶孤鸿身上就有些困难了。
  叶孤鸿仔细打量过现在这张脸,长得还是非常不错的,至于和叶孤城像不像这一点,很遗憾,因为只在小时候接触过一阵子,现在记忆也模糊了。不过,若是像很多同人中写的和叶孤城很像的话,那么现在他这种云淡风轻的微笑会不会被认为在学叶孤城?还好叶城主深居浅出,完全符合了宅……咳,是处变不惊八方平稳的……作息。
  当孤鸿跟着身体的本能和反应练习,不禁感叹自己的好运,又捡到一个好壳子,等到把剑法轻功和孤鸿子的武功都练了一遍,他发现不仅这个壳子原装的武功熟门熟路,就是峨眉九阳功,如果专心练习修行速度应该也会很快才对。
  鉴于金庸和古龙的区别,他还是更注重练习落英剑法和全真剑法,在古龙原作中,剑意剑法可比什么内力重要多了,虽然也是要练习的,但不急于一时。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上次他倒霉的死亡,究竟是巧合还是所谓的法则不允许意外发生,如果是前者还好,小心些就是,若是后者,那么他就不得不想点办法了,比如说,沾点主角气运什么的?命运连结什么的?气运分享什么的……诸如此类。
  就算没有这些原因,对于陆小凤这个主角,他也是有好奇心的。
  想了想,虽然为了人生安全他准备在武功大成前不介入危险事件,但是□□事件里也没什么特别的高手,还可以见识下被誉为花神的花满楼,他是非常期待的。
  至于找不找的到陆小凤?武当派的情报网也不是吃素的,特权是个好东西。
  
 
☆、陆小凤
 
  
  虽然此时的陆小凤还没有成名,江湖上也没流传出他和已经成名的西门吹雪是好友,可是作为一个让一群衙役想方设法找他破案的人,还是有不少人关注的。
  至于找他理由?耸肩,他可没有解释自己意向的必要。
  当然,未雨绸缪的孤鸿也早就想好了理由,毕竟一直心仪着的深居浅出的剑客和陆小凤是好友,这一点虽然没有传出什么风声,但也是个不错的理由。若他们真已经是朋友,那自然不错,若不是,也大可说是传闻有误。所谓的传言不就是在这种时刻派上用场的吗?
  由于新的衣物还没有置办好,叶孤鸿还是穿着一身白衣,带着飘渺的笑意来到那个把陆小凤坑了的客栈,至于路途距离什么的,在不科学的轻功面前都是浮云,武当的轻功无论是速度还是持久度都是闻名于世的,用来赶路还是非常快的。
  当孤鸿来到那家客栈附近细细打量时,终是发现了与众不同。
  那客栈周围的群众和小贩看起来倒还算自然,可还是会时不时打量来往的人,想来是怕有人搅局,这么看来古人也是很有演戏的天分的,要不是他事先知道有玄机,又仔细观察,恐怕在一眼扫过或者路过的时候也是看不太出分别,更不用说知道清楚这些人别有用心。
  没有搅乱剧情的意思,孤鸿只是低调的来到屋顶,找了个不错的角度,饶有兴趣的欣赏原版剧场电影。有了内力和武学,距离什么的阻碍就可以缩小到几乎不见,而孤鸿也拜武功所赐,耳力和眼力也绝对敏锐,看戏也是十分轻松愉快的。
  那客栈原本是一个饭店,但不少人聚集了起来,开始赌博,吆喝声此起彼伏,拍板的声音、下注的嘈杂声等等都混

《 邀夜吟(西荻祸情之二) zuowei/昭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 邀夜吟(西荻祸情之二) zuowei/昭域》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