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鬼相亲 by 冲动是魔鬼/箫云封

时间: 2019-06-25 01:07:27

【邋遢鬼相亲 by 冲动是魔鬼/箫云封】小说在线阅读

邋遢鬼相亲 by 冲动是魔鬼/箫云封

 
    文案:
    傻白甜,蛇精病(童话)故事
    阴郁打桩攻vs人妻迟钝受
    
    第一章 奇怪的客人
    
    何米站在那座临海的小别墅前,手指在门铃上悬空了一会儿,迟迟也没能按的下去。
    平心而论,这真的是一栋设计的十分雅致,看上去也颇有“风味”的建筑。
    何米所站的地方是一片开垦出来的绿草地,两边是姹紫嫣红的小花,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草叶的香气浅浅淡淡地飘荡出来——夹杂着一股扑面而来的恶臭。
    这面前的别墅与其说一栋平常人住的房子,倒不如说是一间平常人住不了的垃圾场,原本白色的墙面上挂着东一件西一件的破布,窗户上都是土黄色的油漆,二楼的栏杆外甩着不知从哪儿飘过来的水淋淋的袜子,最重要的是大门前——大门前有许多神采奕奕的活螃蟹,它们挥舞着钳子左冲右突,看上去就像要端起一把把冲锋枪,突突突的把何米打成一个人形的筛子。
    就在何米犹豫着究竟要不要按门铃的时候,三楼的窗户突然开了,他惊喜地仰起头,迎接他的却是数块贝壳,那些贝壳稀里哗啦地当头浇下来,把何米彻底搅成了一滩落汤米。
    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水,还没等张口说点什么,就又是一滩水草被泼了下来,这接连不断的袭击把何米弄得狼狈不堪,一走动就哗啦哗啦地响,好像挂了满身的饰物。
    冷静冷静,这是一位大客户。
    要本着服务精神伺候好这位客户,救公司于水火之中。
    家政服务中心的人都那么善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陷入无家可归的境地。
    所以这份工作一定要做好,即使客户刁难也不能放弃。
    三小时前。
    桃源镇家政服务中心。
    “对于要让你去做这份工作,公司也感到非常不安”,胡先生坐在老板椅上,一手握笔一手拿纸,在客户服务名单上签上了何米的名字:“公司前段时间投资失败,现在有些周转不开,这段时间的经济形势又算不得好,所以这位客户,我们一定要争取过来。”
    胡先生是家政服务中心的老总,上班时间永远都在埋头工作。
    老总先生戴着金边眼镜,打着中规中矩的领带,袖口和衣领一尘不染,他讲话时沉稳冷静,做决定时杀伐果断,是个很有气势的人。
    所以他用带着些恳求的语气对何米说话时,何米根本就没有拒绝的可能了。
    他觉得自己那些名叫“智商”的多米诺骨牌刷拉拉地撞在了一起,一个推一个地倒地不起,临死前连呻吟都发不出来。
    他偷偷瞄了一眼合同,终于明白了“大客户”这三个字的含义。
    那位新搬来的家住临海别墅的盈先生,一年开出的价码居然比一般人十年开出的还要多。
    这是哪里砸过来的没落贵族啊。
    胡先生显然没有理会何米的腹诽,他推了推眼镜,又把一张图片放在何米面前:“因为你是我们公司年度业绩考核的第一名,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到了你的肩膀上——先看看这张照片。”
