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by 连年有余

时间: 2015-10-08 20:08:07

【流年 by 连年有余】小说在线阅读

流年 by 连年有余

 
 
文案:
 
他只是很想去过自己闲云野鹤的生活,只是世事却不能如他所愿。
顾流年希望离顾渊越来越远,但是生活却总是在和他开着玩笑。
当他踏入红尘的激流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变成了其中一员。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流年、顾渊 ┃ 配角:宁飞、姜堰、姜云、莫昇、林倧 ┃ 其它:多角恋
==================
 
  ☆、第一章
 
  
  曾经的曾经,他也很幸福过,虽然在的生命伊始,他的生活中没有父亲那个角色,当然他也想过他的父亲,也许他的父亲正与他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后来的后来,他渐渐开始记事了,母亲为他的操劳,他都看在眼里,农村的生活宁静邃远,他希望他的母亲在他的身边,他们一直这样的生活下去,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天不遂人愿,他的母亲没能够陪他多久,临终的时候还把他推给一个叫做父亲的陌生人,他不想去,只是他想让母亲安心,他想随她的愿,天地之大,何处不能安身。
  他还记得,那时候的他是那样的天真,他希望有一天父亲能够回到这个有他还有母亲在的贫困但温馨的家,只是他等了很久,等到失去了母亲,他还是没有来。
  顾流年的独白:
  我是顾流年,不知道是他那与记忆中相熟的眉眼还是其他的,我与那个人面对面,便会对那人滋
  生出不同于他人的一些情感。那个人是我的大哥顾渊。大哥一直是大家称赞的焦点,我一直是作
  为他的绿叶而存在,这一点我从来不在乎,因为我认为大哥够优秀就好了,我只是作为顾家养着
  的闲人而已,只是还没到发挥作用的时候,我以后也没有说是什么雄心壮志。偶尔我会在某一个
  盛大的酒会的角落里心情有些变化,因为顾氏的股东说的话 
  “顾总经理真是年少有为啊,顾氏有你我们就放心了”
  旁边的人也跟着在附和
  “赵董说的是啊 ,年少有为啊”
  ………………
  这样的话,我已经不知道听到过多少次 ,多的我自己也数不清 ,大多数人肯定以为我是在妒
  忌,其实不然,我实在是不想与这顾家有什么瓜葛。大哥这样的优秀,我也可以过着自己喜欢的
  生活,不用怕以后某一天,会成为顾家的傀儡,乐的逍遥自在。
  在顾家家主故作迷阵下,顾家各类人之间的关系在媒体大众看来是其乐融融,大家都认为顾氏的
  继承人顾少和顾二少的感情很好,可这好也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大哥一直不喜欢我的存在,这
  也知道,我一直在这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降低我自己的存在感,可这哪能说没有存在感便能消失
  的。其实我也不是矫情,只是我有我的无奈。
  我的存在是现任顾氏执行者顾云生的耻辱,如果不是我的母亲生病去世了的话,我也不会进这个
  家的门,顾云生当然也不会让顾氏的子孙流落街头成为要饭的叫花子。
  那日,我缓缓的跟在顾叔叔的身后,我看着这个富丽堂皇的房子,看着一群对着我露出鄙夷眼神
  的陌生人,也就是顾氏的家族的一竿子亲戚们,我的到来似乎是成为了他们的绊脚石。我顿时想
  回到和母亲一起生活过的乡下,那里虽然也会有这样的眼睛,但是有母亲温暖的怀抱。可惜我依
  旧死死的记得那日落下山头的夕阳,周围的人都在哭着,与其说他们在哭着还不如说是在松了口
  气,这个丢村子脸的女人终于不在了。母亲病情很严重的时候,我问了一个明知道她很伤心却又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不得不问的一个问题