    在何米仔细看着照片的时候,胡先生的声音又稳稳响了起来:“我把丑话说在前面,这位客户和我们以前的客户都不一样。他三天前才来到我们小镇,刚来的第一天就汇了一大笔定金到公司的账户里,于是我派项先生去拍了几张别墅的照片,结果项先生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养伤。”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他……被那家的主人打了?”
    “不,是被熏晕了。”
    项先生的嗅觉比平常人来的灵敏,上次吕小姐喷了点香水来上班,就将项先生熏的几天也没能下的了床。
    何米咽了口口水:“那……我的医保到期了么?”
    胡先生咳了几声:“没有,本来应该快到期了,但公司主动给你延长了医保时间,所以你的安全是受到绝对保障的。还有,我们公司一样拥有‘三月一换’的家庭轮换制度,所以如果三个月之后,你对盈先生家依旧不够满意,可以向公司申请转换家庭。”
    “那我的工作范围是?”
    “别墅的打扫与维修,更换水管,洗衣做饭,接送孩子上下学等等。”
    “这……服务范围……不小啊。”
    “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服务,就是我们桃源家政中心的服务宗旨,也是我们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的动力。”
    这……好公式化的官腔。
    “都听明白了吧?”胡先生把合同塞进了何米的怀里:“三小时之后是报到时间,请先去准备一下吧。”
    何米迷迷糊糊地被推出了胡先生的办公室,饶了几圈才找到了自己的工作间。
    他所在的工作间里一共有六个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整体氛围非常温馨,墙上都是漂亮的贴纸和排列整齐的插花,因为吕小姐来的早,所以每个人的桌上都被放上了一壶热茶,整间屋子都飘满了茶叶的清香。
    何米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他把茶壶推到一边,然后长长叹息一声,把头埋在了手臂里。
    项先生依旧住在医院里没有回来,左边的施先生愁眉苦脸地捧着饭发呆,右边的涂先生兴高采烈地啃着萝卜,啃了一会儿他突然抬起头来,拿手指点了点何米:“阿米,你不高兴么?”
    “没有啊,我很高兴”,何米腾的一下从桌子边立起来,用力揉了揉脸,等他把手放下的时候,整张脸竟都焕发着光彩:“终于有了大客户了,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如果不喜欢的话也不要勉强”,涂先生可怜兮兮地看了一会儿萝卜,终于大力凛然地把它送到了何米嘴边:“给你吃吧,吃饱了就不郁闷了。”
    何米看着那被咬的参差不齐,边上还挂着口水的萝卜一会儿,最终还是铁了心将它推到一边:“谢谢你,但我不喜欢吃萝卜。”
    “人类就是麻烦,还要吃肉才能保持体力。”涂先生几口就将剩下的菜叶子吞进了肚子里。
    “你说什么?”何米支起了耳朵。
    “咳,我是说,只有吃肉才能保持体力”,涂先生通红了脸,掩饰似地把一张照片交到何米手上:“这是昨天项先生倒下之后,我踩着他庞大的身体拍到的照片,虽然盈先生的真身一直没有出现,但就我观察,那栋别墅里应该是住了两个人。”
    何米眨眨眼睛:“那盈先生应该是哪个人?”
    “我猜就是这个”,涂先生小心翼翼凑上前来,恨不得贴着何米的耳朵说话:“就是这个黑影。”
    涂先生这话说的果真不错,那确实只是一个黑影,也不知是那黑影太黑,还是涂先生的摄影技术太差,那影子在三楼的窗户里只是模糊的闪烁了一下,甚至身边还有无数个重影。
    何米咕噜咽了口口水:“这里……不会是个鬼屋吧?”
    涂先生四下看了一看,轻轻在他耳边吹风:“天下没有白吃的萝卜,这个盈先生既然付了这么大一笔钱,这萝卜估计也不怎么好吃。
    何米还没来得及吐槽涂先生一口一个萝卜的比喻,就见胡先生突然立在了工作室的门口。胡先生从来不怒自威,施先生吓得把饭洒在了裤子上,涂先生被萝卜叶卡了个半死,吕小姐本来还在画嘴唇,此时一个手抖,就把口红涂进了鼻子里。
    整个屋子里的空调好像下降了十度,这几人只感觉门外的胡氏冰箱冷柜飕飕地外放着凉风,把他们冻的鼻涕眼泪一起掉。
    等这里的温度从春暖花开降到了千里冰封,胡先生终于高抬贵嘴:“涂先生,和我出去一下。”
    涂先生喉咙动了动,卡在里面的菜叶咕噜噜就噎了下去。
    何米深切地感受到了涂先生眼泪汪汪的凝视,但他自身难保,于是也只得偷偷举拳,做了个的手势。
    涂先生被他精神上的支持给鼓舞到了,于是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警戒线,挺着胸膛就跟胡先生走了。
    吕小姐接着拿口红描眼线:“啧啧,这副上刑场的表情摆出来,也不怕胡先生兽性大发,直接扑倒吃了他。”
    察觉到了何米投来的目光,吕小姐把脸向他转了过去:“小米来给我看看,我画的怎么样?”
    何米搜肠刮肚地组织着语言,试图让他的语言显得不那么直白:“那个……吕小姐,我觉得口红是不能当眼线笔用的。
    “你们这些臭男人懂什么”,吕小姐从鼻子里喷出口气,险些打了个响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扭着水桶似的纤腰离开了,背影弱柳扶风,好一副铺天盖地的安全感。
    何米认命地摸了摸鼻子,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统统装在了一个足有他半人高的箱子里,再然后他就把那两条绳子背在了肩膀上,像拉车一样走千山踏万水,终于来到了盈先生的别墅前。
    再然后他就被不折不扣地收拾了一顿。
    何米从小到大最大的优点就是脾气好,但脾气好不代表他没有脾气,而他表达脾气的办法,就是从箱子里抠出了一块胶布,将那门铃牢牢黏上了。
    在那火警似的铃声响了三个小时之后,大门终于被人打开了。
    何米原本坐在地上休息,此时看到大门打开,他连忙腾的一声站起来,弯腰把手里的名片递了过去:“桃源镇家政服务中心竭诚为您服务,在我们这里,您能感受到家庭般的温暖,能体会无微不至的服务,能享受众星捧月的快乐,能接受全心全意的照顾。我是1108号服务人员何米,很荣幸能和您共度三个月的试用时光。”
    “闭上眼睛。”
    有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听上去只有十四或十五岁的模样。
    何米连忙合上了眼皮。
    递出去的名片半天都没有人接,因为寒冷,何米身上的衣服湿淋淋贴在身上,害的他鼻子发痒,终于重重打了一个喷嚏。
    等他一口唾液喷出去,才知道自己闯了不大不小的祸。
    沿着视线偷偷看过去,有个少年正站在自己面前揉眼,那少年只到了何米的腰部,因为个头太矮,所以他已经拼命惦着脚来回晃荡了好一会儿,只为了能顺利够到他递过去的名片。
    糟糕,好像第一天过来就得罪了客户啊啊啊。
    为什么是位这么要面子的客户啊啊啊。
    好在那少年还不知道何米已经偷偷睁开了眼,他一边像小猫舔脸一般在脸上揉来揉去,一边咬了牙用力一跳,终于顺利将那张名片抢到了手里。
    “睁开眼吧。”小客户终于玉口开恩,让何米平身了。
    这下何米终于能仔细看到这位客户的模样了,与何米那一身脏乱相比,这小客户把自己打扮的甚是整洁干净。他穿着旧式的英伦制服,衣裤的版型十分笔挺,领子上还挂了个小小的领结,领结上画着只黑色的变形小猫。