  “你爱那个人吗?”
  “爱.......” 母亲望着窗外的斜阳 “我不知道,我只是还记得和你爸爸的第一次见面
  的时候........”
  此时的我不过十二岁,但已经知道母亲话语中的意思前两天那个人已经派遣他的秘书过来了,
  要求我回顾家,我当然是不想回去的,我不属于那,我只属于这,虽说我在哪都不受大家的欢
  迎,可这毕竟是我长大的地方。
  “前些天有人来过了,你知道吗?”
  母亲没有看我,缓缓叹了口气,许久也没见她说什么,我开口
  “那个人要我回去顾家,你说我回去吗?”
  母亲还是没有出声我等了很久以为她睡着了,轻手轻脚的准备出去,转身的时候母亲说话
  了
  “那个人....那个人是你爸爸,你今后需要有人照顾”
  这一句,我明白了,以后我的命运便是由这顾家掌握了这么做不为别的只为这天底下只有我
  肯依她除了我大概也没有人会记住她吧
  很快,我的人生便依上了顾氏这棵大树,而我也成了世间的独自一个人,在这尘世中了无牵挂,
  若说我还有什么怀恋,便是那与我同父异母的大哥哥顾渊,我竟然觉得他与我乡下的伙伴宁飞有
  着些许相似之处,让我觉得这家里顿时也有了丝熟悉的感觉
  只是自那日回家之后再也没有遇见过他
  空空荡荡的家里只会有我自己一个人,一直陪着我的只是王妈,王妈是家里的佣人,我的所有的
  一切都是王妈给我打点的,我的爸爸顾氏的董事长顾云生只在乎他的儿子在外人眼里是否礼貌
  得体、是否能拿得出手,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是帮着母亲看着他,陪着她看着这个男人,即使
  他顾云生永远不会记得有一个女人曾经那样的记挂过他。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正文
  六年光阴荏苒
  今天是顾流年的成年礼,也是顾氏拉拢商家合作的好机会,顾流年不知道的是有谁会看得上顾家
  的私生子,几年前父亲逐渐放权给大哥顾渊的时候,顾流年就知道,顾家从来不养没有用处的
  人,大哥是顾氏集团的接班人,而顾流年也就成为了顾家的联姻者,这是顾流年很早之前就知道
  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临近这样的年纪,顾流年就会越加的害怕,禁不住问自己,难道我的一
  生就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直到老去、死去,顾流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明显,难道
  叛逆期来了,苦笑。
  王妈给顾流年准备的正装是不同于父亲和大哥那样成熟内敛的款式 ,衣服有着少年特有的修饰
  ,更衬得少年人得意气风华 ,这样的穿着的确很衬人 ,但今天的顾流年却不想这样 ,
  难道真是包装一下 ,然后就娶回满意的媳妇住进顾家内宅一辈子闲散着过了 ,这些想法只是我
  的想法,毕竟这也是我剩下为数不多的自由了 ,能这么想但是不能这样做,心有余而力不足。
  着装整理完毕,下着楼的顾流年便看见顾青叔叔已经在大厅里等候了,顾叔叔是顾家的老司
  机了 ,顾云生父亲在的时候就在家里工作了 ,顾云生对这个顾青很是特别,家里的人对他都
  有些不一样的崇拜 ,他为人正直 ,大家都很喜欢他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顾流年 ,把顾
  青当做长辈一样,让顾青这么候着感觉有些不好 , 便快步上前 。 
  “顾叔叔等久了吧不好意思”
  顾叔叔微笑 “二少爷 我也才刚到”
  今天宴会的会场是顾氏公司每年年会的地址 ,是顾氏旗下一家连锁五星级酒店 ,酒店门前立
  着两位戴着白色手套 ,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侍者 ,看见顾氏的车过来其中一个伶俐的侍者
  快步向前屈着身子,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抵在房车的车门处 ,一手拉开车把手 ,映入眼帘的
  是一只穿着定制手工西裤修长的腿 ,脚上一双时下流行的英伦皮鞋 ,再看那有着少年人独特
  韵味的脸庞,不得不说的是顾家的遗传基因太过强大,顾云生四十几岁与顾家兄弟站在一起,给
  记者感觉就像是顾家年长些的大哥,冷峻的容貌,在他的身上看不见时间的流逝,大家看见的还
  是当年那个名动云城的顾少,顾家长子顾渊一百八十七公分的完美身高,一副天生衣架子的身
  材,再配上那一张犹如镌刻般的面孔,让那些花痴女可是过足了漫画帅哥瘾,相比于父亲的冷峻
  威严,大哥的沉稳,顾流年像是一朵正在展开的寒梅,清冷而又宁静的气质,少了同龄人的浮
  华,多了份世家公子的沉淀。 
  在场的记者无不被顾氏的三位惊叹,抓紧时间拍照,争取拿到明天云城报纸的头条,更重要的是
  顾氏相当有分量的三个人在一起的场面少之又少,如今正好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的大肆行
  动一番,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顾流年对着这么多的闪关灯,真真的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寿终正寝了,通过眼睛的余光看见自己
  的父亲与大哥面对着闪光灯和记者嘈杂的提问声,应对自如毫无违和感,顿时自己一阵头痛,看
  来自己还真不是顾家少爷的命,只是一刹那也就想通了,自己本也就没有说想从顾家拿走什么,
  父亲与大哥累死累活,还不是和自己的生活一样,相反自己还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有比
  他们更多的业余自由时间。啊!这样一想这世间什么都是浮云,做自己喜欢的才是最好的。
  顾流年在头脑中做了这么久的自我劝告,没曾想,这个举动完全落在顾渊的眼里,自六年前见过
  顾流年的顾渊,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持厌恶还是无所谓态度的弟弟
  了,也许顾渊从来没有把顾流年当做自己的对手,顾渊有自信,也有自己的骄傲。只是这个弟弟
  与他印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再次打量那个身高只及他肩膀的少年。
  不知是不是年少的缘故,比之顾渊自己,有着更加圆滑的曲线。低眉顺眼间已然有了不同于初见
  的风采。
  在酒店的门口已经耽搁不少的时间了,今日顾氏集团也专门邀请了各路媒体进行采访,所以也不
  急在一时间,客人们陆陆续续的还在进场。顾云生今日的脸色出奇的好,不见往日的冷然,更像
  是父亲模样。顾流年也是暗自惊奇,但他决不会自恋的认为是因为自己今天生日,在他想来顾云
  生脸色变好,很可能是因为最近各家竞争比较激烈的西郊那块地皮被他父亲弄到手了。但事实证
  明这次是顾流年想左了,西郊地皮到手只是一部分原因,更加重要的事情是稍后顾云生要在宴会
  上给大家介绍的事情,也不能怪顾流年的消息闭塞,顾家的事情,两个掌权人彼此知道也就足够
  了,他顾流年只有听从命令的份。
  看着列在酒店正门位置的公告,顾流年才看清楚,顾渊顾大少今天正式接任顾氏集团的总裁位
  置。在这个消息的下面才轻描淡写着顾氏二少十八岁的生日,年年有怪事,但今年怪事特别多。
  按理说顾云生这个岁数还不到退休的年纪,怎么这么急就退下了,顾流年想不透。只是今天的他
  着实让顾渊惊了一下,少年儿郎,本是多情。
  镁光灯的光圈笼罩下,顾云生在会场特制的台上,讲述着顾氏的历史,时不时的几句调侃让会场
  的气氛异常的明快,立在会场红地毯两侧的是顾渊与顾流年,兄弟俩看起来有些相像,瞄着眼睛