    这少年长的也十分可爱,他一张脸白净圆润,眉毛下是两只碧蓝色的猫儿眼,乌溜溜转来转去的模样甚是灵动,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捏他的脸。
    不过何米知道,他若是真敢这么做,这工作他就彻底不用做了。
    这少年的打扮不止与何米之间天差地别,就是与这别墅本身的存在都很不搭配,也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
    可惜这少年一张开口便是一串口哨,再也没有原来那么可爱了:“喂我说,你就是桃源镇派来的那个家政服务人员吧?我叫毛二郎,是这里的管家,也是你们的客户之一。”
    何米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今年…成年了吗?”
    “你管我那么多干什么?”,毛二郎不满地撇嘴:“既然来了这里,就要守了本少爷的规矩,少爷我每天都要吃小鱼干,早上要吃拌小鱼干,中午要吃煮小鱼干,晚上要吃晒小鱼干,甜点要吃奶油炒小鱼干,明白了吗?”
    “总吃小鱼干会营养不良的”,何米好脾气地笑了:“我再多做些别的,让你的营养摄入均衡一些,你看如何呢?”
    “随便你吧”,毛二郎胡乱地挥挥手,脸上已经红了:“家里没沙子了,明天过来的时候多带几袋沙子过来。”
    “要沙子做什么?”何米囧了。
    “当然是搭城堡了”,毛二郎理直气壮地反驳:“我们一周之后就要交作业了。”
    “哦…好”,何米刷刷地记录下来,记了一半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这份合同是要盈先生签字的,请问你是他的什么人?”
    “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是他的管家”,毛二郎两手插兜,下巴仰成一个骄傲的弧度:“所以我签字就等同于他签字了,汝等俗物就乖乖接旨吧。”
    何米本来是想义正词严地遵守公司制度的,但他不想第一天就和自己的客户撕破脸,再者说毛二郎既然同意签字,就说明对他还算满意,至少不会只过了一半时间就单方面地毁约。
    于是何米乖乖地让毛二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毛二郎好像不太会握笔,拿着笔几次都捅破了纸,数次之后才顺利划拉上了自己的大号。
    何米看了看那龙飞凤舞的几个字,心想这个真的……会有法律效力吗?
    