  看了一眼顾渊的顾流年心想‘宁飞是不是也长成这般摸样,已经不记得最后见他的时候是什么时
  候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日,顾家派来的车停在脏乱的村口,村子的路不通,只能走着去,车上还有一名随行的顾氏的
  律师,但只有顾青下车来到了顾流年的家门口,顾流年看见顾青脚下那双锃亮的皮鞋上沾满了泥
  土,看起来着实难看,心想这人看起来和一般人不同,看着自己衣着破旧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
  情,这让顾流年对顾青生出了些许的好感。
  当时的顾流年比着童年的孩子,身高上显得很不起眼,尤其是那个瘦小的身板,一眼就让人觉得
  他是一个8,9岁年纪的小孩子,顾青踏进房子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了感触,这不能称之为家了,四
  面的土墙,屋顶盖得是很旧的瓦片,那种记忆是顾青没有的,转身看见那个瘦小的孩子顾青的眼
  中多了些什么。
  顾流年知道他是今天顾家派来接他的,但没想到,他会来自己家。
  顾青蹲下身子目光与顾流年齐平
  “二少爷,您好,我是顾家的司机顾青”
  看着眼前这个和善的大叔顾流年心里没来的暖了缓缓开口
  “您好顾叔叔我是流年我们是现在就走么?”
  顾青不解的看着顾流年 “是 ,二少爷还有什么事吗?”
  顾流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血一般颜色的夕阳已落在了山半腰看样子宁飞是不来了
  呆呆的看着外面渐暗的天色 “没、、、、没有 ,顾叔叔我们走吧 ”
  顾流年恭恭敬敬在房子的大门处鞠了一躬 随后拿起门闩上挂着的一把生了锈的锁锁上这个他
  十二年的家 断绝了他的过去
  顾流年手里只有一个半旧的书包顾青想接一把手 被顾流年给客气的拒绝了这里面是顾流年
  的出身是他十二年的过去从今往后他就是顾家的人了这些还能陪他多久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背着夕阳的余光,地下是沉重而又泥泞的土地,顾青走在顾流年的后面 ,顾流年的一双鞋子已
  经看不出原来的摸样了 ,在乡间小路的坝上有些可以下脚的地方 ,顾流年仿佛没有看到 ,
  一脚一脚踩在泥水中 ,给顾青的感觉就像是踩在顾流年自己的心头 ,少年决绝的背影看起
  来是那样的孤单 ,顾青清了清嗓子。 
  “二少爷  ……….”后面的话顾青没有说 ,只是指了指方向 ,顺着顾青手指的方向,
  顾流年看见了漫天的白纸 ,村里人始终不承认他母亲是村里的人 ,连在村里一块安身之地
  都没有 ,还是顾流年晚上趁着有些月光走了几里地去村长家求来的 ,这也已经是快要到了
  村子的外围了 ,这是母亲的意愿 ,母亲一生在外,没有好好的呆在外公外婆身边,
  死了也就希望留在这 毕竟这是她的家 ,有她毕生的牵挂。 
  “不必了 ,我们走吧”
  走了一刻钟便看见停在路旁顾家的车子 ,顾流年没由来的想笑自己和母亲穷苦的时候
  , 被人欺负的时候 ,他们去哪了 ,心中甚是激动与悲愤 ,但面色却丝毫未变。 
  顾青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示意顾流年上车 ,顾流年脱下了一双泥鞋 ,光着脚就上了车
  ,把自己的过去抛弃在这穷乡僻壤中,此后再也不复相见 ,两旁的道路往后退却 ,窗
  外的风拂过脸颊甚是温柔 ,忽的闻见后面传来一声声的叫唤 。 
  “小年 …….小年……………………..”
  “顾叔叔 ,麻烦你停下车”
  顾流年赤着脚下了车 ,一个比他年纪稍大的孩子气喘嘘嘘的跑过来了 ,宁飞双手插着膝
  盖 ,俯着身子 ,平了几口气 ,说道:
  “你这小子走也不和我说一声 ”怨怪的语调并没有让顾流年生气 , 反倒是紧锁的眉间松
  了几分。 
  “你这不是知道了么 ” 在宁飞听来 ,这语气绝对是要气的吐血。 
  “你还好意思说 ,哼 …….” 一手戳着顾流年的肩膀。 
  “嘿嘿 ! 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 顾流年调笑
  “你这还反过来数落我了,行啊 ,没几天,你这骨头硬了哈!” 
  顾流年没有说话  ,看着宁飞 ,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了。
  宁飞揪着两道浓厚的眉 ,一张脸在夕阳下 ,混着泥土和汗水 都已经成了泥猴子模样了

【流年 by 连年有余】(本页完)

《流年 by 连年有余》上一篇

我爱你,与性别无关+番外 by 歆歆向影--预览  
 
文案
 
新晋出道的反串演员左楠,第一部荧幕作品就要和自己的偶像合作。可是、可是,他们都是男的啊,怎么可以演情侣?而且他还说喜欢,幸福会不会来得太突然?
 
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小孩儿很单纯,想照顾他,后来竟然会变成喜欢。辛哲曜想不明白,混了十年娱乐圈,就栽在这个男孩身上了?
 
我不想被人当成女人,你说你爱我,可是你眼中看到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内容标签:娱乐圈 天作之和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楠,辛哲曜 ┃ 配角:程焱,陈月茹,马六哥,王一言 ┃ 其它:娱乐圈,反串
 
☆、1要合作了(上)
 
“小曜,这是这次接的剧本,你先拿去看看。”
 
辛哲曜一上车,程焱就从后座的包里拿了一本剧本递给他。一说起工作,辛哲曜马上又恢复到了认真严肃的样子。“《倾尽繁华》?”辛哲曜一会儿便浏览完了剧本大纲,了解了大致的剧情,随即也就皱起了眉头。
 
“古装剧吗?这个剧情不是特别亮眼,你怎么决定接的?”
 
自辛哲曜出道以来程焱就一直做他的经纪人,在辛哲曜最困难的那段时间,也是程焱和他一起度过的,因此他非常相信程焱,把他当作自己的哥哥、挚友,很多工作只要程焱觉得可以他都不会有什么意见。在接戏这方面,辛哲曜也是相信程焱的眼光的。
 
辛哲曜是影视歌三栖明星,近两年拍的电影并不多,追求的是精而不是多。古装剧他以前只拍过一部,因为长相的关系,他并不是特别适合古装扮相,那部戏虽然有忠实的粉丝支持,反响也并不能算好。从那以后,辛哲曜吸取教训,没有再拍过古装戏。
 
这点程焱也是知道的,所以辛哲曜才更加疑惑他为什么替自己接下了这部戏。
 
“恩……”程焱摸了摸鼻子——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要是有什么话不好开口,他就会做这个动作。辛哲曜和他彼此很熟悉,当然知道他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他更加疑惑,不知道以他现在的处境,还有什么事情是非做不可的。
 
辛哲曜十八岁出道,到现在十年了,他已经是娱乐圈天王级的人物,早已不像刚出道时那样要做一些不喜欢的工作。
 
“你还记得马六哥吧?”
 
“当然!”
 
辛哲曜刚出道时有一段时间很困难,唱片没得出,也没人找他拍戏,做了几个宣传活动之后就好像被公司雪藏起来了一样。一个偶然的机会,辛哲曜认识了艺声公司的老总马六哥,马六哥那时是慧眼独具,一眼就相中了辛哲曜做他新戏的男主角,辛哲曜也是在那之后才大红大紫的。
 
因为这个,辛哲曜一直觉得马六哥是他的伯乐,一直觉得自己欠了马六哥很大一个人情,但是马六哥从来都说没什么,说要报答他的话以后多得是机会。
 
“现在,你报答他的机会来了。”
 
辛哲曜点点头,程焱这么说他心里就有数了。对于马六哥,他一直非常感激,不要说只是拍一部古装戏了,就是不要薪酬给他工作,他也心甘情愿。
 
程焱看辛哲曜这么轻松地就答应下来,稍稍放下一点心,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就是,这次的搭档可能……”
 
“搭档怎么了?”辛哲曜好奇地看了一眼又在摸鼻子的程焱,难道跟自己搭档的人是圈子里风评很不好的人?或者是出了名的难相处的人?也不至于吧,他记得艺声的人都还不错……
 
“恩,这次马六哥要捧一个新人,这个人你可能听说过,他最近曝光率还蛮高的。”
 
“谁啊?”辛哲曜仔细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想不出程焱说的人究竟是谁,艺声公司、新人、最近曝光率蛮高,这样的人应该一抓一大把吧?
 