    第二章 地震了
    
    两人进屋之后,毛二郎便走在前面给他带路,边走边向何米解释:“我家主人从祖上继承了一大笔祖产,所以现在属于不工作也不会饿死的状态,他这个人脾气古怪,平时不怎么说话,一般都呆在三楼他自己的房间里,不过一日三餐的时候还是要叫他的,不然他会把自己饿死。”
    何米心内说道这里果真古怪的很,走了进来才知道,外面的脏乱差和里面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这房子里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整个就是个后现代主义生活场馆,果丹皮易拉罐塑料皮应有尽有,潮湿的水汽从四面八方涌进来,墙角还盘踞着些虎视眈眈的海星,那些海星明明动也不动,但是毛二郎一脚踩上去,一只海星‘嗷’的一口就啃住了毛二郎的脚趾。
    何米
    够了,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连海星都进化出了牙啊!
    毛二郎一脚踹开海星,转而领着何米又上了一层楼:“这是二楼,给你的房间是最里面的一间,每天工作时间是上午八点到下午五点,周末双休,平时如果工作晚了,你可以住在那里。”
    话音刚落他就看了看表:“哦,看来你今天就可以住在那里了。”
    何米也跟着低头,看了看指针上的“八”,彻底无语凝噎了。
    “盈先生说,今天是加班费给你算三倍,条件是让你今晚陪他睡,你同意吗?”
    “嘎?”
    何米彻底懵了,合同里没写这一项啊。
    毛二郎看出了他的担忧:“所以才算你三倍加班费啊,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小鱼干,你身为人…咳,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点事不会不清楚吧。”

【邋遢鬼相亲 by 冲动是魔鬼/箫云封】(本页完)

《邋遢鬼相亲 by 冲动是魔鬼/箫云封》上一篇

师尊每天都在装器灵[快穿] by 琳先生--预览  
文案:
有一个修士
他得到了一个神器
器灵问他想不想成神?他说想
于是他成了——神——棍
李昶:器灵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器灵:孽徒!
#818那个每天都在装器灵的师尊大人#
1V1
腹黑师尊攻vs每天都在肖想师尊徒弟受
 
器灵2文案已开~亲爱的们记得提前去收藏哟!
橙级世界结束后会在器灵2继续更新!~~
 
内容标签:系统 快穿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昶 ┃ 配角:云岚 ┃ 其它:
 