“是……左楠。”程焱说完心虚地看了一眼辛哲曜,看他暂时还没有什么反应。
 
左楠是谁?辛哲曜当然知道,他最近的曝光率真可以算是非常高了。左楠也是戏剧学院科班出身的,前段时间他的一套写真被人传到了网上,然后被疯狂转载,之后就是他拍的几部微电影大热,然后马六哥顺势签下了他……
 
这些辛哲曜都听说过,还有人说左楠被马六哥潜规则,被包养什么什么的,但是娱乐圈这些消息向来真假难辨,他也不想去探究。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我没记错的话,左楠是男的啊!”而刚刚看了剧本大纲,另一个主角分明就是皇后啊!
 
“所以我才为难嘛。你也知道,马六哥要捧他,要让你们演对手戏……”
 
辛哲曜烦躁地闭上眼睛,要是其他角色也就算了,偏偏是这么两个角色。左楠是反串出道的没错,可是要让自己对着一个大男人表白,不管怎么样都会奇怪的吧。
 
“要不,我回绝了马六哥?”程焱试探地问,其实辛哲曜的答案是什么他也可以猜到。
 
“你故意让我难做人是吧?”辛哲曜睁开眼睛给了程焱一个白眼,“行了,告诉马六哥,我答应了。帮我安排工作吧。”
 
辛哲曜现在只祈祷左楠这个人还不错,不要太难搞,这次的合作可以顺利地尽快结束。
 
☆、1要合作了(下)
 
第二天下午,辛哲曜没什么工作,正好去艺声公司找马六哥商讨一下合作的事情,也顺便见见自己的搭档——左楠。
 
辛哲曜路上堵了一会儿,到马六哥办公室的时候,左楠已经在了。
 
是个很干净、很单纯的孩子。
 
这是辛哲曜对左楠的第一印象,看到他那双眼睛的时候,辛哲曜瞬间就相信关于他被包养的传闻都是假的。这样的眼神,也许以前的自己也有过,但是十年过去了,那样的纯真早已不在了。
 
左楠看到辛哲曜进来了,马上站起了身,有些羞涩地看着他,叫了声“曜哥”。圈里很多人都这么叫辛哲曜,他也没在意。
 
“你好。”辛哲曜跟左楠握了下手,又跟马六哥打了招呼,便坐了下来。左楠在辛哲曜坐下之后也重新坐了下来,只是后背挺得直直的,显得很紧张。
 
“阿曜来啦?好久不见了,大忙人。”马六哥笑意满满地说。
 
“六哥您这么说我可真不敢当。”
 
马六哥看了看一脸从容地坐在沙发上的辛哲曜和略显紧张的左楠,手指轻扣着桌面,面上含笑,“我知道要你们两个演这样的角色挺为难你们的,但是你们也知道,六哥只是个商人,只想赚点钱养老。所以,就只能辛苦你们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辛哲曜看见左楠不时地偷看自己两眼,然后迅速低下头,不一会儿又忍不住似的继续看。他是万众瞩目的明星,早就习惯被人看,但是被这样的一个男孩子“觊觎”却还是第一次,心里别扭的同时还是有些沾沾自喜的。
 
“六哥说的哪里话,我早就说过,只要您开口,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
 
左楠是小辈,只是听着他们说话也没开口。
 
“哈哈哈……”这样的话对马六哥显然很受用,他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说得这么严重,我要你赴汤蹈火干什么?今天我做东,你们晚上都没事吧?”
 