 
 
  ☆、缘起
 
  灵犀宗,正道三大宗之一。
  与齐名的苍云宗、裂剑宗不同的是灵犀宗主要招收灵修。
  灵修,指的是除人族外的所有种族,修炼正道功法或依靠天赋传承、日月精华修炼,不沾染血气、魔气的修士。 
  李昶是一位灵修,他的本体是一株百万年的龙涎草。龙涎草,是龙灵的伴生灵草,顾名思义,经由龙涎润泽而生长,能救人于危末,却不能活死人。而他伴的那条龙,是他的师尊——云岚。
  灵犀宗共有四座峰头,凤鸣峰、龙吟峰、虎啸峰、玄武峰,分别占据南、东、西、北四个方位,其中凤鸣峰是掌门炎茗的峰头,而龙吟峰的峰主便是云岚。
  而李昶作为师尊的伴生灵草,稳坐了龙吟峰亲传弟子第一把交椅,年纪比他大的,修为比他高的,只要是龙吟峰的弟子,见了他都得喊一声大师兄。
  所以,李昶很苦恼。作为大师兄,如果不能在修为上碾压师弟师妹们,如何担得起大师兄的身份?但是,师尊也说了,他在化形的时候岔子,导致灵智受损,不但将化形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就连之后的修炼也受到影响,师尊让他慢慢来不用急,随着他修为的提升会慢慢好转。
  但是怎能不急?至今距离他化形已经过去百年,与他同批的师兄弟们最差也已经是筑基后期,有些甚者早已结成金丹,而他却堪堪筑基一层,还是师尊实在看不下去给他开的小灶。
  想起这个,李昶的视线又滑向了手上的腕轮,想起了当日的情形。
  “小草,来,戴上这个。”云岚朝他招了招手,待他来到近前,便把一个精巧至极的腕轮套进了他的手腕,“好好带着,这个能帮助你修炼。”
  “徒儿多谢师尊!徒儿定会好好珍惜!”那时他满心满眼都是师尊握着他的手亲手给他带腕轮这件事,竟没注意到师尊略带疲惫的神情,等到事后想起来才发现这腕轮无论是样式还是做工更或者是其上的装饰竟都是出自师尊的手笔,这是师尊亲手给他做的!
  想到这里,李昶对着这腕轮更是喜爱非常,禁不住凑近唇边浅浅亲吻,却不想腕轮突然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眼前一亮,他已置身异处。
  李昶的心沉了沉,悄悄掐诀,却发现全身修为尽皆封锁,丹田里竟是一丝灵力也无,他微微慌神,却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一点点观察周围。
  这个地方不大,方方正正的只有一个普通房间大小,四周笼在一片白芒的柔光中,这柔光似是一道结界,无法跨越亦遮挡住此间人的视野。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悬浮着一方石台,镶嵌着五光十色的晶石,摆出一些简单的图形。
  出去的方法或许就在这些石头上,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姑且试一试了。这样想着,李昶伸手轻触了下正中间的一块白色晶石,这块晶石一直断续闪着光,似乎是有什么玄机。
  “你好,欢迎来到腕轮空间。”凭空响起的声音让有些准备的李昶也吓了一跳,他放开神识观察四周——刚才他偶然放出神识发现这里竟对神识没有任何限制,周围仍是一片空白除了面前的石台。
  无奈,李昶只能试着和石台对话:“你是谁?”
  而石台也没让他失望,继续用冰冷刻板的声音回答:“我是腕轮空间的器灵。”
  “腕轮?难道……”李昶忙低头看向手腕,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不,仔细看能看到手腕上有一条微不可见的红线,“我在腕轮里?”李昶的脑子开始转动了,他一直很聪明,化形的岔子只是影响了他的修炼悟性,并没有影响他的智商。
  器灵!只有神器才有器灵,难道师尊竟是炼了个神器给他!而他什么表示也没有只说了声谢就乐颠颠走了!李昶沮丧至极,修炼资质太差也就罢了,竟连这么好的在师尊面前提升好感的机会都白白错过了!
  但无论怎么样当务之急是弄清楚目前的状况,李昶叹了口气平复心绪,既然这个腕轮是师尊给他炼制的,那么必定是对他有利的,而器灵肯定也不会对他抱有恶意,毕竟腕轮已经认主。想到这里,李昶又看了看石台,道:“器灵,是师尊有什么吩咐么?”
  “你可想变强?”器灵没有回答他,却提出了另一个问句。
  “?”这对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你可想提升修炼速度,赶超诸人,甚或赶上玄滢尊者,成为一方大能,渡劫成仙?”
  “想!”玄滢是师尊的尊号,赶上师尊,他做梦都想好么!师尊早已跨入渡劫期多年,若不是一直压抑着修为,早便迎来天劫了好么!一旦师尊渡劫成仙,他可还有机会见到师尊?
  “这是玄滢尊者利用时空法则炼制的空间,腕轮内的时间是外界的百倍,即外界一天于腕轮内为百天,而若是通过通道进入虚幻空间修炼,此间时间与虚幻空间内相差可接近于无尽,即进入虚幻空间是此间时间近乎静止。”
  “师尊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修炼?虚幻空间是什么?”玄滢是师尊的尊号,师尊的本体是黑龙,天赋技能便是对时空的掌控。
  “虚幻空间是玄滢尊者开辟的独立空间,只有神魂可以进入,进入后时空法则会自行创建世界,是专为凝练神魂之用。”器灵的声音冰冷,却解释得颇为认真。
  “凝练神魂?所以说,我化形时损伤的并非灵智,而是神魂?”器灵并没有回答,但是李昶却已经想通,他的智力并没有受到影响,相反他无论是学习还是记忆都非常快,他也曾怀疑过,但是师尊那样说总是有师尊的道理,他便也不再多问。但是神魂受损可不是一件小事,他化形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必多想,待神魂修复便可知晓。”
  “是,师尊!”李昶猛地抬头,刚才是师尊在说话?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师尊的气息,况且师尊在将腕轮交给他之后便宣布闭关,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他不禁将视线转向石台。
  “器灵,刚才是你在说话?”李昶伸出指间轻轻摩挲着石台的边沿。
  “为免去你的疑虑,玄滢尊者留下了神识留音。”器灵的声音重又恢复了冰冷刻板。
  “原来如此!那,再放一次给我听吧!”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师尊的声音了,好想念!
  “……,可要即刻开始修炼?”器灵略过了李昶莫名的要求。
  “咳,我需要先做一些准备。”因为对方是器灵,保密性高,他竟不知不觉就露出了真面目。李昶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他也确实需要去外面做下准备,起码要在房间布下阵法,防止别人进来才行吧。
  “玄滢尊者交代你至玄青殿修炼。”
  “是!”玄青殿是师尊的寝殿,为了能够时常侍奉师尊,他在那边也有房间,就在师尊寝室的旁边。还是师尊想得周到,玄青殿布满阵法,他只要宣布闭关就行了,而且师尊就在隔壁和他一起闭关!好激动!
  想好了就做,李昶出了空间便简单收拾了一下,把有用的东西往腕轮里一塞——他突然发现腕轮也可以当储物空间用嘛!出门和师弟师妹们交代了一下相关事宜,传讯给各峰大师兄大师姐请他们关照一下龙吟峰,便匆匆进入玄青殿他的房间内,想了想,在腕轮上轻吻了下,眼前一闪,便进入了腕轮空间。
  “器灵,你在么?”
  “你来了。”器灵的声音响起,依旧刻板而冰冷。
  “我想问一下,进入腕轮一定要,咳,亲吻腕轮么?”因为亲吻腕轮才开启了腕轮空间这种事被器灵知道应该没关系吧?
  “不用,你只需要……”器灵的解释被李昶打断。
  “不用告诉我了,我觉得我的方法简单易用,挺好的!”师尊亲手给他炼制的矣,他不要太稀罕!就用亲的好了!
  “……”
  李昶能明显感觉到器灵卡壳了,不过他也不介意,对方是他的器灵,简直是保密最佳小伙伴好么!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李昶正了正脸色,对器灵说道,“我要进入虚幻空间。”既然他的问题出在神魂上,师尊又特意给他制造了这个腕轮,那么,当务之急肯定是先凝练神魂了。
  “可以,请将手置于石台的红色晶石上,并将神识凝于晶石之上。”
  石台上除了正中间的那块白色晶石外,在白色晶石的上方由右至左依次排列着红橙黄绿蓝靛紫七块晶石,而白色晶石的两边各有两块黑色晶石,这便是整个石台的全部了。
  李昶依照器灵的话将手放在了红色晶石上,一阵温暖的力量流入身体,他发现自己的左手腕上出现了一个中空的红色菱形印记,坠在腕轮化成的红线上看着像是一个小小的刺青。
  “虚幻空间虽然叫虚幻空间,但却是由时空法则形成的小世界,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些世界是真实的。根据力量的不同这些世界一共分为七个等级——红橙黄绿蓝靛紫,对应着石台上的七色晶石,而你手腕上的印记叫魂力印,每一个世界中都会存在一个魂力石,它们的形态各种各样,你需要找到它,将魂力注入魂力印,只有找到魂力石你才能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当红色魂力印满时你可以回到这里更换下一级橙色魂力印,你能进入的世界等级取决于你手腕上的魂力印,而世界等级越高,你能得到的魂力就会越强大,等到七级魂力印全部充满,你的神魂便能修复!你可明白了?”
  “明白!”李昶点头,“进入世界后我的修为还在么?”
  “只有神魂可以进入虚幻空间,在进入时,时空法则会随机为你安排身体,因此修为不可用,但是你充入魂力印的魂力可以用,只是魂力会随着使用减少,想要补充就只能靠魂力石了。”
  “明白了。”
  “是否现在进入虚幻空间?”器灵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李昶点头,不自觉有些期待,这可是师尊为他建造的世界呀!
  “欢迎进入红级世界!”
  一阵白光闪过,李昶神魂离体,身体瞬间软倒,却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抱至一旁凭空出现的软床~上安置,来人伸手帮他理顺颊边的发丝,低语了一句,随后身形隐去。
  “祝你好运,小草!”
作者有话要说:  琳先生:小草,嫩滴痴汉本性敢不敢藏一藏呀藏一藏!
小草: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有器灵看见啦!还有不准叫我小草!这是师尊专用称呼!
琳先生:咳咳……你真是……无药可救!
终于把这个脑洞开出来啦~~
 