“当然。”辛哲曜也笑了起来。
 
“小楠呢?”马六哥又看了看一直没说话的左楠,辛哲曜总觉得,马六哥的眼神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兴许也是受了流言蜚语的影响吧。
 
“我也没事。”
 
“那好,走吧。”
 
到了酒店包厢,趁马六哥上厕所的时候,辛哲曜好心提醒左楠说马六哥酒量很好,千万别喝多了。
 
左楠以前并没有听别人说起过马六哥酒量大的事情,表面上认真而恭敬地点头。心里却是想,他果然跟别人说的一样,没有一点大明星的架子,亲切随和。
 
尽管之前被提醒过,吃饭的时候左楠还是经不住马六哥的劝,喝得不少。至于辛哲曜,圈内人都知道他是不喝酒的,所以马六哥只是劝了他几句并没有勉强。
 
辛哲曜看着红着脸的左楠,只能无奈摇头,看来待会儿自己要送他们回家了……
 
事实跟辛哲曜预想的差不多。吃完了饭,马六哥虽然有些微醺但还是可以自己叫人来载他回家。左楠就不一样了,迷糊得让辛哲曜都看不下去。
 
马六哥把左楠托付给了辛哲曜,语重心长地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们俩可得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啊。”看到辛哲曜点了头,马六哥才高兴地走了。留下辛哲曜和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左楠,盯着被左楠使劲攥着的袖子,辛哲曜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曜哥,你会不会很讨厌我这样的人?”左楠困难地半睁着眼,很认真地问辛哲曜。
 
想来他还是很介意自己反串出道这样的事情吧,尤其是在辛哲曜这样的优质艺人面前,所以既使醉得迷迷糊糊了还是忍不住要问。
 
“怎么会呢?”辛哲曜轻声回答,他说的是心里话。不管是谁,要想在娱乐圈混出头,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艰辛,他只是选择了与大多数人不同的路而已。
 
听到这样的话,左楠重重地出了口气,嘴里嘟囔着什么,辛哲曜并没有听清楚。然后他就闭上了眼睛,靠在辛哲曜的肩膀上,好像是睡着了。
 
辛哲曜只当他是真的醉了,谁知道左楠低下头无声地笑得畅快——其实他还没醉到意识不清,只是怕马六哥再让他喝酒,所以装醉,现在也正好借着酒劲问出心底的问题。
 
“左楠,左楠?”
 
到了车库的时候,辛哲曜动了动肩膀,但是左楠只是晃了晃脑袋换了个姿势继续靠着,没有清醒过来。这次左楠倒不是装的,他喝得不算少,是真的睡着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辛哲曜不知道左楠住在哪里,要是左楠醒不过来,就只能带他到自己家或者去酒店,偏偏这两者辛哲曜都不喜欢。他只好掏出手机打给程焱,让他找到左楠的经纪人,问清楚左楠住在哪里,然后再送他回家。
 
经过一番周折,辛哲曜总算是知道了左楠住的地方,把他送回家。
 
左楠住的地方就是艺声买给旗下艺人的公寓,这里并不是很宽敞,却被左楠收拾得井井有条。辛哲曜现在没有什么心情去观察左楠住的地方,只是想到就这样让他睡觉的话明天醒来肯定不舒服,说不定还生病不能工作,然后就会有一系列的恶果。
 
认命地叹了口气,辛哲曜帮左楠脱去外套,接了热水给左楠擦了脸,让他在床上躺好,盖上被子,然后检查了一下门窗,甚至是天然气和水龙头,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才安心地关上门自己回家。

 
现在已经是半夜,辛哲曜开车并不快,打开车载收音机听歌,正好听到了自己刚出道时候的老歌,想到那时候青涩的自己……
 
接着就想到了自己觉得很单纯、很干净的左楠,想到刚才帮他洗脸时候他恬静、安然的样子。
 
真是个不设防的小孩啊,辛哲曜在心里想。只是想到以后的他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会不会像其他身在演艺圈的人一样,沾染上不好的习性?辛哲曜莫名地有种要看着自己的孩子步入复杂的社会的心情。
 