  ☆、第一个世界
 
  李昶感觉到身体一轻又一重,再睁开眼时,便看见了一片脆嫩嫩的绿色。他能感觉到自己是仰躺着的,想要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似乎——没有手脚呀!不对,确切地说他连身体都没有!只有一个脑袋的到底是什么怪物呀!器灵你出来!说好的红级世界最简单呢!
  器灵没有回复他,他才想起在进入虚幻空间之前,器灵说的话:“由于法则的排斥,紫级以下的世界都不允许我进入,因此请在进入世界后自行探索,另外,善用魂力印,只要将神识凝于魂力印上便可得到使用讯息。作为第一个世界,有惊喜等着你,祝你好运!”

  用这么冷冰冰的语气祝我好运果然是没什么用哒!
  李昶对着空气咬牙切齿——然后发现自己根本连脸都没有,在心里狠狠吐槽了一遍器灵后,他放出了神识。差点忘了可以用神识呀!赶紧用神识扫了遍周围,然后,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颗——种子!
  变成种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的本体是一棵草,最初不也是从一颗种子开始的么,虽然那些记忆他都遗失了,但是本能这种东西总是存在的嘛!李昶将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发现他还是一颗很圆润饱满充满活力的种子的!好好扎根发芽肯定能长成一棵优秀的草,修炼成形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嘛!毕竟他有经验呀!
  这样想着李昶便放下心来将神识凝于魂力印上,咳,他没有手脚,但是神识还是能感应到神魂的形态哒!神识一接触魂力印,便有一段讯息传入李昶脑海:他现在身处的是一个普通的红级世界,因为灵力稀薄,这里没有修士,但是有和尚、道士之类的修炼者,实力最强的大概也就能达到修真界的炼气四、五层左右,也会有一些化形的精怪,但是实力也并不强。而魂力印的使用方法很简单——神识,可以通过神识发出指令,而条件是魂力印里有魂力,找到这个世界的魂力石,注入魂力印,就能发出离开指令。魂力甚至能够让他化形。
  看着空空的魂力印,李昶撇嘴,空的,也就是说没得用,而化形,感受了一下这个世界稀薄的灵力,没个几百年真的不要想了。无法化形他就只能待在原地,待在原地他就没法寻找魂力石,没有魂力石魂力印继续空哒,连想要借用魂力化形都做不到,于是,陷入死循环。像他现在这样,除了做一颗安静的种子,竟然没有更多!说好的惊喜呢?还不如直接给他一颗魂力石。李昶继续默默吐槽器灵。
  但是很快李昶就发现他错了,做一颗安静的等待发芽的种子也是很难的。
  悉悉索索的游走声慢慢逼近,周围的绿草一阵哗啦啦的响动,李昶还没来得及看清来的是什么,便眼前一黑,被遮住了视线。他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带着走了,能感觉到自己一面贴靠着冰凉的鳞片,一面时不时接触着粗糙的地面,还没等他放出神识观察,便听到了哗哗的水流声,眼前一亮,终于重见天日。
  李昶落在一片湿~润的泥土上,往上可以看到碧蓝如洗的天空,深吸了口周围潮~湿清新的空气,他喜欢这种味道,出于植物的本能。像是躺在温床~上,他下意识地蹭动身体将自己埋进土里,慢慢陷入沉睡。无论之前他是谁,现在他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好好发芽!
  李昶睡得很香甜,或许是神魂受损的原因,在他有限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么好睡过,他觉得整个身体在发热,手脚都痒痒的,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但是眼皮像灌了铅似的沉重,于是他顺从本能努力伸展开手脚,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还想再睡,却发现有什么东西在舔~他,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甫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巨大的黑色脑袋,正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咬来,猩红的舌尖早已贴在他的身上,下意识地他觉得面前的巨型生物是一条黑蛇!他赶紧放出神识,竟看到自己长成了一颗只有指长的嫩绿新芽,顶上~翘着一片香嫩嫩的芽叶,一条不过尺长的小蛇正兴致勃勃地舔~着这片芽叶。
  被一条尺长的小蛇吓到,李昶觉得自己也是醉了。看这条小黑蛇只是玩着并没有想吃他的样子——蛇本来也不吃草,李昶才放下心,又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长在一条小溪边,身后是一个小小的地洞入口,想来那天便是这条小黑蛇在回住处的路上爬行过他所在的草地将他带了来。这样想着李昶不禁再看了看面前的小黑蛇,它的鳞片光亮顺滑,一打眼竟让人感觉像是泛着荧光。因为师尊大人本体的缘故,李昶一向对于这类的活物审美独特,很少有让他觉得漂亮的此类生物,但面前的小黑蛇却让他觉得很漂亮,以至于想着师尊的幼年体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想着想着突然好想见师尊呀!等找到魂力石第一时间就是出去看看师尊出关了米有!

《邋遢鬼相亲 by 冲动是魔鬼/箫云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邋遢鬼相亲 by 冲动是魔鬼/箫云封》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