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单纯就好。这是现在的辛哲曜对初次见面的左楠的全部期待,而在刚知道要和左楠对戏时希望尽快结束的心情好像淡了一些。
 
☆、2一不小心(上)
 
辛哲曜再一次见到左楠是在电影的片场。
 
电影的开始就是曜帝和皇后大婚的情节,所以辛哲曜和左楠都是第一天就进了组。辛哲曜工作了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的一个好习惯就是不迟到,也因此,这么多年他传出过许许多多的新闻,当然会有不好的,却从没人报道过他耍大牌。
 
电影由国内知名的导演魏艾执导,他执导过好几部获过国际大奖的文艺片,在娱乐圈的地位很高。但魏艾也是不轻易接拍电影的,和他合作的明星知名度都会提升许多——辛哲曜十年前的第一部电影导演也正是魏艾,因此国内很多明星都非常想跟他合作。
 
令辛哲曜没有想到的是,他到的时候左楠已经到了好长时间,妆也已经上好了一半。辛哲曜还在不解,今天上午有开机仪式,许多记者都会到场,难道这么早就要曝光剧中的造型了吗?何况反串本来就是电影的一大卖点,开机仪式上就曝光效果也会大打折扣吧。
 
这些疑惑不久便被解开了。左楠根本就不参加开机仪式,马六哥现在要保密女主角的人选,给媒体和观众话题,让他们去猜测,提高他们对电影的关注度。
 
电影开拍前就已经报道过很多要参演的女明星,其中包括董燕这样的老戏骨,姚姿依、余露清这样的娱乐圈一姐,以及出道了好几年,最近终于红透半边天的章惠。而她们中有几个人在外地工作回不来,今天来参见开机仪式的只有董燕和章惠。
 
董燕和章惠的角色是之前就已经曝光过的,她们都不是女主角,于是记者们纷纷追问女主角是谁。魏艾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演员们,笑眯眯地说了句“这个……你们去猜吧”,记者们知道女主角人选该是电影的又一大亮点,于是也乐得配合他们宣传,加上这是辛哲曜、魏艾和马六哥时隔十年后的再度合作,这条新闻依旧很有分量,辛哲曜也大大方方地笑着让他们拍了个够本。
 
开机仪式结束已经不早了,辛哲曜赶紧去化妆间化妆换衣服。左楠现在已经做好了造型,辛哲曜没看过他女装的照片,也想象不到这样清纯的男孩子化女妆会是什么样子。
 
因此当辛哲曜看到化好妆、一身凤冠霞帔的左楠后,只有一个反应:惊艳!
 
一身大红的戏服穿在左楠的身上,非但没有让瘦弱的他显得热烈,反而更加地清冷。
 
那天见到的左楠,只让辛哲曜觉得很清秀、很干净,他从没想到过女装的左楠会这么美,美到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辛哲曜甚至无法呼吸。
 
说来奇怪,拍戏拍了这么多年,各种美女不知道见过多少了,有过比较亲密接触的也不在少数,辛哲曜觉得自己早该淡然处之了,可是看到女装的左楠竟然会产生这种毛头小子一般的反应。
 
“咳。”程焱看见辛哲曜这没出息的反应,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样可是很丢人的啊……
 
辛哲曜赶紧低下头也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和尴尬。
 
“曜哥。”左楠已经走到了辛哲曜的身边,很有礼貌地轻声叫他。他的眼中有光在闪着,似乎希望辛哲曜能对他有一些评价。不过辛哲曜忙着掩饰自己的失态,并没有看见。
 
“走吧。”
 
第一场的拍摄地点在影视城的宫殿里,他们现在要一起过去。
 
左楠身上穿着大婚的喜服,身后有很长很大的裙摆,走路并不方便,他的助理陆雪和其他几个工作人员都主动去帮他拖着衣服。辛哲曜则很有

《流年 by 连年有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流年 by 连年有余》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